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電影宇宙觀趨勢


《神鬼傳奇》(The Mummy)的上映,代表又一個電影宇宙觀——闇黑宇宙(Dark Universe)的確立。自二〇〇八年《鋼鐵人》上映以來,漫威成功營造一個影史上最宏大的宇宙觀——漫威电影宇宙(MCU)。九年後的今天,仍是票房回酬之保證,雖有推出不怎麼樣的作品,但凡漫威出品,自會吸金。這也讓其他電影公司或製片商嘗試拷貝其模式。

就如漫威對手DC漫畫,二〇一三年以《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確立了DC擴展宇宙(DCEU。唯,接下來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及《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雖有超強卡司陣容,卻輸在故事過於牽強,僅有目前上映中的《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稍微扳回劣勢。


此外,二〇一四年的《哥吉拉》(Godzilla)及今年的《金剛:骷髏島》(Kong: Skull Island),也讓以怪獸為題材的怪獸宇宙(MonsterVerse)勢在必行。只是,《金剛:骷髏島》跟DCEU作品一樣,劇本薄弱,人物角色塑造平板,導致電影淪為B級甚至C級動作片。大眾勉強接受的,是使用當今的高端後製科技,把紅極一時的影史怪獸栩栩如生地呈現出來,再配上環繞系統音效及高清畫面,產生一種“偽壯觀”情意結。

更扯的是,鬼片竟也能在無心插柳之下,形塑本身的宇宙觀——《厲陰宅》(The Conjuring)宇宙。大馬之光溫子仁導演的兩集《厲陰宅》,因片中的配角鬼物給人毛骨悚然的感覺,意外造成轟動,於焉有了外傳《安娜貝爾》(Annabelle)(續集即將上映)。第二集中的鬼修女,也已進入攝製階段;就連歪頭男的番外篇也正籌備當中。


回到《神鬼傳奇》/闇黑宇宙,原本電影公司決定以《德古拉:永咒傳奇》(Dracula Untold)為該宇宙之首作,後來“重設”為《神鬼傳奇》,據傳是因為票房不理想,於是狠心腰斬。如今,《神鬼傳奇》雖有湯姆·克魯斯、蘇菲亞·波提拉等一線明星卡司,還有羅素克·羅客串飾演化身博士,但此片口碑並沒預期的好,電影公司會不會再像《德古拉:永咒傳奇》那樣“壯士斷臂”,也無法說得準。

從以上幾個例子來看,欲成立一個恢宏的電影宇宙觀,且要打動人心的話,唯有在劇本上下苦工,以及充分的籌備過程。像MCU那樣規劃出各階段,循序漸進地執行,方能走得更長更久。

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蜘蛛人:返校日


美漫粉絲觀眾守候多時,鎮日默默祈禱,終於在去年等到漫威旗下的蜘蛛人在MCU《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中粉墨登場;這集的《蜘蛛人:返校日》(Spider-Man: Homecoming),是MCU的彼得·帕克首部個人作,加上千禧年至今的十七年間,前有二位“先輩”演出此角,觀眾自會相互比較,湯姆·霍蘭德自有無法明言的壓力。

我以故事的角度切入分享。片頭編劇引領觀眾回到MCU的大事件——紐約事件;也就是《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中洛基敲開時空之門,讓外星族駭進地球的戰役——之後的清理工作期間,介紹了《返校日》反派禿鷹(米高·基頓飾)登場;而下一幕,則帶觀眾回到《英雄內戰》飛機場戰鬥前後,透過小夥子帕克的手提攝影機,向觀眾交待電影的時間背景,以及帕克熱愛攝影,還有非常契合他這年齡層的愛現少年性格。試問求學時期的男性觀眾,若您得以跟偶像同台演出,還嗨起來打了偶像一拳,你會為那一刻興奮一輩子、永記一輩子嗎?其實不只小屁孩會如此,上了年紀的中年大叔若遇到這等可遇不可求的機緣、待遇,也鐵定會有一樣的反應——切記:男生永遠脫離不了幼稚的思想。

也因此,當鋼鐵人史塔克要求帕克接下來嚴守紀律做一個普通學生,沒事不要去打擊重型罪犯、拯救世界時,帕克的被束縛著的身手,是有多麼地蠢動;甚至當帕克幾乎連命都賠上而史塔克臨危救他之後,沒收他蜘蛛人裝備時,帕克的內心是有多難受。那種挫折感,不只是恨自己不成材,空有一身特異功能卻沒法打擊罪犯,就連心靈導師史塔克也“遺棄”他。二〇〇二年版本《蜘蛛人》的經典對白:“能力越強,責任越重”,編劇迂迴地呈現出來,也算是對前作的一種致敬。


至於在學校的劇情,帕克亦逃不過一般青少年那種情竇初開,為女兒情煩惱的人生必經之途。而如果不是因為史塔克對他的再三警告,以及MCU中索科瓦協議的實行,帕克為虜獲心儀對象的心,早已公開自己的特異能力。這更能突顯帕克內心的掙扎。這給蜘蛛叮咬一口而獲得的特意能力,正迫著他心智上必須比同齡人更早熟,而且一旦拿捏不準,還會遭來生命危險;自己的生命威脅不打緊,還會波及身邊心愛的人。種種壓力,常人真的難以想像……好在《返校日》也拍得跟個青少年心智同等(甚至比青少年還幼稚),不見暴力(全片只死一個人),也沒有悲慘結局——那些成人因素,編劇都迂迴隱晦地處理,觀眾得自行想像,就會感受到銀幕中不得見的殘暴,以及帕克的沉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反派禿鷹。為迎合電影保護級的尺度,這位反派的性格塑造,也沒有壞得透徹。從一開始,他就是權威下的受害者,原本是政府外包給他公司負責紐約事件的善後清理工作,卻被另一政府機構硬生生剝奪了去。他於是悄悄藏起“一小塊餘燼”,研發成各式武器變賣而小賺一筆——真的只有小賺,只為養家糊口。飾演者米高·基頓,曾主演提姆·波頓版本的蝙蝠俠,後對超級英雄題材電影嗤之以鼻,甚至在《鳥人》(Birdman)一片中,公然發洩這心中不忿,如今卻接演這角色,可見劇本自有獲得他肯定的理由。而對我來說,米高·基頓臉上的皺紋線條,是他如今的身份證明——總覺得他的皺紋皺褶很美,很藝術。

噢對了,個人最喜歡的一幕是,史塔克帶帕克到神盾局總部,原本是要他參與記者招待會,公開蜘蛛人是復仇者聯盟新成員,結果帕克以為是考驗,拒絕了,轉身離開。這一幕也等於帕克與自己的戰鬥獲勝,他用行動證明他承認了這特意能力賦予他的……命運,也走向他日後不平凡的命途。


總括而言,《蜘蛛人:返校日》非常好看。它較貼近《復仇者聯盟》《美國隊長》這一支在地球上發生的故事線(另一支故事線發生在外太空),還有片中不時播出由美國隊長為代言人的教育視頻,也說明《英雄內戰》事件之後神盾局雖分裂成兩派,但政府似乎未公開通緝“叛變”的羅傑斯一夥。單單這點,又給觀眾很多想像空間了。


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暴力新經典——《殺破狼》系列

功夫片,是香港電影傲視國際的一種類型。從一九六〇年代(甚至更早以前)起,這類型電影即給予部分觀眾一種情意結。我這八〇後也一樣,自小對李連杰主演、徐克導演的《黃飛鴻》系列傾心不已,至後來易角,黃飛鴻由趙文卓飾演之後,心裡有種無以名狀的失落……同期,成龍獨具特色的,把周圍家具、用具、工具融入武打動作的搞笑式武打風格,也令港式警匪片去到另一種高度。這篇文章要分享的,其實並沒有很久遠以前,而是過去十二年來的三齣動作警匪片系列——《殺破狼》。


******


殺破狼

二〇〇五年,如今被譽為宇宙(打得)最強的甄子丹仍未“變身”一代宗師以前,他跟導演葉偉信合作了功夫警匪片《殺破狼》。初看這片名,感覺不明所以,雖然電影序幕即告知:“‘殺破狼’是紫薇的一種命格,當命理學中‘七殺’‘破軍’‘貪狼’在命宮的三方四正會照時,就是所謂的‘殺、破、狼’格局。”——關於命理這回事,我資質有限,有看沒有懂。那時電影上映,我沒在電影院觀賞,這齣戲是之後甄子丹憑《葉問》大紅大紫時,才欣賞他過去一些口碑不錯的作品,包括這齣《殺破狼》。

也或許是個人參悟不透紫薇中的這三種命格,抑或稱之為“宿命”,我覺得電影並不沒想像中的好,故事薄弱,結尾更耐人尋味、莫名其妙。它圍繞在三位要角——甄子丹之馬軍、任達華之陳國忠、洪金寶之王寶——之間的恩怨情仇,梟雄王寶跟警探陳國忠,兩人鬥了多年,陳仍無法將其定罪,卻諷刺地發現自己患有腦瘤,命不久矣;為此,他跟另三位夥計越趨暴戾,為把王寶送入監獄,不惜篡改罪證,甚至殺元兇滅口,辦案手法極端。另一邊廂,即將上任替代陳國忠警探一職的馬軍,是警界公認的“最強打手”,有過一拳把嫌犯打致變白癡的記錄。他的到來,令陳國忠一夥人緊張兮兮,既不信任他,也不希望他插手他們未了的事情……

至於王寶,也在隱忍已久之後,終忍無可忍,命令秘密殺手阿傑回來襲警。阿傑不負所託,殘暴地替陳國忠三位同事“送行”;而馬軍知悉前因後果之下,也決定不恪守制度,以暴易暴,跟阿傑和王寶單挑……

電影本身的重點(及好看之處),都集中在武術方面。甄子丹身為此片動作導演,融入了許多自由搏擊術,加上導演的掌鏡及剪接的功力,動作場面拍得令人瞠目結舌。尤其馬軍vs阿傑、馬軍vs王寶兩場的王對王之戰,應可加入香港電影經典武打片段之列(若真有的話)。只不過,兩年之後,甄子丹與葉偉信第三度合作(葉偉信那時接下來的幾部執導的電影,都跟甄子丹合作,包括《殺破狼》《龍虎門》《導火綫》《葉問》《葉問2》)的《導火綫》,動作設計更上一層樓。


******


導火綫

《導火綫》跟《殺破狼》其實無關,只不過其中甄子丹飾演的角色,跟《殺破狼》中同樣是叫馬軍,故許多影迷都覺得是《殺破狼》的前傳……為何是前傳不是續集,看倌得自己看港版的《殺破狼》,方知曉原因。是的,中國大陸跟香港版,兩者因隱匿的政治因素波及電影創作;經典警匪片《無間道》也因同樣因素,故有兩種結局。

《導火綫》故事比之《殺破狼》較完整,述說越南幫三兄弟(呂良偉、鄒兆龍、行宇飾)於香港黑道日益壯大,沒想到其身邊的得力助手華生(古天樂飾)卻是警方臥底。三兄弟意圖殺害黑幫龍頭之後,過著唯我獨尊的日子,眼看離成功僅一步之遙,卻惹惱了督察馬軍。於是,馬軍憑著拳頭,逐個打趴這三兄弟,搗破這夥悍匪的如意算盤……看起來很個人英雄主義,編劇則安插了華生這角色,給他非常多戲份,讓他從旁協助馬軍,稍微稀釋馬軍個人英雄主義之餘,也令故事情節更合理。

此片最好看之處,仍在於“打”。先是行宇跟鄒兆龍這兩位能打的反派,透過利落拳腳把各道地的“絆腳石”打得慘兮兮,那種帶刀砍殺、拳拳到肉的鏡頭,對於心臟稍微虛弱一點的觀眾,恐怕會漏跳幾拍,喘不過氣;然後就是甄子丹發揮“宇宙最強”功力,展露“邪不勝正”之姿,先是打掛行宇,再跟鄒氏王對王對陣。

跟《殺破狼》一樣,此片由甄子丹作動作設計,他的武術功力又得以發揮得淋漓盡致。他跟行宇對陣以前,透過一場追逐作為前戲,從醫院到路邊食肆的途中,經過的每一條馬路,面對的種種障礙,兩人都以“跑酷”動作避走,及至最終的對峙,行宇把無辜路人小女孩摔至重傷,才給自己判下死刑;最終跟鄒兆龍的對打,也是本片精華所在,兩人一來一往,精彩無倫的自由搏擊術,看得血脈賁張,實是近年來難得讓人爽翻天的港產動作片。

除了故事、動作設計都比《殺破狼》更好,此片也增加了女性要角——范冰冰飾演的秋堤。只是,此角跟華生的感情戲,發展得很戲劇化,話說華生生日當晚獨自在家,一時寂寞纏身,於是撥電給過往的幾位相好,卻都被對方數落得滿臉灰,只有半年不見、相不聯絡的秋堤,一開口即祝他生日快樂,還說下班後到他家。就這樣,這兩人的感情增進得異常快速,而秋堤這角色較後也起著重要功效——給越南三兄弟挾持作為人質,也才導致最終的王對王戰役。


******


殺破狼II

此片之後,《殺破狼》系列暫緩了八年之久,直至二〇一五年的《殺破狼II》上映。這八年的“空窗期”,港式的動作警匪片,較有口碑的,當屬《特殊身份》及《一個人的武林》(也非純屬港產片,是合拍片了),同樣由甄子丹主演。由此幾部動作電影陣容來看,好似只有甄子丹及成龍各有各精彩,真正能打的動作片演員正面臨青黃不接的情況……

《殺破狼II》幕前幕後不再有甄子丹的蹤跡,葉偉信也不再執導,僅任電影監製,導演筒交由鄭寶瑞擔任(鄭的“暴力”履歷,包括《狗咬狗》《軍雞》等);主演的動作巨星有東尼嘉、吳京、張晉等,其他演員有任達華、古天樂、盧惠光……

這集的故事,又比系列前兩部更合情理,且更能帶出劇中人物的情感糾葛,電影篇幅也相對較長。故事由兩支主線——一是在泰國,東尼嘉飾演的獄警阿猜,為了籌錢醫治女兒而努力工作,某日目睹獄長高晉(張晉飾)眾目睽睽下陷害來自香港的無名囚犯(吳京飾),囚犯為此冤獄企圖逃走,兩人於是首次以真功夫搏鬥,也種下日後惺惺相惜的“情種”;二是任達華飾演的香港警察陳國華跟黑道份子洪文剛(古天樂飾)之間你來我往的角力——雙線同時進行,到後來揭示,神秘囚犯其實是陳國華的同事兼侄子、安插在黑道中的臥底探員陳志杰,陳國華於是追查到泰國欲救出志杰,結果陷入洪文剛偌大的犯罪網中,眼見性命垂危,獄警阿猜無法再昧著良心而出手相助,一場殺戮,於焉展開……

這集的雙線故事發展,可見編劇確有做功課,除了注重武打動作,還兼顧到每一位角色陷入道德灰色的兩難處境,更顯現角色的真實感,以及人性——角色雖有好壞之分,卻非全壞,也沒全好;阿猜先是“屈服”於獄長籌醫藥費給他女兒的善意之下,對獄長公然陷害神秘囚犯,選擇無視;陳志杰是警察的同時,也是一級毒癮者;洪文剛在整部電影中對任何人心狠手辣(包括親弟弟),卻是張晉的救命恩人——這等相互交錯、惹觀眾揪心的角色衝突,確實給電影加分不少。

至於這系列一貫的招牌——動作戲,也不比過去兩集差。東尼嘉和吳京一開始的搏鬥,已見拳拳到肉;較後配合一幕長鏡頭,張晉初顯身手,讓觀眾一窺這獄長內斂的兇殘;最終東尼嘉夥同吳京以二敵一,對陣張晉,終達至電影高潮。這場打鬥,我看的不僅是動作設計,亦是三位角色肩負著的動機、使命,以及為此而產生的力量!這場混戰,因為人物刻畫得有聲有色,更比過去兩集來得更驚心動魄、精彩動人。


******


總結:

《殺破狼》系列,希望它能成為未來二三十年香港動作警匪片的指標——下來有一齣《殺破狼·貪狼》即將上映——讓這類型電影及功夫潮流延續下去,也成為港片繼武俠片之後,又一引領全球,他者無法取而代之的類型。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記憶大師


人腦,看似渺小,容量卻如宇宙般浩瀚。目前的醫療及科學設備,仍沒法確定腦袋的容量有多少。也因此,這題材仍有創作空間,不時能見相關主題的故事搬上大銀幕。處理得好的,自然流芳百世——如《全面啟動》(Inception);反之則淪為眼高手低的案例。

《記憶大師》是一齣關於腦力/記憶的科幻電影,敘述江豐(黃渤飾)接受記憶大師醫療中心的記憶修復手術時,院方誤植入另一人的記憶,讓他擁有“殺人兇手”的記憶。江豐於是前往警局報案,受理警官沈漢強(段奕宏飾)起先對他的說辭嗤之以鼻,不置可否,後來發現江豐所言並非虛妄之詞,於是慢慢引導他,嘗試藉助他經歷的意外,偵破懸案……

說真的,《記憶大師》是少數考倒我的電影。編劇利用片中每一個角色之間千絲萬縷的糾葛關係,營造出錯綜複雜的情節,唬得觀眾一愣一愣的,不知不覺啟動腦力,投入這場猜測誰是兇手的鬥智遊戲中。透過編劇筆下、江豐似清醒似迷糊的精神狀態,以第一人稱角度體會劇情,會發現兇手及整個故事氛圍蠻撲朔迷離;再退一步用第三人稱看待,則發現編劇事先引導觀眾往錯誤方向猜測,也隨著最終真兇的揭曉,更顯編劇技巧的高端!

《記憶大師》海報上,宣傳文案註明跟二〇一四年《催眠大師》一樣的“大師”系列,雖然兩部片皆由同一導演陳正道執導,但《記憶大師》比《催眠大師》略勝一籌,編導各方面的進步,明顯可見。也或許《記憶大師》的時代背景設於近未來,看著看著令我不禁覺得跟好萊塢電影《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頗相似(或許根本不像,是我自作多情),但還是看得蠻開心。


男女主角黃渤和徐靜蕾的搭配,簡直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至少給我的第一感覺是如此。黃渤不帥是事實(原諒我老實人的人身攻擊),演技精湛也是實情。他將一個因記憶錯亂而性格漸變,差點為此而精神崩潰/分裂的角色演得絲絲入扣,尤其他被關在監獄和囚友互動的一幕,可見剛開始的他“溫馴善良”,囚友還笑說從他的眼睛沒看見“殺人兇手”會有的殺氣;後來,江豐一瞪眼,囚友嚇得靜下來了,甚至最後逼迫對方吞刀片的狠,都是戲。十一年前在《瘋狂的石頭》中飾演傻盜的喜劇因子,此片完全不復見。

至於演而優則導的知性美女徐靜蕾,平均每年一部作品的節奏,雖然未必都能在本地院線公映,但只要見到她的倩影,就會眼前一亮;她的美真的會給電影加分。她在《記憶大師》中的角色設定,雖未能讓她完全發揮演技,但每出現的一幕,多少會左右劇情進展,角色吃重。還有客串的許瑋甯,也是驚喜。

台灣籍導演陳正道,二〇〇六年憑《盛夏光年》打響其知名度(我至今仍無緣觀賞,只記得當年不時聽見有人談論);二〇一四年導了《催眠大師》(我看了不甚喜歡);二〇一五年的《重返20歲》,是我在台北“流浪”期間,房東極力推薦的電影。

總括而言,對一些愛挑毛病的觀眾來說,《記憶大師》仍有可挑剔之處,但我覺得編劇已經盡善盡美地自圓其說,把不合理之處降至最少,足可交差。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深海鯊機·今晚打喪屍


個人認為,所謂“人衰到貼地”,是在電影馬拉松時爛片連莊。原本預計一日的電影馬拉松,因精神不濟分四天去看,終究避不過這霉運,看到這兩齣名副其實的“災難”片……


******


深海鯊機

對海上(或海下)災難片饑渴已久(上一齣是《食人魚2:全面獵殺·Piranha 3DD》,非常爽看),《深海鯊機》(47 Meters Down)“突如其來”,於是興致勃勃地入場。

故事述說兩姐妹麗莎和凱特去墨西哥某海邊度假。然後,兩人報名參與一個鎖入鐵籠、潛入海中觀察鯊魚的“遊戲”時,卻遭遇纜索斷裂,隨著巨大鐵籠墜入深達四十七米的海底——她倆身上僅有不到一小時的氧氣,也無法在這深度跟海面上的船隻通訊,還有環伺周圍的鯊魚……身陷此境,她們的應對方式,以及如何脫逃,是觀眾想看的東西。


戲的開頭其實不錯,飾演凱特的金髮妞克萊兒·霍特,身材窈窕,好幾幕“釋放胸部”的造型,也撩得我癮頭來了;隨著兩姐妹更換潛水服下海一幕,比起女主角的麗莎,她露的肉更多,我心想在這必須要有人死(犧牲)的災難片中,編劇最好饒她一命。

結果……結果?結果沒了。整齣電影能看的賣點,就只有她——克萊兒·霍特。飾演的角色凱特。

喜愛看災難片的觀眾,多多少少總會有嗜血的慾望,希望透過這類電影舒緩潛伏體內的暴力因子。鯊魚是工具,獵物的死法,則是讓我們滌凈心靈的祭品。我非常難過地說,就這點而言,《深海鯊機》真是爛到沒有人有。電影確實有人死,但應該是低成本製作,沒有斷手斷腳斷頭的殘忍片段,僅給鯊魚“一撞”,鏡頭一閃,紅色液體“染缸”,沒了……

還有更扯的結尾,但我在此不劇透,看倌要嘛請自己去看。




******


今晚打喪屍


港片《今晚打喪屍》,同樣是災難片,也同樣跟《深海鯊機》一樣,災難得可以。

《今晚打喪屍》的開頭,也確有能夠唬人的元素——先是用動畫方式開頭,述說兩個年輕人(也就是主角)在末日降臨、雞掰……不,是雞怪侵略時,挺身而出,變身超人。結果其中的胖子超人不知為何無法變身,雞怪乘隙而入……其中夾雜穿插著演員及幕後工作人員字幕,加上只在電玩中會出現的造型設計,很有漫畫感,頓時對該片充滿希望。

鏡頭一轉,來到現實,原來動畫似是一場夢境。


開頭的雞怪變身成“人戴娃娃”,釋出病毒令人聞之變喪屍(文化差異,台灣統稱為“殭屍”)的“玄幻”設定,即令我期待編劇如何合理化;主要角色陸續登場,兩位狂妄自大的主角阿龍阿讓(白只、張繼聰),剛出獄的過氣大叔(萬梓良),跟待拆遷的粵劇社東主珊姐(吳家麗)和姪女真一(顏卓靈),五人因緣齊聚一堂;此時戶外災異爆發,喪屍肆虐,阿龍阿讓從外歸巢時,救了遭遇情傷萎靡不振的跆拳道女神以旋(王敏奕),六人於是從粵劇社邊打邊退,說要拯救世界,也不知該從何做起……從此情節,其實顯露出編劇已無法掌控劇情,只是當時的自己,還給自己、給電影一個期望,期待著一個峰迴路轉——至少電影還不時冒出冷笑話、爛geg,尚能博的我一笑,撐至完場,尤其一幕兩位主角對喪屍小孩施予暴力,看大快我心!

至於血腥畫面,本片絕對——一幕難求。眼見人之將死,剪輯也利得狠,快速切而駁之,真有“殺人不見一滴血”之使命感,徒留銀幕前的我獨感無奈、欲哭無淚。

至於結尾,你道編劇如何善後?竟連自圓其說都省略,直接再來一幕接應序幕的動畫,狠心揭示:觀眾花了一筆票價用了一小時半看的一切,其實是阿龍與自己內心的戰鬥。

完。


2017年7月7日 星期五

時光聲色迴廊:伴我成長的電影,有些經典,有些不——變形金剛


玩具品牌孩之寶(Hasbro)旗下玩具改編的電影,目前較紅的有三個系列——《變形金剛》(Transformers)、《特種部隊》(G.I. Joe)和《超級戰艦》(Battleship)。《變形金剛》自然是最當紅不讓的系列,至今已來到第五集;至於另兩個系列,《特種部隊》止於第二集,《超級戰艦》則自二〇一二年的首集至今,沒有續集的風聲,可見口碑並沒預期的好。

在此,要分享的是《變形金剛》。

《變形金剛》承載著許多大人的童年回憶。對我而言,這卡通給我的印象,其實不比《X戰警》(X-Men)來得多。除了柯博文(Optimus Prime的卡車形態在我腦海中最鮮明,我有記憶的,還是較後期的系列《百變金剛》(Beast Wars: Transformers),這3D電視動畫裡頭的角色,全化身為動物,根本沒有汽車或現代的海陸空交通工具。故,《變形金剛》真正要激得我熱血沸騰的,還是二〇〇七年的電影版——熱血沸騰是因為當初的一票難求(那時不像現在這般,各電影院有線上購票服務或手機購票APP可預先購買,只能親自前往櫃檯購票),錯過了在電影院觀賞的份,只能之後出差外坡時,夜間在飯店內透過十九寸小型電視熒幕,觀賞飯店內部的電影頻道,而且播放的還是盜版光碟。在不打擾同事的睡眠下,就著閱讀燈及在聲量超小之下觀賞,有點夜間爬起來偷看成人電影的無奈,當真哭笑不得。

Beast Wars: Transformers

我的《變形金剛》電影版初體驗,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完成。

直至二〇〇九年《變形金剛2:復仇之戰》(Transformers: Revenge of the Fallen上映前,才購買了首集的DVD,也才得以在高清熒幕中,觀賞更清晰的版本。



******


戲中人物的感情設定


大多人都表示《復仇之戰》比首集遜色,我個人則覺得不然。以我愚見,第二集無論是故事、博派與狂派的戰鬥場景、人物性格設計等,都處理得比第一集好(或許陷入驚悚大師希區考克的“電冰箱理論”中)。真正的敗筆是第三集《變形金剛3:黑月降臨》(Transformers: Dark of the Moon),故事無法跟第一、二集銜接——我這人很好騙,也很容易滿足,編劇亂掰故事,只要說得通,就可以過我心中的那道關卡;可是《黑月降臨》的故事,跟前兩集真的有太大太明顯的BUG,雖然戰鬥場面更宏偉,我就是沒法完全投入其中。

此外,第三集的主角感情發展,也讓人感到非常負面、沮喪。男主角山姆·魏瓦奇與女主角米凱拉·班斯,第一集當山姆發現自己的首輛汽車竟然是博派金剛大黃蜂(Bumblebee)時,對米凱拉說出的一句對白我今時今日仍記憶猶新:五十年後,當你回想往事時,會不會後悔當初沒有坐上這輛車?那是連接兩人、讓兩人的心緊密相連的通關密語。米凱拉上了這輛車,兩人從此捲入變形金剛兩派的戰爭;在《復仇之戰》時山姆上了大學,兩人的感情並沒有因此而改變,反而因為第二波的戰役,以及山姆的死而復活,兩人攜手出生入死了兩回,彼此的感情應該更堅固,結果……《黑月降臨》中,山姆竟然有了新歡卡莉。

當時,飾演米凱拉的梅根·福克斯因出言不遜得罪了導演麥可·貝,於是遭換角,由蘿西·杭亭頓取代。編劇的“說法”是,米凱拉拋棄了山姆,甚至把第二集將她視為女神般“意淫”的甩輪(Wheelie)也拋棄。雖然如此,當地球再次面臨危機時,為何米凱拉不見蹤影?這可以編成番外篇,述說米凱拉的故事,唯現實是殘酷的,電影這夢幻藝術,也比不上現實的銅臭。


至於《變形金剛4:絕跡重生》(Transformers: Age of Extinction),主角從山姆換去凱德·伊格,一位外形跟職業完全不搭的父親角色。而更扯的是,原本對山姆忠心耿耿的大黃蜂,也不知為何拋棄了山姆,“順理成章”跟上了凱德。我能想像,山姆就像電影系列中的配角西摩·西蒙斯那樣,本是國家英雄,卻因種種原因,國家沒法公開褒揚他,他也就只能默默地在暗地裡拭淚——突然覺得,兩人在《復仇之戰》的互動,猶如父子。

當《絕跡重生》把主要親情從男女愛情轉移至父女親情,《變形金剛5:最終騎士》(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再次回到來男女愛情,讓來自美國的凱德搭配英倫女孩薇薇安·溫布麗,先是上演冤家般不斷鬥氣鬥嘴,後終於開花結果,唯處理得生澀異常,簡直就是幼兒園等級的編劇能力,也毀了電影


******


博派

我不提狂派,因為出場人物實在太多,每一隻外形都幾乎一樣,只有密卡登(Megatron)個人形象最鮮明,不過卻給編劇的故事毀了……

還是回來博派。柯博文算是性格最鮮明的領袖人物——啰嗦的說教,以及莫名其妙的對白,每次總愛提自己的名字——I am Optimus Prime! ——怕死觀眾不知道牠是柯博文那樣。此外,我們知道牠的戰鬥能力很強,卻不知道到底強到哪個程度,你看牠一對六時可以一秒KO(《最終騎士》);有時卻又輕易地給人轟到貼地,久久爬不起來(每一集都會如此);《黑月降臨》的最終戰役,牠跟變節的御天至尊(Sentinel Prime)一對一時,打不過對方,一隻手還給對方折斷,當御天至尊給密卡登從後偷襲時,柯博文僅用一手就把密卡登送去西天領便當——欸,在第一集柯博文根本不是密卡登的對手,還需要山姆拯救,這到底是怎樣?編劇是把觀眾當蠢材耍麼?

卡通版本的柯博文

柯博文的戰鬥等級沒有一個標準,這說不過去,甚至是《復仇之戰》時,編劇竟把墮落金剛(The Fallen)的失敗,歸於“命運”的安排——只有至尊才能打敗墮落金剛。於是,山姆才竭盡所能,把在戲的中段身亡的柯博文救活……

至於人氣居次的大黃蜂,因為是主角守護者的關係,較能貼近觀眾,也自然成為觀眾的心頭好。而且牠的戰鬥力確實不凡,每一集都至少有一幕讓牠耍帥殺怪的慢動作鏡頭。此外,牠“失聲”的設定,也是牠的招牌認證。只不過,我真的沒法接受牠在《絕跡重生》就這樣拋棄山姆,轉任凱德的守護者的行為——什麼爛編劇!

打鬥像跳舞般的大黃蜂

而個人最鐘意的,其實是博派的武器專家鐵皮(Ironhide)。跟大黃蜂比,牠較沉穩;跟軍醫飛輪(Ratchet)比,牠則偏有暴力傾向,可以說混合了靜如處子,動如脫兔的雙重個性。《黑月降臨》中,牠給御天至尊突襲,特別的槍炮讓牠死無全屍,化成鐵屑紛飛,那一幕我震驚得幾乎大喊出來——不!!!!!


至於其他的博派金剛如飛輪、《絕跡重生》登場的探長(Hound)、甩尾(Drift)和準星(Crosshairs)等,雖然各具特色——外形或口音——但都好像是為了給明顯少數的博派充數。


******


最終BOSS

密卡登

《變形金剛》電影系列,故事可以亂掰假掰到不行,都不打緊,每集最為人詬病的,當屬存在感極弱的最終BOSS。第一集的密卡登,整齣電影144分鐘的片長,僅出場不到三十分鐘,雖說“物以稀為貴”,但真的很不過癮。跟柯博文打著打著,根本分不清到底誰是誰,就突然間給山姆硬硬把火種源(Spark,或稱作Cube)塞進牠的胸部,牠無法承受火種源的能量而“斷電”,就這樣給丟進深海中生鏽……

墮落金剛

《復仇之戰》的墮落金剛,先是在土星附近潛藏著,等著密卡登前來匯集,蓄勢待發,重返地球“復仇”,當牠終於來到地球,搶到原能矩陣(Matrix of Leadership),準備摧毀太陽時,給“只會敗給至尊”的命運戲弄,遇上柯博文復活,打沒記下就給KO。活該!

御天至尊

《黑月降臨》的最終BOSS,是變節後的御天至尊。牠作為賽博坦族的發明家,先是在狂派逼真到不行的演技下,在月球暗面處枯等了半個世紀之久,才在地球重見天日,這一切都是狂派的陰謀——留意到跟首次二集密卡登前往地球的目的之矛盾了嗎?至尊金剛一夥,早在一萬年前即踏足地球,留下能源矩陣;密卡登之後又為了追隨火種源踏上地球,而《黑月降臨》竟說他們早就把御天至尊“安置”在月球暗面,等著獲得能源矩陣的柯博文前往救活牠……好錯綜複雜的計劃——芝加哥戰役中,御天至尊的戰鬥能力不比首集的密卡登弱,甚至把時弱時強的柯博文打到斷臂,幾乎奪下這領袖的項上人頭,卻因密卡登的臨陣背叛,慘敗收場。

禁閉

《絕跡重生》的禁閉(Lockdown),並非屬於博派的死敵狂派,而是自由意志的宇宙賞金獵人,此次前來地球的目的,是捉拿柯博文回去見賽博坦族的造物主。於是,牠先跟人類達成共識,幫助人類消滅地球上的博派——人類則謊稱是狂派——人類則用牠們的遺骸來做研究,研發了變形金屬,還製造了以密卡登為原型的驚破天(Galvatron)(他們本是要複製柯博文,卻因手上只有密卡登的頭顱,而變形金屬也隨著密卡登的“DNA”演變成驚破天)。而最終的香港大戰,禁閉以一打三,跟柯博文、大黃蜂和人類凱德對陣,最終敗下來,化為灰燼。此集令我困惑的是,原本沒有飛行能力的柯博文,最後莫名其妙地啟動牠腳下的飛行推進器,飛往外太空尋找造物主……再次證明編劇的腦殘及懶惰。

《最終騎士》裡,柯博文回到賽博坦星,遇見造物主昆特沙(Quintessa),也確定了昆特沙欲藉用柯博文,意圖毀滅牠們的宿敵——化身為地球的“尤尼克隆”(Unicron)——以拯救賽博坦族的意圖。昆特沙替柯博文洗腦,遷牠回到地球尋找秘藏了一千六百年之久的權杖(扯到亞瑟王與魔法師梅林的傳說),期間遇到同樣被委託去尋找權杖的人類凱德和狂派密卡登等人,還跟大黃蜂打了一架(驚見可媲美《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中“瑪莎”清醒咒語的荒謬設定)。最後,當然沒法毀滅地球,人類和博派萬歲!這集最讓我一直忍不住吐槽的,除了柯博文因大黃蜂某設定的覺醒,就是驚破天究竟何時恢復成密卡登模樣及變身的設定,編劇提都沒提……



******


重點來了——美女如雲

《變形金剛》在麥可·貝的鏡頭下,謝絕醜女登場,幾乎每一位都是養眼美女。

先說第一、二集的女主角:梅根·福克斯。當時《變形金剛》上映,我無緣在電影院觀賞,可是友人肚腩耀卻不時對我說,他被電影女主角吸引。我無言以對,因為我根本沒機會看,而在那不流行即時上網谷歌的年代,也不知道他口中說的到底是何人。後來在小熒幕中觀賞,不見得怎麼吸精(睛),直至看了《復仇之戰》,最後晃著乳飛奔前去遭炸死的山姆的一幕,才終於引起我的注意。回看第一集,大黃蜂故意“死火”,山姆打開車前蓋,她提起雙手撐著車前蓋俯著身子檢查,露出的平坦小腹襯著健康的膚色,我若是山姆,也會深深地愛上她。


只可惜,就像前段所述,她得罪了導演,遭換角;後來則在麥可·貝監製的《忍者龜:變種世代》(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再次與麥可·貝合作,雖然現實中已做了母親,但辣味猶存。

《復仇之戰》中,還有個在校園一直勾引山姆,由伊莎貝拉·盧卡斯飾演的人形狂派。伊莎貝拉名氣自然不比梅根響亮,《復仇之戰》之後比較著名的作品,只有《戰神世紀》(Immortals),她在其中飾演雅典娜,跟巨人族打仗時也吸睛得很。

伊莎貝拉盧卡斯在《戰神世紀》中的造型

《黑月降臨》的蘿西·杭亭頓,是傑森·史塔森的配偶,也是知名品牌內衣名模,身段有多誘人,無需贅言。麥可·貝就是有辦法將女人最美的一面呈現於觀眾眼前,蘿西在《黑月降臨》中的身份地位雖不得我心,後來硬要她說動密卡登造反的理由,也非常牽強,但也因為她,才讓我能撐完全場。《黑月降臨》之後,蘿西只演出了一齣電影:有口皆碑的《瘋狂麥斯:憤怒道》(Mad Max: Fury Road)。

這兩夫妻,惹不起

《絕跡重生》中飾演主角凱德女兒的妮可拉·佩爾茲,也算是名不見經傳的演員。《絕跡重生》之前,她帶給觀眾較有印象的作品,當屬給人唾罵到慘兮兮的《降世神通:最後的氣宗》(The Last Airbender)。她在《絕跡重生》中的角色,可說是較老成、也較能擄獲人心(在麥可·貝的電影中,這種擁有知性智慧的女性角色實屬難得),雖是人家的女兒,卻反過來照顧擁有發明家夢想的父親凱德,還在父親與男友之間周旋,讓兩人從彼此針對終至和解,同仇敵愾協助博派金剛化解危機。

妮可拉佩爾茲

《最終騎士》中有兩位戲份頗重的女性角色——伊莎貝拉·莫娜飾演的伊莎貝拉,以及蘿拉·哈德克飾演的薇薇安。後者是此片的女主角,前者則為女二配,而我個人較鐘意的則是伊莎貝拉。雖是幼齒(拍攝期應該只有十五歲),跑動起來卻異常誘人(這是重點嗎?);至於蘿拉,較為觀眾所知的,該是在《星際異攻隊》(Guandians of the Galaxy)中飾演星爵罹癌早逝的母親。



只能說,麥可·貝除了是處理爆破場面的能手,塑造女性之美(媚)態,他確實也有個人獨到之處。


******


個人情感


發現一個現象,每每一集《變形金剛》電影上映,總會在路上遇到貼有博派或狂派圖徽貼紙的汽車,我不禁莞爾。《變形金剛》承載著一些男生馳騁路上的夢想,這是事實,他們希望自己的汽車都是大黃蜂、斯韋伯(Sideswipe)或迪諾(Dino),才會有黏貼紙的舉動。我則對此無感。我對汽車的期許,來自《頭文字D,要求的是駕駛技術,不是自動駕駛。這是東西方公路文化及理念的不同。《變形金剛》電影中,山姆需要人生的首輛汽車大黃蜂,目的是為了追求女性,為了滿足性慾,為了繁衍,這設定要硬說的話,簡直是貶低女性。

再來,就是整個電影系列。我不否認麥可·貝確實有他過人之處,如爆破場景的調控、一些慢鏡頭動作的處理,還有“女性美”,都有他個人風格及特色,甚至去到只需看見某一幕,就可以猜出該戲乃由他執導的“身份證明”之地步。這系列的軟肋在於——編劇。或許有一說法是:電影沒說明的情節,都在漫畫中解說。此說法恕我無法苟同。就跟漫威MCU一樣,雖然也有推出MCU漫畫,可是觀眾不會不看漫畫,就不知電影在演什麼,這是整個幕後策劃、編劇團隊的責任,不在於觀眾。

還有,後來兩集,CGI跟演員的結合,也越來越多的偏差,銜接不上,破綻連連。最明顯的例子是《絕跡重生》中,眾博派金剛闖入KSI總部大肆破壞,保全人員的反應不止慢半拍,而是好多拍,那幕讓我爆笑出來。


******


總結

無可否認,《變形金剛》是越演越差,可是電影公司熟知觀眾的消費心理學,就算嘴上批評得一文不值,還是會乖乖掏錢買票進場看它到底爛到如何。如此長拍長有、劣性循環下,要去到第八第九集,看來也是時間長短的事。

還有別忘了,電影置入行銷的品牌,它們投出的金錢,也是讓這系列維持下去的一大原因——如此能夠誕下金蛋的母雞,電影公司能拒絕、放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