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3年6月22日 星期六

那些年,我們混過的學堂——《Rx騎士之戀》推薦序


我喜歡故事,電影和文學小說是我收集故事的主要來源管道,但我不喜歡用文字呈現的愛情故事,直至這本《Rx騎士之戀》的出現,讓我對這類小說有了不同的體驗。

Rx騎士之戀》,是牛小流的第二部作品,却寫于《九流偵探》之前。作者畢業于檳島理大藥劑系,本書是他爲這四年的大學生涯,記錄下的筆記,加以愛情、友情等元素包裝,不諱言,非常好看!

首先,作者用身爲藥劑系學生對藥物瞭解的優勢,爲書中每一篇章冠以藥物名稱,幷叙述與之相應的故事,讓讀者更能接近書中人物,感受他們的喜悅,感受他們的傷悲。發燒、感冒、憂鬱、癲癇……等病症,都能借藥物加以治療或抑制發病率,惟有情流感,無可救藥;但相對的,它亦是最有療效的藥方。

充滿野心的主題設置好了,也得具備順暢的文筆表達能力,這些,作者同樣不缺。所呈現的筆觸,毫不生澀,還帶出屬于自己的獨特風格,希望有朝一日,這能成爲他的簽名式。
書內提到,大學生活是由愛情、課業與活動三項元素所組成。

大學時候,我們遇見猪的幾率有多少?答案肯定近乎零。除非你連那些白目得可以的“猪頭”也算進去。

可我相信,大學時候,我們幾乎都會患上“情竇初開後遺症”,邂逅某人,幷天真的認爲對方就是與自己整合完美人生的伴侶。只是,這青澀的愛情承諾,是否抵受得住青春的侵蝕?有多少人能堅持到底,携手終老?這所謂的初戀,是不是愛神丘比特在我們人生中射出無聊的一箭?但,無可否認的,人也是在此時,才真正步上成長的道路。

Rx騎士之戀》的主角,表面上玩世不恭、吊兒郎當,實則是經歷過數次感情挫折而對愛産生恐懼的人,只是,他依然打腫臉皮充胖子,戴上名爲嬉皮笑臉的面具,更自詡爲小丑,直至邂逅一位冷酷的公主。于是,故事漸漸進入高潮——誰說只有王子能與公主配對?又是誰規定只有騎士能虜獲公主的心?小丑在公主的“挑釁”下,不僅解開公主深埋已久的過去,也逐漸找回自信。要從小丑蛻變成Rx騎士,鑰匙仍掌握在自己的內心……

至于課業與活動,在此就不多加贅述,肯定的是,作者在書中幽默兼寫實的描繪,相信能讓讀者産生共鳴——無論是在籍學生,抑或踏入社會多年的“老鳥”,當閱至某處熟悉的經歷,會不禁莞爾一笑;看到不堪回首的過去,也不禁深覺慚愧,慨嘆當年怎麽沒好好努力、好好珍惜……可這就是青春的妙趣,它猶如電玩的代幣,讓人們恣意揮霍,因爲一旦正式踏入社會,人生便很難有Restart的機會了。

印象中,隽永的愛情故事,多以悲劇收場。我以爲,一則真正隽永的愛情故事,聽 / 讀者在當下所感受的傷痛,是語言難以形容的。至于那些能够與他人分享說“男主角多麽偉大的付出”“女主角很可憐啊!!”等,僅只淪爲嘴上八卦之談。我每閱讀(校對)一次《Rx騎士之戀》,閱至某部分,總避不開那刺入心坎的深層傷痛,也是我决定書寫此篇序文的推動力。

我很喜歡一句話:永別勝于新婚,更喜歡這句歌詞:最美的愛情,回憶裏待續。那種失去的美好,總有牽動讀者心坎的力量,繼而讓書中主角經歷的遺憾,在現實中化做警惕,提醒人們珍惜眼前人,珍惜當下。這本《Rx騎士之戀》,是否以悲劇作爲結束,在此不便透露;結局是好是壞,也不予置評;對作者的愛情觀,更無權置喙。翻閱此書,我們姑且退後一步,客觀地欣賞,就像對愛的憧憬,帶著享受追求過程的心情,結果是否擁有,且順其自然、聽天由命吧。


人是往前看的,錯過了的人事物,已無法挽回。希望此書爲大家帶來歡樂的同時,也帶給大家面對未來、面對愛情的勇氣,那股面對生活的勇氣。

2013年6月8日 星期六

純粹魔術——《出神入化》


魔術對每個人的定義都不同,有者覺得是娛樂之上的表演藝術,適可而止;有的認爲是現實中難能可貴的奇跡,盲目崇拜;也有人覺得是低級的騙人把戲,嗤之以鼻。我個人則認爲,這種褒貶不一的評語,即是魔術的奧妙。

《出神入化》(Now You See Me),一部關於魔術的冒險故事,描述魔術團隊“四騎士”藉表演之名,公然盜竊,與警方鬥智角力的過程中,背後肩負著更偉大的目的也呼之欲出……

《出神入化》最大的優點,在於劇力萬千的劇本。編劇打造四位個性獨異的騎士成員,加上選角有方,觀衆會像戲裡劇場下的群衆一樣,對這俠盜魔術軍團喜愛有加。爲首的傑西·艾森伯格,基本上延續了臉書發跡人馬克的快嘴特色,與擅長破解人類心防、催眠爲主的伍迪·哈里遜,是《屍樂園》的幸存者;艾絲拉·費雪就像魔術師身旁的助手,負責轉移觀衆注意力,卻不會讓人覺得純賣弄性感的花瓶;戴夫·法蘭科則是體能型隊員,負責上山下海、東藏西躲的武戲。

除了角色塑造的成功,電影不時以第一人稱拍攝手法,有效打破“第四道墻”,讓觀衆更能融入電影中,隨著四騎士或警隊的腳步抽絲剝繭,探索真相。可以保證的是,結局鐵定會令人大跌眼鏡!

電影也是魔術的一種,同樣能夠產生催眠作用,帶我們暫離市囂。它和魔術一樣,以潛移默化的方式洗滌觀衆的心靈,釋放壓力,除非你對它感興趣,不然對其癡心絕對、絞盡腦汁只爲破解其真相的人鮮少。就像《出神入化》中摩根·費里曼的角色,以破解各魔術師的魔術手法為飯票,最終落得的下場,大快人心;又像劇終四騎士的幕後主使人,用鎖頭鎖上秘密,再把鑰匙抛入河裡的含義,值得鼓勵。編劇對魔術的喜好,有目共睹。

導演路易斯·賴托瑞以執導《玩命快遞》成名,後來搬出《玩命快遞2》和李連傑主演的《鬥犬》,繼續技驚四座。這三部由法國大導盧貝松編劇兼製作的動作片,成功為路易斯·賴托瑞鋪路進軍好萊塢,執導《無敵浩克》和《超世紀封神榜》兩部商業大片。但這兩部好萊塢作品,名氣與種種因素限制了導演化腐朽為神奇的掌舵功力——前者是漫威連續劇式的系列電影;後者劇本的先天性缺失——直至這部《出神入化》,路易斯·賴托瑞終可端出一部上得了台面的作品示人。

看了《出神入化》之後,會不會對魔術獲得更深入的了解,需見仁見智,但不可否認的是,《出神入化》中最精彩的魔術師,非幕後的路易斯·賴托瑞莫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