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5年1月31日 星期六

MV觀——雨下一整晚/周杰倫


上回説到“中西合璧”,這次分享這首〈雨下一整晚〉,同樣是周方拍檔(周杰倫&方文山)中西合璧的代表作。

MV未出前,這首歌首先吸引我的是歌詞。方文山中國風填詞的文字造詣,無需贅言,而且這首可謂再次突破——它首段主歌描寫的是現代我們身邊耳熟能詳的景物,副歌部分則穿插了中國風(比較有距離感,但唸來唯美不已)文字接續,次段副歌再以全中國風歌詞帶入,讓我有如踏入時光隧道的感覺,古今交錯。

編曲方面亦然。前半首(首段主歌及副歌),演繹歌聲底下,聽見悠悠吉他撥奏聲,配合歌詞意境,感覺些微醉意;首段副歌之後的結束,即以華樂二胡接續伴奏,節奏也較爲强勁,原本平靜的心湖,給打出了一波波的漣漪,思緒有了起伏。這種編曲方式,稍微玩轉了一般人們對中西音樂代表的印象——一般人都覺得西方音樂都較搖滾,而華樂則偏於抒情(當然,要搖滾亦可,但較少)。

MV方面,自然沿襲了歌詞、編曲的原意,故事敘述一段交錯的無緣。前半首部分,主角Darren是個攝影師,前往一場婚禮,在會場發現一幅懸挂在壁上的畫。這時剛好進入次段主歌的過門旋律,上演了一幕幕的時空交迭——吉他成了琵琶、禮服成了旗袍……一切都成了復古的中式。

這時才開始了故事重點:上一輩子的Darren,是家照相館的學徒(同樣與攝影有關),愛上了一位前來拍攝獨照的女子,兩人亦自然地發展出感情——Darren對她產生的是戀情,但從女子的眉頭深鎖,我們知道她身上一定有不爲人知的苦衷。果不其然,最後她同一位男人前來照合照,而剛在外買了一支手鐲準備送給愛人的Darren,看到眼前這一幕時,忍著悲慟躲在相機後布帷底下哭泣;而鏡頭内靚麗動人的女人,雖同樣痛徹心扉,但不能表現出來,只好以手掩嘴,僅露出苦痛參雜的雙眸。

回到當代,Darren剛“體驗”完畫中故事,轉頭瞧見上輩子無緣在一起的女主角,觀衆才剛希望這輩子兩人終能再續前緣時,女子身旁卻出現上輩子的丈夫……Déjà vu的男女主角,只得對彼此微笑點頭致意,Darren向對方按一按快門,就此錯身而過。

事後我則在想,女子身旁那位已有一定年紀的男人,該不會是女子的父親吧?


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魔法黑森林


迪士尼最近不懂搞什麽東東,一直將經典動畫重啓拍成真人版,更將重點放在原本的歹角(大多是巫女)身上,似乎要替這些壞人正名,説她們壞得有理,背後有段不堪回首的成魔故事……可是,這些真是觀衆想看的嗎?就拿去年的《黑魔女:沉睡魔咒》(Maleficent)舉例,雖打著安潔莉娜·裘莉挂帥之名(票房回收還不錯),但如此牽强且白癡的劇情真是讓我不敢恭維。

這部《魔法黑森林》(Into the Woods),同樣是迪士尼(版權)旗下的格林童話(抑或安徒生?)故事改編,而且不只取材單一故事,而是將幾則故事——《仙履奇緣》《小紅帽》《魔髮奇緣》《傑克與魔豆》等融合,稍一拿捏不當,即毀了整部電影,很考編劇功力;而上映之初,我仍爲了是否要入場支持而精神分裂、掙扎不已……雖有艾蜜莉·布朗特、安娜·坎卓克和强尼·戴普“誘惑”著我(强尼·戴普僅客串),可就是對這種以小孩觀衆爲對象的主題掛憂,之後則在看了迪士尼另一部即將上映的《仙履奇緣》(Cinderella)預告,二話不説,趕緊買票入場——我寧可看安娜·坎卓克版本的玻璃鞋。

電影不過不失。故事由梅莉·史翠普飾演的女巫串聯起來,爲了瓦解少不更事時施在兩夫婦身上的不孕咒,女巫要求這對夫妻在三天内尋找四樣傳説中的解咒工具,而這些自然都是其他童話故事中出現的物品。過程編得相當精彩,主謂分明,支線部分尤以《仙履奇緣》更顯出色,幽了童話故事中純粹爲了追尋漂亮女性的芳心而存在、終日無所事事的王子一默;亦顛覆了公主必對真愛死心塌地的俗套。欸,隨著世界的前進,童話故事早已遭黑暗侵蝕了。

這幾段說顛覆又不算完全顛覆的故事,編導融入了幾曲琅琅上口的歌曲,讓角色念對白那樣唱出來,歌舞劇地增添電影的節奏、韻律(這點尤其冒險,並非所有觀衆接受度那麽廣);辛德瑞拉三度從舞會奔離王子的戲,還有接近尾聲時成功除咒的婦女與王子邂逅導致的結果,都讓人啞然失笑,堪稱“黑”童話故事電影的典範;傑克、魔豆與落入凡塵的巨人,亦有少許驚艷;至於小紅帽與大野狼在屋中“針鋒相對”一幕,用了超現實的敘事手法,絕對是整部片最經典的一幕。

總的來説,《魔法黑森林》應該是迪士尼這類真人版童話故事拍得較好的案例,但個人衷心希望它適可而止,別砸了自己辛苦建立起來的童話電影聲譽。


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黑帽駭客


電影《黑帽駭客》(Blackhat)請來雷神克里斯·漢斯沃做主角,還有湯唯、王力宏等亞洲巨星,更拉大隊到亞洲各地區(東南亞則有馬來西亞跟印尼)取景,正好印證網絡無國界(跨國界)的道理。

先談電影的商業取向:網絡犯罪,正是目前全球通訊發達世代最普遍、最簡易的犯罪手法;明星效應,克里斯是當紅肌肉型男,幾位華人臉孔對準了華人口味(與荷包);還有集驚悚、警匪追逐、爆破戲、床戰戲(稍微爆料:克里斯跟王力宏,呵呵,你信嗎?)、近身肉搏的動作設計等元素,無疑皆讓觀衆一飽眼福的福利。只是,完場時,卻聽見觀衆席間諸多抱怨,說這套戲悶啦等等。這都是門外漢的見解。

當然,看戲是主觀的,亦沒說這些抱怨有錯。但,身爲半影癡的我,在此想替導演麥可·曼恩打抱不平,以下是本人的一些淺見,與大家分享。看過導演前幾部作品,已大略熟知他的風格、他的style。除了《落日殺神》(Collateral)(這是他的代表作,不看可惜,極力推薦!),其他作品如《烈火悍將》(Heat)、《邁阿密風雲》(Miami Vice)《頭號公敵》(Public Enemies)等,都是那種用電影的四分三篇幅來研磨觀衆的耐性,醖釀觀衆的不滿情緒,使其升溫,最後才以速戰速決的方式(篇幅)來宣泄,比如槍戰戲,讓正義的一方剿滅前大段時間無惡不作加上自以爲是的大壞蛋,發泄完散場,一身輕鬆怡然。故,被麥可·曼恩相中的演員,真是少一分演技都不行,因爲導演最喜歡利用“醖釀時間”來特寫鏡頭下的演員,巨細靡遺地讓角色之間的衝突漸升——不僅正與邪之間,還有人與人之間——最終才一次過“根除”。也能如此說,麥可·貝是以後期加工的特效來呈獻一部電影的好,演員好壞不重要,反正能用電腦來彌補不足;麥可·曼恩則是以最基本的資源(演員演技)來提升電影素質,每一幕戲都是演員臉上(及身上)每一分肌肉的表演,是善用演員的導演。兩種迥然不同的風格,都有各自的擁戴者。

當然,《黑帽駭客》故事方面亦有不足,尤其首尾的不相連,會讓人覺得似乎遺失了什麽——故事以駭客爲始,中間一大堆的鬥智鬥勇,也都圍繞在追緝幕後黑手這目的上,然而末端英雄與反派的解決方式,竟然不是透過電腦與鍵盤,而是短兵刃、火器相接。雖有近身肉搏戰的眉飛色舞,卻始終背離了主題,可惜矣!當然,或許是麥可·曼恩覺得這是唯一讓觀衆認出他作品特色的方式,卻幾乎毀了電影……但,這就是麥可·曼恩吖!

總括而言,《黑帽駭客》不能算是麥可·曼恩最傑出的作品。但也不能否定導演確實敘述了一則與現實中人際關係緊密且嚴重的社會故事,有心人自會領略其中意涵,平日對電子產品的使用是輔佐抑或濫用,自己衡量。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即刻救援3


當系列前兩部作品讓美國人對旅游歐洲國家的安全措施感到憂心忡忡時,第三部《即刻救援3》(Taken 3)仍悄悄地上映(映期排在1月份,難免影響票房收益),但這回主角布萊恩不再“擅闖”歐洲;他要救的,也不再是身邊親友,而是自己的清白。

《即刻救援》系列首部曲的技驚四座,除了讓連恩·尼遜一嘗爆紅滋味,也讓全球觀衆都想擁有如此“地表最强老爸”的心願。劇本寫得緊凑是主因,其次在於讓爲人父者爲了順其自然合理不過的原因,“合法”地虐殺歹徒。這等事,當然獲得大衆讚揚;去到第二集,編劇也代入另一位父親——首集遭布萊恩殘忍殺害的某個歹徒的角頭父親——企圖向布萊恩復仇,但“邪不勝正”的真理,著實吃了悶虧,最終布萊恩亦狠心送他與兒子團圓。

來到第三集,觀衆正好奇編導能再如何耍花樣、刷出如何的票房成果,尚需自行入場觀賞定奪。

予我,《即刻救援3》雖沒首部曲那般好看——打死那麽多壞人,不見一加侖血漿,有點不爽;動作設計也沒很到位,應是配合連恩·尼遜漸老的年齡,身手不再矯健,導演特意喬過的鏡頭;還有兩幕布萊恩死裡逃生毫無説服力的安排,實爲全片的敗筆——那幕他跟蹤壞人至半途,遭遇埋伏,連車帶人被撞下山谷,汽車炸毀,他卻沒受傷(有交待他隨車翻滾幾圈後,俐落地下車並躲在山岩後,不讓匪徒發現……好吧,算有交代);另一次則是開著警車,同樣連人帶車撞入立體停車場狹窄的電梯井,火星引爆滴漏的汽油,前一幕還瞧見他困在車内,無法動彈;爆炸之後,他卻毫髮無傷地撥電給警探,向他嗆聲:“你知道我的能力了吧?”這點太牽强!

至於其他的,算是在能力有限的情況下完成,細節也拿捏得精準,尤以意想不到的終極壞人,竟然那麽早就出現在主角身邊。劇本同樣屬於盧·貝松式風格,不囉嗦多餘,間接地讓人一享剪接的功力;不時的鬥智鬥勇、三方追逐,也能讓人保持腎上腺素的分泌。

演員方面,布萊恩這家受了詛咒的家庭成員無需贅述。這集邀請了一位名氣較響亮的影帝——佛瑞斯·惠特克——飾演負責緝拿布萊恩歸案的警長。編導似乎有意無意地讓這位警長好像會是潛伏在正方的臥底,讓我諸多揣想(尤其稍早前才看過《正義悍將》{Street Kings},對片中佛瑞斯黑警身份的觀感未消散),雖片末證明他乃是警隊中的正派精英,卻似乎浪費了他的演技。誰叫他一直無法跟上布萊恩的步伐,一直處於被動,隨時毀了這位角色的一世英名。

總的來説,作爲《即刻救援》系列的忠實擁躉,絕對沒有錯過這第三部(我不敢妄說“最終回”,第二集時連恩·尼遜不也曾放話說他不再回鍋飾演布萊恩)的藉口;客觀的說,這系列到此劃上句點確是一種好事,見好就收,別像某部“來自外太空的機械人”系列,拍爛了還沒有自知之明。


2015年1月16日 星期五

MV觀——龍拳/周杰倫


曾向友人分享,喜歡周杰倫音樂的原因,其中一點是他每一首歌都很有畫面。沒錯,是每一首歌。每當拿到新專輯,我是如此“煲”的:聽第一遍時會攤開歌詞本,一邊聽一邊隨著文字躍進旋律裡頭的異想世界,這世界是主要是填詞人賦予的;聽第二遍時,則閉上眼睛,隨著音符律動,構築歌曲畫面,這則是作曲人及加上之前文字的幫助,自行在腦中成型,算是inception的一種形式;聽第三遍同樣會閉著眼睛,專心聆聽歌曲,盡量挖掘背後的和弦、伴奏樂器……如此重複,繼而對他的歌曲有了屬於自己原創的故事,在官方MV公開前,這些自行想像的畫面,是至高無上、私密獨有的。

如果說〈娘子〉是試水溫之作,〈雙截棍〉是急速進化版本的中國風,那〈龍拳〉這首收錄在第三張專輯《八度空間》的中國風歌曲,文字所營造的“空間”,則是〈雙截棍〉的再翻倍——以敦煌爲圓心的東北東長城像五千年來待射的夢蒙古高原南下的風……

既然歌詞意境“玩”那麽大,MV當然也要玩很大。配合搖滾中國風曲風,MV順理成章置入當年周董代言的碳酸飲料,如此“中西合璧”,在視覺上異常突出。另,編劇善用歌詞先贈的畫面感,撰寫了一場以中國武術對陣外星客叫囂的擂台戰,導演亦以無限誇張的漫畫格式來呈獻。而在當時,電腦技術有限,於是動用了真人與動畫結合的技術來製作(負責動畫結合的公司——先濤數碼,最有名的電影作品就是李心潔主演的《見鬼》)。

MV前段,是真人演出,掌門人有事暫離龍武館,臨行前交待大師兄(周董飾):“這裡,交給你了!”待武館門口一閤上,那些表現得規規矩矩的武術子弟,全都卸下原本的束縛,齊天大聖上身,隨著大師兄來段街舞,大鬧武館,還有從隱藏在大門旁柱子中的冰箱抛出來的碳酸飲料,真是“百事可樂”,很過癮。

然後,來了一位外星客,奪下大門上“龍武館”的牌匾,衆人才驚覺大事不妙。大師兄爲了捍衛武館及“百事”的顔面,與踢館的外星客掀開大戰,這場武鬥造成的破壞力超强,甚至震撼半邊地球。這場面如今在好萊塢電影中見慣不怪,當時華人電影方面亦有如《風雲之雄霸天下》《中華英雄》等改編自漫畫的作品爲例,但在華語流行音樂世界中,可說是先驅

最後,大師兄打敗了外星客,成功保住龍武館顔面,而師傅剛好辦事歸來,MV的故事就此畫上句點;我則繼續自行揣想:這一切的背後是否有個驚天大陰謀?師傅是否有不欲人知的秘密,雇傭了這位外星客要毀了整個龍武館?或是爲了這位大弟子武術、人格上的考驗……如此這般發想下去,創意無窮,沒完沒了。當然,MV跟我當初設想的畫面亦有出入,比如説歌詞中“我 右拳打開了天 化身爲龍”,原本想像因發拳而形成的氣流,會形成一股似龍騰虎躍般的爆發力,結果無緣得見。

周董的音樂就是如此這般好玩,不僅帶給聽衆無窮的畫面感,還能啓發聽衆自己的想像。


2015年1月13日 星期二

阿爸


阿爸就這樣離開了。

離開時,我們不在他身邊。

沒有親人相伴;沒有朋友在側。

我甚至不知道,在臨走前那一刻,是否有醫務人員在旁替他加油打氣,請他至少撐到家屬到達,見他最後一面,向他道別。

抵達醫院時,病床上徒留阿爸用了六十載的瘦弱軀殼。

阿爸的靈魂是笑著升天的……雖然孤獨,但不寂寞。

我如此相信著!

********

阿爸不像一般小學作文練習題所描繪大多的父親形象——家中嚴父。

阿爸沒有魁梧的身材,身形纖瘦是他的表徵,對孩子的管教也從來不嚴。至少對我如是。

打從出世至有記憶以來,阿爸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騎士。

只不過並非騎著駿馬,而是騎著摩托車。

他性格節儉,廿七年來只看他擁有過兩台摩托車。

而且無論雨下的多大、日曬有多猛烈,他始終堅持騎著摩托車出外工作,或無論到哪裡。

我念學院時,每個周末從學院宿舍搭火車轉輕快鐵回家,而輕快鐵站離家還有五公里的距離。而阿爸可以知道我的下課時間後,計算出我大概抵達輕快鐵站的時間,騎著摩托車去接我。

有一次,我爲了不麻煩他,告訴他一個含糊不清的下課時間。到了輕快鐵站,再轉搭計程車回家。

半途,接到阿爸來電,問我回到哪了。

我有點得意的說,在計程車上。

阿爸竟然叫我在下一個車站下車,他來接送我走完剩下的回程。

阿爸就是這樣,節儉成性。當然,藏不住的,是心裡對孩子滿滿的、濃濃的

爲此,我卻曾有一度嫌惡他。

那是我學院剛畢業後,在外打工的時候。上班時間及工作地點恰好和阿爸的上班時間及公司相配合,於是他順且自然地載我上下班。

下班還好。

上班時,因爲必須戴頭盔的關係,用髮膠定得美美的髮型,當脫下頭盔那刻,都會塌成一邊,扁扁的毫無美感。又得進去公司洗手間對著鏡子努力一番,才能見人。

關於另一個較有印象的記憶,是當年我進行第二次心臟小手術,出院那天,也是阿爸騎著他那輛老爺摩托車來接我。上車前,我只將背包交給他置放在方向操縱杆前的置物籃,自己則手抱一包不知裝著一大堆什麽的塑料袋,那些“什麽”包括醫院開給我的藥。半途,那包藥隨風飄逝。霎那,我真不知該如何是好,是不是該叫阿爸停車,回到那車輛熙來攘往的虎口尋覓?最後,我選擇眼不見為淨。好在如今仍好好活著寫這篇文章……

“怎麽有車不開?一大把年紀了還騎摩托車,萬一發生意外怎麽辦?”這些話語我都憋在心裡,除了本身個性含蓄,開不了口道出這些肉麻話之外,還有個原因:我知道,阿爸絕對不會聼進去。他是固執的。關於這點,我好像有少許遺傳自他。

想當年,坐在后座車包上,一邊隨著路況顛簸,一邊盯著阿爸的背影,若一時感性,就會有一股無法掩抑的悲從中來——阿爸的背影總會比上一次所見更纖弱、瘦小,尤其是兩邊肩膀的線條,從原有的平穩寬大,到如今像馱負過重的包袱,體力透支,開始塌陷。是我逐漸成長、視線齊平而產生的錯覺,抑或阿爸逐漸老去的事實在作祟?

還有透過雙肩瞧向握在方向操縱杆上的雙手,十指枯槁,手背長滿因長久日曬又缺乏保養而生成的老人斑……這雙手,我有多久沒好好握著?好似有上世紀般久遠……我始終太内向。

********

教曉我騎腳踏車的,也是這位騎士。記得那年我七嵗,有一次回媽媽家鄉度假,表哥有一輛腳踏車,我明知道不會騎雙輪腳踏車,就硬是懇求阿爸教我。

結果,學習期間曾不曾跌倒?我沒印象了。學會之後倒是跌了幾回狗吃屎。

我只知道阿爸放開攙扶在我肩膀上的手,讓我自己維持平衡,而我雙腳繼續踩踏踏板順利讓腳踏車前行的那一刻,心情就有如超人學會飛那樣!!

當時的阿爸,站在原地看著我不斷前行,戴著的黑框眼鏡鏡片反射出我逐漸遠去的背影,除了開心、驕傲,内心還混雜了多少滋味?只有等到我擁有自己的小孩,否則我不會明瞭。

想來,從近視更迭至老花,阿爸的眼鏡鏡片中,反射著孩子逐漸遠去的背影,往往和内心所想的相悖,他該是希望孩子除了能夠自強不息、自力更生,也能隨時回到他身邊,逗留個一時三刻,再繼續出外打拼。累了,家裡隨時歡迎,回到這美好的避風港……

“換牙(檔)要踩clutch(離合器),放(縮)油。”“聽到engine聲沒有?是時候換牙了,不要拖牙咯!車會壞喔!”“車park好後,steering(駕駛盤)要擺正!”時移事易,如今輪到我教阿爸開車(雖然他早有駕駛執照,但駕駛技術實在不敢恭維),只是,以上這些話語,仍然只有隱藏在心裡的份。

或許阿爸也知道自己駕駛技術不甚理想,仍鍾情於他的老爺摩托車;兩老相依,一切盡在不言中。

甚至摩托車開動時所發出的聲音,都有屬於他這位騎士獨有的聲調、頻率,與節奏。那是平緩的,沒有尖細的嘶鳴,沒有老舊的咳嗽。就像他一生中大多時候一樣,不急不徐。

老遠聽見這摩托車聲響,我就知道他回來了。

********

我人生中經歷的很多第一次,都有阿爸陪伴:第一天上小學,是阿爸牽著我的手踏入課室;第一次配戴眼鏡,是阿爸騎著摩托車載我前往;第一次上台參加說笑話比賽、說故事比賽,還有第一次的校内歌唱比賽,都是阿爸晚上下班回來時,抽空教導我的台風、動作,並鼓勵我不一定要獲得冠軍,盡力就好,享受參賽的過程……長大后才知道,阿爸曾經是本地文化界知名的舞者、編舞家,我真是有眼不識這座泰山。

説到這,我們家三兄弟,沒一個繼承他的衣缽;硬要扯的話,就數我多少算是遺傳了他的藝術細胞,尤以文字方面,至於跳舞嘛,機械舞吧我想,而且還會一直甩拍子的那種。

********

我成長的那個年代,家長鞭打孩子當作懲罰,平常不過。

記憶中,阿爸施予我的懲罰,是那數不清多少次的籐鞭,雖痛,卻爽……(??)

唯一一次印象較深刻的,那時念中一,上過音樂節後,音樂老師竟點名說要我(還有幾位同學)加入合唱團,過幾天得提早到校受訓。

當晚,我將這消息告訴了阿爸。

從阿爸的表情,看不出他是高興還是怎樣,沒反應。

我本身則非常抗拒。

直至受訓前一晚,阿爸跟我說,希望我隔天能去受訓,嘗試看看是否能被錄取爲合唱團一員。我說不要。

受訓當天(受訓時間安排在中午),剛好是阿爸的假期,一早就聼他勸説要我去參加受訓。我還是不要。

諸多勸説與搖頭說不的循環後,阿爸突來的一聲吆喝,加上飛來的一踹,想來臨尾用那一絲殘存的理性留了力,否則我一定受傷倒地。這,是變相的懲罰。

我瞪著阿爸,回喊道:“我就去囉!”

心裡早已決定就只去這一次,打死不加入合唱團

一小時後,在路邊等校車的當兒,聽見身後再熟悉不過的“噗噗……”摩托車聲逐漸逼近,轉頭,不是阿爸還有誰?

他招了招手,要我過去。我臉無表情地走近。

阿爸說的話,嚇了我一跳。

對不起。

一句多麽普遍平常的話語,從阿爸口中說出,予我的震撼,卻是史無前例的強大,且嚇了我一跳

我不知該作何反應,無言以對,只得頭低低的,“哦”了一聲。

阿爸沒再説什麽,騎著摩托車,“噗噗噗……”離去。

也許是去哪兜風散心

或許只有摩托車相伴,才給到他無限的安全感吧?

我當下才知道,前幾天告訴阿爸關於合唱團的消息時,他目無表情的表現,正顯示出他有心事,只是當下不懂得如何表達。又一項父子倆相似的脾性。

有了這深一層的理解,我和阿爸日後的關係,像平常一樣繼續,父子沒有隔日怨嘛!

曾試過硬逼他跟我前往一享豪華電影院廳的體驗,除了想促進父子之間的關係,目的純粹是我本身想看《青蜂俠》。

開著我的手排檔車子,近半句鐘的路程,兩父子默默地聼著廣播節目。我是蠻享受這種沉默的氣氛。就那種不需言語,醖釀默契的獨特溝通方式。

當然,心底還是不經意地希望父親有留意我特地示範給他看的駕駛技術:0.27秒流利的換檔動作;零到一百公里,我的車子爬升得有點吃力……

事後證明,他是喜歡這種難得的享受,坐在由我們父子倆包場的影廳内,直至幕前幕後工作人員表播放完畢,他還不捨得從舒適的沙發座椅裡起身。

********

出來社會工作後,除了前段所述,對阿爸是不經意的疏離。

外婆的逝世、認識周杰倫、就讀許多人以爲是字典系的中國語言文學系……或許多少造就我這種個性的根源。

但,坦誠地說,我對阿爸的感情,依然不變。

我只是不懂的如何表達,所以乾脆不表達。

********

那天,工作中,接到阿爸的同事來電,說阿爸暈倒在公司廁所,要我前去帶他看病回家休息。

二話不説的趕去。

踏進阿爸辦公間時,只見阿爸面色蒼白,眉頭緊皺,一手握著胃部,另一手按著右額,正坐在位子上閉目養神。

飄來濃烈的風油味。哎,阿爸又自以爲是醫生,病了也不去看病。

我半拖半拉半哄的,要帶他去看醫生後回家休息。

他說不用,回家休息一下就好回來上班,還有很多工作得做。

當時,我只覺哭笑不得,完全不知阿爸腦中其中一根血管已經爆裂,腦部正漸漸缺氧。

後來,我常想,阿爸大半生騎著摩托車在馬路上馳騁,結果沒有魂斷公路,一定有上帝保佑,一定是他前世積來的福分。

********

在醫院病床上,我握著昏迷中阿爸的左手,俯身貼進他的左耳,輕聲呼喚:“阿爸,你一定要撐下去,我愛你!”

這是我隔了不知多久,終於將心裡話傾訴出來的珍貴一刻……


完成於2014328

修改於2015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