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2年7月30日 星期一

不合格的驚悚——《奪命電話》



剛在電視頻道看了這部2006年版《奪命電話》(When a Stranger Calls),乃重拍自1979年的恐怖片。只看劇情簡介,是一個足以將劇本功力發揮得淋漓盡致之場景:某個夜晚,高中女生吉兒(卡蜜拉·貝兒飾)到某個家庭擔任臨時褓母,卻意外接到數通匿名來電,電話不斷響起騷擾,對方的語氣也越來越讓她感到害怕;而在她打電話報警求助,也確定門窗都已深鎖後,警方竟匆忙來電告知:在追蹤電話紀錄後,發現這通恐嚇電話的線路來源,就在這棟房子裡……

可是,看完整部電影,也實在惱火,有種被坑了一道的感覺。先說故事,如上所述,聼起來確實緊張,拍攝手法、剪接、燈光音樂場景等的調度功力,都還不錯,敗就敗在那“自以爲是”的莫名故事。或許編劇要表達的是女主角吉兒因失戀所造成的内心創傷,可是也該下點功夫嘛!你可不能讓那位陌生來客有如特異功能者那樣,對片中那幢豪宅的保安系統勢如破竹(尤其是屋子實在大到)……這還不打緊,至少也要有一些邏輯可言啊!比如説那些熱能感應的電燈開關,似乎陌生人可以來無影去無蹤,身練水上漂輕功;客房和主屋的距離,雖説男女體力有差,但吉兒可是短跑健將,再看之後那位陌生人的身材,體力、速度也不見和吉兒天差地遠……這,是編劇的錯!

來看導演賽門·魏斯特,履歷表可不錯,《空中監獄》《將軍的女兒》《古墓奇兵》《極速秒殺》這等商業巨片,還有一部即將上映的《浴血任務2》,皆出自他手。《奪命電話》可説是他作品中的“奇葩”。

至於獨挑大梁的女主角卡蜜拉·貝兒,片中形象塑造得俏麗可人,尤其是那一副勻稱的身材,在為故事唉聲嘆氣的同時(沒辦法,完全沒有驚悚可言),也只得注意這些“附帶效果”了。配角方面,有《復仇者聯盟》中和藹可親的克拉克·葛瑞格,還有凱蒂·卡席迪這另一位玲瓏浮凸的美女(如何死法都不得而知,簡直就是搵笨),至少還有些微的“星味”。

簡而言之,下次接到陌生來電,不如請對方來敝舍“小聚”,茶/酒到濃時再落閘放狗,大開殺戒,將原本的受害者角色變成加害者,或許會更好玩!

2012年7月14日 星期六

剖析《蜘蛛人:驚奇再起》



很難不將最新一部《蜘蛛人:驚奇再起》(The Amazing Spider-Man)和之前舊版《蜘蛛人》三部曲(説是舊版,也僅相隔十年)做比較,從故事情節、男主角、蜘蛛俠裝備、反派、女主角,甚至導演,都能夠讓影迷品頭論足一番。

先來談談美國近年來由漫畫改編電影的風潮:自九一一事件之後,好萊塢電影工業開始把這些英雄人物“細説從頭”,於是,那些原本只活在人們心中(或曾經改編成電影)的虛構人物,都被“重啓”(Reboot),以探討他們成爲英雄的過程爲主。撇開《X戰警》不說,剛好“錯過”該關鍵時間點的英雄人物,正是當時山姆·萊米版本的《蜘蛛人》(電影甫殺青,那兩幢摩天高樓就此“隕落”,還逼得電影延後上映)。該電影能夠換來票房的成功,還踏上“三部曲電影”之列,其中很大的原因,是片中彼得·帕克 / 蜘蛛人的形象和影片的内涵,“誤打誤撞”下正好成爲當時美國人民的譬喻,也是他們所需要的療傷補帖。也可以如此說,奧薩馬·賓·拉登以“摧毀”的方式,為好萊塢電影工業“鋪設”了一條全新的劇本通路。

說回這部《蜘蛛人:驚奇再起》,它絕對是本年度其中一部最好看的商業巨片,畢竟有著珠玉在前(重點是:相差的時間不久),若整體還比前者差,那導演還真應該乾脆回鄉耕田算了……影片打著“最忠於原著”的口號,莫非在暗諷之前《蜘蛛人》亂來?非也非也……就此來分享我這不入流、不上道的幾項觀點:


1.       導演:馬克·偉柏 VS 山姆·萊米

馬克·偉柏是拍攝MV出身,在《蜘蛛人:驚奇再起》之前,只有一部長片的執導經驗——膾炙人口的《戀夏500日》,電影公司敢冒險請他來與山姆·萊米“對著幹”,相信也是基於他獨特的攝影哲學(美學)。相比起山姆·萊米的自製自導甚至加入編劇團隊,馬克·偉柏僅負責調度影片的整體攝製,照著完成的劇本投入拍攝工作,壓力程度相對地少;至於山姆·萊米,當年在影壇以前輩殿堂級人物(恐怖片《鬼玩人》是恐怖影史經典),打開《蜘蛛人》電影大門,純粹是為圓小時候的夢想,製作出來的《蜘蛛人》,沒有忠於原著,是因爲自身對原著實在太過熟悉,也讓他在改編上駕輕就熟。那些漫迷對這不太一樣的《蜘蛛人》,也敞開胸懷,接受了;


2.       劇情:牽一髮而動全身

《蜘蛛人:驚奇再起》的故事劇情,中肯的說,是比舊版的緊湊。編劇團隊這次耗盡腦汁,腦力激蕩出一則扣人心弦的故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緊密,環環相扣,只能以“牽一發而動全身”來形容。整篇故事雖然有“老橋”可循,如班叔叔的死係源自彼得·帕克之負面情緒,但新版的描繪,卻比舊版來的更富人情味;除了班叔叔梅嬸嬸,帕克與反派蜥蜴博士 / 康納博士(瑞斯·伊凡斯飾)、史黛西警長等人的關係,都緊密相扣。比較出乎意料的是,那位殺死班叔叔的兇手,竟繼續逍遙法外,這安排,卻讓彼得·帕克擁有更明確的使命感,藉尋找兇手來維護正義,正延續了舊版“能力越強,責任越大”之說。

另外,它也是半部校園故事。彼得·帕克與關·史黛西(艾瑪·史東飾)初時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進階成情人的過程,確實令人想起“那些年”兩小無猜的純真戀情;而帕克的天才頭腦,以及片中的科學理論的部分劇情,絕不是一般“頭腦簡單”的觀衆看得明白的……如果電影中蜘蛛人能活在“復仇者聯盟”的世界觀内,那曼哈頓境内就有兩位天才人物(另一位為鋼鐵人 / 東尼·史塔克)以及兩間武器製造商(史塔克工業和奧斯科工業)了。單單想像,足已令我熱血奔騰。


3.       男主角:少年帕克的煩惱
安德魯·加菲爾德飾演新版彼得·帕克

老實説,個人較中意新版的男主角安德魯·加菲爾德。或許是之前那部《社群網戰》的演出太深植於心,讓我將該角色與帕克連貫於一體:他和馬克·佐克柏(臉書創辦人)鬧翻后,對友情完全失去信心,加上父母早逝(失蹤),他在學校過著孤單的生活。在家裏,雖然班叔叔和梅嬸嬸將他視爲己出,但依然有著隔閡——他們畢竟沒有父親遺傳給他的過人天賦——只得自個兒宅在房中執行著實驗,指導老師是貼在房中的愛因斯坦海報:“想像力比任何東西都重要!”他通過照相機鏡頭抒解抑鬱情懷,喜歡的電影則是希區考克導演的《後窗》。

在學校,因爲體魄不如人,他是被霸淩的弱勢一族,卻永不退縮。遇到小霸王欺負弱者,他會不畏強“拳”耍帥逞英雄,結果遭來一頓毒打,可換來同班同學“沈佳宜”的注意,戲内戲外皆發展成戀情。這幾顆拳頭換來的結果,物超所值!(最喜歡的一幕是:那位喜愛霸淩他人的同學,得知帕克叔叔身亡,竟主動向他示好,帶出警世譬喻:學校霸淩事件,大多都是因爲當事人好玩而已,仍有救藥,千萬別早早遺棄他們。)

因自己一時的氣憤,導致班叔叔遇刺身亡;因自己一時的狂傲,將生化植入物理學原理告訴了康納博士,導致紐約市出現了恐怖的蜥蜴博士……這些煩惱,統統發生在一個大學生身上,令他不時外表内心俱是累累的傷痕。


4.       女主角:性格討喜
艾瑪·史東飾演關·史黛西
舊版《蜘蛛人》女主角——克莉斯汀·鄧斯特

舊版的關·史黛西,布萊絲·霍華飾演
論相貌,艾瑪·史東其實並沒有之前那位克莉斯汀·鄧斯特漂亮,卻勝在角色性格討喜活潑,加上因家庭背景,造就她對惡勢力嗤之以鼻的強悍個性,又平凡得容易近人;克莉斯汀·鄧斯特為飾演珍·瑪麗,特意染了一頭紅髮,更是美艷動人,苦於故事情節將她打造成終日發著明星夢,且游走於衆多猛男之間,性格有點缺陷的輕浮女生,而且在三集的電影中不時成爲受害者,只懂得大喊“救命!”,不禁讓觀衆耳朵受罪……艾瑪·史東雖然是一副“破鑼嗓子”,卻比後者的尖叫耐聼十倍。最重要的一點,她是真心喜歡“彼得·帕克”,可不是“蜘蛛人”。


5.       反派:蜥蜴博士VS綠惡魔
第二代綠惡魔

我不曾看過《蜘蛛人》原著,只依稀記得小時候(大概198890年前後)看過《蜘蛛人》改編的真人電視劇,那反派正是蜥蜴博士。當時的科技,當然沒有現今的醬發達,僅只穿上“真皮外套”,體型也沒有特別加壯。所以對我來説,蜘蛛人的終極反派就只有蜥蜴博士一位(至於那位和蜘蛛人長得很像的毒液,是事後通過電子遊戲才懂的)。玩味的是,康納博士(也即是蜥蜴博士)所研究的生化武器,原本是用來救治病危的奧斯科工業持有人:諾曼·奧斯朋,也即是綠惡魔的原身。

山姆·萊米導演也是因身份級別不同的特權,電影公司才願意支持他把綠惡魔這非經典反派角色搬入戲,更在之後幾集加入了章魚博士、沙人和毒液。(據傳,《蜘蛛人:驚奇再起》開拍之前,電影公司已籌劃著一部《蜘蛛人4》,屬意導演仍是山姆·萊米,但因爲導演不滿意劇本在沒有自己參與之下完成,且電影公司態度強硬,堅決不作更改,所以執意求去。)


6.       噴絲器的加入:舊版蜘蛛人是精蟲??

每次看《蜘蛛人》電影,我都有著一疑問:蜘蛛人在飛檐走壁時發射的蜘蛛絲,最後由誰來清除?莫非它有著環保功效,時間久了自然會化解?

《蜘蛛人:驚奇再起》與舊版最大的不同,就是蜘蛛人不會噴絲。彼得·帕克在變異后憑著天才頭腦,造出了一對噴絲器,且絲質堅韌,能夠承載整千公斤的重量。至於他是如何發射如何啓用,不得而知……

或許基於這個想破頭腦仍無法解釋的原因,山姆·萊米乾脆把噴絲器“廢除”,讓彼得·帕克的身體會分泌出大量的蛛絲,只需手腕發力,蛛絲立即噴出。於是,看著舊版蜘蛛人穿梭於摩天大樓之間,竟有著精蟲(蜘蛛人)在一雙雙女人大腿之間暴走的錯覺……


結語:版權戰爭

承接回本文首段,《蜘蛛人》電影能在短短時間内重新出發,或許(純粹或許,純粹臆測)是因爲今年上映的《復仇者聯盟》。漫威電影工作室(MARVEL Studio)的首部電影是《鋼鐵人》,2002年上映的《蜘蛛人》,它僅是以合作性質挂名,版權也已賣給該電影公司,所以,“復仇者聯盟”電影沒有蜘蛛人沒有金鋼狼,是影壇上的缺憾。只是……《蜘蛛人:驚奇再起》的敍述手法,都有著《復仇者聯盟》一系列電影的模式,本人倒是存抱一絲希望,漫威已開始和該電影公司斡旋,試著將蜘蛛人版權重新納為自己門下。

汽車推理劇——《車手》



汽車作爲代步工具,如今也是商業電影其中最吸睛兼“洗腦”的工具——只要飆車動作戲設計得緊張刺激,誰還會質疑它或許與物理學相悖?誰又會在乎劇情的不合理?這些以車爲障眼法的電影,好萊塢《玩命關頭》《玩命快遞》系列、法國《終極殺陣》系列都是個中翹楚,至於亞洲,則有日本出品的《頭文字D》,與別不同,它在動漫美學的外表下,有著向全球介紹屬於亞洲技術流派的“拿手”車技——漂移(甩尾)。

香港電影近年來一一“解剖”警隊,將其中鮮爲人知的部隊公諸於世,除了便衣警探、臥底這些較普遍的,近年來還有狗仔隊(《跟蹤》),這次則藉《車手》一片向觀衆介紹“隱形車隊”。它是隸屬交警部的隊伍,由駕駛技術卓絕的隊員駕駛偽裝警車,隱沒在路上追緝目標……戲外此隊伍是否真實存在,則不得而知。

先說劇情:阿翔(余文樂飾)與拍擋盧峰(黃秋生飾)在一次任務中,遇上黑道傳奇車手蔣薪(郭曉東飾),兩人輕易將蔣薪緝拿歸案。原來蔣薪打算入獄救友,警方動用警隊中所有的駕駛精英追捕,仍讓他逃之夭夭。面對蔣薪卯足全力的飆車,阿翔遭受無比的挫敗,事後更發現搭檔盧峰似乎與蔣薪有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

相對於《玩命關頭》等系列,此片拍得異常真實,觀衆能看出飆車場景鮮少有電腦加工的痕跡,因此也更容易產生共鳴。幾輛出場的車子,並非前者那些“錢多多”的超級跑車:主角阿翔駕駛的警用舊款奧迪、蔣薪的日產S13(也即是《頭文字D》裏池谷前輩的座駕,《頭》粉看了會有親切感),至多也僅是那款微不足道的“別摸我”(BMW)……雖簡樸,卻不會讓觀衆感覺片商吝嗇。

《車手》講求真技術。看蔣薪以“八千轉,兩米車”技術將車子駛過90度窄巷;以速度“破解”釘鏈路障;地下停車場的“暗”中較勁……就像推理小説的解密密室殺人,恍然大悟,嘆爲觀止(這是自動檔駕駛無法體驗的快感)。説到蔣薪這角色的駕駛技術,可用“恐怖”來形容,畢竟中國大陸是左駕,他這過江龍去到香港(右駕)還能將警隊甩弄於車尾燈之外,實力可見一斑。

汽車動作的場景設計,的確是本片的一大亮點,也是影片成功之處,畢竟擅用了香港當地的橫街窄巷,拍出屬於香港獨特的賽車文化。但在人物刻划方面——阿翔的勵志成長、盧峰的自我救贖——就略顯薄弱;至於徐熙媛,相信是讓本片“駛進”台灣市場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