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出神入化2


二〇一三年《出神入化》(Now You See Me)上映,除了炫麗的魔術/剪接,還有個扎實的推理故事為中流砥柱,讓觀眾邊看邊透過蛛絲馬跡尋找兇手(操控四騎士的幕後主使),使它好評連連。三年後的今天,《出神入化2》上映,也是預料中事,只不過,看了會覺得不如不拍,感覺只有坑錢的份兒……

與第一集一樣,《出神入化2》依然是個復仇劇,只是復仇者從首集的好人,變成壞人——首集遭迪蘭(馬克·魯法洛飾)設計然後在電影半途“失蹤”的富商亞瑟(米高·肯恩飾),利用私生子華特(丹尼爾·雷德克里夫飾)的財富與才能,設計一系列的圈套,誓要把迪蘭和四騎士逼入絕境,用性命補償他的失去;而四騎士與迪蘭,則想法設法破解對方的招數,保住自己生命的同時,亦試圖反擊……

作為以魔術為題材的電影,《出神入化2》卻無法以魔術來吸引眼球,吸引觀眾的心。或許是無心插柳,個人感到最可取的,是摩根·費里曼的“返邪歸正”,一解首集他與迪蘭的誤會,一舉把迪蘭原本在觀眾心中高高在上的偶像身份,貶謫成跟普通人沒兩樣——他貴為魔術師,仍然是凡人,仍舊會因仇恨而陷得太深,沒法一窺全貌,繼而犯錯。

首集魔術設計的炫麗奪目,實在驚人;這集雖有知名魔術師大衛·考柏菲作為製片,卻少了驚喜,或許是故事的先天不足,就是無法讓我看得津津有味,反而昏昏欲睡,縱使有周天王的客串,也鼓不起勁。此外,故事推理劇碼不足,一下子就揭露幕後黑手的身份,可謂敗筆。還有那些魔術花招,雖說網絡上流傳“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的解說視頻,可其實也沒什麼,原因始終出在劇本。

可是,《出神入化2》的商業算計,確實一流。除了女主角易角,首集原班人馬通通回歸,可謂誠意十足;新任女主角麗茲·凱普蘭外形雖沒有原來的女主角艾拉·費雪那麼上鏡(見仁見智),但劇本設計讓她脫奶罩任警衛上下其手搜索贓物,讓觀眾極盡意淫之能事,也是一種魔術術語中“聲東擊西”的再現;至於吸引亞洲區票房的重擔,則落在周杰倫身上,度身訂造的角色個性,周氏實則是演回他自己,沒啥驚喜可言,反而是同名片尾曲的創作,更能吸引聽覺,繞樑三日。

總而言之,《出神入化2》可以說是一齣坑錢的續集商業電影。也帶出一項事實:觀眾眼睛是雪亮的,心卻是容易健忘的。就算再如何精明,始終抵受不住片商釋出的吸金花招,乖乖繳費買票入場。


2016年6月22日 星期三

與森林共舞


曾經,迪士尼卡通給像我這一輩的童年帶來無限歡樂。隨著時間的前進,電影公司偏偏愛把那些卡通真人化,如過去的《沉睡魔咒》(Maleficent)和《仙履奇緣》(Cinderella),都是經典公主系列再改編;而我自看了《沉》,直想沉沉睡去,打死不再看公主系列的迪士尼電影。這齣《與森林共舞》(The Jungle Book),既然沒有“公主”,加上由MCU《鋼鐵人》(Iron Man)導演強·法沃執導,雖沒吸引我一上映就購票,但幾個月後的現在,還是進場一窺究竟。

結果,我交叉心臟立誓,以後不再看所有迪士尼經典卡通改編的真人版電影為好——看了只能以“大崩壞”來形容。

《與森林共舞》其實有點像威廉·高汀的《蒼蠅王》,都是有點莫名其妙的寓言故事。無可否認,它可以在小孩觀眾心中烙下印記,潛移默化地教育他們;只是對像我這些“老人”而言,有點吃不消,只覺要教育的議題太“膚淺”,而且每一隻動物角色,雖藉助電腦特效達到栩栩如生的吸睛效果,卻始終流於表面——還是看回當年手繪的卡通,更有復古的滋味兒。

這電影當初的宣傳噱頭,就是眾多的配音大咖,如比爾·墨瑞、班·金斯利、伊卓瑞斯·艾巴、史嘉蕾·喬韓森、克里斯多福·華肯等,都是影視圈內的當紅炸子雞或老牌實力演員,可謂給足導演情面。看著戲裡每一隻會說話的動物,邊猜測配音者,也是一種觀影樂趣,尤其比爾·墨瑞配音的灰熊巴魯,算是整齣電影的諧星角色,替這實則黑暗無比的電影色調,帶來些許歡樂。至於另一位看起來好像有戲可演,卻只淪為路人甲的角色,非“金剛”大猴王莫屬(克里斯多福·華肯配音),除了怪聲怪調的片尾曲稍微挽留面子,基本上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多餘角色。

至於唯一的人類主角——小孩毛格力,該位萌萌的童星表情生動,尤其跟灰熊巴魯的詼諧互動,是這沉悶的電影唯一的亮點。脫戲一下,明明知道有電腦的後製加工,可是心中還是替這位在戲中全程赤裸上身的孩子,感到寒冷徹骨。邊看電影邊脫離戲中情節,這算是苦中作樂麼?

我知道,缺乏童趣是我個人問題,非這類卡通真人化電影之罪。所以,接下來又一部的《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卡司雖有艾瑪·華森,我想我還是敬而遠之為妙。


2016年6月11日 星期六

生命中必須承受之負能量——《PowerBank》編後


每一本書的背後,都該有至少兩則故事:一是作者本身從作品草創到書籍出版的故事;二是該書編輯經歷的故事。

初時接洽舊同學玉麗,完全是想要靠交情來認識另一位崇拜已久的DJ,以達成本身替該DJ出書的希望。後來三人的幾次交流,腦筋一轉:咦?反正玉麗正好有自己本身的“PowerBank”節目,定期每周發至少五篇的正能量文箋替社群網站專頁粉絲群充電,先替她集結成書,不是更易為?

於是,開始研究這類書籍的市場價值、針對讀者群等幕後作業,再與玉麗詳談出書意願,就此拍板定案!那一刻,我對平時較多負面想法、但不時用觀看血腥殘暴的恐怖電影來淨化心靈的自己說:此書或許沒想像中那麼容易出版。見一步,走一步,是我當時下的決定。原因無他:玉麗太忙了!

那年,原本想替她趕在年度雙峰塔中文書展前出版,一波三折,無疾而終;今年,我痛定思痛,無論如何都得將這本書排上書展檔期,於是從年初開始,即奪命催魂般地催稿;玉麗也很高效,沒幾日便發來稿件,而後來的問題則出在我身上——輪到我忙翻天了,明明知道她文字精簡易讀,卻始終無法靜下心來看。

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書展檔期愈來愈近,我也向這位正能量大使學以致用:正能量嘛,肯定趕得及的。也終於如願以償,如有神助般地完成了這本《PowerBank——快樂load不完》(略過過程的艱辛,等於“如有神助”了)。

玉麗因為職業需求,廣播電台中的她,話必須很多;而《PowerBank》則是她另外的面向,文字精簡,適合時下視文字猶如催眠曲的大眾。從字裡行間,可見她平日對生活周邊的觀察力有多麼細微,再以更貼近生活的文筆,加上隨筆繪畫的插圖,呈獻一則則的生活小故事。

書封底有一句話:

“一千句话,不如一句令人感动的话”
我们已经被很多有的没的资讯轰炸
选择不多说
就这句
成为我开口说话的目标

這句話可視為她想要傳達資訊給讀者的方式與意願。

每一則故事,不同年齡層、性別、背景的人看,都會有屬於自己的解讀,以及感想。這本書亦不例外。我能想像一些人看見此書時,會以為如同一般宣揚“陽光希望愛”的激勵“教義”,此書則不然。雖沒明說,但玉麗希望讀者不“遠離”負能量,而是正視它、了解它、擁抱它。負能量乃日常生活中常出現的、再正常不過的情緒反應,那又何必刻意疏遠?就像植物需要二氧化碳與陽光的結合,才能進行光合作用,維續生命;負能量就猶如二氧化碳,此書則是陽光的替代者。

希望此書恰如其名,作為讓手機使用者無後顧之憂那樣,替讀者帶來更開心愉悅的生活、生命體驗。

2016年6月9日 星期四

假會徵信社


查回二〇一六年看過片單,黑色幽默格調的片子,確實少見,《假會徵信社》(The Nice Guys)適逢上映,沒有錯過的理由;而全片充滿讓觀眾捉摸不透、預想不到的突發笑料,更替電影多加十分……

編劇出身的導演沙恩·布萊克,看他的電影執導記錄,絕對驚訝於他的“菜鳥”經驗——導演處女作《吻兩下,打兩槍》(Kiss Kiss Bang Bang)是小勞勃·道尼憑藉《鋼鐵人》(Iron Man)東山再起前的代表作;《鋼鐵人3》(Iron Man 3)是他第二部長片,在漫威影視的“淫威”下,布萊克亦嘗試發揮他要讓觀眾預料不來的創意構想,結果把滿大人變成一個只在鏡頭前耍狠遭人操弄的演員,引起唾罵聲連連……直至這部《假會徵信社》,再次發揮其所長,能放膽地、無後顧之憂地大顯他黑色幽默的電影風格,我也看得異常暢快,兼替他開心。

《假會徵信社》是一齣“夥伴情”類型電影,敘述兩個原本毫不相干的“專業”人士——私家偵探侯藍·馬奇(雷恩·葛斯林飾)和討債打手傑克森·希利(羅素·克洛飾)——因緣際會湊合在一起,追查一宗撲朔迷離的人口失蹤繼而變相成連環兇殺的案子,而兩人也逐漸捲入性命堪慮的危機中……

影片序幕,就突發得很吸睛:一個小男孩趁夜闌人靜雙親熟睡時,潛進父母房內從床下拿走成人雜誌,回到房屋一隅享受私下的美好時光,突然一輛車從身旁衝過,死神與小男孩擦身而過,小男孩循著車轍前往意外現場,與一個瀕死的赤裸著上半身的女郎打照面,唯一做的,是褪去上衣,替她遮羞……看著銀幕中受害者的“兩點”位置,打著一片薄霧,全場觀眾一陣爆笑,這是其他國家的觀眾難以會意、體驗的。

有了如此的序曲,接下來兩個小時的觀影過程,也不遑多讓,只能以難以忍受的爆笑來形容。


雷恩·葛斯林在《假會徵信社》中,一甩他帥氣的外貌,演技則更顯精湛。角色從內到外設計討喜,一個很假掰的私家偵探,要徒手敲破玻璃門“爆格”尋找線索結果割傷動脈緊急送醫;高大壯碩的外表下,遇痛會發出海豚音般的娘砲呻吟聲。有一幕他在露台帥氣泡妞,重心一個不穩摔下露台,繼而發現陰暗角落的屍體,嚇得他不知所措,那發不出的呼喚聲,演技實在好。另一幕是跟羅素·克洛在豪華飯店,方一踏出電梯即看見殺手行兇,嚇得趕緊倒退回電梯,你留意他目無表情的臉頰都在飆戲,無意識地顫抖著……

相比起雷恩·葛斯林的耍寶,羅素·克洛的角色則屬於較務實、嚴肅型,結果兩個性格不盡相同的搭檔配在一起,爆出一陣笑料百出的化學火花。還有配角如馬奇的女兒,一整個小大人的樣子,與老爸遇事不順遂即放棄的個性相反,也因為她,造成許多影響主角轉變心態的動力,是幫助推展劇情的重要棋子。

《假會徵信社》裡頭,多的是與本國國情相衝的文化——如色情行業:女兒不爽當官的母親做賊的喊捉賊,決定以下海拍A片的方式來報復,而她堅決不稱A片為A片,說是藝術實驗電影;突如其來的血腥畫面,如片首雷恩·葛斯林破窗不成反割脈的經典一幕——處處充滿詼諧惡搞情節、黑色幽默的調性,是本年度錯過會遺憾的好片!


2016年6月1日 星期三

X戰警:天啟


進入正題前,請容許我啰唆地一吐對此系列唯一的不滿。

X戰警》(X-Men)電影系列,“古往今來”,只得一個字形容:亂!不是角色眾多之亂,而是一整個電影世界觀的設定,不像MCU那樣規劃好好的避免BUG,反而“反其道而行”,好似成了它的特色。直至二〇一一年前傳首部曲《X戰警: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或許故事設定於該系列最早期時段,“時間錯亂”不存在,讓觀眾如我感覺到還存有撥亂反正的希望;前傳二部曲《X戰警:未來昔日》(X-Men: Days of Future Past)更直接“覆蓋”本傳的故事,擺明“一切重來”……若你以為它就此像MCU那般,不會讓人神經錯亂,告訴你,你·錯·了!

《第一戰》與《未來昔日》期間,有一部《金鋼狼:武士之戰》(The Wolverine)上映,全片雖與《X戰警》前傳沒啥關聯,可是隱藏片尾卻是承接至《未來昔日》,讓人越發期待兩者之間的關聯。結果,《未來昔日》中,編劇根本懶得交待未來的金鋼狼如何恢復鋼爪(《武士之戰》片尾,他的鋼爪遭反派“攫奪”,成了骨爪)。

朋友說,看戲而已,別為小事糾結……可是,若不糾結於此,即整部電影就不合理、說不下去了啊!故,無論《未來昔日》獲得多麼大的好口碑,於我,都是萬二分不及格之作。


******


最新的系列第九部《X戰警:天啟》(X-Men: Apocalypse),乃本年度第三大超級英雄群戲電影,有《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和MCU《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早先的洗禮、洗腦,觀眾是否能在三個月內三度消化這類片種,是電影工作者的考驗。

撇除《正義曙光》另一的DC片場,《天啟》實與MCU源自於同一漫畫,只是來到影視業,規則不同,造就出兩個英雄世界觀,而較後期才“啟動”的MCU,則有別於《X戰警》系列較為嚴肅的風格,笑鬧中帶有刺激的動作場面,贏盡口碑;反而《X戰警》,就像前段所述,雖握有一眾超級英雄/超異能人類的影視改編權,無奈時間設定過亂,自亂陣腳,自取其辱,實在可惜……


******


陣營之天啟與四騎士


再次離題了……說回《天啟》,也不是說它不好,作為大片,它確實具備懾人氣勢,我尤其喜歡它的序幕:公元前三千六百多年,地點古埃及,全民(被迫的信徒)參與天啟“投胎”盛典,其中的反叛者趁亂意圖謀殺“偽神”,致使天啟沉睡至公元後一九八三年。電影以穿梭於時空隧道的方式,呈現推進的時間,經歷耶穌受難記、文藝復興、火車飛機等交通工具面世等,猶如坐過山車般,敲醒觀眾潛藏心中的歷史知識。

接著,甦醒後的天啟,亦第一時間散發恐懼的氣勢,包括利用飛砂(還是塵埃?)一秒斷三頭、把敵人“推”入牆壁中……還有找齊四騎士人選時,加強他們的超能力。總之,就向觀眾交待,這位史上第一位變性人……變種人,到底有多厲害、有多恐怖。

只是,這位以其名稱作為片名的VIP,也就此而已。他後來的幾個行為,如藉X教授的念力,解放全球的核彈頭,以及命令萬磁王接收天地精華的目的,我真想不透他到底在搞什麼鬼。更可悲的是,天啟的最終下場,可謂重蹈MCU奧創(《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的覆轍,雷聲大雨點小,讓觀眾產生“哈?就這樣?哦……”的感慨,感歎反派難做。

全片我覺得描寫得最足的,首推萬磁王。電影前半段他從良低調過活,結果世態炎涼,他利用超能力拯救一人命,卻換來妻女雙亡的下場,再次激起他對凡人的恨意,於是投靠天啟。有鑒於前二部曲的描繪,我覺得,害他最慘的,莫過於內心對凡人充滿陽光、希望、愛的X教授。《第一戰》中,X教授與萬磁王首次會面,萬磁王從他身上學會以意志力控制超能力;片末卻理念不合而分道揚鑣。萬磁王雖成了大多數人都覺得的惡勢力(大魔王),可內心始終存有X教授授予的善念,就此搞得他不湯不水、不善不惡、不男不女,成了婆媽一族。瞧他片末吸取天地精華玩泥沙的模樣,還有倒戈天啟的最終結果,站在X戰警的角度雖是好消息,於我卻完全詆毀了他的帥氣人格。

至於另三位騎士——暴風女、天使和靈蝶,實在沒戲可演,篇幅限制關係,角色性格非常扁平。此外,與序幕時的四騎士,這新一代的四騎士,縱使獲得天啟的“靈力加持”,可是仍舊掩飾不了他們弱爆的事實,爛泥扶不上壁;天啟這老不點沉睡多年,落伍了,不擅相人,“早夭”也是活該。


******


陣營之X戰警

至於X教授領軍下的異種人,又可分成兩“派”——《第一戰》的老將及即將成為正傳主角的菜鳥。

老將方面,有魔形女、野獸、法官(獨眼龍的哥哥)及後來加入的快銀(有人問:不是在“天空之城”索科維亞給奧創駕戰鬥機射死了嗎?),四人之間產生的化學效應,是《天啟》中描寫得最成功的幾場戲。魔形女忽邪忽正的不定性因素,不僅讓她成了年輕一代變種人的偶像,也導致她在X教授遭擄走之後,成為X戰警的暫時領導人;野獸則延續過去予人沉穩中略帶幽默的悲情性格,與魔形女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曖昧關係,為這遭世人唾棄的族群,帶來些許的暖意;法官嘛,是“引領”弟弟獨眼龍出場的角色,後來的下場令人唏噓;至於驗證了火雲邪神所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快銀,可謂X戰警的秘密奇兵,上集編劇還刻意讓X教授發神經地不讓他跟去華府,避免其他人沒戲演。《天啟》中的快銀,延續上集的從容風格,每一次的登台亮相,都能化險為夷,表現博得滿堂彩——瞧他在一剎那的爆炸中,還能忽快忽慢地變動速度,相比起MCU的快銀,兩者的速度沒法比。還有,影片從頭至尾,就只有快銀能對天啟揮出幾記重拳,可說一旦獲得“制速點”,即可成為贏家。


至於新生一代,日後成為火鳳凰的琴葛蕾,照舊被X教授設限潛能,唯獨片末X教授終拋棄本身的迂腐觀念,向琴求援,始戰勝天啟;獨眼龍的一臉苦逼相,有點難想像可以成長為日後的X戰警隊長,真是人不可貌相也(脫戲一下,推薦觀賞飾演獨眼龍的泰·謝里丹主演的《殭屍交戰守則·Scouts Guide to the Zombie Apocalypse》耍廢耍賤);而重新加入的夜行者,原著漫畫中是魔形女與紅魔鬼阿薩佐交配下的後遺產物。此作已有快銀與萬磁王父子之間不能說的秘密,不知魔形女與夜行者,會否像原著那樣,日後再揭露?



******


前段已說明,《X戰警》系列,是亂到沒法再亂的戲,尤其編劇為了鋪梗,硬加入一些不明所以的戲份,這集亦不例外。如,變種人學校爆炸之後,壞蛋史崔克的直升機飛來,直接用震蕩波武器震暈在場的異能者,我明白史崔克手指兵兵點令下屬帶走他見過或知道或認識的麥塔葛、魔形女和野獸,但始終猜不透他為何點選不曾見過面的快銀——明顯是編劇為了鋪陳最終大決戰的參戰人選,而出此劣策。

至於那悄悄跟著到史崔克打造金鋼狼的軍事武器基地的三位年輕一派,獨眼龍、琴葛蕾與金鋼狼這日後轟動一時的三角關係的主角,率先緣聚一堂,或許,歷史已遭篡改,金鋼狼與琴葛蕾,緣份已盡,這一臨別,終究永無再見之日。兩人四目相投的一刻,確是最觸動人心的一幕。

總而言之,《天啟》之於《X戰警》系列,沒有不好,也沒有很好;即延續了故事時間設定“亂套”的一貫傳統,也有打造出一些令觀眾過目不忘的經典鏡頭。所以,好不好看,請自行評斷,在此不便亦不予置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