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怒火邊界2:毒刑者



“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寒戰》

I’ll be BACK!”——《魔鬼終結者2

記得三年前在電影院看《怒火邊界》(Sicario),完全被電影的氛圍,懸疑、肅殺、血腥、復仇等震懾……還有班尼西歐·迪·特洛飾演的角色——身份神秘、似忠亦邪的亞歷山卓,給我眼球及精神上的震撼與滿足,至今仍歷歷在目(唯一可惜的,是大銀幕前有幾幕暴力鏡頭被刪了)。續集《怒火邊界2:毒刑者》(Sicario: Day of the Soldado)上映,沒有錯過的理由。

《毒刑者》跟首集一樣,描寫美墨邊境的毒戰故事(目前也有另一齣關於掃毒題材的電影上映——翻拍自杜琪峰執導《毒戰》的韓版《信徒》),但把版圖擴張得更廣,場景更恢宏。故事說美墨邊境的毒販經已擴大生意版圖,開始偷渡恐怖份子進入美國;美國政府於是任命CIA資深探員麥特(喬許·布洛林飾)負責處理這案子,於是麥特找回老搭檔,暫時退休的亞歷山卓聯手,以期用“非常手段”去完成任務,亞歷山卓亦想藉此機會剿滅毒梟,真正替家人報仇。他們擬了個計劃——綁架某毒梟的女兒伊莎貝爾,在販毒集團之間引發戰爭,他們則坐壁上觀,待收漁翁之利,然而任務曝光,美國政府也撇除關係,命令麥特殺掉伊莎貝爾滅口,麥特無奈服從命令,然而亞歷山卓不肯殺“人質”,獨力扛下把伊莎貝爾安全帶回父親身邊的責任,這堅持等於讓麥特左右為難,是要背棄亞歷山卓的友誼還是背叛國家的忠誠……

電影雖換了導演,但整體依舊承接了首集的肅殺與暴力氛圍,少了懸疑元素,故事張力依然吸引。我理解麥特及亞歷山卓的殘暴手段,是解決毒品氾濫的最佳方案,這跟戰時某某將軍或君主手段異常殘暴,無非希望早日奪下勝利,讓百姓回歸和平生活的道理一樣;也對亞歷山卓為保護少女而孤身犯險的人格設定大為佩服。回想起第一集,因輕易“墜入”女主角愛蜜莉·布朗的第一視角,對身份成疑的亞歷山卓沒法取得好感,直至戲末始知他背負著妻女被殺的悲戚,踏上復仇之路,才對其投入情感;《毒刑者》中,他蛻變為主角,為了把毒梟連根拔起而復出,任務中途內心的慈悲與仇恨拉鋸,更落到搭檔背棄、老闆(美國)撇除關係的下場,看他遭人蛇集團處決那一刻,震撼之餘,還有失落——他心願未了,死不瞑目……他確實死不瞑目,死不透徹,硬撐著起來繼續追尋女孩的蹤跡,還身懷一定的戰鬥能力,那一幕在公路上用手榴彈炸毀敵車,我真的替他吶喊狂叫——班尼西歐·迪·特洛是公認的醜,但在此戲裡實在帥爆,演技也發揮得淋漓盡致,遠比他在MCU裡飾演收藏者一角的“騎呢”造型,更帶勁更吸引。


另一位要角喬許·布洛林在《毒刑者》也是要角(話說這是今年第三度看他演出了),取著把班尼西歐的光芒揮散出來的陪襯角色,從中看得出這老戲精的精彩演出:那種團隊頭領需具備的冷靜、殺手需要的冷酷,以及無奈背叛摯友,還冒著違逆命令遭處分的風險替他善後救回女孩,都是他替麥特這角色注入的生命力。在《變形金剛5:最終騎士》(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莫名其妙”演出的女孩伊莎貝拉·莫娜,身為毒梟女兒的她,在學校帶有一股叛逆、狠勁,與同學一語不合即出手揍人,後來淪為“國家級”人質,遇見內心掙扎的亞歷山卓,經歷了從鬼門關旁來回好幾趟的旅程(身邊不斷有人為其喪命),給她修了其他同齡小孩沒法體驗的人生課,這是針對於她此種特殊身份的獨特成長環境。另有一位身不由己棄良從邪的少年,性格的轉變也是戲,讓人慨歎不同的環境,塑造不一樣的人格,同樣是小孩,卻有著非一般的人生境遇。這少年從原本的乖小孩,轉變為人蛇集團一份子,後來舉槍處決亞歷山卓……此種轉變,能從他幾幕的臉部特寫中一窺其內心的糾結,也因為後來決定跳車(非比喻),逃過被美軍剿滅的命運,但電影最終,他碰回該死不死的亞歷山卓,結果如何?電影便在亞歷山卓關上門扉那一刻結束,留給觀眾想像空間。

總括而言,《怒火邊界2:毒刑者》故事雖不比第一集直接俐落(第一集算是從女主角的視角出發;這集則主要在至少四個要角上穿插,稍不留意還會走神),尤其戲末“一年後”的設定,略顯刻意,有點畫蛇添足,但無損這戲成為我心中六月份最佳。



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

把哥哥退貨可以嗎



近來少接觸泰國電影(鬼片亦然),但偶會有一兩部在外國聲勢蠻夯的,片商亦會趁勢引進馬來西亞,如幾年前的《我很好~謝謝愛你喲》、去年的《模犯生》,都是當地票房破紀錄,屬於鬼片以外的“神片”。而目前上映的,則有《把哥哥退貨可以嗎》。

起初對它並沒期待,但片商下足功夫宣傳,幾位主角還特地前來本地造勢,再如何冷酷淡定的心,也有把持不住的一刻,遂購票入場,一窺究竟。

故事主要圍繞在一對兄妹之間的親情戲:妹妹眼中形同廢柴的哥哥,自小只會給妹妹帶來無數麻煩兼搞破壞;而身為妹妹的,也只有忍耐,替他善後——就大多數妹妹眼裡廢到不能再廢的哥哥,以及大多數哥哥眼裡成績好做什麼事都很厲害但就是看不順眼的妹妹,也因男性面子作祟,一直想辦法破壞妹妹做的事情。兩兄妹這回鬥的,是妹妹的終生幸福——哥哥想盡辦法要拆散這對剛走在一起的情侶。

電影好看的,是破除了一般以愛情為主題的窠臼。《把哥哥退貨可以嗎》中,雖有描述妹妹與日籍男友的感情戲,但描繪的不多,從他們的初識、透過棒球為媒介,以及後來在哥哥努力卻無疾而終的嘗試破壞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更搬離泰國遠赴日本生活。這期間電影氛圍營造的天秤也不見傾向歡樂,而是兩位小情侶在現實面前抉擇,而妹妹經歷了哥哥的自我、不體諒,認清了真正善待自己的,還是這位男朋友,選擇了人生歸宿——這是我對妹妹角色的讚許。


至於兄妹倆的關係,也或許我本身沒機會體驗,故未能全情投入;但身為男性,對戲中哥哥的所作所為,不見認同。尤其妹妹待嫁時,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妹妹著想,意欲棒打鴛鴦,實在過分。但,兄妹倆之間的情義,也有感人的地方,如全片妹妹對哥哥叫喚的花名(該是某衛生棉品牌),想來好似妹妹對哥哥不滿的宣洩出口,直至戲末才揭秘,原來有編導刻意隱瞞的伏筆,等在恰當時機揭曉,確實增添催淚效果(但於我無效)。此外,還有兄妹倆透過日本棒球漫畫的描敘,也帶有亦甘亦苦的情意結。這幾處戲前戲末的對比,皆替本片加分不少。

總的來說,《把哥哥退貨可以嗎》是我近期看過的泰國片中,有別於一般泰國喜劇的設定,它沒有大篇幅浮誇爆笑與歡樂情節之設定,也沒有很刻意地釀造出淚點,因此多了幾分真實,幾分平淡,以及幾分感人。



2018年7月5日 星期四

手寫字的溫度



在剛過去的書展,特別為許裕全的《從大麗花到蘭花》做兩天特價加購企劃,打書之餘,也推薦這好書給讀者作為最佳父親節禮物。那時請同事姵伊寫了四張從書中節錄出來的打書文,夾在書頁擺放在四個顯眼的展示位置。


******


跟同事比較,我的字醜得名列前茅,偶爾還會愧對自己,直至看到周社長的手寫字,我稍感安慰;最近編陳某主播的書,聽美編投訴那比多數醫生還潦草的字,我五十步笑百步地火上澆油:“冤枉,從未見過這麼潦草的字!”其實,我以前的字可不像現在這樣——小學時老師還讚我字跡工整,無論英文字母或漢字,都用鉛筆一筆一劃寫在練習簿上;中學時轉成使用原子筆,起初有點不習慣,適應以後,英文字母依然工整,漢字差強人意,以書寫中、小楷的功課來練習。

真正“沉淪”,該是唸大專時,中文系首年選修了每週一堂的書法班,始知需要攜帶的“道具”非常多——一大捆宣紙毛筆墨汁字帖,還得起個一大早全身裝備從家徒步一公里到輕快鐵站乘車,再轉搭永不準時的電動火車到離校約五百米的火車站,一趟近一小時半還得人擠人的行程,如此上了三堂課,最終選擇放棄,老師後來半哄半恐嚇要我繼續免得被當掉,仍挽留不了。自此,無論上課考試直至出社會工作,手寫字是寫得越來越快,字跡越來越醜,英文字母更出現“懶惰筆劃”(同事的說法),“e”寫成像“c”、“5”和“3”相似……

上一次緩下心來專心寫字,該是十年前為心儀女孩製作周杰倫演唱會的“觀後特輯”,女孩抽不出時間來吉隆坡觀賞演唱會,我獨自觀賞,事後收集了各報章報導,剪下圖片,加上一些隨專輯附贈的肖像卡片、從雜誌“割捨”的照片,製作成比新聞更精彩、用心百倍的,專屬於那女孩的特刊,其中不乏我從每一首歌曲中節選出來、一筆一劃細心寫下的歌詞。那是我這美感匱乏、美術零蛋的傻瓜耗了幾個晚上,投入所有情感製作的“情書”——對那女孩、對周杰倫皆是——而最美的是,我們不曾走到一起。

如今,創作都用電腦“代打”,做“鍵人”多於“筆者”,要讓手寫字跡回到多年前那樣漂亮,目前來說,絕對沒那種心力。雖有認識的書法老師開授書法班,但當初那段學涯的艱苦,依舊令我卻步(實則藉口)。


******


回來這書展。兩天下來,該書售出六十多本,是舊書中銷量最好的。而姵伊手寫的四張打書紙,最終只留下一張,其餘三張不翼而飛。我想,讀者會購買此書,除了因作者的文字功力及內容折服,也應該是為姵伊這手寫字一筆一劃的力度所散發的溫暖而感動吧!那三張不見的紙,相信也是給他們抽走了。

洩密者們



“改變世界只有真實”——《皮諾丘》

“暴雷一時爽,全家火葬場”——網紅亨利市

身為馬來西亞人,在其他國家的電影中看到“馬來風光”,會有莫名的親切感與自豪。這部《洩密者》在檳城取景,加上實力派演員吳鎮宇主演、邱禮濤執導,自然入場看看。

故事敘述馬來西亞爆發高危的變種傳染疾病,在這非常時期一家藥廠獨家開發的新藥物有抗疾功效,藥廠創辦人成為英雄之際,他的兒子卻離奇自殺,媳婦急迫地離馬去港又遭他殺;此外,一位追蹤此案的記者亦遇害,幾宗命案的線索都指向一個叫做“洩密者”的神秘組織。馬來西亞警長李永勤(張智霖飾)和香港警察王大偉(吳鎮宇飾)各自接手調查這幾起撲朔迷離的命案……

電影一開始的氛圍營造,確有先聲奪人之效,亡者、不知好壞的角色,都緊抓觀眾好奇心;接著幾個主要角色陸續登場,之後,之後就沒了,僅此而已;劇情慢慢鋪展開來,一整個很普通平凡,淡如嚼蠟。我尤其沒法理解王大偉竟然為了染病差點性命不保的女兒,跟隨“洩密者”成員潛入馬來西亞知法犯法,這背離常理的設定,讓我直接脫戲。而戲中的汽車追逐戲、正邪對峙,只是普普——我心已飄向遠方,只是出於尊敬,待至散場。


因為劇本關係,《洩密者》看似是要表揚媒體工作者的偉大操守,卻表現得隱晦不明;更多的是撻伐製藥公司為牟利而喪盡天良,還有一位警察在體系內的力有未逮。我喜歡王大偉的故事。王作為社會維安體系的一員,是個為工作賣命卻犧牲家庭的“工人”。他在警局內與同是警察的妻子談判——其實他想逃避——好不容易接到上司來電命令他外出開工,他高興都來不及。較後又安排他接應李,他口上直嚷嚷長官剝削員工,用幽默驅走艱困的工作環境及壓力,這幾場戲非常好看。而且,完全看不出吳鎮宇已年屆五十六,身材容貌都維持得很好(之前看他主演的《脫皮爸爸》有化妝)。

《洩密者》讓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李心潔黃秋生梁家輝等人主演的《A-1頭條》,故事說什麼?忘了。因為平庸到沒法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題外話:片名《洩密者》的“們”,乃是我刻意欲除的詞彙。中文裡無需複數語尾,都是西化演變的錯誤(詳見〈余光中:怎樣改進英式中文——論中文的常態與變態〉)。



2018年7月3日 星期二

R級超級英雄片——《死侍》



超級英雄片當道這幾年,我常對著電影中一些本該血腥殘暴,卻遭“河蟹”的畫面搖頭,心想這怎麼可能呢?要是多加一些血漿亂噴的畫面,絕對更好看,可惜了……又,明明這樣“兜口兜面”挨揍,鼻樑應該斷掉鼻血直流,卻側個臉轉個頭來鼻子還是好好地,唯一缺的是隆鼻手術置入性行銷……我常希望,希望下一部MCU電影可以請來昆汀·塔倫提諾執導,不過看來始終是奢望——最接近的一次,該是《蟻人》(Ant-Man),原本的編導人選是“血腥冰淇淋三部曲”的艾德格·萊特,最後雙方以“創作理念不合”而拆伙,萊特僅以合創劇本掛名。

撇除掉上個世紀我沒看過,但感覺上應該會有的作品,本世紀截至目前為止最著名的R級超級英雄片,當屬《惡棍英雄:死侍》(Deadpool)——其實我心中更佳的片選是《特攻聯盟》(Kick-Ass),但用兩部片子的續集來評估,《特攻聯盟2》明顯是保護級,《死侍2》則維持R級——那是在《X戰警:金鋼狼》(X-Men Origins: Wolverine)裡崩壞掉的角色,幾經辛苦給粉絲力量拯救回來,方能呈現出最忠於原著的死侍。


《死侍》最著名、最與一般超級英雄片不同之處——除了R級——就是打破第四道牆直接與觀眾“對戲”的設定。況且,死侍/韋德·威爾遜這反英雄角色的嘴炮功力,實在是去到只此一家的等級,除了自我調侃,還能完全不屌商業之間為保護名利或名譽而禁止公開說出的禁忌,從而讓觀眾或電影工作者五體投地地拜服(須知,預算愈多,等於受出資人的設限也愈廣;除非出資人大膽全權放手,讓編導創作無上限的天馬行空)。第一集中,他毫不客氣地調侃電影公司沒預算,一座偌大的X戰警學校就只有兩個角色(其中一個還是CGI製作的鋼人);第二集則“變本加厲”,把《X戰警》的片段用電腦置入進來,“說明”角色多了,只是死侍沒發現。還有,他連隔壁棚的DCEU都拿來“開涮”,也不放過二〇一一年把萊恩·雷諾斯的演藝生涯掉至最谷底的《綠光戰警》(Green Lantern),好不過癮!噢還有,其中不難發現他對金鋼狼(或休·傑克曼)的愛,這傢伙無時無刻會在不經意的畫面裡出現。

此外,我喜歡《死侍》的一個原因在於,他會正確看待本身產品(即電影),如首集在他眼裡,是一部愛情片;續集則是家庭電影,還能舉出一系列同類片單作論據——觀眾的認知,就只有“超級英雄片類型”,有夠無聊——這點我替恐怖片分類時也感同身受,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至於大家最希望看到的,莫過於要符合R級標準的殘暴、性感養眼畫面,而這點兩集的《死侍》絕對不負眾望。首集序幕在高速公路上的殘殺,先聲奪人;再來是他倒敘遇見真愛凡妮莎,編劇用兩人在節慶做愛的方式讓時間快速流轉,也算是超級英雄片的大膽嘗試(噢更正,這是“愛情電影”)。接著,他憑著自己不死(難死)的超能力,不斷作賤自己的同時,還讓觀眾感受最不舒服的療癒體驗,如續集中向《第六感追緝令》(Basic Instinct)沙朗·史東致敬的斷肢再生橋段,簡直是……逗得我開不了口。


說到這個,《死侍》充滿了其他電影的相關彩蛋,開口閉口都是從他處“借”來的畫面或耍嘴炮的梗,就像續集的字幕開場,就很“〇〇七”;而其中的工作人員名單更是串串啞謎(當然,會令對電影史不熟悉的觀眾摸不著頭緒)。所以,只要看得懂、抓得住《死侍》玩的梗,觀影過程絕對樂趣無窮!

除此之外,還可透過死侍這角色理解他的勵志元素。話說第二集有一場戲——也就是致敬《第六感追緝令》交換雙腳翹姿那幕——機堡深情款款地對著威爾遜邊塗潤唇膏邊說的:你讓我想起我的妻子,總能用幽默掩飾本身的痛苦。威爾遜是癌症患者,一身的超能力也是為續命做實驗而得來,唯一副作用是全身像火燒那樣皮膚潰爛,所以第一集他雖能活命,但因對相貌自卑而幾乎不敢面對真愛(這點我尤其能夠理解,從原有的帥樣變成衰樣,會更添自卑指數);第二集凡妮莎“先走一步”,他心亦死,卻要死死不去,簡直應驗《無間道》中說的佛偈:壽長乃無間地獄之大劫。而凡妮莎沒有留一條狗給他,僅留下一句話,“你的心不在對的位置。”也因這謎題,讓威爾遜知道本身活著的意義。


總的來說,《死侍》算是近期超級英雄漫畫改編電影的成功試驗作,它把R級元素融入在內,卻不見票房收益比適合闔家觀賞的同類電影少,可以肯定,成人電影自有本身市場價值,只要定位精準,小眾作品依舊能有所作為。

2018年7月1日 星期日

黃俊郎的黑



“你需要的,就是你的‘空’,自己的‘空’,而怎麼擁有它,只有你明白,只有你能做到,就像——拿出了這本書一樣。”

認識“黃俊郎”這名字,是二〇〇三年周杰倫第四張專輯《葉惠美》中的〈以父之名〉作詞人,而後周氏每張專輯中,皆有收錄他一兩首的詞作。愛屋及烏的心態下,收集了他過去出版的四本著作——《這本書》《第二本書》《第三本書》和《不是第四本書》,好像懶惰想書名,隨便取一個那樣,內容也很特別——阿郎精湛的類詩文字,配上有點抽象風格的畫,很詩意,帶點感傷,讀完後會覺得整個人煥然一新,那是屬於阿郎的書獨有的勵志方式。於我,要看阿郎的書,就跟看村上春樹作品一樣,必須先讓心沉澱下來,要是在高壓下閱讀,很容易眼睛看了卻進不了心。

阿郎的第五本著作《黃俊郎的黑》,跟前四本著作有非常大差異。首先就是色系,前四本都以白色為底色;這本單從書名就一清二楚:黑。接著是內容,此著作的插畫比起前作,相對的少,但也因此更能關注、領悟透過文字散發出的意境。

《黃俊郎的黑》得以看出作者用了非常多時間精力構思出來的一場演出。它就像一場舞台劇,作者/說書人從首頁起即引領讀者進入該劇場,字裡行間啟發讀者的思考脈絡,進入作者欲告知讀者的軌道,每一幕提出一個關鍵字(說書人掏出的一個個盒子),來告訴讀者一則屬於自己的人生故事。

“死亡”“後悔”“時間”“邪惡”“勇氣”“愛情”“包容”,都是說書人拿出來的“把戲”,但這把戲一點都不浮誇,都是現實生活中,每一個人皆要面對的……真實。我尤其喜歡最後一幕,說書人取出的最後一個,讓讀者自行替其命名的盒子。這幕讓我憶起唸中文系時,老師教授“文學是什麼”的課堂,其中提及的含義(對我來說絕對是哲學),總讓我不時想到頭疼,但也越發喜愛這類思辨的問題。作者很有技巧地把這書內容設計成一個“圓”——“開場”前的“謝幕的開始”,對應結尾的“開幕的最後”——就像生活,總會有迷茫困惑之事,亦會迎來奮勇向前的解決方針,再後仍會面對瓶頸,之後又再破除迷思……而“空盒”之前的七個盒子(七幕戲),說書人都激勵讀者,希望讀者活出更美好的自己。

沒錯,《黃俊郎的黑》是一本勵志書,只是它富含哲理,就像書腰上的宣傳文案說的:“這是一本世界上最美麗的書!”“闔上書的那刻,你才會發現原來自己早已如此完整!”“它是那麼難懂,難懂到它只能讓你明白自己!”等等。當你覺得心情低落、人生掉至谷底時,翻看這本書是想從中尋求慰藉的話,這書會提供你書腰文案上所提及的精神慰藉,唯,要看當事人是否願意清空內心的雜念,從心接收說書人製造出的活力養分。序言說的“你需要的,就是你的‘空’,自己的‘空’,而怎麼擁有它,只有你明白,只有你能做到,就像——拿出了這本書一樣。”就像俗語說的:解鈴還須繫鈴人,一個人失落時,他人可以做的,只是提供安慰;而能不能爬出泥淖,就看當事人本身有沒有意志力。

《黃俊郎的黑》,推薦給有需要的人(我也懶惰下標籤),但還需看你與此書有沒有緣——宣傳文案上“一本暢銷數十萬冊的書!”的真相是:我只是剛好擺在宣傳書腰的文字是這幾段,只是剛好,真的只是剛好,就像亂數一樣隨機,請你相信我,拜託了。——阿郎的書,印量極少,洛陽紙貴,輕易絕版。

2018年6月28日 星期四

瞞天過海:八面玲瓏



二〇〇一至二〇〇七年間的《瞞天過海》(Ocean’s)系列,我看過,但完全沒印象。知道那是難得聚集了如喬治·克隆尼、麥特·戴蒙、布萊德·彼特等王牌巨星參與的盜賊系列電影,但對故事毫無概念,連一些本該烙印在腦海的經典畫面,也沒有……故,當《瞞天過海:八面玲瓏》(Ocean’s Eight)釋出預告,開始宣傳時,內心其實對它不抱太大期望,亦沒刻意關注其文宣資料,後來是純粹對女主角珊卓·布拉克感興趣而入場。

《八面玲瓏》是《瞞天過海》系列的外傳電影,述說丹尼·歐遜(喬治·克隆尼飾)的妹妹黛比(珊卓·布拉克飾)服完刑期後,召集江湖好手執行她在獄中計劃的最大搶案——目標是價值一億五千萬美元的鑽石。而電影便在招募—說明計劃—執行—得手的過程順序下,完結。於我,老實說有點沉悶。

也許是我老古板,覺得電影編劇沒法讓觀眾(如我)對黛比這角色產生同理心。盜竊是犯罪,而犯罪就是政治不正確,必須鋪設好讓觀眾投入、對主角產生同理心的情節——俗稱“先讓英雄救貓咪”——這部戲卻沒有。雖有描述她剛出獄,背負著“哥哥是竊賊,你們家所有人都會是竊賊”的包袱,遭人質疑的戲,但觀眾也不會因此就輕易買賬;她出獄後即在超市內耍詐(這橋段確實惹人發笑,非常經典),而後冒用他人名義租下飯店豪華套房休息,這只會讓我越加對她不信任,而非產生好感——就算加插她被前男友背叛的敘述,這犯罪計劃也是復仇手段也一樣。


再來,接續登場的江湖好手——喬裝高手、珠寶商、街頭騙子、贓物買賣能手、駭客和過氣失意的服裝設計師——跟黛比一樣,沒一個值得我信賴,願把心託付於她們——就連安·海瑟薇飾演的目標女演員亦然,一整個公主病樣,我更加膽怯——也因此就在渾渾噩噩、坐立難安之下撐至散場。

除此之外,電影鏡頭剪接得過於快速,也讓我對它為犯罪過程的講解“追”得有點狼狽,我明白盜竊高手就是得以緊抓那一般人沒法跟上、一剎那間的機會,方是高手,但這可是電影,好電影就該讓觀眾明瞭,不靠卑劣手段誤導,這樣的話,不就等同於侮辱觀眾智商?

總的來說,或許受限於本身的道德標準,《瞞天過海:八面玲瓏》對我來說是“政治不正確”的作品,難以投入,看過即忘。要賺錢的話,就該循著正規途徑,別玩火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