--

--

2012年9月22日 星期六

讓子彈停留一會兒——《惡靈古堡V:天譴日》



話説,這款海報的李冰冰,同手同腳呢^^

其實,對《惡靈古堡》電影系列的故事發展,漸已感到絕望——自第一集的一鳴驚人之後,接下來的每一部續集,都只注重影片的特效、動作設計,以及女主角艾莉絲(蜜拉·喬娃維琪飾)的利落身手,故事劇情反而薄弱得就像一張淋溼的紙。

故事雖薄弱,但還是繼續捧場這最新一部《惡靈古堡V:天譴日》(Resident Evil: Retribution),主要是折服於喬娃維琪的個人魅力。當然,對劇情的發展依然帶著奢望,這是老師教的——做事不可半途而廢。

延續傳統,《惡靈古堡V:天譴日》也是在90分鐘内述説一篇不完整的故事,而且是這系列最荒謬、最多餘的。“一塊塊”的敍述模式,盲目的觀衆,自然認爲這是《惡》系列的一大突破;若看慣直綫性劇情敍述的觀衆,恐怕會破口大駡——這打殭屍的還學什麽王家衛?

如今殭屍電影汎濫成災,《惡靈古堡》系列能夠續航至今,自有比其他同類電影的過人之處。導演安德森當初相中遊戲中那種獨有的刺激元素,打造了《惡靈古堡》電影(在《惡》片之前,安德森曾經製作或執導多部由電玩改編的電影),雖沿用了原著中近乎密閉的環境空間,卻大膽捨棄原著中的人物做主角,另創一位打不死的女生化人——艾莉絲。這大膽的創舉,或許是安德森不屑一貫的改編方式,也藉機讓讓觀衆代入艾莉絲的角色,窺探《惡靈古堡》的世界。

來到這部《惡靈古堡V:天譴日》,導演似乎玩得太過火。好不容易在上部親自執導,成功讓觀衆對《惡》系列有著全新期待,如今卻自拆招牌,就像片中那幾位起死回生的角色,無法表現導演的創意十足,倒像江郎才盡,當創意碰上了瓶頸,才出此下策;那些外形特殊的殭屍、怪獸,也不再新奇;先進的科技,雖讓這些虛擬的怪獸栩栩如生,卻真得太假。

當然,電影也不是毫無可取之處,《惡靈古堡V:天譴日》的序曲,絕對精彩——倒轉動作加上強勁配樂,確實下足了馬威,震懾人心。接下來雖然不是直綫性敍述,但也以無數酷炫的動作設計,轉移觀衆的注意力。當然,艾莉絲的手腳依舊利落,尤其是一手拿槍一手甩鏈的一幕,精彩絕倫;全片子彈的“輸出量”,正巧與角色口中不時提到的“蜂巢”相對應,令人莞爾。

總之,這部《惡靈古堡V:天譴日》確有欺騙觀衆感情之嫌,但也不會就此少了票房,畢竟如今的觀衆,也不再介意故事的踏實,要求的只不過那給足二小時的“砰、砰、砰”,便覺物有所值,甘心受騙。這正應了那句: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傻子繼續傻,瘋子才有錢吃飯。

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2012台灣Trip•Day 3(中):一個充實的下午


從前從前,有一群人,發現九份地下有著滿滿的黃金泉源,於是大力開鑿,成爲台灣早期的主要經濟來源。

如今,踏上這繁華一時的黃金博物館,雖不再有挖金礦工在那喧囂(或許夜闌人靜時,那些鬼魂會爬出來……),但那些舊有的建築,在修復之後,加上想象力加持,仍可窺見早期礦工們的生活型態。

話説吉隆坡也是因錫礦成名;我家附近有座山,更是水晶山。可是當錫礦被挖掘一空,資本主義衝上腦的政府也不再保留這些歷史性的建築,仿佛留下它們,是對本身的侮辱,於是趕緊摧毀,開發土地,筑起層層高樓……悲矣……

我們在黃金博物館逗留了將近二個小時。驚嘆它被保留的技術之餘,還羡慕當地政府以及相關機構誠心製作短片和放映室,把黃金開發的來由,深入淺出的向遊客娓娓道來。

看完影片,我們隨著石階往上爬,坡度越高,我們也更接近山上的金礦源處。

黃金展覽屋(姑且稱之)原址雖仍佈滿金礦,但也不再繼續開發、爆破、挖掘,取而代之的是玻璃製成的地板,把燦爛奪目的黃金(當然有燈光效果造成),呈現在遊客腳底。

相關單位也大方地公開一塊超大的金磚,讓遊客拍照留念。(就算要偷,也擡不起吧……)
15000克拉的黃金
 
從黃金展覽屋出來,正對著出口處的,是一座山峰——茶壺山。往右走,正是前往茶壺山的步行道。

正當我準備往右走,帝國老爺卻催促我們“趕快……時間緊迫,我們趕緊到下一站!”

無奈地,只好向左走,走向出口計程車停泊的方向。

哎喲~並非就此離開,我們還付費參觀“黃金山洞”。

戴上安全帽的一霎那,眼前原本清晰的景物,仿佛披上一層薄紗,老老舊舊的。我不以爲意,摘下眼鏡,將霧蒙蒙一片的鏡片擦乾淨,再戴上,上個世紀的老舊景物,也離我而去。

我們循著列車軌道,進入山洞。還以爲會熱氣蒸騰,結果沒有,山洞内裝設了空調系統,冷風不時竄上來,早期礦工的艱苦,我們無從體會。
“改裝”后的隧道


這隧道的坡度,也是漸漸陡升,雖有空調讓空氣流通,但我也漸感窒悶,憋不住的汗水,終於流下。

這隧道之行,可讓人更進一步的了解礦工如何裝設炸藥、引爆,再把帶有黃金的碎石裝載出去冶煉。雖然當下無法感受礦工的辛勞,但電影看多了,腦袋冒出《隔山有眼》的恐怖情節——會不會突然冒出一個受輻射感染的變種礦工,手持利斧,向我揮砍?

嘿嘿……想太多……

從隧道出來,我的腦袋又裝載了一門新知識,和錢包内的現金正成對比。
這愛眼的豬肉黃,是不是很像小蝦呢?
 
離開黃金博物館之前,帝國老爺建議我們現在該處山頂豆花休憩站,吃碗“坑口豆花”。那又滑又冰的豆花,一入口即順著喉嚨滑入消化道,既恢復了大家的體力,也恢復了精神。

猶如吹彈可破的肌膚之坑口豆花
 
接下來,我們離開黃金博物館,到九份山路的某一處彎角,攝下名為浪漫公路的“情操”;在黃金瀑布前,取了幾塊帶金(不是帶“賽”喔)的碎石。更無言的是,帝國老爺還為我們攝下仿效《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電影劇照的合照,豬肉黃更賺到,和港姐來個“背對背擁抱”……
這浪漫公路,倒像秋明山的五連髮夾彎道

黃金瀑布前留下芳蹤

豬肉黃和港妹背對背

那些年,效仿《那些年》的我們……
 
話説行至此點,我才慨嘆帝國老爺的錢真不易賺——司機、導遊、攝影師三重身份,外加業餘媒人。可看他樂在其中,似乎毫無怨言,其實内心的苦只有自己知道,我們旁觀者,也不能為他做些什麽,只得盡量順從他的指示……
 
下一站,我們開了大約半小時的車程,到金山享用午餐(其實已是下午茶時間了)。

經帝國老爺介紹,我們也沒提出異議,便順著他帶領我們去金包老街,品嘗廟口前的金山鴨肉。

除了鴨肉,我們(其實,我連一道菜都沒選,全由他們幾位取的食物)桌上還有無數菜肴(看圖吧,我可不會形容那些菜色),一聲大呼“開動咯!!”,半小時内便填飽了五臟廟。不得不提的是,這一餐,由豬肉黃做東,無論事後我們在住宿内如何勸服恐嚇威脅,他都不收我們一分錢,看來他可是爲了終身幸福,卯足了勁呵……

開動前來張合照,當然,抓相機的又是帝國老爺
 
這餐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食物(畢竟對吃我可是隨便主義者),而是……那斬鴨的攤檔,就在廟口前,難道不會對神明不敬嗎?真搞不懂……

接下來,我們啓程前往野柳,殊不知這一趟,正踏向風雨交加之中……


(未完待續……)

2012年9月11日 星期二

2012台灣Trip•Day 3(上):當豬肉黃與上港姐


今天,我不是主角。

主角是豬肉黃。

我們馬來西亞東馬砂拉越州古晉叫出來赫赫響的名字——Pork BongTM

Pork,即豬肉;Bong,是黃姓氏在馬來西亞的其中一巫文拼法,也是依據籍貫語音的拼法(是客家嗎?)。

總之,今天是他的旺日。


話説,我依舊睡至十點方醒(哎~在台灣可真完全放鬆,平時在家,身體時鐘會最遲在八點就響了……),醒來面前也已準備好豐盛的早餐(為之前一篇的“早餐事件”平反了喔~),多到吃不完,還吃剩一粒饅頭,實在啃不下了。

爲了不浪費食物,我把饅頭包好,放入背包,準備在前往九份的途中,解決。

原本,我們的行程如此:搭捷運前往忠孝復興站,再轉達客運前往九份,然後在那耗上一整天,下午再回台北。

到了忠孝復興站,甫踏出接運站出口,就有幾位計程車司機趨前招徠。

話説,在馬來西亞,我對如此的“拉客”服務可是超級反感,恨不得能對他們報以一笑,對方即刻融化為一灘血水。

幸好,這是台灣。我心平氣和地、禮貌地告訴對方:我們還想搭客運咧~

可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似乎早就預了我會有此答復,於是不知從哪變出一本記事簿,掀開某頁,將客運和計程車前往九份的時間和價錢的差距,娓娓道來。

看在他一副誠懇的述説,以及價錢合理的份上,我們假裝討論了一會兒,便點頭答應。

這位計程車司機大老爺於是領我們上車,是一輛豐田希望(Toyota Wish),我和伴侶坐在最尾處,豬肉黃坐副駕駛座,他還忘了台灣是左駕,打算跑出馬路去上駕駛座,閙了笑話……

我們仨,就這樣被丟在車上。司機大老爺繼續去招客,好填滿這七人座轎車。

不久,三位來自香港的小妹妹,上車了。

我們不再拖延,趕緊開車上路。


說到這計程車司機大老爺,也還真厲害,正應了那句——人不可貌相,狗都可以有貓樣。沒走多遠,便開始充當媒人,為豬肉黃和三位港姐牽紅線了。

他絕對是豬肉黃的貴人。

說他厲害,是因爲一找就找來三位剛成年的美眉,不怕豬肉黃尷尬(畢竟大家年齡相近,年輕人容易溝通)。

再來,別看他是計程車司機,他可曾和蔡依林合作過MV(這要上YouTube找來看看),也拍過新東陽肉乾的廣告。真神人也。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d8DruJskmo (第1:19最左邊的那位伯伯)

計程車駕駛執照上,駕駛人姓名欄處,填有他的名字——張底帝國。

歐麥尬~~是日本人!!能說一口流利國語和閩南話的日本人!!!

非也非也!!!他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只是不懂什麽籍貫),姓張,名帝國。姓與名之間插入的“底”,据他所說,是因爲他家幾位兄弟中,他排行最小。

如此這般的名字,我還是第一次聼。所以說,這位計程車司機大老爺本身就是一位傳奇人物(至少對我來説)。


把他奉為傳奇,還有更多的原因。

這趟前往九份的五十分鐘車程上(若搭客運,需要接近二小時),帝國老爺不僅使出渾身解數,為豬肉黃小弟弟牽線,三選一,的確好辦事。

知道爲何在文章首段,我說我不是主角了吧?

從姓啥名誰、興趣愛好、email……他都幫豬肉黃拿到了。當然,四人是交換資料的。

到瑞芳時,帝國老爺還特地停在一路邊攤,請我們享用一道小吃,才繼續上路,奔上那蜿蜒山道。
這小吃叫什麽學名?


帝國老爺還有向一車子的遊客建議包車行程——九份、平溪、野柳、菁桐、十份一日游。

因爲人多,每人800台幣,價錢公道,晚上還送我們回台北住處。

我們仨用馬來語假裝商量(目的是不讓港姐知道我們在說些什麽),最終決定——成交。

只是那三位來自香港的朋友,似乎不甚願意喔~~噢史特,豬肉黃的感情綫,似乎搖搖欲墜了……

幸好,她們還是答應了這趟旅程。

於是,帝國老爺先帶她們前往九份的民宿登記入住,放了行李后,我們便啓程前往這趟旅程的首個目的地——黃金博物館。



(未完待續……)

2012年9月10日 星期一

2012台灣Trip•Day 2:Back 2 another Home


熊貓人——南拳媽媽
詞:宋健彰(彈頭)            曲:詹宇豪

夜吞蝕了月光   風吹縐景象   號角聲劃破浪   逆風奔馳的肩膀   我披上了信仰   戴上使命虔誠   拯救將要被黑暗淹沒的黃昏   鶴唳風聲之中   我把正義上膛   懲奸和鋤惡   是熊貓面具裡的信仰   驚蟄琴鍵聲中   踏著驚濤海浪   重返家徽榮耀在秩序被傾斜之前   正義如弓   穿梭著風   披風掠過消逝的燈火   破曉前   拯救被黑暗吞食的痛   正義如弓   更迭時空   腳下踩著驕傲的貧窮   盔甲上   漬上的血   命名為光榮


隔天,起了個大早,梳洗完畢,想叫醒伴侶,可怎麽也叫不醒,她還好意思叫我出外打包早餐回來。

我也只有委曲求全的份,遂沿著長安西路往南走去,為他們倆準備了豐盛的早餐——油條啦蛋餅啦捲餅啦等等,還有奶茶豆漿……

以上這兩段,某人看了肯定大罵,怎麽角色互換了啊!?

吃完早餐,他們換了衣裳,背上行囊,我則是一身簡單裝扮——T恤搭配七分褲(原本是及膝的,只是身材太苗條,褲頭松落),一夥出發前往今日的目的地——台北市立動物園。

話説在馬來西亞,朋友都知道我就住在國家動物園……再往裏去的住宅區。雖然距離只有咫尺之遙,但也已接近廿年沒去了,不爲什麽,就因爲園内的動物稀少(不是稀有),且入場費高昂,簡單的一句話——物非所值。

來到動物園入場券售賣櫃檯,櫃檯旁挂著一塊看板,板上寫著“暑期優惠——二人同行,一人免費”。原本全票60台幣的票價(也比馬來西亞國家動物園的入場費便宜),我們只須購買二張,也等於每人40台幣而已。

這……價錢不打緊,可進到園内,就感覺物超所值了!

馬來西亞國家動物園沒有的動物,它有;馬來西亞國家動物園有的動物,它當然也會有!

動物園以各主題園區來劃分,室内展示區有昆蟲館、無尾熊館、大貓熊館、企鵝館和兩栖爬蟲動物館;戶外展示的則有台灣動物區、兒童動物區、亞洲熱帶雨林區、沙漠動物區、澳洲動物區、非洲動物區和溫帶動物區。

官方網站:http://newweb.zoo.gov.tw

看了動物園平面圖,我們決定只看“重點”,因爲還要前往下一目的地——貓空。

於是,我們先參觀了兒童動物區。

所謂兒童動物區,只要是讓孩子了解一些較爲基本(沒有那麽複雜)的動物——比如説作爲人類主食的家畜、家禽,或作爲寵物的,或常在課本上讀到的——都可在兒童動物區内看得見。

接下來的無尾熊館和大貓熊館,是我生平首次親見這兩種受保護動物在我面前“移動”,震撼不已。

隨著地平綫陡度的上升,各主題園區也依溫度的調升而設。

我們一一參觀了亞洲熱帶雨林區、澳洲動物區、非洲動物區、溫帶動物區和企鵝館後,已是下午三點多。於是“忍痛”捨棄剩下的園區,坐小巴前往貓空纜車動物園内站,準備升山。

還有一點非提不可,這動物園雖名曰“動物園”,可不僅是動物,園中還處處可見各種植物,且都有標註學名和簡介,可説是一舉多得——一張入場券便可獲得多倍的額外知識。

這……是馬來西亞永遠不會懂的動物園管理規劃。不久的將來還要從中國運來兩只熊貓,我正爲此擔憂,不知它們會不會山埃碰太多、稀土爬太多而一命嗚呼……


上一次搭纜車,是在朗卡威島。這貓纜,型號和前者沒什麽大差別,所以不多加描繪。

到了貓空,老實説,我們也不知上到來要干些什麽,只好在纜車站出口處選擇左轉,沿路漫步。

走了大約十五分鐘,來到一處外觀蠻吸引人的咖啡館——Cafe貓巷,於是踏入,享用下午咖啡時光(午餐已在大貓熊館内享用)。

三人選了個靠窗位子坐下,點了各自的茶或咖啡,還有蛋糕,放鬆心情,邊啜呷飲料,邊望著窗外來去的車輛、遊人,和遠處的美景(豬肉黃[朋友的名字Pork Bong]不忘臉書打卡)。

室内人潮算多,空氣有點窒悶,我們悄悄地打開沒上鎖的落地窗戶,室外飄進來的冷空氣,是我們這一枱桌的私有產品。

半小時后,我們結帳,再上路。

走沒幾步,天色暗沉,烏雲漸漸密布。我用我的地獄鼻,在空氣中嗅了嗅,雖知道只會是陣雨,但這條路走下去也不知到得了哪裏,所以提議就此打住,下山吧!

下山,我們搭貓纜之眼水晶車廂,全車透明。看著腳下的溫帶植物,漸漸被熟悉(但不知其名)的熱帶植物取代,我了解我們也越加趨近山腳。

到了終站,還來得及到纜車站旁的水舞劇場觀賞一齣表演。之後,我們便踏上歸途。


別以爲我們就此直接回住處,還有一項更重要的任務不可忽略——晚餐。

我們回到台北車站,走了找了幾乎十五分鐘(和幾年前相比,這裡又再重新規劃,開發了更多的地下街以及商圈、食肆,有點複雜),最終決定吃牛肉麵。

看著全台最好的四家牛肉麵商號安設在同一个空間内競爭,也不知哪家較好吃,也沒有美女作招徠,於是選擇了價錢最便宜的那家。結果……我們一致認爲它的味道有待進步。

接下來,我到凱撒大飯店旁的7-11取貨。

還用說?當然又是DVD和書籍(從博客來訂購,4000多台幣),只是沒想到,竟是一大箱。沒有辦法,我只好抱著這箱子,陪著他們在台北車站地下街穿梭購物。更甚的是,我抵受不了誘惑,在誠品書店買了一張《噬血童話》DVD……

終於,回到住處了,我們這一天的行程也結束。

截至目前爲止,那豬肉黃仍舊沒有解放他的購物慾,難道……他真的那麽有定力?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