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人在退化中? ——《古魯家族》



敍述史前世界故事,其實有相當難度,技巧要拿捏得准,不能完全以現代人的角度來看,也不能通篇天馬行空、天花亂墜、大話連篇。這《古魯家族》(The Croods),恰恰處於兩者之間,因此雖不會讓人嫌棄,卻也不會感到驚艷。

劇情述説古魯一家倖存下來的秘訣,就是面對任何危險,即躲進洞穴堡壘。洞外的世界,廣袤卻沉悶無比。除了女兒嚮往追逐太陽至天涯海角以一窺世界的全貌,其他家庭成員都對這一成不變的生活感到心安。

直至某天,一場地震摧毀了他們的避風港,漫天塵埃消散之後,眼前出現的,竟是繽紛奪目、色彩絢爛的全新世界。在沒有退後餘地之下,他們唯有踏上這場迎向未知的冒險旅程……《古魯家族》取勝於視覺畫面,尤其對史前動物“再生”的創意與呈現,絕對讓人眼前一亮。

故事雖簡單,但帶出衆多的教育含義,足以烙刻於觀衆腦海。舉個例子:父親爲了確保家人無性命之虞,視洞穴為宗教信仰,對外面世界任何東西,皆以逃避的心態面對。如此墨守成規,不曉變通,女兒教訓他的一句狠話,聼了還蠻感動的:這種(生活方式)不叫生活,只是叫“不死”;雖然父親不近人情,但他全心全意為家人的付出,毋庸置疑,片末徒手把家人一一抛到對面安全的山崖,自己留守於天崩地裂之中,可讓觀衆掬一把淚。

説到“抛”,不能不提古魯一家人的行動能力了,簡直可用超人來形容。史前人類擁有這種驚人體魄,的確合乎邏輯。開篇時他們全員出動的狩獵活動,個個展現獨有的專長特技,精彩無比。當然,較后登場腦力進化的角色,與古魯一家產生矛盾,繼而擦出不少笑料的火花。

人類的進化演變,可從《古魯家族》中人物外形與思想一一窺見;來到現代的文明世界,我們腦力依舊不停進化中,身體卻因過分倚賴科技而逐漸閙出毛病。這是進化,抑或是即將退化之前兆?人們應該深省。

2013年4月15日 星期一

宅男啓示錄——《殭屍哪有這麽帥》



看《殭屍哪有這麽帥》(Warm Bodies),是蠻獨特的觀影經驗。

事前已知道它並非跑傳統殭屍戲路,所以,也並沒要求爆血漿、開膛破肚、殘肢滿地等限制級畫面,但一部殭屍片沒有這些招牌戲碼,真的還有看頭嗎?答案是:有!

老實說,這故事前半段確實寫出了一些宅男的内心世界——明明就與衆不同,比別人優異,卻礙於世俗眼光,強迫把自己降至與他人同樣等級,融入社會。主角R即面對此問題。他(還是牠?)懂得思考,還把一架客機作爲私有物,滿足自己的收藏癖好;更絕的是,他還碰上心儀的(人類)女神茱莉,卻苦於身份,能為她做的,只能盡己所能讓她活著……這些點子,不都滿足了每個宅男的幻想欲麽?別説現實中與夢幻女神戀愛,要認識彼此,那幾率又有多少?

來到中段,R開始為茱莉(愛情)而改變,原本枯竭的心臟,再次恢復跳動。這描述他們倆感情逐漸升溫的段落,雖然稍微違反了“歷來殭屍行動限制定律”——比如説明明手腳不諧調的殭屍還懂得開車——但看在R那麽帥、茱莉那麽靚的份上,殭屍電影迷也不追究,陶醉在他倆溫暖的二人世界裡。而他們為彼此付出的同時,眾殭屍也因爲他倆牽手的動作,慢慢進階、“復活”……

最後一段,茱莉作爲人類領袖的父親終於登場,揭開了之前只出現在“殘留片段”的他,爲何如此憎恨殭屍的緣由——仍是爲了愛。從一開始無法接受殭屍復活,漸漸產生質疑,最終敞開胸懷……這位父親的戲份雖少,但卻為人/屍兩方的結局做出關鍵抉擇。

其實,《殭屍哪有這麽帥》要帶出的訊息是:人類因彼此猜忌,少了與他人溝通的真“心”;人們應該以誠待人,世界才能和平。最後一幕,R和茱莉親眼目睹圍繞著人類世界的圍牆(心墻)崩毀,雖然消了驚天動地的爆破聲音,但那畫面,足以撼動人心,也能觸動人心。(重點是,拯救世界,又是宅男們的終極幻想。)

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如坐針氈之觀影體驗——《宿主》



2013年剛踏入第四個月份,期間看了十幾部電影,有非常好的如《決殺令》(Django Unchained),也有幾部令人失望的作品。其中一部失望之作,即屬這部《宿主》(The Host)。如今想起當時看《宿主》的心情,可謂“如坐針氈,極之難頂”!

導演安德魯·尼可,算是頗有獨特見解的一位導演,無論編劇成名作《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或兩年前執導的《鐘點戰》(In Time),都帶出獨有的格調,讓觀衆享受一場娛樂與哲思兼具的視聽饗宴。可這《宿主》,卻將他建立起的盛譽、地位、品味,瞬間降格,仿佛淪落成一位不懂得說故事的菜鳥。

《宿主》的故事,其實頗有看頭——外星客旅居地球,發現人類“性格上的缺陷”,於是“獵殺”人類,佔據人類的軀體,企圖將這星球打造成更美好的家園。“沒有怨恨,只有信任”是他(還是牠?)們的宏願;至於人類,只看到外星客殘暴的一面,於是隱匿群居,以遊擊方式打一場猶如《魔鬼終結者》般的戰役……至於片末人類與外星客和平共處的鋪排,帶出所有悲劇皆以人類為始作俑者的隱喻,屬爛掉牙的橋段。要看帥哥美女加人性的醜惡,倒不如捧場仍上映中的活屍片《殭屍哪有這麽帥》(Warm Bodies)。

女主角一體雙魂的角色設定,飾演者莎柔絲·羅南近乎精神分裂的詮釋,是有賣點,可就是被其他因素拖累;編導刻意埋設伏筆,之後解釋爲何黛安·克魯格飾演的反派始終對女主角窮追不捨的原因,也不感驚喜;幾場公路追逐戲,完全感受不到緊張氛圍。

《宿主》有早前那部《迴路殺手》(Looper)的調調,卻缺乏牽引觀衆情緒起伏的能力,尤其那“錯綜複雜”的多角戀情,縱使嘗試藉著幽默的對白來吸引,也掩飾不了拖戲的事實。這讓我不禁產生疑問:是否每一位頗有名氣的導演,一遇上史蒂芬妮·梅爾的著作,在敍述技巧上就會陷入“婆媽魔咒”?首集《暮光之城——無懼的愛》(Twilight)完全看不出乃出自執導《衝破顛峰》(Lords of Dogtown)的同一人——凱薩琳·哈德薇克之手,也致使我對《暮》之續集盡謝不敏。

《宿主》整體就像一杯比蒸餾水更淡的飲料,也堪比橡皮擦——甫踏出放映廳,第一件事即感謝天老爺影片終於播完了,倒忘了思考電影要帶出些什麽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