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3年9月25日 星期三

特攻聯盟2


猶記得《特攻聯盟》(Kick-Ass)在馬上映的情況,正如徐志摩那首描寫“巴生河”的詩,悄悄地在幾家院線上演一回,然後早早下映,好在我莫名其妙下進場了(當年也還未認識萌爆的超殺女克蘿伊·摩蕾茲)。相信是電影“宣揚”暴力(行爲上及語言上)之餘,也有諸多意識不良之鏡頭,電檢局刪無可刪,才出此下策。但,對我而言,那些所謂的意識不良,只不過是Kuso的呈現方式,是那些假道學之人沒有的認知。加上其對社會的寫實描繪——屌爆俠面具下纍積的暴力印記——雖與馬來西亞政府施行的愚民政策相悖,卻深植我心,當然了,超殺女(Hit-Girl)媚展的萌力,此片已是我片子收藏中聖典之名堂。

《特攻聯盟2》(Kick-Ass 2)延續了首集顛覆漫畫英雄電影的特色,暴力鏡頭更比以往。時間背景設定在首集三年後,故事線分成三支——屌爆俠(Kick-Ass)欲成爲真正“打得”英雄的歷練、超殺女的成長,以及臭B王(The Motherfucker)(即首集的赤霧人Red Mist)從奮青蛻變為真正邪惡反派的過程——最後匯聚而流。

近來好萊塢電影,好像掀起一股傾向於崇尚反派的潮流,《特攻聯盟2》也不例外,雖然另兩支線的故事也不錯,但我還是最喜歡臭B王那一支線。在第一集時和屌爆俠同樣傻不楞登的黑社會富二代,立志為父報仇,還“不經意”地殺了母親。臭B王成魔的橋段,實在有夠令人噴飯:以SM服飾改裝的行頭;苦練體魄卻不堪挨打,最後用錢徵召超級壞蛋的手段;欲對暗夜騷貨(Night Bitch)施暴時不舉的無奈……這惡極有限的角色,直到end credits後的隱藏片段,還在努力詮釋黑色幽默,喜感爆燈。正如他對管家所言:他就像邪惡的布魯斯·韋恩,本該正義的形象,一時顛覆過來,那種驚喜,難能可貴。

超殺女部分,大老爸(Big Daddy)以超脫常理的方式教育她,奪走了她的童真(不是童貞),要她像一般少女正常成長,始終適應不良;在班上她受盡欺侮,了她内心煎熬的,只有屌爆俠,幾番掙扎,她終於接受天賦警惡懲奸的異稟、較他人早熟的事實;報復欺侮她的同學之手段,我看了略嫌仁慈,但沒關係,年尾還有她主演的一部《魔女嘉莉》(Carrie),到時再讓她展現在校霸淩的真諦。

至於主角屌爆俠,原本抱得美人歸且退隱的他,街頭正義的嚮往戰勝了屌爆女友的欲望,更證明了他的英雄本質。他再次套上俗爆的“綠色避孕套”,且加盟了星條旗上校(Colonel Stars and Stripes)組織的正義永存聯盟,組員全都是社會邊緣人,聚在一起時,倒像團體治療。隨著臭B王獲悉綠色面罩下的真實身分,並對其父親狠下毒手,作爲復仇手段的前菜,屌爆俠終於一嘗第一集時沒機會體驗的“布魯斯·韋恩式的英雄崛起”的夙願,帶領正義永存聯盟與臭B王作了斷。


如今漫畫英雄電影大行其道,《特攻聯盟2》算是奇葩,因爲它更貼近你我的生活。至於會不會再有續集,片末一掃而過的屌爆俠3.0進階版(他在首集已是2.0版本)頭盔,還有臭B王在獄中的叔伯作伏筆。屌爆俠“升旗”,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超世紀戰警:闇黑對決



本地觀衆認識馮·迪索,多是在2001年的《玩命關頭》(The Fast and the Furious),其實,早在《玩命關頭》前一年,他就已經以一部《星際傳奇》(Pitch Black),在動作電影行列占得一席之地,《玩命關頭》更奠定他動作巨星的帝位,至今不衰。首集《星際傳奇》,還有2004年的續集《超世紀戰警》(The Chronicles of Riddick),相隔九年,雷迪克再次踏上大熒幕——《超世紀戰警:闇黑對決》(Riddick)。


2000年的《星際傳奇》,屬於低成本製作,導演大衛·托伊在原本純動作科幻類型劇本上,加入驚悚元素,並打造出雷迪克這位反英雄角色。電影開場時,一艘飛行船失控墜毀,迫降於一顆行星,臨危之際穩抓控制杆的女航員Fry努力下,飛船乘客死剩幾人,包括套著枷鎖的罪犯雷迪克。爲了離開這星球,繼續前往原本的目的地,他們必須尋找以取代太空船毀損的零件,也終於在離墜毀之地有一段距離的安全屋中尋獲。與此同時,罪犯雷迪克和押送者Johns於公與私的恩怨,逐漸升溫,擦槍走火是早晚的事。加上星球中嗜血的原著民——十字頭怪(我擅自爲之起的名稱),即將在日全蝕時出動,這些幸存者必須展開一場自保活命的行程——從安全屋至太空船——而他們唯一的希望……還有誰?當然是雷迪克。

雷迪克雖是影片主角,但他並沒有一般英雄片的英雄特質,也不想扮演英雄。他是罪犯,擁有一對和夜視鏡同樣功能的眸子,動作矯健,身世背景神秘迷離。對於那雙酷炫的瞳孔,依他的説法:因殺了幾個人,然後被丟入不見天日的牢獄中,某天他請一位醫生替他動手術,就如此這般了……就此獲得男扮女裝的少女Jack無限崇拜,還角色扮演起他來,好個騙小女孩的好梗。

《星際傳奇》被列爲限制級,主要在於血腥的畫面:十字頭怪獸嚙殺人類時,免不了的血漿噴濺。如今看來,當時的特效,還真的有點假……但對當時來説,觀衆眼球還沒被如今以假亂真的科技所寵壞,依然具備一定程度的驚嚇效果。

這場生存遊戲,沒有忠與奸之分,能夠繼續生存的,才是大贏家。片頭Fry爲了穩住機身,不惜捨棄無數生命,對那些在夢境中死去的往生者(連臉都沒露),算慈悲了;然後Johns在絕命關頭,企圖籠絡雷迪克幹掉碰巧大姨媽到的Jack,雷迪克突然英雄主義作祟,捨身對付Johns,也藉此一了兩人之間的恩恩怨怨;諷刺的是,當FryJack和伊斯蘭宣教士Imam爲此而對雷迪克刮目相看時,雷迪克爲了活命,在JackImam背後犧牲了Fry,三位就此成了《星際傳奇》的幸存者。

女主角Fry,由Radha Mitchell飾演

視雷迪克為英雄的Jack,還角色扮演他

這是一場生死存亡的遊戲

《星際傳奇》純粹是刺激腎上腺素的作品,若要取近年風格較類似的作品為例,首推《終極戰士團》(Predators),是那種看第一次會感驚喜、第二次會質疑WTF、然後久久看一次獲得視覺感官滿足的作品。還有就是《顫慄異次元》(Pandorum),都是這類型較有看頭的作品,在此分享。


《星際傳奇》暴紅,2004年續集《超世紀戰警》應運而生,並獲得電影公司斥巨資投資,增加大量的CGI特效,故事場景更史詩更恢宏。有得必有失,電影主導權從導演大衛·托伊易至金主手上,《超世紀戰警》被迫以輔導級為創作基礎,喪失了第一集的限制級快感,但此舉也讓更多人認識如今幾乎壟斷科幻片迷思維的《星際大戰》(Star Wars)、《星際爭霸戰》(Star Trek)和《異形》(Alien)以外的科幻宇宙世界觀,屬好事一樁。

《超世紀戰警》主要分成兩支故事脈絡,一是主帥Lord Marshal,帶領其麾下的死亡兵團征服各星球,意圖達到全星際唯我獨尊的霸權;另一條故事綫,雷迪克爲了避免Jack追隨自己而遭池魚之殃,獨自過著浪跡天涯的放逐生活,但Jack爲了尋找心目中的偶像,不惜加入賞金獵人團隊,習得一身犀利身手,然後特地犯罪被捕,原以爲可在獄中覓得雷迪克,哪知卻是一場空……而雷迪克獲知Jack的心願及身處所在後,遂前往營救,在會見消息來源Imam時,Imam慘遭死亡兵團的毒手,雷迪克為了報仇,無心之下掃了Lord Marshal的顔面,Lord Marshal即派遣手下Vaako將軍追隨雷迪克至監獄所在的星球,兩支故事脈絡就此匯聚,帶出更多雷迪克與Lord Marshal兩人之間不爲人知的身世與過節……

這集其中一背景,設立在一顆名為希利昂的星球上,住著各種民族與宗教信仰的居民,與馬來西亞相似。熒幕裡頭,大家和睦共處,甚至聯手對抗侵略者,雖然對抗不成,但對這些平民著墨不多的描繪,卻是《超世紀戰警》帶給我個人最大的感官震撼。

至於女主角Jack,她不再是小孩子了,羽翼長硬了,緊身背心下一顯靚麗身材,煞是吸睛,還易名為Kyra,完美呈現悍妞氣質;而雷迪克到底是鐵漢柔情,爲了她不停奔波,甚至在沒有必勝把握的情況下,與Lord Marshal決一死戰。最終功虧一簣,救不了Kyra,卻坐上死亡兵團的統帥寶座……

長大後的Jack,已經易名Kyra,靚女一名

雷迪克在這集的性格,少了首集的冷酷無情,開始懂得惜緣。他小時遭遇種族滅絕的慘痛經歷,而他是該族的唯一幸存者,孤獨是他的同伴。ImamJack和他同在地獄門邊轉了一圈回來,對他的生命造成了一些些的改變,打動了他心裡深處那名為親情的溫暖。故,Imam之死,他為他報仇;KyraJack)的犧牲,他大感絕望,縱使還有另一強敵Vaako在眼前,他也不再有戰意……

這一集的卡司陣容,也邀請了幾位頗有人氣的演員,包括演技派女星譚蒂·紐頓、M夫人茱蒂·丹契、驃騎國伊歐墨王子卡爾·厄本等,為影片增添不少明星光環。

新增說明文字

第二和第三集的Vaako將軍,同樣由卡爾·厄本飾演

來到第三集《超世紀戰警:闇黑對決》,大衛·托伊與監製馮·迪索爲了恢復電影原本的限制級暴力風貌,婉拒了巨資投資,以小成本製作拍攝。沒有了“外人”操控,拍得更得心應手,《星際傳奇》中的限制級元素,重新歸位。


電影描敘雷迪克手握死亡兵團兵權不久,即遭Vaako將軍背叛篡位,將他放逐至一顆死亡星球,讓其自生自滅。再一次的,他與孤獨為伴。這次,他馴養了一頭似狗非狗的怪犬,而更恐怖的,是可從水中冒出的蠍子怪(又是我自取的名字)。這蠍子怪很犀利,無論水深或淺,只要有水,牠們都可冒出,而且體型頗大(小型的更藏劇毒)。雷迪克知道牠們將隨一大片雨雲降落該地,於是拉響警報,引來一隊賞金獵人和另一支執法軍隊,畢竟人類比怪物更容易應付。軍隊的首領Boss Johns,除了要抓拿雷迪克歸案,還要找他解決私事——了解兒子(即《星際傳奇》的Johns)死亡的真相。

暌違九年,電影特效技術隨著觀衆愈發挑剔的眼球而茁壯,《超世紀戰警:闇黑對決》中的CGI特效栩栩如生,和實體對戲時也沒有了真與假的差距,得以讓觀衆更投入。同樣的,此片僅供尋求娛樂,且可滿足慾求得到腎上腺素刺激的觀衆。

這回,除了恐怖暴力元素,片中唯一的女角Dahl(其實還有一位,不過出場幾分鐘就掛了),算是可一滿觀衆色慾的角色——Dahl,乍聼之下有點像《七龍珠》中的賽亞人達爾,只不過Dahl“胸肌”比漫畫中人物還大。對賞金獵人頭子Santana施與的幾記重拳,還有那句屌爆的“I don’t fxxk men!”可以看出她性格有多烈,然後雙峰在緊身背心的包縛下,更顯巨碩。馬來西亞公映版本,終究難逃電檢局利剪:盥洗那一幕,雷迪克到底窺她窺到什麽程度?刪了;還有Santana霸王硬上弓的戲碼,結束得突然,在外準備偷走飛船零件的雷迪克,是否有出手相助,只有當事人和神知道。較後Dahl與雷迪克之間的對白,開始曖昧不已,且内藏“性”機,他們之間到底是怎樣,真吊足我胃口,只得等光碟發行一解迷惑了……
電檢局一旦拿捏不准,可會毀了一部電影,《超世紀戰警:闇黑對決》算是一例。片頭雷迪克躲入一洞穴後,開始回想倒敍他何以如此落魄——從Vaako將軍那一幕開始——何時回到當下,我完全不知情,還以爲整部電影都在演他回想時的經歷,直到結局,我内心喊了不知多少遍的WTF

烈女Dahl,Katee Sackhoff飾演


撇除以上遭剪的片段,《超世紀戰警:闇黑對決》是一部相當不錯的影片(畢竟國外好評如潮),尤其是血腥場面,竟逃得刪減的命運——雷迪克那五秒鐘取Santana賤命的一諾千金,也難怪Dahl一顯媚態,邀他做愛。

2013年9月11日 星期三

降魔戰警


從人間跨入冥界,逗留幾分鐘(甚至幾個小時),回到人間時,秒針只走了一步……如果你看過《康斯坦丁:驅魔神探》(Constantine),自然對基諾·李維懷抱一只貓腳踏一瓢水跨入冥界的那一幕,不感陌生。《降魔戰警》(R.I.P.D)預告片演至主角尼克殉職的那一刻,周遭一切靜止不動(並非不動,是因時間幾乎靜止而動作嚴重遲緩),讓他升天去到“降魔戰警”部門interview,就對這部電影大感興致。

《降魔戰警》改編自漫畫,導演勞伯·史溫基曾經執導同樣漫畫改編的《超危險特工》(RED)而讓較多的本地觀衆認識他(早前執導的《時空旅人之妻》(The Time Traveler’s Wife),雖獲得口碑,商業元素卻奉缺,無法令他在本地成名)。《超》片中導演的拍攝手法、鏡頭掌握皆不俗,在《降》片中持續保持水準,加上天馬行空的想像與特效,令本片精彩萬分,商業元素到位。

《降魔戰警》給我的感覺,像是綜合了許多的電影經典片段,除了首段提到的《康斯坦丁:驅魔神探》,隨著劇情的進展,一幕幕如《蜘蛛人》(Spider-Man)《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第六感生死戀》(Ghost)等電影的其中情節,如蒙太奇般呈現於腦海。他人或許會覺得此舉創意零分,對之不屑;於我這“痴影”,卻是向這些電影“致敬”,並感召舊日觀影回憶。

至於怪物設計,有同調的《星際戰警》(Men In Black)珠玉在前,《降魔戰警》中現身的怪物,確實難以突破,且無法起到吸睛的作用,過了即忘,可惜。


演員方面,老戲骨傑夫·布里吉最“恐怖”,那毒舌沒有片刻的寧靜,還有駕駛時胯下開開的舉止,鏡頭一切換,凡人肉眼所見,是一位身著緊身連身裙的爆乳辣妹,意淫指數飆升,頓時浮想聯翩(還是只有我這腦筋不正常的會想歪?);飾演歹角的凱文·貝肯,長得一臉“邪”星相,《透明人》(Hollow Man)中色慾薰心偷窺女同事的變態科學家,即此君也(又想到那裡去!)!最爲年輕的萊恩·雷諾斯,近作好像一直飾演菜鳥角色(如《狡兔計畫·Safe House》《綠光戰警·Green Lantern》……),《降》中角色設定是限制了演出。至於其他打醬油角色,也有稍微替本片加分的功勞。

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

極樂世界


《極樂世界》(Elysium)導演尼爾·布隆坎普的成名作《第九禁區》(District 9),我沒看過,不過也耳聞該電影的可觀,尤其是顛覆了外星人侵略地球時來勢洶洶的一貫設定,且將之拍成一部難民營般的偽紀錄片格局,成績有口皆碑。

如此這般,更期待了導演在《極樂世界》的表現,成果沒令人失望,好事!《極樂世界》劇本扎實,讓人幾乎喘不過氣,全神投入在那二小時裡。編導只以兩三幕的場景片段,加之寥寥數段的旁白文字,沒有花大篇幅來介紹背景:2154年,人類貧富懸殊的身分區別,達至極端。“上等人”在地球之外建立了一個所謂“極樂世界”的完美居所;至於地球,則是一顆充聚滿貧民、犯罪、疾病的星球……較後來介紹主角身分的同時,也交代了掌管天上天下不近人情的官僚體制。利落的剪接功力,也令影片毫無贅冗之嫌。

主角麥克斯自小是麻煩製造者,犯罪只為存錢“升天”。鏡頭大量捕抓小演員Maxwell Perry Cotton的背影,感覺他後腦勺還真的會演戲,逗趣可愛,讓人心疼;麥特·戴蒙飾演成年後的麥克斯,在一工廠内打工的保釋期罪犯。某日,他因人爲的意外受輻射感染,僅剩五天生命,唯一可令他續命的,是天上才有的醫療設施……

電影在此正式進入高潮。麥克斯的角色設定頗玩味,從原本只爲了自身利益(續命),漸而轉變成爲大衆福祉奮鬥的工人英雄。這樣不著痕跡的角色轉變技巧,極考編劇功夫;另一個成功的角色塑造,是沙托·卡普利飾演的Kruger——政府“派駐”地球的官兵。貴為“上等人”,卻得和螻蟻般的平民爭搶齷齪的空氣,可想而知他背負的委屈有多重,暴力傾向的表象下,精神狀態已達崩潰邊緣,後來麥克斯的“橫空出世”,上級特委他的“暗戰”任務,他轉變爲天上天下兩方以外的第三者,是個悲劇角色。

在地球的戲,導演以大量手握鏡頭拍攝。隨著人物的移動,鏡頭也跟著晃動,讓觀衆有如親臨現場,縮短了代入角色的時間差距。情節愈緊張,節奏就愈緊湊,觀衆的心也自然地更揪緊,為麥克斯的死活擔憂。

茱蒂·佛斯特演的官員,視極樂世界以外的人類為低等生物,甚至企圖謀朝篡位,努力保護這完美世界,不讓外來者摧毀。不禁將這角色與她成名作《計程車司機》(Taxi Driver)中的雛妓角色聯想在一塊兒,如此因果關係,遂對她的下場大感悲憫;對其人格,更肅然敬佩。

《極樂世界》乃一部發人深省的寓言,除了隱喻現有社會的不公,當看見未來的天使之城,竟墮落成覆滿殘垣敗瓦的惡魔都市時,恐懼油然而生——連好萊塢都淪陷了,那未來豈非沒了好萊塢電影觀賞?


片頭有一幕,修女問小麥克斯“從此處(地球)看極樂世界,真的那麽漂亮嗎?”接著送他一條墜鏈,内有一幅從外太空角度拍攝地球的照片。看著工作人員表緩緩升起,想著這一幕,心緒澎湃。人,無論地位有多富貴或貧賤,凡事懂得知足,最好!畢竟,上帝唯一公平的,就是對每一個人都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