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

鬼修女



萬分期待並以虔敬之心會晤《鬼修女》(The Nun),結果失望告終。不確定是否因為本身非天主教徒,不諳天主宗教相關知識,完全無法理解其故事到底要表達些什麼……

“厲陰宅”宇宙(The Conjuring Universe)如今可是MCUDCEU以外最完整、回酬率最高、觀眾點評娛樂性最強的電影宇宙,在《厲陰宅2》(The Conjuring 2)那位躲在畫框內讓人嚇破膽的死鬼關鍵配角修女,因人氣紅不讓,故產生了這齣個人獨立電影,也是繼安娜貝爾之後,“厲陰宅”宇宙的第二隻“獨鬼”外傳。

回想第一集《安娜貝爾》(Annabelle)上映時,吸引無數“鬼嗜”入場,其中包括我,結果電影最令人嚇破膽的是——完·全·零·驚·嚇,還得藉助第二部前傳性質的《安娜貝爾:造孽》(Annabelle: Creation)來挽回觀眾的心。日前看見外媒報導《鬼修女》以R級上映,自然而然對其抱有期望,結果感覺上當。

時間背景設在一九五三年,敘述梵蒂岡派遣一位神父和一位見習修女前往羅馬尼亞一座與世隔絕的修道院調查該院的修女自殺案,而隨著他倆在院內見鬼經歷越來越多,真相也漸漸揭露,其中跟化身為闇黑修女的邪靈瓦拉克有關……我從電影開頭起即嘗試入戲,卻不得其法,無論是有黑暗過去的神父、體質異常的修女,或是在美女面前愛表現的鄉巴佬,都沒法代入他們的視角理解、閱覽全局,如此這般渾渾噩噩撐完全場。許是看《鬼修女》該具有一定的宗教知識,或對歐洲黑暗時代的歷史或符號學有相關認識,唯我孤陋寡聞,看不懂其中關聯、關鍵,甚至對惡魔瓦拉克不斷嘗試穿越進入人間的動機及方式斟不破、看不透。


“看鬼片,千萬別以一般的邏輯視之”,這是許多鬼迷恪守的觀影圭臬。這道理我明白,但縱觀“厲陰宅”宇宙系列作品,都能以“常理”來讓觀眾理解鬼怪現身的原因及方式,縱使是編導自圓其說,依舊有說服力——評分最低的《安娜貝爾》亦然——這可是原創導演溫子仁的功力,也是“厲陰宅”宇宙能成立的基石;《鬼修女》則不然——除非你說它等級更上一層樓,非我這類凡夫俗子的智商可領悟。還有,主角(見習修女)擁有看見異象的特異功能,編導及剪接藉機一顯鏡頭前虛實跳脫的能力,但對我而言,這些都是為掩藏劇本缺失的低劣伎倆,而非有畫龍點睛之效的技術。至於驚嚇度,就跟《安娜貝爾》一樣——完·全·零·驚·嚇。

《鬼修女》唯一好看的,是戲前跟戲末兩場與《厲陰宅》扯上關聯的片段。就因為這兩場戲,讓我還能將情感牽連至《厲陰宅》;但若以獨立電影的標準來鑒賞,《鬼修女》真的沒有存在之必要。



2018年9月14日 星期五

浪人神探傑克李奇



傑克·李奇出自英國作家李·查德之筆,第一本著作《地獄藍調》(Killing Floor)於一九九七年面市,接著李·查德維持著每年一部作品的創作及出版節奏,至今共有廿三部作品。

台灣出版界給傑克·李奇取了“浪人神探”之綽號。“神探”是因為每本書中,他每去到一個地方,必會“巧遇”犯罪事件(不然沒故事說了),於是憑著他對正義的堅持與原則,解決了難題方離開;查案推理甚至作戰都難不倒他,故稱之“神探”(雖然他本身不認同)。

“浪人”這詞彙,據電影《浪人47》(47 Ronin)中所說,代表“無主的武士”——這裡姑且方便借用之——李奇除了自己,並不服膺任何人或任何機構,他是退役憲兵,退役後過著四海為家、居無定所的日子。他住便宜的旅社,搭巴士與火車。他身上沒有任何身份證件和駕照,也沒有地址、電話和手機。他不用信用卡,永遠用現金交易,這樣就不會留下任何記錄,沒有人追查得到他。他不受束縛、享受孤獨!

以上對李奇的描述(直接稱“李奇”,不喚“傑克·李奇”或“傑克”,在作品中有說明原因),非常吸引我。他可以說是極簡生活主義的代表,試問活在都市中,給工作、人際關係、各種貸款捆綁著的人,哪能像李奇那樣瀟灑不羈、自由自在?現實中難以實踐的嚮往,於是投入到虛構的小說中,從中獲得滿足,就算一絲絲也好,至少成了我的渴望、達不到的夢想,幻想像他那樣,放下一切,去流浪。


******


《一無所懼》(Nothing to Lose)是我第一本接觸的李奇系列。會知道此書,也是因為史蒂芬·金的推薦。此書非常易讀,作者對環境的描述寫得巨細靡遺,只為給讀者提供較完整、全面的線索,讓讀者思考之餘,也猶如身處李奇身邊(當然,有幾本是以第一人稱視角敘述),觀其所見,感其所覺,還能從字裡行間的描述,體認到角色內心,如:

警察把鎮暴槍收回槍套內,甩上車門,打檔,然後用力踩下油門。(遭逮捕被押在警車後座的)李奇往後撞在椅墊上,接著那個人又在一道停止標誌前猛烈剎車,李奇也被往前拋。警察在下個交叉路口停等時重複了一樣的步驟。接著又是下一個。不過李奇覺得沒關係。這是意料之中的事。過去他也曾用同樣的方式開車,當時他是坐在前座的人,後座是別的傢伙……(頁25

又如以下這情景,李奇在餐廳內碰到一位等待男朋友消息的年輕女生,她把身上所有錢財都付了三個晚上的住宿費,身在餐廳內,卻沒錢點餐飲,只能枯等,於是……

李奇抽出五張剛從提款機領的二十元鈔票,在桌面上攤平。女孩說:“我不能拿你的錢。我還不起。”
“那就轉送吧。”
女孩沒說話。
“妳知道轉送的意思嗎?”
“我不太確定。”
“就是幾年之後,妳會在某個地方的餐館看見需要幫助的人。所以妳就幫助他們。”
女孩點點頭。
“這我做得到。”她說。
“那就收下錢吧。”
她走近桌子,拿起紙鈔。
“謝謝你。”
“別謝我。謝謝以前幫助過我的那個人,還有再之前曾經幫助過他的那個人。以此類推。”(頁178-179

此外,書中也有一些專業常識,讓讀者以後面對類似境況時,有個參考依據,如:

心理學家認為,記憶的中心位於左腦,右腦則是掌管想像力。因此人們在回想事情時,會不自覺地往左邊看,而往右看則表示他們在編故事。也就是在說謊……(頁71

門廊是個有三層階梯高的簡單木製空間。他慢慢走上去,雙腿打開,拖著腳步走,把身體重量放在踏板鎖上螺絲與欄杆連接的地方。如果樓梯會發出吱嘎聲,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來自於中間的部分,因為那個地方最脆弱。他一隻手抓住門把,然後往上提。如果門會發出吱嘎聲,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因為門板往下壓著鉸鏈。施加壓力往上抬會有幫助……(頁242

試想一下,當你在家夜深人靜時想做一些不想讓父母或家人知道的事,打開房門時,房門搞不好會發出吱嘎聲,繼而驚醒較淺睡的家人,你午夜的計劃就只好放棄。看了這一段,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


傑克·李奇的傳奇,讓他在二〇一二年首度登上大銀幕,改編自系列第九本《完美嫌犯》(One Shot),由湯姆·克魯斯飾演這位本該有一九五公分的巨人角色,選角就算遭許多人(尤其粉絲)的唾罵,嫌阿湯哥身高不足,但票房收益的現實,依舊讓改編自第十八本《永不回頭》(Never Go Back)的續集,於二〇一六年順利上映。

電影首集會改編自第九本,而不是第一本,是因為該書內對李奇背景的描述較為完整,雖其他系列作都有提及他的背景,但都是伶仃兩三句,要讓觀眾完全認識這位浪人神探,《完美嫌犯》最是適合。讀者或也可透過這部電影或書籍,作為邁入浪人神探世界觀的第一步。

至於續集電影《永不回頭》,個人覺得戲中設置的李奇性格背離了原著,過於多愁善感,會誤導新讀者對其的認識,故不鼓勵直接觀賞。


******


有些激勵大師鼓勵說,人要逃離舒適圈,這樣才能有所長進。我則以為,這要見仁見智,所謂“一種米養百種人”,李奇的生活方式似乎是應了激勵大師的號召,我卻看到不斷流浪是他的舒適圈,最適合他的生活方式。

對我而言,每看一本浪人神探系列,就會喚起我內心想放棄現有一切去流浪的念頭,這種讀後感非常危險。所以,讀浪人神探系列要懂得克制,要是一時不察,像海洛因那樣上癮並沉迷其中無法自拔,繼而毀了你本該美好的一生,我也成了罪人。

2018年9月12日 星期三

離別

徐和福攝於二〇一〇年


送走又一批實習生。

友人問:“你們每年收兩期實習生,他們‘功成身退’時,你們不會依依不捨麼?一年經歷兩次這種離別,你們還能承受?”

老實說,不捨是有的,只是瞧多寡。不是有句話說——經歷再多,習以為常?

曾在一有開設烹飪班的餐飲業公會任職舍監,當時烹飪班課程為期六個月,意即每半年就會送舊迎新。每屆住宿生二三十人不等,都是血氣方剛的雄性少年,大多是沒法讀書、不喜讀書,輟學來學一門手藝。他們在宿舍彼此看不順眼撩是斗非、為爭看電視機爭廁所開罵是常事,亦不時有偷竊、勒索、打架等事發生。跟他們溝通,於我乃極大考驗。好在我曾在廚房待過一陣子,得以搭上他們的頻道,常跟他們“講古”,分享在廚房工作時經歷的神奇事物、遇見的奇人怪咖,告知他們出來社會打混實不簡易,要是不學會早點收斂火氣,往後吃虧的總會是自己……至今回想頗感驚訝,當初怎麼會具備這種“傳教士精神”?

就這樣跟少年人打成一片,他們被迫稱我為“馬老師”,但我曉自己只有誤人子弟的份,要他們叫我“阿保”就好,至今仍有幾位跟我保持聯繫的;半年後這群少年畢業(當然不乏少數半途放棄),雖只相處六個月,但離別時的不捨,經歷過的人都該知曉。

上屆學生畢業、下屆學生入住期間,白天自辦公室下班後,晚間在偌大宿舍內獨處,原本混雜嬉笑怒罵與充斥男性荷爾蒙氣味的空間,變得靜謐失落,寂寞感油然而生。但再如何不捨,也得收拾心情,準備迎接下屆新生。如此重複了四次,每經歷一次畢業典禮,不捨的感傷愈少,到最後是我告別這待了兩年的工作環境。

輾轉進入出版社,起初幾年都由我帶著實習生,教導他們基本的編輯作業,總編輯也會在旁盯著我授課,我指導實習生,總編輯補充並指正我;業務方面則由業務同事或總編輯負責。實習期結束,面對“人去樓空”的惆悵時,我提醒自己,不投入太多情感,離別時就免除失落。

有了此覺悟,加上後來公司擴充人手,各部門規模較之前完整,遂請同事帶領實習生,編輯業務物流輪番指導。物流(俗稱的倉管)是入門,是實習生認識並了解本社出版品的最速方法;編輯則讓他們試做一本書(以小說為主,流程較簡易),體會編輯的苦樂;要是遇上大型書展,則給他們業務、行銷上帶來更深體悟。總之讓實習生至少了解出版業的基本知識,就算以後不從事此行業,也知曉其中艱困,“出書容易賣書難”,多買書以示支持。

如此這般,從會特地為實習生辦歡送會,“進化”至後來僅道謝祝願他們前程似錦揮手掰掰的灑脫,我笑稱是“斷捨離”的一種態度。

2018年9月6日 星期四

角頭風雲



好萊塢黑幫電影,如今數來最經典的當是《教父》(The Godfather)三部曲,尤其艾爾·帕西諾飾演的二代角頭麥可·柯里昂,在影迷心中是重中之重、經典中的經典;如自詡喜愛好萊塢黑幫電影卻沒看過該系列者,就等於熟悉香港黑幫電影長大的觀衆卻不知陳浩南是哪位的八〇后一樣,是偽黑幫影迷

這次要分享的,不是《教父》,但同樣是由帕西諾主演,一九九三年份的《角頭風雲》(Carlito’s Way)。這影片雖不比《教父》廣爲人知,但作爲帕西諾(或喜愛麥可·柯里昂)的影迷來説,兩個角色之間的出入與相似,有其玩味之處,也因此成了本人心頭好。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主題是黑幫片的“名句精華”,人人皆要探討這讓劇中人物多以悲劇收場的“宿命”,好像結局若皆大歡喜,該人物就不算是一個成功跑江湖的,有違電影法則那樣。故影史上得以老死的角頭,少之又少。另,如何在包裝中加入新元素,亦是對“膽敢”拍攝黑幫電影的人的考驗。

《角頭風雲》開頭,向觀衆提示了主角卡利托·布瑞甘最終或許不得好死的下場——只是“或許”,未正式說他必死無疑——這種設置,予我一股莫名吸引力,在心中留下一記重要伏筆!接著才細説從頭,敍述卡利托如何透過麻吉律師科萊菲的協助,縮短其蹲獄時間,重獲自由。獲釋後的卡利托,早已對腥風血雨的江湖興味索然,他想要的是趕緊湊足一筆錢,遠走他鄉,到一個浪漫的海濱區安享晚年。多麽寫意的理想,卻因親戚後輩向外人炫耀其傳奇性的身份,導致一時衝動的擦槍走火,卡利托憑經驗機智倖存下來,而這經歷更加緊他欲賺快錢的腳步——頂下一家娛樂場所,安分守己地賺錢存錢。

影片至此,不得不插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字眼。他的“復出”,令一些後起之秀想認識他,過分的殷勤甚至到無禮的地步。其中卡利托無意惹火一位“粉絲”,教訓他幾顆飽拳以後,因不想重蹈覆轍,故饒他一命。此舉除了更清楚交待他的轉變,也為他日後的命運埋下伏筆,令人不勝唏噓。


除了不想肆意奪取他人生命,與昔日愛人邂逅並再次擦出愛情火花,也成了卡利托的致命傷;“義字當頭”的原則、科萊菲的墮落、身處黑白雙道間的進退兩難,都是卡利托人生中最艱難的考驗。這人性轉折的描繪,還有卡利托不時出現的獨白,能讓觀衆更切身體會角色本身的無奈,替其緊張,替他不忿,狠斥老天加諸在他身上的玩笑,甚至笑他過分忠於處事原則,直至最終他狠下心腸,懂得放下跟了一輩子的兄弟,心裡才稍微釋然。

《角頭風雲》並沒什麽暴力場面,反而細膩地刻畫角色的内心感受,這點跟《教父》系列有點相似。尤其一幕卡利托在大雨中尾隨昔日情人吉兒,走上對面的天台,用垃圾桶蓋遮雨,一窺對面芭蕾舞教室中的美人倩影——一代鐵漢面對愛情,顯露柔情的一面。這畫面,很詩意。

演員方面,喜歡艾爾·帕西諾觀衆,自然也會喜愛卡利托這角色,接受他的個性;反而飾演科萊菲的西恩·潘,留著一頭大卷毛,戴著一副眼鏡,不仔細看還真認不出他,從前途無量的上層社會人士,因一時判斷失誤,地位岌岌可危,仍不知悔改,一錯再錯,最終招來可悲下場,是本片一大亮點;女主角潘妮洛普·安·蜜勒選角恰當,卡利托會拜倒在其石榴裙下,説服力十足。片中一位想要尋找卡利托合作的瘸子拉林,《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粉絲肯定認出他就是亞拉岡大人維果·莫天森,他出場的這幕,交待了卡利托對背叛者的恨之入骨,也是一幕轉折戲,值得留意。導演布萊恩·狄·帕瑪代表作有《疤面煞星》(Scarface)、《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鐵面無私》(The Untouchables)、還有原版的《魔女嘉莉》(Carrie)等,是個擅於將角色内心轉變呈現出來的創作者。

這部《角頭風雲》,雖不像《教父》那般出名、經典,但至少給觀眾留下帕西諾另一個與大牌的柯里昂相似,只是較為低調的對比角色



2018年8月31日 星期五

等待的滋味



等待可分為兩種,一種会讓人心甘情願地等,就算是折磨,內心總是甜蜜;另一種則會令人“谷鬼氣”。

前者的話,相信会讓人聯想到愛情。追求心儀對象時,無論對方有意或無意地要你等多久都願意,甚至撂下狠話:“等至天長地久海枯石爛!”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對这句话認真,輸的人會是自己。楊過等小龍女等了一十六年,你又能等多久?也不是說現實中就沒有這種癡情的人,只是幾乎絕種。而被追求者,有時也抱著“讓他等等看”的心態,以測試追求者是否真心。

我也曾經年少輕狂,經歷過這種甜蜜的折磨。現在想來,覺得這種等待跟看某些文藝片相似,開頭時特別沉悶,演員只用眼神或背影演戲,但只要耐著性子等待,高潮戲總會到來。這種等待,值得的。


******


我的耐心是這樣磨來的:中三時去政府牙科診所排隊等箍牙,等到中五才終於輪到,上下兩排牙齒有鋼線陪伴後,面對生活中種種不便及尚未習慣的痛楚,以及每兩個月定期前往牙科診所張大嘴讓牙醫絞緊鋼線的不適,我從起先噙著淚水的強忍,到後來竟產生了恨不得能天天這般“爽痛”的被虐傾向。

戴著牙箍上大專,也開始接受另一項“谷鬼氣”的等待考驗——電動火車。搭它上下課的一年內,它不曾準時——大多數遲到,否則早離開。記得有一次,我算準火車班次,在火車抵達前十分鐘到火車站,但自動售票機卻不找零、不收大鈔,搭客非得到售票櫃檯買票。而更扯的是,三個售票窗口,在繁忙時刻卻只開了一個。

站在人龍中,起先還因時間充裕而不當一回事,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我漸感緊張;果不其然,列車竟好死不死地提早進站,而我前面還有兩個人……此時,售票櫃檯前的搭客竟對售票員大聲嚷嚷,原來那位搭客只有大鈔,售票員卻不願接受大鈔,說沒得找零!說時遲那時快,火車就這樣在我眼前轟隆隆地開走。那當下,我真有股衝動想打破售票櫃檯玻璃窗,扯著內裡售票員的衣領,拖他出來碎屍萬段。


******


我知道等待的滋味不好受。我不喜歡讓人等,無論公事私事,只要約好時間,都會提早十五分鐘抵達。“不遲到,也別太早到,十五分鐘剛剛好”,這是中學時一位前輩教誨的,至今謹記於心。

我不喜歡讓人等,並不表示我就喜歡等。記得我參加的最後一場婚宴,請帖註明七時入席,雖有朋友說根據華人傳統鐵定不會準時,但我秉持原則,六時三刻抵達會場,等至八時半,五臟廟已在敲鐘鬧革命,仍瞧見主人家所謂的貴賓慢條斯理地入場!從此立誓,除了我本身的婚宴,不再出席任何人的婚宴。

突然懷念從前不盛行手機的年代。定了時間地點,從不遲到,也會更加珍惜彼此之間難得的相聚——那時沒有“轉個彎就到”的爛藉口。


2018年8月30日 星期四

大師兄



這年代,教育難為……還是,自古以來,教育不易。

無論東西方國家,教育這一塊沒有最完整,只有待加強,就算一些被其他國家視之為仿效目標的國家,仍因當地的文化民情與該國家有別,成了過高的改革門檻,最終紙上談兵。

至於有關教育題材的影視作品,也非常少。以我這井底蛙的印象,每隔十幾廿年會有一部以另類角度(大多以邊緣人的主角視角)敘述的教育電影,港產片例子有張家輝主演的《流氓師表》;《97古惑仔:戰無不勝》亦有小篇幅提到教育。電影中的教師,都是曾經誤入歧途,洗心革面後背負著想要透過教育來扶正下一代的使命感踏入校園,嘗試扶正漸漸讓人性/心變質的資本主義社會。

甄子丹自組電影公司的首作《大師兄》,該可成為這代人的教育類型港產片代表作。故事述說新任老師陳俠(甄子丹飾)有別於一般老師,他不依據教師守則授課,他利用遊戲方式教學,他鼓勵學生追夢;學生不想上課,他也允許他們離班自修。上通識課時,他用學生好奇的玩意來做教導工具,比如香煙……陳俠這種顛覆了一般文質彬彬、授課一板一眼的教師形象,肯定讓學生感到新鮮,只要堅守自己的教育理念,學生肯定買賬。

但是,學生買賬不一定表示已視成績為教育成功與否等根深蒂固觀念“捆綁”的家長、校方、教育部高官買賬,故事的幾場衝突就此形成,陳俠得嘗試逐一解決這些問題。甚至,見錢眼開的發展商兼黑幫,也把魔掌伸入校園,染指神聖園地……陳俠這位宇宙最強老師,會如何應對?


個人以為,《大師兄》拍得中規中矩,或許是片長受限,沒法盡情發揮(但要是任其一一道出所有問題,電影也會變得冗長)。五位主要學生各自的家庭問題,最終都順利解決,能做到這點就好。電影下半部倒敘陳俠的過往,他中學時毀了同學的鋼琴家夢,轉變了同學的人生,後出國唸書、入伍從軍、放逐自己環遊世界,藉此尋找自己、看清自己,這過往片段接續得有點突兀,冷下了觀影心情。但,瑕疵中仍有驚喜,編劇順利把那位被陳俠毀了人生的舊同學拉回來,並沒就此浪費,還替電影前因後果呈現了一個完美交待。

至於甄子丹電影必須要有的動作戲,作為教育電影,不必抱太大要求,兩三場的打鬥場景足以一飽部分觀眾的暴力慾望;反而是好幾場學生、家長及老師三方情緒箭在弦上的戲,後以幽默化解,這幾場戲的情感渲染力,不比動作戲弱。

還是那句:教育類型電影或有本身的限制,要拍得好看難度頗高;篇幅較長的劇集形式或許較適合。改編自漫畫、風靡一時的日劇《麻辣教師GTO》,十二集的劇集膾炙人口,做成電影版反映卻不比劇集好。《大師兄》能有這成果,也算是成功了。



2018年8月23日 星期四

巨齒鯊



那兩位在《玩命關頭8》(The Fate of the Furious)的光頭孖寶,從戲內鬥到戲外,最近皆有暑期檔作品上映。上個月看了巨石強森主演的《摩天大樓》(Skyscraper),這次輪到傑森·史塔森主演的動作電影《巨齒鯊》(The Meg)來勢洶洶。

鯊魚題材的電影多不勝數,但我也沒看過多少部,最近看的也覺得編劇玩得沒法再創新花樣,去年的《深海鯊機》(47 Meters Down)幾乎耗盡我的耐心方忍住不破口大罵,至於超級“靠”片《風飛鯊》(Sharknado)我是一集也沒看……所以,會看《巨齒鯊》的其中原因,其實也是好奇熟悉水性的傑森·史塔森如何跟鯊魚戰鬥。

《巨齒鯊》的序幕,跟《摩天大樓》的差不多,述說主角在某次救援事件中受到心靈創傷,往後頹廢過活常買醉逃避一些什麼。一年多以後,這位史塔森飾演的深海救援潛水專家泰勒,再次被專人緊急招募到深海內,要求他拯救一艘被大型怪獸攻擊並掉落在深海的潛艇,其中受困者包括泰勒前妻……泰勒迫於無奈下,決定回到海洋的懷抱,也正式面對他過去的心魔。


其實,也不必對《巨齒鯊》存有過高期望,它絕對是一部爽片。在海底的場景,無論是具備科幻元素的先進設備,或是幾位角色落單在深水處面對不明生物的來襲,那氛圍營造以及剪輯,都算是成功,緊揪人心。此外,《巨齒鯊》也跟上最近動作爽片角色在戲內耍嘴炮製造笑果的風潮,那光頭技術人員和同性戀女性的互動,又或是史塔森和李冰冰之間產生的雖不很濃烈但還可以的化學效應,都讓原本緊張的氛圍獲得舒緩,且節奏拿捏得恰好,不會過於頻繁。

故事方面,就別以理性視之了,史前巨鯊衝破自然界刻意將其隔離的深海屏障,來到我們熟知的水域大開殺戒,看過《哥吉拉》(Godzilla)、《環太平洋》(Pacific Rim)等怪獸科幻電影,這設定其實不算新鮮,也在合理範圍內。電影主要是看這組始作俑者如何為了大眾著想,嘗試把自己製造的麻煩清除,他們願意負責任的態度,成了推進情節的氣閥,試想要是他們像大多數商人那般闖禍後即拍拍屁股走人不關己事,也沒戲看了。還有,此片跟《哥吉拉》一樣,帶出人類自以為是,藉科學為理由,對大自然造成破壞的諷刺意味,雖不很明顯,都是為電影的深度做出貢獻而盡力設置的梗。幾位角色之間的互動,每一位角色的個性,甚至存在價值,都有備而來,沒有一位是冗角,就連因為中國投資而得以成為要角的李冰冰、趙文瑄等中國演員,都不會顯得是錢的關係才有一席之地。這幾點“刻意營造的自然”,都值得讚賞。

總的來說,《巨齒鯊》是暑期檔爽片無誤,將之跟《摩天大樓》兩相比較,我會宣佈這回合史塔森是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