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3年5月30日 星期四

隨口聊《森林戰士》


看恐怖電影,心靈上能夠獲得洗滌,藉電影中血腥暴力的橋段,釋放現實中諸多限制的暴力意圖,達至身心靈健康……予我,只要在烏漆抹黑的電影院中度過,無論是不是恐怖片,都能讓我有種重生的感覺。

相隔十日,終於再次踏入這既熟悉又陌生的空間。熟悉,是那個同樣的沙發位置,不知坐了多少回;陌生,是對動畫《森林戰士》(Epic)的毫無概念。這種感覺,是只有獨自去看電影,才能得到最高的享受。

故事述説剛失去母親的少女MK,回到鄉下“投靠”身為科學家的父親。父親把全副心思花在探尋森林中的小人國身上,冷落了妻女,導致家破人散……這些都以隻言片語輕輕帶過,電影著重在兩父女關係的修補上。MK見父親冥頑不靈,終於忍無可忍,再次離家出走,可是在森林光明女皇Tara的意念下,踏入了父親遍尋不着的小人國國土,並縮小成爲他們的一份子。迫於無奈之下,MK必須捨己爲人,與光明派攜手對抗邪惡勢力,保衛大地之母。

這部電影是好看的。看光明如何與黑暗斡旋,最終獲勝;看少女如何成長,了解父親爲何而執著;看少年如何浪蕩不羈,然後為家國而施展才能;看幕後團隊如何揮灑創意,把那麽多的動植物擬人化,配上適合闔家共賞的笑料;看年輕男女如何攜手奮鬥,墜入愛河……很多的好看,説穿了是出於心態。内心仍保留童真者,眼光放寬,電影自然好看;同樣的,狹隘眼光看《森林戰士》,只看見珠玉在前的更好,舊酒裝新瓶的無法突破……等等。

電影的主調在於父女倆,以冒險戰爭為輔,但我最欣賞的,是男女主角MKNod的互動。與一般上冤家相似,兩人初見不甚愉快,Nod的狂妄,導致兩人陷入不必要的危機,直至Nod為了MK與鼠搏鬥,兩人才盡釋前嫌……MK在恢復真身前與Nod唯一一次(是不是最後一次就不知道了,畢竟動畫世界總會發生奇跡)的擁吻,還蠻感動的。

至於與故事不搭軋,有點莫名其妙的原文片名“Epic”,以我淺見,或許要帶出的訊息是,Epic(史詩)可解讀為“巨大”,也即是小人國眼中行動緩慢且笨拙的人類;同樣的,在人類眼中,小人國雖小,但MK親身融入小人國後,拓寬她的視野,為生命獲得“巨量”的經驗,也同樣是史詩級的。這“Epic”,應該是有這雙重意義吧(我亂掰的)!


爲了不值得的人事物生氣,是浪費生命。人生苦短,把心思生命花在值得的人身上,像《森林戰士》中的MK,爲了繼續見體型小她不只一碼的Nod,願意待在鄉下;爲了繼續與家人相處,願意融入鄉下樸素的生活。這,是一項艱難的修行。

2013年5月27日 星期一

超級無敵預告“騙”——《鋼鐵人3》


如果你已經看了《鋼鐵人3》(Iron Man 3),那應該知道此文章標題的意思吧。沒錯,影片釋出的多支預告片,都向觀衆説明這次鋼鐵人/史塔克真正碰上了宿敵——滿大人,無數的宣傳短片或消息,也告訴觀衆滿大人長的就像印度國父《甘地》(由奧斯卡影帝班·金斯利飾演)那樣,結果看了影片……若説這是漫威“復盟”(復仇者聯盟之簡寫)系列影片帶給觀衆最大的驚喜,也不為過!

會入場看《鋼鐵人3》的觀衆,可分爲兩類:一是純粹尋求刺激、激發腎上腺素,入場爲了看爆破,散場劇情忘光光;另一類則是,完全投入復盟世界觀的死忠粉絲。

《鋼鐵人3》我看了兩遍,第一遍是以第一類觀衆的心態入場;第二遍則是重溫前兩集《鋼鐵人》及《復仇者聯盟》之後,再入場。以不同的角度觀賞,還真有不同的感受。

先談第一類。《鋼鐵人3》以型男美女做主角;平均每十五分鐘一小破、三十分鐘一大破的武戲;間中讓觀衆離場放尿或多買一杯可樂一碗爆米花的文戲;不間斷的詼諧幽默、反英雄式對白或笑梗……等商業電影條件,它樣樣不缺。至於故事劇本,編而優則導的西恩·布萊克(特別推薦他的導演處女作《吻兩下,打兩槍》[Kiss Kiss Bang Bang],超好看的后設電影!)親自操刀,故事走向、影片節奏完全自主,想說不難看也難。

至於第二類觀衆,或許會對此片大感失望——《鋼鐵人3》顛覆了之前六部復盟系列作的認真基調(雖然《復仇者聯盟》也幾乎淪爲鬧劇);在一、二集中埋下的十環幫(主腦本該是滿大人的幫派)伏筆,因爲此集滿大人的真實身份設置,失去首尾連貫性;而“彩蛋處處”的系列特色,《鋼鐵人3》嚴重匱乏,只剩下end credits之後綠巨人浩克的串場;還有!史塔克劇終竟然將鋼鐵盔甲盡數毀滅,還把他那顆異於常人的“心臟”取出……這等震撼,實在難以教粉絲們心安。


總括而言,《鋼鐵人3》是一部完美的商業影片(從它讓金主賺得盆滿缽滿的票房成績一覽無遺),但卻(似乎)有意剝削粉絲們的支持……但肯定的是,年終上映的《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Thor: the Dark World),粉絲們也絕對會給力捧場。

2013年5月11日 星期六

那些掩藏起來的恐怖——《竊資達人》



上一部作品《老闆不是人》,導演塞斯·高登替大多數上班族一洩胸中忿恨,也給上屬/老闆們上了寶貴的課;三位工產階級英雄,在職場絕境中作困獸鬥,幽默中驚現一種軟暴力之爽快。

這次《竊資達人》(Identity Thief),導演以城人見慣不怪的信用卡爲題材。第一幕,男主角珊迪·派德森接獲一通電話,另一頭述説他的信用卡差點被盜用,向珊迪核對了個資,珊迪也不疑有他……短短不到一分鐘的一幕戲,已取得先聲奪人之效!我們真的身陷“看不見”的危險/犯罪而不自知?珊迪遭竊資之後,幾經波折,沒想竟有濃濃公路電影的味道。

這條嬉鬧的路上,盡顯人生百態;編劇筆下的男女主角,都是資本社會的受害者。先說男主角:他除了姓名女性化(套他本身的説法,叫Unisex),其他一切如家庭與職場,都算完美。直至遇上信用卡欺詐,繼而產生連鎖效應,完美的生活頓時瓦解。珊迪惟有隻身遠赴美國另一端,企圖挽回失序的生活。耍起酷來有點神似伊旺·麥奎格,演起小人物卻是傳神的傑森·貝特曼,把珊迪這角色演得入木三分,得以讓觀衆對他產生同理心。

至於女主角黛安娜(瑪莉莎·麥卡錫飾),起先看她面目可憎,接觸久了,會冒起一股對這世俗社會同仇敵愾的情感。大喇喇的個性底下,掩藏著自卑、遭人排斥(在酒吧請人喝酒一幕)、已碎裂不知多少遍卻用阿Q精神修補的心。

與《老闆不是人》一樣,此片藉幽默嘲諷社會——現代人似乎把一切寄托在信用卡等“資本產物”之上,安全性如一層薄冰;警察無法即時幫助珊迪,因爲限於官僚機制的種種枷鎖……導演是慈悲、思想正面的,現實是殘酷的,但他不忍讓觀衆繼續“受苦”,於是影片中的職業殺手和賞金獵人,以及一群各司其職的專業人士,在他的鏡頭下,莫名其妙就成了笑梗。看他們認真做事,就是會散發出一種喜感。尤其賞金獵人一角,由當年令人戰慄的水銀人勞勃·派屈克(《魔鬼終結者2》)飾演,可謂驚艷。

散場后,情緒平撫,逐一思考影片帶出的警世訊息。除了以上幾段諷刺情節,發現珊迪在生活的失序之下,難得展現瘋狂,從而活出精彩。只是,此等瘋狂,久久一次當生活調劑品就好;過於頻繁,則適得其反。

2013年5月8日 星期三

做人不易——《遺落戰境》



近期看了兩部科幻鉅作:《宿主》(The Host)和《遺落戰境》(Oblivion)。前者整體只有失望的份;至於《遺落戰境》,則可談一談,分享觀後感。

《遺落戰境》故事背景設於2077年,時值外星客入侵地球60年后,地球被摧毀得僅剩一片荒蕪。人類早已棄守家國,遷徙遙遠的行星(這已埋下伏筆:以上所述,是真的嗎?)。主角傑克(湯姆·克魯斯飾)與拍檔兼情人維多莉亞留守地球,為遠在太空的人類總控制台“天體”執行任務,負責維修無人戰機及觀測各處環境,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隨著傑克發現從外太空降下的“人類寄艙”,並拯救了艙内倖存者朱麗亞(歐嘉·柯瑞蘭寇飾)之後,一切的理所當然,也迎來不可預知的轉變……

傑克逐一剝開層層謎底的同時,為人生未來作出的抉擇,是觀衆享受的過程。我蠻喜歡倖存者集團領袖畢區(摩根·費里曼飾)“推”傑克一把時所說——無論我如何說服你,你都不會相信,還是讓你親自前往發掘真相;親眼看的比聼來的才是真實。而當傑克發現自己存在的一切,都有人(或神)在操縱時,電影也正式進入高潮——人(傑克)是否能打破宿命,活出自我?

近期科幻片當道,《遺落戰境》算有所突破,先進CGI技術打造出不很完美的自然背景(這看數位版本才容易發現),而正是這種缺陷美,令觀衆信服:這真的可能在現實中上演。幾處圮頹的著名地標,與傑克形單影隻的落差,令人動容;一幕傑克敍述曾幾何時的精彩球賽,也令人唏噓。

當然,傑克常作的重重夢境,只是編導刻意營造的懸疑,我們不用像弗洛伊德般簡單複雜化的探索一番。只是,從中我們了解傑克身為人的平凡、人的正常,再與高高在上、化身為人類指揮官莎莉的外星客(神的隱喻)比較,不禁想贈她(牠/祂)一句:人,不是這樣做的。

順帶一提,朱麗亞與畢區被調包的壓軸把戲,確實震撼,也是《遺落戰境》最經典的一幕。

2013年5月3日 星期五

烏巴,就看這次!



其實咧,我對政治不敏感,更沒什麽熱衷,國陣它污很兇,也是他媽的事……如今非常時期,我心裡很裡面很裡面的那一層,依然抱著這種觀望的態度。

只是,今天看見臉書上如洗版般不斷更新的新聞(這是不會在報章上公開的),了解那支天秤竟然耍手段耍到那麽出面——包下國(馬)航多趟班機,遷進西亞一區的外勞“選民”;阻止在新加坡工作的我國公民回家投票——我終於按捺不了心中的那一團火,藉此文章宣洩心中所怒!!

不禁感慨,身為馬來西亞公民的馬航高層領導人,爲什麽不拒載?據傳,這國陣包機的消息,是從馬航内部傳出來的;爲什麽那些負責為國陣製作宣傳布條、街招的商家,可以繼續助紂爲虐?或許他們真有苦衷……或是秉持在商言商,金錢大完的原則?

我原本對誰領導這國家,不抱任何興趣——那只雞就那只雞吧——可是近來頻頻發生的事件,國陣還真的把“愚民”當作消遣。被轟得屍骨不存的蒙古女郎王李丹妮……不對不對,是阿爾丹杜雅;趙明福七樓墜下兼泰國法醫被拒入境作證;前幾天才發生的校園非禮(事後,那位曾被人捉黃腳雞還引以爲傲的蔡CD說那什麽鳥話,是《謊言的烙印》(The Hunt)看太多遍了麽?);電台強制性播放的謊言恐嚇意味兼具的廣告;這邊廂遭遇拿督級國際巨星無腦言論,那邊廂拿督級羽球悍將公然剝削國民的忠心支持(所以說啊,我從一開始就支持林丹,你們還罵我賣國賊!)……曾幾何時,我倒希望民聯領導人如安華、林冠英等犧牲小我,採用決策之王賈翊善用的黑暗兵法(公子獻頭)以激起民憤,可是不用了,國陣還真的動作頻頻,提名日前一天的“火箭黨徽”事件,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弄巧成拙!

我老實人講老實話,我是首投族,這次去投票,或許也因爲經驗不足,拿了已被動了手腳的廢票而不自知,就此浪費了神聖一票。若是如此,請見諒。但,這是之後的事。我想說的是,這次投票,我已有著必死的覺悟心理準備。我喜歡看恐怖電影,尤其那種砍人挖人肺腑血漿不用本的血腥電影,是我的最愛。可是,其實我怕死怕的要死,早前放話説見到外勞,要一~~粒給他死云云,是人都知道我在開玩笑,放大話(請別咒我掉大牙)。但無可否認的,人在某某環境遇上某某人的情況下,如一句話、一舉手一投足之間,思緒驟變,進而做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像初戀。肯定的是,五·五當天一早,我會套件動地吟黃T(低調一點,就黑T好了),早晨五點前往投注站……不,是投票站排隊,盡我作爲馬來西亞公民的責任,給我本身未來一個保障(不是下一代,我很自私的)。若當天碰見疑似外勞的選民,我或許會因恐懼而選擇視若無睹,卻不保證我不會和對方產生如初戀般那種明明就科學無法解釋卻硬硬把它掰為“化學作用”的作用而做出我自己想到都怕的舉動。比如説,抽出口袋中的原子筆,朝對方眼睛死命插、拔出、再插、再拔出、繼續插、插、插……

那位令德州著名的人皮電鋸殺人狂,還有不死冤魂傑森(參閲《德州電鋸殺人狂》[The Texas Chainsaw Massacre]和《黑色星期五》[Friday the 13th]),他們殺戮的理由,皆可歸類為爲了捍衛本身的領土、疆域;又如張遼在狹道處劃下劍圍,狂言無人可突破(參閲港漫《火鳳燎原》)!或許,爲了捍衛家國,我們應該向他們取經借鏡。國陣執政期間,我們流了太多的冤枉血(治安不靖,攫奪猖獗),只是,我們還是選擇容忍,選擇遺忘。忍者大師有謂:要克服恐懼,你必須成爲恐懼本身(參閲《蝙蝠俠:開戰時刻》[Batman Begins]),敢敢向那些外勞選民、向國陣開戰!!!宣洩你内心的暴力欲望吧!!!

在世界新聞自由日寫下這篇文章,也只是讓我把心中所願在無需承擔任何責任之下公諸出來(我是不是誤用了?),也想看看那只雞垮台后,如何被閹割,讓他偏頭痛……還有他那位全身塑膠(整容後遺症)、十指金鑽的幕後主使,雖然雷神索爾奈你不何(塑膠非導電體),但我們有最厲害的武器,一把名為衆怒、比催淚瓦斯還要憤怒的槍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