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國定殺戮日


曾經,我“求知若渴”,任何類型的電影,都看。直至看了這系列首部曲《國定殺戮日》(The Purge),改變了我的價值觀,自此不再觀賞以年輕人(或YAYoung Adult)為主角的反烏托邦電影——說的是哪幾部,大家心裡有數。或許是我“龜卵”(我亦承認),覺得電影公司籌資拍了一個那麼“大陣仗”的電影,讓家長給孩子灌輸類似“以後的世界,就靠你們了”的觀念,讓他們覺得在殘酷的現實中還能悠然自得地談情說愛,只需在危急關頭表現得好像很緊張,什麼都不必做,至多舉起手比個莫名其妙的手勢,就能拯救世界、抱得美人歸等“謊言”,我就心驚。

——未來不該是這樣的!

——教育也不該是如此!縱使是寓教於樂,也不應該。

坦白一句,以我愚見,年輕人是該越早了解現實的殘酷越好。也因此,那些殘暴恐怖的虐殺電影,如《德州電鋸殺人狂》(Texas Chainsaw Massacre)系列、《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系列,以及這篇要分享的《國定殺戮日》系列,本人覺得,皆是好例子。


******



二〇一三年出品的《國定殺戮日》,故事非常簡單,敘述不久未來的美國,已施行好幾屆的“國定殺戮日”,即每年三月廿一日晚上七點開始,在規定條件下,任何犯罪行為都成了合法行為,限時十二小時,國家執法單位、醫療單位人員皆停止作業,為此讓國民宣洩心中不滿的同時,亦可提升國家經濟成長,降低失業率、犯罪率等……聽來可笑,但細思一層,還真的頭頭是道。

電影聚焦在這十二小時的“人類清除時效”內,一個高階層人士家庭所發生的預料以外的事。主角(型男伊森·霍克飾)是這一家四口的一家之主,從事售賣防盜系統的他,因為國家施行的此法令,這一家人成了該社區大紅人。也就是說,他們的財富,是仰賴左鄰右舍向其購買防盜系統而獲得。該時段,一家人躲藏在猶如碉堡般防備森嚴的家中,靜待時間過去,卻因小兒子為了拯救一個在室外求救的陌生人而解除了防盜系統,放其入內,就此導致一整個家庭成員天翻地覆……

九成的片長,場景都在該偌大的屋子內,加上當時新穎的題材與故事構想,以及花費甚鉅的血漿,營造出緊湊刺激的氛圍,令人提心吊膽,腎上腺素不斷分泌。尤其當那組獵殺陌生人的“白鬼”,用鏈鉤扯斷防盜鐵柵之後闖入屋中,觀眾想必是希望這一家人最終能夠戰勝入侵者釋放的獸性,取得勝利,此等心情,更提升了看電影的好奇心與隨著殺戮之後而來的爽快。而,電影也不負眾望——對我來說是如此——尤其伊森·霍克憑己之力一連殺了三四個侵入者,最後卻遭敵方領隊一刀捅入要害,直接喪命時,故事適時來個急轉彎,左鄰右舍發揮睦鄰精神,前來相助,剿滅所有侵入者。

你以為電影就這樣結束?實則還有後續,在此不便劇透,這要看官親蒞現場,親身感受當下的震撼,才是《國定殺戮日》的吸引之處。

要提醒的是,請看官留意片中伊森·霍克的老幺放其進屋的陌生人,此為關鍵人物,日後會再相逢。



******



首集的叫好叫座,且以小成本回收大滿盈之故,隔年即推出續集《國定殺戮日:無法無天》(The Purge: Anarchy)。

《無法無天》的故事背景,比起首集來,規模較大。若用谷歌地圖的天眼俯瞰視角來形容的話,這集的視角,更往上移,定焦在一個城市。

與首集一樣,這集故事發生的時間點,依舊圍繞在“十二小時”內,只是角色則變成三組,繼而讓他們“因緣聚會”,發展出一則完整的感人故事。

這回的主角,是憑藉《00:30凌晨密令》(Zero Dark Thirty)小有名氣,再飾演MCU中交叉骨(Crossbones)而讓演繹事業更上一層樓的法蘭克·葛里洛。他飾演一位因喪子而憤怒的中士,打算趁殺戮日之夜,前往當初酒醉駕駛奪取兒子生命卻被判無罪的人住家,替子報仇。就在他驅車前往目的地途中,巧遇一組軍隊試圖“綁架”一對黑人母女,女兒的奮力抵抗,撩起了中士凜然之氣,就此路見不平管了閒事——中士槍擊五個軍人和大卡車車廂內的不明人士之後,原想一走了之,停下步伐搔了搔頭糾結了一下,回身望著那對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母女,微微頷首的這一幕,帥斃——與此同時,另兩位遭人追殺的情侶趁中士下車救人之際,潛入中士車內,五人就此成了《無法無天》的命運連接之一環。

此集最大的諷刺,在於描繪富人的變態心理與行為,他們用錢預先“買下”窮人與瀕死之人(病人),殺戮日當天載送他們到自家豪宅,“平安無慮地殺人”。更甚者,影片後段,更有富人在當夜舉辦一場獵殺遊戲派對,請人隨街綁來逗留街上的遊民,再競價獲得參與獵殺遊戲資格,釋放暴戾獸性。中士一夥人就此成了獵殺對象,只是憑著中士的經驗,反敗為勝,加上反對國定殺戮日法令的叛軍眾趁隙突襲,這幾位主角就此倖存下來……

後來,某人說出“國定殺戮日是政府要削減人口,只是單憑民眾力量,速度太慢,政府於焉派遣軍隊出來加速清除;我們只需要受害者,不需要英雄。你是英雄,你必須(被)除去……”我愛英雄。這句針對中士的對白,以及後來中士的曉以大義,形成了我對中士(或法蘭克·葛里洛)的些微的崇拜之心。

此集,看官要留意的是,最後在獵殺遊戲派對的遊戲現場,率先攻入的叛軍,即後來與叛軍首領向中士保證會照顧主角之一的黑人。此乃首集中的關鍵人物,要記住他,日後會再相逢。



******



前兩集無論是票房回收的經濟效益,抑或寓言形式的道德教育,不可謂不成功,故,兩載之後的今日,第三部曲順勢而來——《國定殺戮日:大選之年》(The Purge: Election Year)。作為系列的擁躉,我自然捧場。

電影的本質,是好的,可惜選在馬來西亞上映,無奈被有心人士扼殺了原創者的創意,且遭刪減的其中兩幕,可謂全片精華——一幕是一群準備對窮人大開殺戒、西裝筆挺衣冠楚楚的富裕人家反過來遭屠戮的特寫;另一幕是牧師開槍殺人,被殺者同時扣動手上的散彈槍扳機同歸於盡,可想而知牧師中彈的樣子——活在資本主義及宗教(有點)封閉的國家,這兩幕被刪的“巧合”,即可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想像國家政府的愚民意圖……

故事的主角,依然是次集的中士,他在這集擁有了名字——李奧,更晉身為參議員的貼身護衛。故事敘述來到大選之年,國民對國定殺戮日的反應呈現兩極,而因家庭際遇而堅持廢除殺戮日的參議員蘿恩,首當其衝成了支持殺戮日的執政黨之刺殺目標,於是,該屆殺戮日,蘿恩身邊的保鏢遭人滲入,背叛的背叛,有骨氣的遭殺害,李奧再次成為英雄角色,保護這位眾人擁戴的候選人性命之餘,亦要捍衛自己的生命。

與此同時,亦有幾派由平民組成的人馬,有的為了守護自己的家園,有的在殺戮日當夜開著救護車出外巡邏盡量挽救生命,有的正籌劃刺殺某某執政黨候選人……各有各的計劃,命運之神卻將他們漸漸地拉攏並交織在一塊兒……

看官該留意的是,片中的游擊式叛軍黑人領袖但丁,就是串聯三部曲的關鍵角色。從首集中的被獵殺者,到次集的反擊者,再到此集的抗下重任於一身,其身份的轉變,也是時勢造英雄的表現。

唯,系列來到第三集,無論創意方面,或是欲說出人性醜惡的教育意義,確實顯現疲態——我想,若非那幾幕重頭戲遭刪,或許鏡頭呈獻出來的效果,就是讓電影成為經典的至關鍵。至於其他的,《無法無天》的表現,可謂最是淋漓盡致。

又或,《大選之年》上映之時,正好是現實中美國總統候選人造勢之際,看著川普鬧劇般的拉票演出,至今竟可獲得不少的支持率,不知電影會不會成為一部預言作品?美國民眾會否向世界開了一場致命玩笑?



******


用國民的道德淪亡換取國家的昌盛,是好是壞,見仁見智——我尤其相信,身份地位經濟階層的不同,就有不同的觀點。總而言之,《國定殺戮日》系列,個人是拍胸脯保證地推薦,尤其給小孩看。這三部曲對主角影響頗深的關鍵角色,都是小孩——第一集的老幺、《無法無天》的黑人女兒,以及《大選之年》抱著揮散不去的兒時不堪經歷的蘿恩參議員,可說是這幾位孩子的角色,他們擁有的善,拯救了大人的靈魂。

就如首段所言,愈早讓小孩了解現實的殘酷,體驗人性黑暗而產生內心的恐懼,並克服之——前提是家長必須在旁解說——嘗試以此為震撼教育,未來人生無所畏懼!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寒戰2


香港這塊小地方,加上作為東西方貿易海港,具備了較能吸收各國文化的優勢。其揮發於影視工業,確有幾種類型是電影重鎮如寶萊塢、好萊塢所無法企及,其中一種即警匪片。

一九九〇年代中至千禧年過後,香港電影曾經歷一段低潮期,直至二〇〇二年的《無間道》,雙導演劉偉強、麥兆輝用警匪片“救市”,令香港電影進入一段臥底氾濫的時代。可想而知,警匪片於港人而言,會有一種神聖的期許。十年之後,同樣由雙導演合導的《寒戰》,成了港產警匪片的“救世主”,香港以外地區——如馬來西亞——的觀眾,終於覺得盼來一部“還可以”的港產警匪片了,同時亦讓梁樂民、陸劍青知名度大升,令面對青黃不接的香港電影界迎來一股溪流、一股新希望。

當年,因為坊間幾乎的零負評,我不屑看《寒戰》。

後來的《赤道》,因為余文樂,以及看在張學友、張家輝、王學圻幾位港中韓台等實力派或大師級演員的陣容,我入場觀賞,結果失望透頂——一大堆不合理之處,且伏筆鋪設過重,吊人胃口吊至肛門,形成反效果。

故,會有想看《寒戰2》的衝動,無非是電台廣告宣傳之效,絕非因為兩位導演的名氣;戲前甚至看了《寒戰》,劇力萬鈞,氛圍緊湊,實為好片,不在話下。於是乎,對續集較有期待了。

除了首集中死去的卡司(林家棟除外),其他活著的,悉數回歸,甚至加入了新血,如周潤發、楊祐寧、文詠珊等,還有一眾想當年看著他們劇集長大的TVB演員如林文龍、蔣志光等,邊看邊回想著銀幕上與熒幕中他們遭時間盜走而造成的歲月痕跡,唏噓不已;劇情則延續了警察體系之間的勾心鬥角、警匪之間的鬥智鬥勇,甚至擴大至警隊以外的司法體系,甚至政治,成了一部帶有驚悚政治陰謀色彩的警匪動作片。

《寒戰2》不及首集是事實,尤其幾位對劇情的起承轉合有著關鍵作用的角色,結果予人到喉不到肺的設置。像周潤發飾演的大律師,堅持不遭人利用成了為達目的的棋子,遂首肯徒弟暗中監視嫌疑人,而後收穫有力證據而影響大局。只是,他的後續行為,似乎過分理性,有點說不過去;再說,首集中大義滅親的梁家輝,此集卻“不堪”兒子彭于晏轉壞的幕後黑手一次的遊說,直接變節,簡直兒戲。雖然劇本似乎嘗試讓他最後棄邪歸正,他卻始終不摘下那副有框眼鏡,換回原本的無框眼鏡——我一直期待著——個人覺得,這角色成了此片的最大敗筆,編劇雖安排郭富城和周潤發兩位領導,用逆推法來帶出他變節的理由,加上兒子的遭遇,卻仍顯得牽強。

當然,此片亦有精彩之處,尤其槍戰場面,切合的剪輯隨著音效的放大,歎為觀止,連帶人心也跟著砰砰強勁跳動;還有爾虞我詐、鬥智鬥勇、放長線釣大魚的戲碼,可謂港人為生存爭權奪利的浮世繪,看得人心惶惶,卻無可厚非,畢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無論忠派反派,無非是為了一口飯,為了家國好,唯是大愛或小愛、法內法外之理念不同。

《寒戰2》,作為一部港產警匪類型片的代表作,雖說成果不如預期,但還是值得一看的。


2016年7月13日 星期三

三人行


Sir琪峯上一次執導“真正”的警匪/黑幫電影,可追溯至二〇一三年的《盲探》《毒戰》;上一部《華麗上班族》,把辦公室裡呈現得猶如江湖般,充滿腥風血雨,而這齣《三人行》,將警、匪“鎖”在一間醫院病房內,加上一個當值醫生,充作“三人行”,其實亦在暗喻現實社會每一個人正面對的困頓。

《三人行》主要還是著墨在飾演醫生的趙薇身上,角色背景設定也較兩位男主角多。從同事張兆輝“施予”的壓力,觀眾對趙薇的身份,以及為何比別人更拚搏的動機,一目了然,為此也明白她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與專業,不斷勸服匪徒鍾漢良進行腦部手術的原因。

至於另一邊廂的總督察古天樂,開始時,我會有點對他的身份產生反感,或許是個人對所謂的執法機關零信任,古天樂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強迫栽贓,逼鍾漢良“食死貓”,甚至覺得,鍾頭部中彈,也是因為警察濫用職權;而鍾漢良飾演的匪徒,雖然設定得神通廣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面對眾警員時氣定神閒,卻有點超脫常軌,與現實不符。我沒當過匪徒,亦沒有全職做匪徒的朋友,無法知曉他們的內心,在此就不予過分置評。

隨著趙薇所撥通的一通電話,身為觀眾的我,方恍然大悟!當下的我,如同趙薇當時的心情——搞砸了。為了拯救病患的生命,奉上另一個陌生人的生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於此也才揭曉,眾警員形色詭異的表象下,其實是在維護同事的性命。由此更覺得古天樂說的一句話,顯得更正義凜然的名句:“犯法,是為了執法!”

劇情越趨緊張的同時,鍾漢良的三位同夥殺入醫院在八人病房中與警察掀開槍戰的一刻,杜Sir也不忘置入屬於男性的浪漫情懷——子彈時間、插曲〈之乎者也〉——還有匪幫之間生離死別的情誼。那一刻,仨主角,變成這三位匪徒!此外,隨著這場槍戰而導致的死傷,明顯看出編劇有意無意地以一些配角的生死,來表征出生命無常——沒病卻死賴著病床位不走的洪天明,最終中彈;而因趙薇的醫療疏失導致癱瘓的王梓軒,想一死了之跌下梯級,就此恢復了四肢感官。

現實往往比電影或小說創作,來得荒謬。《三人行》中,或許有一些不合理的情節——比如鍾漢良如何得知同夥何時前來營救,這點我只能說是兄弟情誼間的默契——依然隱喻出很多觀眾對生命、生活的切身問題與哲理,又何必執著於那少有的不合理呢?


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

忍者龜:破影而出


本年度暑期檔,續集電影當道得難以計數,唯一的共同點,皆志在賺錢。提供觀眾娛樂,個人覺得已是附帶條件。這集《忍者龜:破影而出》(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 Out of the Shadows),就是一部純粹的為了賺錢而拍的暑期檔續集商業電影範例。

《忍者龜》,一個風靡七〇、八〇後的漫畫(還是卡通?),時至今日,好萊塢電腦科技的先進技術,足以讓這幾位挾著文藝復興大師名堂的“王八”同類,以最亮眼的造型登場(相比起一九九〇年代的三部曲真人版電影)。電影公司的商業計算是:除了吸引當年為之瘋狂的中年,也再次介紹這經典的“化學污染突變物種”給時下的年輕一輩,“騙他們上船”。

兩年前的首集《變種世代》,劇情普普,壞人有點白癡、弱智(或該稱之為智障?),唯二吸引我的,一是紅龜拉斐爾的性格設定,因為比較自大狂妄,不屌未明文規定、潛意識認定的藍龜李奧納多為領隊,兩龜不時意見向左而關係鬧僵,到最後摒棄成見,攜手制伏壞人;二則,飾演女主角艾波·歐尼爾的辣妹梅根·福克斯。就為了這兩個原因,當續集出來時,我還願意掏錢捧場(結果是,恰臨生日月份,電影院贈送禮券,我免費觀賞)。

這齣《破影而出》,除了電影公司不變的初衷——大把大把鈔票入袋——還能略顯些微的誠意,像是那幾位反派角色許瑞德、比巴、洛克史迪,還有外星物克朗,都與原著有九成相似。此外,忠角也多了一位凱西·瓊斯,且請來《綠箭俠》史蒂芬·艾梅爾飾演,絕對能夠吸引該DC劇集的粉絲。


這集最好看之處,還是在於四隻神龜的相處模式上。我尤其喜歡這集的開場鏡頭設計,隨著四龜的動態,一一釋出牠們的名字,以及團隊中的身份,向觀眾介紹這潛伏於紐約市中心地底的義勇軍團,有點黑暗騎士的神秘意味。當然,劇情主要還是突出於拉斐爾與李奧納多的矛盾上,尤其拉斐爾,可謂死性難移,明明上一集結尾生死一線間時,誠摯地向三位夥伴說出真心話,結果來到《破影而出》,又恢復狂傲本色;而李奧納多也對三位兄弟多了幾分怨氣,覺得牠們難以“侍候”,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陷入作為領隊的瓶頸。當然,這些衝突、矛盾,劇終都會來個大和解,以團結的力量解決地球面臨的大危機。

當正派面對內部分裂及外部侵略的雙重考驗時,反派一方卻來個自己搞垮自己的“註定失敗進行曲”。片首許瑞德計劃逃獄一環,確實設計得有聲有色,精彩萬分,只是他去到異世界與克朗面對面,二話不說遂答應克朗的合作條件,最後自食其果,搞得自己被冰鎮時,我只覺得所謂“邪不勝正”,並非正義之勢太強,而是邪惡一方過於愚蠢,把勝利拱手讓人。試問,哪有人對一個來自異世界、完全不了解其背景的陌生人言聽計從?而且這智障還是統領一組龐大邪惡勢力的頭目,站在領導學、管理學的立場上思考,完全不合理,也是《破影而出》最大的敗筆!

總括而言,《破影而出》沒有比《變種世代》好,也不比它差,而亮點依舊的,仍是那位辣妹梅根·福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