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3年2月27日 星期三

龍年震撼•九流偵探



龍年甫過,終日與書爲伍、與電影為伴、與音樂為消遣的我,也得意思意思分享龍年令我最震撼的統計了——音樂有《十二新作》《RED》;電影是《復仇者聯盟》《黑暗騎士:黎明昇起》;而最最令我震撼的書——唯獨一本《九流偵探》。

沒錯。不是史蒂芬·金,而是馬來西亞一位80后作家所著的《九流偵探》。

從書名即可得知,這是一部推理小説。可它絕對是非一般的推理小説。(我以人格人頭作保證。)

我熱愛推理小説。無論歐美或日本出品,均在我收藏之列,尤其一套平裝版“詹宏志嚴選·謀殺專門店”更是我絕頂自豪的珍藏。

《九流偵探》的出現,遂打破了我對推理小説所熟悉的印象。

事先説明,作爲《九》一書的編輯,我這篇文章確實有老黃賣瓜之嫌,但我拖到離出版日期隔了近半年,再把對這本書的印象記錄下來,目的是想冷靜以對,盡量客觀地形容此書。事實證明,雖事隔多日,我仍對它喜愛有加。

回首往事,從審稿到書籍出爐,僅用了約二個月時間,打破了我做書的最快速度記錄。説來也是緣分,當初接獲作者牛小流投稿時,我擱了三個月,直至在愁著爲何馬來西亞沒有屬於本土的名偵探作品時,便看見“投稿”欄處有份《……偵探》的文字檔,當下便打開審閲,這一看可讓我欲罷不能,拍案叫絕,口中不時碎碎念著三字經!

沒半小時,審閲通過!可問題來了。這他媽的《九流偵探》,可是18禁的咧,兒童不宜,但若就此拒絕,或把它修改至U級(即普及)版,不就等於抹殺了作者的創意,以及“九流偵探”人如其綽號的神來一筆?於是,在和作者幾次溝通並修改下,最終面世的,是PG-13。於是,馬來西亞終於擁有了一位與衆不同——身家有點可悲,性格有點頽廢,推理有時倒楣,命運有時很背——人如其名的少年偵探。這是我自豪的一點。

人物形象塑造,是一看點。另一點吸引人之處,即是作者的敍述手法。

《九》是牛小流的第三部長篇小説,也是第一部推理作品。第一和第二部作品(均是校園愛情小品),離出版日期也不遠了(一部在即將來臨的四月;另一部處女作,則排在2014年夏季,敬請期待)。“你絕對不曾看過,有人如此這般來呈現推理小説!”這是我對《九》的評論。你們可說我井底之蛙,或許我的確是,但在此有個建議,就當做支持本地文學創作也好,或是支持本地難得一見的推理小説也罷,請先嘗試閲讀本書的10%,若覺得不好看、不吸引、不是你心中的那杯茶,那也沒關係,就擱在一旁,別再勉強自己往下看——緣分未到。但當你翻開第一頁,看見一封九流偵探寫給“罪飯”的挑戰信時,我不信你沒有想要一窺書中内容的念頭。一旦馴服於閲讀欲望,繼續往後翻,你即會陷入“上帝也瘋狂”的狀況——既嚴肅(推理嘛,對死者要莊重點),但每隔兩分鐘,嘴角又會不禁的勾起(因爲幽默的描繪,不是恐怖的情節)。所以看《九》書,最好還是先放尿,不然忍太急,噴尿淋到書就不好……

但,話又說回來,對那些對推理小説情有獨鐘的讀者而言,此書可能會引起極端的反彈:不是像我一樣超喜歡,就是破口大駡玷污了推理小説的神聖。沒錯,九流偵探若上道,就不叫九流偵探了。這只是一本供消遣的書,但難保不會有朝一日成爲馬來西亞華裔少年偵探的代表。這是我人生的一大目標。

總歸一句,牛小流雖然名氣未響,目前也僅一本書面市,但他絕對是一位前途似錦的作家暨藥劑師。未來幾年,馬來西亞輕小説的名作家代表,必須要有牛小流之名,以及另一位神經質作家顏俊傑,否則便是出版界的一大缺憾。

2013年2月16日 星期六

關於硬漢的狼狽一刻——《偷天派克》



史特龍召集的那班《浴血任務》“大叔級”成員,其中的幾位,各自都有電影在近期上映,其中包括傑森·史塔森的《偷天派克》(Parker)。其實,史塔森置身於那班大叔中,可謂小弟弟,但他在這部《偷天派克》中的角色塑造,無論是刻意或無心的,都不禁讓我覺得,他真的有點顯出老態……

熟悉史塔森電影的觀衆應該知道,史塔森通常很能打,出手乾淨利落,且墨守著一套做人原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旦有人破壞他的原則,他勢必連本帶利,討回公道,縱使敵衆我寡,仍猶如出入無人之境,毫髮無傷(這當然,他本就是光頭),更遑論死亡(印象中只有在《玩命手機》飾演黑警除外)。他的電影,保證能讓觀衆發洩暴力的欲望,帶著滿足的心情離場。《偷天派克》延續了史塔森電影會有的以上特點,但若更嚴格地以“史塔森模式”來比對,此片可説是他的大突破!

在此先承認,史塔森的電影,我並非全都看過,《偷天派克》是我有記憶以來,首次看見他有頭髮(雖然是假髮);再來就是,這是我首次看他飾演的角色遭受慘重傷害——幾乎從片頭傷到片末。以上兩點劇透,或許成爲史塔森影迷入場與否的一大矛盾——不願見他受傷顯老的狼狽,又想看他頭上長毛的樣子。

《偷天派克》劇情簡單,影片也確實有點沉悶,但史塔森電影模式其中之一點,就是挑戰觀衆對人體結構傷害程度的耐力,以轉移觀衆的注意。此片當然不例外。石制馬桶儲水箱蓋重擊臉龐、匕首刺穿手掌、骨骼關節碎裂……等,這些血腥鏡頭難得獲保留,點點血沫噴灑的特效,還有特別大聲的喀喇喀喇響,能夠視如平常的觀衆,決非等閒之輩。

珍妮佛·洛佩玆名字雖排在史塔森之後,充其量只能算配角。更可悲的是,爲了配合角色,她的造型設計完全遮掩了本身的天后魅力——髮型過時、衣著品味粗劣,加上貪念橫生,實難令觀衆喜愛。細思一層,這也不啻為影片的成功——至少讓觀衆記住這位算是打醬油的角色。

此片可謂歹角充斥,沒有一位好人。史塔森從事偷盜,遭人過橋拆板,差點連命也不保,不忿之下,他開始進行復仇計劃。俗話説得好:人只會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同樣的,觀衆只會看到史塔森骨子裏硬朗的一面,繼而把他的角色“俠盜化”,對他的不義視若無睹。

總歸一句:《偷天派克》,耐看,但不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