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

《The One》周杰倫演唱會



二〇〇三年五月十七日,是我生平出席的第二場售票演唱會——第一場同樣是周杰倫的《范特西》世界巡迴演唱會,後來所有的演唱會出席記錄也都獻給了周氏。

早在《The One》馬來西亞站之前,市面上已推出《The One》世界巡迴演唱會Live CDVCD,而我這等級的周氏擁躉,自然也不“執輸”,常逛唱片行的我,一看到“新碟推薦”欄位上擺著這張CD,即二話不說買下;而比CD較遲發行的VCD,也在二〇〇二年十二月卅日那天,撐著上吐下瀉的病體堅持搭巴士到金河廣場的淘兒音樂行購買;回到家即刻拆開包裝觀賞,病情不藥而癒。

這張演唱會Live CD,其實是二〇〇二年九月台北場的演唱紀錄。內收錄二十首歌(VCD二十二首,多收錄〈半獸人〉〈爸 我回來了〉兩首),完美記錄周杰倫發行三張個人專輯以來,再一次用演唱會形式作為其在音樂事業上的成績。

用耳朵觀賞整張演唱會Live CD的話,老實說其實有點吃不消。跟近幾年的演唱會相比,《The One》很明顯地洩露出他當時的缺點,好幾首抒情歌曲每到高音時,都可聽見他的中氣不足,加上當時候的收音技術不比現在先進,雜音(觀賞者的歡呼也是噪音)多,稍微缺乏耐心的話,真的沒法聽完。此外,其中收錄的陶喆作品〈找自己〉,改編變調且走key的離譜,唱得有夠爛(後來找出原唱版本,兩相比較,周氏版本直可列入黑歷史);但撇開這幾點,作為一位只發過三張專輯的歌手來說,他這第二次巡迴的演唱會,無論舞台、格調、規模、金錢投資,試問有哪位同輩的歌手能跟他同等級?


此外,我其實在當年九月台北演唱會不久,即在唱片行購入一張中國大陸發行的《The One》演唱會VCD,其中更完全暴露了周氏忘詞的“天賦”,尤其演唱〈安靜〉時,忘詞程度可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後來阿爾發音樂(那時杰威爾還沒成立)發行了這張Live CDVCD,那首〈安靜〉竟然被“正音且正詞”了,我也天真地認為早前入手的那張大陸版VCD是盜版貨,二話不說丟了。要是留存下來,至今的價值可能會飆漲,畢竟那是收錄當時的“原音”呢!

至於拿到VCD後,真正用眼睛觀賞時,心得可不一樣了。他身著帥氣銀色盔甲(馬來西亞場變成鋼鐵人裝的赤紅色),演唱序曲變奏版本〈雙截棍〉,跟聽演唱會完全不同;跟舞者同奏跳的踢踏舞,終於揭露聽〈爺爺泡的茶〉時一直有人高呼叫喊的疑惑;演唱〈鬥牛〉以後,特地安排一場籃球單挑表演賽;〈安靜〉被阿爾發做了手腳,有些鏡頭切換成遠景,不敢讓觀眾發現嘴型對不上歌詞(邪笑……);〈龍拳〉是整場演唱會令我最high的表演環節,吊鋼絲飛簷走壁一整個氣勢超磅礴;寫給蔡依林的〈你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是最好聽且最有新鮮感的抒情歌;跟MV同樣與麻吉劉畊宏合演的〈最後的戰役〉,令不在現場的我聽罷也不禁吶喊encore(馬來西亞場時,因不可運與槍械相似的道具通過海關,不得不改用手電筒取代機關槍,讓現場氛圍一時冷了十幾度);第一次用〈開不了口〉作最後一首歌曲,為往後無數場的演唱會奠下一種壓軸模式的基調,也是歌者與真正歌迷之間才懂的暗號。

後記:買了“正版”《The OneVCD以後,看報章娛樂新聞時,發現其實另有限量VCD版本,乃跟手持雙截棍的周杰倫模型同套發售,只是跟我缺了緣分,找了幾回,無疾而終。



2018年12月27日 星期四

水行俠



二〇一八年唯一一部DCEU作品,也是DCEU第六部電影《水行俠》(Aquaman),獲得各方讚賞,導演溫子仁並被譽為是讓DCEU系列作品翻身的“點金石匠”,我覺得這是過譽了。

並非說《水行俠》拍得不好,只是故事缺乏驚喜(看戲看太多的壞處……),劇情走向皆在意料之內,全場戲只是看亞瑟·庫瑞/水行俠如何冒險尋找自己,最終大功告成,且抱得美人歸。

將《水行俠》跟其他DCEU作品比較的話,它算是卡在中間地位,跟《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和《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an)這兩部單人英雄作品同調調,比群戲《自殺突擊隊》(Suicide Squad)和《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好,但不比《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有深度——是的,《正義曙光》仍是本人最喜歡的DCEU作品。要是跟外界公認的DC漫畫對頭漫威MCU比較,我覺得《水行俠》就跟今年賀歲檔《黑豹》(Black Panther)沒什麼不同:前者向觀眾介紹DCEU的七海海底世界;後者則引領觀眾進入受保護的高科技非洲領域,兩者帶出的異域文化,實則是電腦特效加上無窮想像力的競逐,跟早些年的《阿凡達》(Avatar)有著異曲同工。溫子仁也承認,《水行俠》其實就是海底世界的《阿凡達》,那些個海底世界的奇珍異獸,外觀及創意堪比迪士尼幾部海底世界卡通,只是較成人風格較兇狠/猛,尤其最後一戰時臣服於亞瑟並隨他出征的三叉戟守護神,外形貌似鰲蝦又有章魚觸角,令我聯想到卡通《尖叫旅社3:怪獸假期》(Hotel Transylvania 3: Summer Vacation)中會打鼓的大章魚。

至於反派,首先要說的是對王位欲擁有實權、無後顧之憂而不斷要殺死私生子兄弟亞瑟的嫡子奧姆。他以為母親因與凡人“私通”,而被施予放逐死刑,遂將喪母之痛轉為對亞瑟的憤恨,並藉人類污染海洋之故,欲挑起兩界戰端。派屈克·威爾森以金髮造型演出奧姆,加上海底光線折射的關係,觀眾不易認出他(乍眼看去還以為是“災難片”《暮光之城·Twilight》的吸血鬼父親)。


另一位反派黑蝠鲼,編劇安排他跟父親有一場天人相隔的戲,藉此交待他對亞瑟產生不共戴天之仇的前因,亦因同屬人類關係,或較易取得觀眾同情。當然,黑蝠鲼這夥“高科技海盜”進入潛水艇濫殺無辜,即刻遭來報應,父親其實死有餘辜,情理上不該怪罪亞瑟見死不救,但他“成魔”的過程,編得合理。

較令我覺得驚喜的,反而是演員卡司,除了早前在《正義聯盟》率先“示眾”的男女主角,《水行俠》之配角可謂星光熠熠,明星氣場完全不輸給兩位主角,包括能在多部超級英雄片見其身影的威廉·達佛、可說是溫子仁御用愛將的派屈克·威爾森、一九八〇、九〇年代動作巨星杜夫·朗格、奧斯卡影后妮可·基嫚等。

簡而言之,《水行俠》並非大家說的那般非看不可不看後悔的好看程度,若純粹作為娛樂片觀賞,倒是合格。



2018年12月22日 星期六

我的打的經歷(三):電召車時代崛起

電影Baby Driver劇照,男主角Baby擁有高超駕駛技術,負責載送任務

文接前篇:



在國外打的,讓我有的比較國內外計程車司機的差異。加上自己開車上路時每每遇到交通阻塞,罪魁禍首無非是以龜速霸佔快車道的計程車,令我對我國計程車的印象只有更負面。

最後一次在本地打的,是某次旅行歸來,從機場搭捷運輾轉到離家最近的輕快鐵站時,已離午夜不遠。我向排在首輛的司機告知位於美拉華蒂花園(Taman Melawati)的住址,他答應載送;當我要求他使用國家動物園旁的路前往時,他開始喋喋不休地抱怨,說我欺騙他,這明明不是美拉華蒂花園……我叫他停車,他又扮好人,說那麼夜了一定要送我到目的地。我堅持下車,剩下的路我自己走!

直至電召車服務崛起,我換了智能手機,就不再打的了。電召車服務以搭客為上,不需事前議價、不會拒載、不需看司機嘴臉、車內不會有難聞異味……任何方面都比傳統計程車爽快麻利多了。還有,計程車作為本地觀光業的前線,是遊客對我國的第一印象,卻仍使用車齡超久的車,至少外觀該保養得像樣點嘛;本身服務不周,反而怪罪政府沒善待他們,更責怪電召車司機搶其飯碗,對他們拳腳相向。這類報章上時有所聞的事件,作為一位曾有“切膚之痛”的消費者,我絕少站在計程車司機那一邊。

電影The Equalizer 2裡,主角Ribert McCall兼職電召車司機
當然,就像並非所有傳統計程車司機都是混蛋一樣,也曾遇過讓我火冒三丈的電召車司機。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召到一位印度女性開的車。從我家駛出大馬路的兩公里路,速度慢到腳踏車都比她快;出了大馬路她禮貌地道歉說要去添油,這舉止讓我心裡怒火稍微緩和。重新開車上路,速度較快了,但未達到我心中最低的標準,正引頸留意儀錶板上的速度表,說時遲那時快,她竟然一個緊急剎車,我不禁往前衝,差個幾釐米臉就跟副駕駛座包“親親”,聽她破口大罵前方車輛轉換車道,我舉目搜尋所指車輛,發現前方五百米左右的距離,左方車道的車正打著信號燈,慢慢駛過來我們所在的車道……哎喲喂呀拜託!人家距離還那麼遠,你有沒必要緊急剎車!你這不是惡人先告狀,還謀殺未遂嗎!!那一刻,我真想請她讓我來開就好。如此有驚無險地抵達目的地,下車後電召車服務APP請我替司機評分,我想起兼職此行的友人說,只要司機評分低於某個點,就會永久被電召車公司列入黑名單。所謂斷人生計等於殺人全家,我大人不計小人過,拒絕評分。

想說的是,本地大多計程車司機缺乏職業操守,為了生計不惜對搭客“大殺特殺”,要是懂得計算,與其賺取這種毀譽的蠅頭小利,不如努力一點,車開快一點,載客多一點,變通一點……這看似卑微低下的職業,對我來說也是一種神聖的使命!

2018年12月21日 星期五

人面魚



二〇一五年,台灣電影《紅衣小女孩》上映,將當地鄉野都市傳說與親情融合,大受當地人歡迎,票房成績亮眼,被譽為是台灣鬼片的新生代代表作品。隔年初,《紅衣小女孩》在馬來西亞上映,我看了,覺得還好而已,不若同年另一部台灣鬼片《屍憶》精彩、驚悚,帶出的社會議題或訊息亦不及後者。故二〇一七年《紅衣小女孩2》上映(沒錯又在台灣掀起一波熱潮),我興趣缺缺,直至外傳《人面魚》上映在即,才找來觀賞,覺得不比首集優質。

《人面魚》我是看在女神徐若瑄的份上捧場。它像前兩部正傳般,把當地鄉野傳說融入社會題材——片首離奇的滅門血案取材自台灣真實事件——然後依然以女性視角出發,帶出親情故事;另一方面,虎爺乩身角色的設定,除了作為片中把兩組角色及故事串聯起來的橋樑,也把《人面魚》這部外傳串聯到兩部正傳中(尤其《紅衣小女孩2》最為明顯)。如此設定,在如今“宇宙觀”當道的電影產業中,除了好玩,其實頗具野心,至少把台灣當地鄉野傳說的魑魅魍魎聚在一系列電影作品中,就似好萊塢“《厲陰宅》宇宙”(The Conjuring Universe)那般。但,電影公司說《人面魚》乃“紅衣小女孩”三部曲的最終章,未來會否有後續相關聯作品仍未可知,影迷可拭目以待。

至於《人面魚》,以我之見,其實不過不失,整體品質夾在兩部正傳之間,比剪輯零碎、故事不通的第二集好;卻比首集少了驚喜。它依舊著重在母子情,我覺得這設定頗為可惜,來到第三部作品,何不嘗試涉獵另兩部前作沒有的元素及題材,讓電影具更多元素,製造更多新鮮感?(好聽是穩扎穩打;壞則少了突破的野心。)

徐若瑄模仿《魔戒》咕嚕。別惹生吃魚的人。

演員及人物設定方面,女神徐若瑄飾演的憂鬱母親,演技縱使再好再如何敬業,人物設定與前作有重複,實在扼腕;虎爺乩身的角色,建立在虎爺與魔神仔這對宿敵關係上,而虎爺乩身因喪妻之慟而自責,失去虎爺庇護,導致眾多門人在林中中邪,直至戲末方大顯神威,犧牲性命換回人間幾年的和平時光——有人評說其死法有點像《羅根》(Logan),倒是真的。飾演父母的兩位角色,都盡職地把不好演的內心戲詮釋出來,但故事銜接得不甚完美,成了小缺憾。

本片有兩支片尾,首支片尾是關於第一集許瑋甯與黃河飾演的男女主角進入那棟凶宅,我覺得這跟串聯三部曲的效用不大,因為魔神仔並非在那棟凶宅向他倆伸出“魔掌”,而由阿偉的鄰居老婆婆作為引子。故,這支片尾在“魔神仔宇宙”中簡直是畫蛇添足。至於第二集主角楊丞琳登場的第二支片尾,看戲時工作人員打開強效燈,銀幕曝光,沒法看清楚,在此不予置評。

簡而言之,《人面魚》整體不過不失,看在徐若瑄使出渾身解數發揮演技的誠意上,是應該捧場的。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Lakaran Jiwa Merdeka: Catatan dari Penjara Kajang



Yang Berhormat Dato' Seri Anwar Ibrahim, Presiden Parti KEADILAN Rakyat, YB Chua Tian Chang, atau lebih dikenali sebagai Tian Chua, Profesor Madya Dr. Zulkanain Abdul Rahman, Ketua UMCEDEL, tuan-tuan dan puan- puan, para hadirin sekalian, selamat sejahtera.

Saya Ma, dari Mentor Publishing, penerbit buku baru YB Tian Chua berjudul Lakaran Jiwa Merdeka: Catatan dari Penjara Kajang. Terlebih dahulunya, saya ingin berterima kasih kepada parti KEADILAN Rakyat dan UMCEDEL, kerana sudi menganjurkan majlis pelancaran buku ini. Sebelum ini, rakan-rakan sekarja kami berangan-angan untuk melancar buku ini di dalam Penjara Kajang. Ini kali pertama saya memberi ucapan dalam bahasa Melayu. Saya mohon maaf terlebih dahulu jika ada perkataan-perkataan yang kurang tepat atau bercampur dengan Bahasa Inggeris dalam ucapan seterusnya

Kandungan buku baru YB Tian Chua berkenaan dengan situasi beliau semasa dikurung di Panjara Kajang selama 30 hari pada tahun 2017. Sebagai orang awam yang mengikut undang-undang, dan tidak pernah masuk penjara, keadaan dan suasana dalam penjara yang saya bayangkan adalah seperti yang disembahkan pada tayangan wayang atau televisyen. Terutamanya beberapa filem Hong Kong atau Hollywood yang terkenal seperti Prison on Fire, filem Hong Kong yang saya menonton pada umur 7-8 tahun;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The Green Mile, filem-filem Hollywood yang diadaptasi dari novella dan novel Stephen King, dan lain-lainnya, suasana dalam penjara serupa dengan Neraka – penuh dengan kes-kes kekerasan, banduan selalu dipukul oleh pegawai penjara, ataupun bergaduh sesama lain – Tetapi, semua keadaan yang saya bayangkan tidak wujud di dalam catatan YB Tian Chua. Sebaliknya, penjara yang digambarkan oleh beliau, sangat harmoni. Beliau dapat berbual-bual atau berkomunikasi dengan pegawai-pegawai bertugas dan ‘jiran-jiran’ sel. Melalui perbualan mereka yang dicatat dalam format dairi, pembaca dapat memahami fikiran dan kehidupan pekerja-pekerja atau penduduk-penduduk dalam penjara, kesukaran mereka menghadapi, dan selain-lainnya.

YB Tian Chua terdapat masa membaca yang susah mendapat semasa di luar penjara. Saya amat bercuriga mengenainya. Mengikuti gambaran beliau, suasana penjara nampaknya seakan Homestay atau low-cost hotel untuk bercuti. Nampaknya penjara memang tempat yang sesuai untuk bercuti. Jika kami menghadapai tekanan dalam kerja atau kehidupan, jom mari masuk penjara untuk bercuti. Haha…

Lakaran Jiwa Merdeka ialah buku yang senang dibaca. Walaupun senang dibaca, pembaca masih dapat memikir berpasal beberapa soalan falsafah melalui buku ini, seperti makna ‘kebebasan’. Adakah seseorang mempunyai kebebasan yang sepenuhnya walaupun dia tidak dipenjara atau dikurung di mana-mana tempat? Adakah pekerjaan, kehidupan – yang paling penting, keinginan seseorang – akan menghadkan minda seseorang dan menjadi dia lebih serupa sebagai banduan daripada banduan sebenar? Sila sokong Lakaran Jiwa Merdeka, dan boleh didapati di luar dewan ini dengan harga istimewa hari ini.

Sekian, terima kasih.


Link Pembelian: https://goo.gl/rQNpW7

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羅賓漢崛起



感覺上,《羅賓漢》就像歐洲版的《西遊記》,雖重拍頻率沒有後者那麼氾濫,仍時不時會有新影視作品面市。距上一部同名電影相隔八年,《羅賓漢崛起》(Robin Hood)再以不同的視角觀點,道出這位俠盜“成魔”的過程。

印象中,《羅賓漢崛起》的羅賓漢,是那麼多部同類電影中年齡最輕的。這也難怪,否則台譯片名不會有“崛起”這字眼,就是要說明羅賓漢如何“走上歧途”嘛。故事敘述家底豐厚的羅賓漢,被召入軍隊參與十字軍東征後,回到家鄉的他原想與愛人瑪麗安就此共享下半生,沒想到家國早已衰敗,瑪麗安也以為自己從軍時客死異鄉,轉嫁他人;羅賓漢面對這人生巨變之際,碰上在戰場上倖存的敵人小約翰,小約翰為報恩羅賓漢且復仇羅賓漢家鄉的統帥,阻止羅賓漢輕生之餘,且遊說他替為暴政所苦的人民“做一些事”,對抗暴虐腐敗,重建和諧家園。於是,小約翰成了羅賓漢的授業師傅,兩人專幹劫富濟貧的“勾當”,也因此引來暴君的通緝追殺令……

老實說,《羅賓漢崛起》有點沉悶,故事情節流俗,看了大略十五分鐘,即可猜到結尾——雖然大眾都知曉羅賓漢最終會“成魔”,而《羅賓漢崛起》亦毫無驚喜地朝著所謂的“宿命”發展——他可說是如今好萊塢電影當道的蒙面超級英雄,或是動用私刑的前輩,隱匿身份除暴安良,加上雙重身份的設定,在在令人想起蝙蝠俠……這樣一說,倒跟《蝙蝠俠:開戰時刻》(Batman Begins)有七八分相似:與愛人離別、在外“學成歸來”(說的是武藝)、蒙面俠客等;兩對師徒之間最大區別是,羅賓漢與師傅小約翰的關係,是從敵對至攜手抗敵,跟布魯斯和忍者大師的反目成仇不同。


除此之外,片中唯一較讓我留意的是服裝造型設計。倒不是設計得有多好看,搭配得多麼精準符合年代,只是發現片中人的衣著,似乎都很現代化,比如羅賓漢的外套,更像是羽絨風衣;反派常披的外衣,也和類似現實中時髦“踢死兔”的改良版。不知是我孤陋寡聞或造型設計師真有此“除舊迎新”的目的,但也不失為讓電影跟上時尚風潮的一種表現。

其他的,就有點匱乏。動作設計普通,人物性格塑造得不過不失——雖然傑米·福克斯一如以往地好戲,但也沒法提升多少觀影情緒,更遑論主角泰隆·艾格頓空有一身靚麗外形——剪輯尚算流暢,劇情不見精彩,連結局也算是一種反高潮,讓人有“啊?壞人就這樣死了?電影就這樣結束了?”之訝異。

總的來說,《羅賓漢崛起》只是部打著“家喻戶曉的俠盜之起源”名堂的動作片,缺乏高潮,精彩不足,散場後輕易遺忘。



2018年12月11日 星期二

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



近來不再主動看電影預告片,就算一些必看的宇宙觀系列電影預告,皆盡量能免則免,一來是擔心預告暴雷(畢竟戲看多了,對劇情的發展猜測八九不離十),二則直接進場看正片,能迎來更直接的驚喜(或驚嚇)。故,這部《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就在毫無事前準備下,進場觀賞。

劇情述說由五位強勢姐姐撫養長大的主角李狂龍,想要交女朋友,都因為過不了五位姐姐那關而沒法談成戀愛;五位姐姐把這小弟照顧得無微不至視為己任,包括不讓他受情傷,此舉讓李狂龍欲擺脫她們的決心更強烈,恰好學校轉來一位樂於助人的轉學生小夢,李狂龍遂設計請她協助,而五位姐姐就像預想中的,沒那麼輕易放手……

我是抱著觀賞校園輕鬆喜劇的心態來面對《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結果對充斥不合情理邏輯不通的橋段,比如在校園內投擲炸彈、動用武器(弓箭),甚至發生爆炸學生被炸得灰頭土臉(不至於衣不蔽體體無完膚),對此學校師生都似乎見慣不怪,也沒驚動警察,就跟漫畫《天上天下》一樣;有些笑梗更堪比王晶的低俗喜劇般下三濫,完全笑不出……開始時對這種設定不自在,後來看開了轉換心態,對其過於認真就是我輸了,就此熬過這一小時半的電影。


這樣的觀影經驗,不舒服嘛確實有點,但也不至於到憤怒大嚷退票的地步,原因就在至少能一邊觀影一遍吐槽,藉此“消磨”時光。此外,那位不斷刻意被人遺忘、想要露臉卻不斷慘遭攝影師(或導演)“割愛”的反派,也因其神秘感,莫名地替電影加了少許的分;電影不斷在耍冷笑話,難得這位神秘反派能帶出真正喜感——雖然不多。至於男女主角彼此之間從冤家到友情繼而進化至愛情,再經歷誤會反目成仇到言歸於好的過程,都流俗到輕易猜測出來;還有,小夢樂於助人的個性,對上李狂龍及麻吉的“求助宣言”,竟然輕易相信他人,簡直是貶低本身的智商……

另外,男性觀眾較關注的五位姐姐,各有各不同性格,呆萌嗆辣御宅性感霸氣,本該可以在她們身上大做文章,可惜礙於篇幅受限,沒法深刻刻畫,角色塑造得扁平,除了以姐代母職讓觀眾較易憑想像理解其內心戲的大姐(謝金燕飾),其他無奈淪為無關痛癢的配角。

總的來說,《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真的不能以一般理性思維來對待,畢竟改編自輕小說,只求歡樂,不求邏輯,亦可能只有當地人(台灣)能理解其中的梗,看得津津有味。本地觀眾嘛,只能說願者上釣(吊)。



2018年12月8日 星期六

我的打的經歷(二):在外國的文化衝擊


法國電影《Taxi》


二〇〇八年京奧期間,與友人到台灣自助遊。在九份過了一夜,下一站目的地是野柳。原本的計劃是:從九份打客運到瑞芳火車站,再轉搭到野柳。天空下著毛毛細雨,我們抵達瑞芳火車站時,心想從此處打的前往野柳,三人合湊車資應該不貴,所謂“花錢買時間”,要是抵達野柳後仍是灰蒙蒙的氣候,乾脆放棄女皇頭趁早轉玩其他地方。向遊伴提出此議,大夥附議,我們到路邊招車。

彈指間就招到了。我們以馬來西亞打的習慣,打開副駕駛座車門問價。司機說照表收費,告訴我們一個大概,還得視交通狀況而或有起落。總之就是——一切照著計費表。我們在路邊討論、計算了一陣子,期間我瞄到司機似有難色,直至我們上了車。

路上,司機對我們坦誠,他正要下班回家,但看到我們招手,只好停下;也想趁我們討論之際一走了之,卻擔心我們舉報他拒載而留下。我們心裡邊讃這位司機真有職業操守的同時,也向他說明我國一切由計程車司機說了算的文化。他嘖嘖稱奇,不知是為乘客抱不平還是羨慕身處我國的同業。

幾年後再到台北,機緣之下包下了一輛七人座計程車進行一日遊。這位司機除了開車,還肩負起導遊、攝影師、領隊等多重身份,依承諾帶我們去說好的景點,替我們做導覽、講解該地的歷史事跡,還略盡地主之誼,午餐由他買單;晚餐後又買了一支當地釀產米酒請我們品嘗……看他如此花費,一天到底能賺多少?

電影《Collateral》劇照

期間我們問他:幹嘛不守在台北市就好?如此招客還開這大老遠的路,不辛苦麼?他回說台北競爭激烈,他需要變通,接這種一日遊或幾天幾夜遊的客以維持生計;雖然客源多時每天僅睡四五個小時,但開車是他興趣,能做自己喜歡的事,何來辛苦……自此,每到台北,我都預先知會他行程,請他負責機場接送。

出差香港時亦有一番體驗。話說那次在一商場前苦候多時仍不見一輛計程車,正納悶怎麼不像馬來西亞,只要是購物商場或輕快鐵站,不管人流多或少,總有一大落計程車排著隊等……好不容易迎來一輛,上了車我問司機:“頭先廣場咁多客仔,點解不喺度排隊?”他回說:“咁等咪搵唔到食?”我建議他載客時放慢車速,就可收取更多車資。他:“靚仔,我開快一點努力載更多客,就算每位客人車資少也比慢慢開一整天沒載幾個客的錢來得多啊!我們香港人會算的吖!”

聽他說“開快”,我才回神發現車速驚人,蜿蜒而上的斜坡還飆到時速九十;我朝車窗外一看,不禁傻眼——車旁小巴也不遑多讓,兩輛車就這樣緊貼著彼此競速……

本地計程車司機,這該有的觀念,你們曉得嗎?

(待續……)

2018年12月6日 星期四

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



我非常喜歡《無敵破壞王》(Wreck-It Ralph),除了它是一部敘述反派角色不想當反派的反英雄劇情,出現在裡頭的舊時代電玩,都是我熟悉(有些只曉角色,不懂出自哪部作品)的,帶給我無數情懷,成了我對之念念不忘的錨。當聽見續集《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即將上映的消息,雖然振奮,但仍有點忐忑,憂心破壞王擺脫不了“續集電影比首集來得遜”之列,故也就不敢太期待。

結果事實證明,這些擔憂都是多餘的——《網路大暴走》比首集來得出色,且是精彩翻倍的續集電影!

《網路大暴走》敘述破壞王和雲妮露(公主)經歷了首集的冒險,成了好朋友,六年來過著愜意無憂的生活,直至某日雲妮露所屬的賽車電玩《甜蜜衝刺》機台方向盤壞了,工廠也不再生產零件,為了阻止《甜蜜衝刺》被拔掉電源插頭的命運,破壞王於是夥同雲妮露勇闖網路世界,只為了獲得在eBay購物平台上出售的機台方向盤……兩人首次闖蕩網路世界的冒險故事由此展開。

我不得不佩服《網路大暴走》幕後團隊的創意,他們竟可將我認知中的網路世界,透過無窮想像力及無限大創意,呈現出一個五彩繽紛的大千世界,令我大飽眼福。其中有些角色與設定,透過印象與現實比較,果真貼切,如其中的搜索引擎(擬人化成知識淵博的學者形象),破壞王和雲妮露對其只發出一聲聲母,他即會搶著詢問是否尋找什麼什麼,就跟現實中搜索引擎一樣,一輸入幾個拼寫,即自動出現幾種選項,減除使用者的麻煩。另一令人會心一笑的設定,就是那個“彈出點擊廣告”的系統,化成一位令人感覺有點嫌惡的人,在街上叫喚,待有心人士上釣;就跟網路上常會彈出令人厭煩的廣告一樣(有時還帶著病毒)。此外,它還帶出網路霸凌、酸民留言不需負責、“對它認真你就輸了”等種種這虛擬世界時有所聞的情形,也算是給觀眾一場寓教於樂的教育。

看著這些將電子科技簡單的01,轉化成複雜萬千立體世界的創意,我聯想到有著同樣將網路立體化的另一好萊塢鉅作《駭客任務》(The Matrix),其中角色或功能的比喻,兩相比較下來,《網路大暴走》是更適合讓大眾理解的(這不在講廢話嗎?)。現代天天對著手機或電腦的小朋友輕易明瞭之外,也能讓一般電腦網路使用者更投入;要是看不懂的,也該是對電腦或網路不熟悉或抗拒的觀眾吧!


除了網路世界蔚為奇觀,《網路大暴走》真正的主題,其實是友情。破壞王與雲妮露的六年情誼,經歷《甜蜜衝刺》這一波危機,也讓雲妮露對友情及生活產生了質疑:該不該依據破壞王的希望,回到《甜蜜衝刺》中已熟悉周而復始毫無挑戰性的競賽生活?還是待在充滿無限挑戰,甚至危險重重的網路賽車遊戲《致命關頭》中?——平時有玩電玩的觀眾應能理解網路連線遊戲與單機電玩的區別——若選擇後者,則等於背叛破壞王的友誼;選擇前者則跟自己的心意過不去。兩害相權取其輕,《網路大暴走》最終讓觀眾上了一堂寶貴的人生課:友情不該長久約束著你,真正的友誼應該允許你、支持你在人生路上發光發熱,縱使沒法朝同一目標前進,也會給予無限支持,為彼此加油打氣!這才是真正的友誼!

《網路大暴走》的另一大亮點,就是將過去幾部迪士尼卡通中的十四位公主角色齊聚一堂,還盡可能找回原版的配音員替其配音;也在此片或顛覆或融合了眾公主以往帶給觀眾的既有印象,讓觀眾不禁莞爾。另外一大忠於原著配音員的驚喜,當屬《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 2)中的格魯特——其實只需用回馮·迪索的音檔即可——只能說迪士尼利用網路平台取悅觀眾的做法,非常合適。

總括而言,《無敵破壞王2:網路大暴走》是我心中年度第二部最佳動畫電影(第一部是《犬之島·Isle of Dogs》),以上提出的幾點,加上可媲美年中上映的《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的彩蛋數量,是將所有年齡層級的觀眾一網打盡的商業策略,卻不會令人厭倦,值得推薦!



2018年11月30日 星期五

《我要的幸福》與〈相信〉



有好幾位歌手,是從第二張專輯才喜歡上他們,繼而倒回去聽他們的首張專輯,其中包括了周杰倫(《范特西》)、S.H.E(《青春株式會社》)、藍奕邦(《無非想快樂》)……還有,孫燕姿。

“孫燕姿”這名字,其實早在她發行首張專輯時就聽過。記得那時逛唱片行時,“沒有一個22歲的女生 像她這樣唱歌!”的文宣,印在其同名專輯封面上;其中電台主打、傳唱至街知巷聞的〈天黑黑〉〈愛情證書〉〈超快感〉等,都是隨時能夠聽見的作品,但我未就此“淪陷”,直至第二張專輯《我要的幸福》發行,在電台聽見首波主打〈我要的幸福〉。那是千禧年年尾,周杰倫雖發了首張專輯,仍未在我的“偶像”行列內,我主要聽的還是“古惑幫”鄭伊健的粵語歌和陳小春的苦情式華語流行樂,莫名其妙地就給孫燕姿當時算是獨特的唱腔、嗓音懾服,也很快去買了這張《我要的幸福》。

這張專輯,是那個年代少有、讓我覺得整張專輯所收錄的歌都非常好聽的一張音樂專輯(往後購入許多專輯,很多只有其中四五首好聽)。幾個星期後,發現同學也都開始哼唱其中樂曲,八卦閒聊的話題也都圍繞著《我要的幸福》。記得有有位超喜歡孫燕姿的同學,甚至把〈開始懂了〉投入到學校指定中四生必讀的馬來文小說內,不時對大夥說這首歌多麼適合做該小說的主題曲……其他較常聽見的閒聊——那時網絡未發達,資訊流通不廣,大家還能面對面聊天——大多是傳唱度較高的幾首主打歌,包括〈我要的幸福〉〈零缺點〉〈難得一見〉〈害怕〉等;而我個人較喜歡的,是〈害怕〉。

那是正值情竇初開的年齡,對心儀對象有著一種難以啟齒的情感——即俗稱的“發姣”——而本身又屬於那種內斂,什麼都往心裡塞的自閉憂鬱小生,唯有藉聽歌來抒情。深白色作詞的〈害怕〉,副歌是這樣唱的:“還是害怕夜深人靜時總想起你 還是害怕不經意的聽見你的消息 然而當愛已經沉澱得太清晰 當擁有已經是失去 就勇敢的放棄 還是會害怕一個人時就很難忘記 還是害怕突然寧願當初沒有決定 然而當愛最後的出口是分離 我會這麼相信 走下去”透過其他與歌者同齡的女生沒法演繹出來的歌聲,讓我相信,愛,還是不說出口的好……

至於其他歌曲,〈我要的幸福〉是百聽不膩的;〈開始懂了〉因為那位同學的關係,搞到我每次聽見總會想起他,有了“陰影”;〈零缺點〉〈中間地帶〉〈難得一見〉〈星期一 天氣晴 我離開你〉屬於較有“力量”的歌,這般每天播放聽了兩三個月,始對這幾首感到沉悶,繼而無感。還有一首抒情歌〈相信〉,旋律非常優美,歌者也詮釋得很好,但該是當時年紀尚幼,對其詞曲心境似懂非懂,故還是較喜歡〈我要的幸福〉和〈害怕〉。

往後,就進入周杰倫的音樂世界了。雖不時還會聽其他歌手的作品(尤其透過電台一聽見一些好聽的,會二話不說跑去買下專輯;那是平均每兩三個月會買一張專輯的年齡),包括孫燕姿接下來的三四張專輯,以及首張《孫燕姿》同名專輯也都在收藏之列。

噢還有,《我要的幸福》中作為序曲和完結的兩支〈On the Roaddemo旋律,在幾個月後成了她第三張專輯《風箏》中〈真的〉一曲,這令我有驚喜到,但已是後話。


******


十八年後的今天,進行著“每天一專輯”運動的我,再聽《我要的幸福》。這次,〈害怕〉獨剩一股情懷,沒法再給我更多震撼,反而是〈相信〉,令我手臂爬滿雞皮疙瘩,還直衝上腦,後背一陣麻痺,感覺不到其他東西(不確定是不是臨死前蒙主召喚的錯覺)……


聽見歌詞“突然覺得 我只是一個人 有點孤單 淺淺的憂鬱 我不知道明天 會不會 很美麗 雖然今天天很藍 而雲很白 風很涼……”以及副歌“我曾經看見困難 變得膽小 不夠勇敢 但還是要相信 相信感覺 相信簡單”,也許長大了,在社會混了好幾年,覺得這首歌不再像十八年前那麼普通,反而散發著一股能量,讓聽者有繼續奮鬥下去的勇氣。整首歌用鋼琴與管弦樂伴奏,優美旋律配著歌者情感豐富卻拿捏得宜的嗓音,在充滿喧囂的鬧市中,像是一股清流,讓原本煩躁不堪的心,頓時沉澱下來……還可感受到一種孤獨襲來,那不是負面情緒,而是能讓自己放緩步伐,沉澱,再往前進的正能量;這種感覺沒法與他人正確分享,需要獨自承擔,才覺得是孤獨的一種吧。

幾年前,透過工作採訪一位本地音樂人,請他推薦一張流行樂專輯,他推薦孫燕姿剛發的新專輯《克卜勒》。從他口中說出的幾項推薦理由,其中一項我記得非常清楚:“孫燕姿是真正的在唱歌。”縱觀當時大陸電視市場上一大落歌唱比賽節目——現在還是嗎?我不確定——有好幾位一炮而紅的歌手,都靠“鐵肺”聞名,唱得聲嘶力竭,好似越長氣就越能獲得評審青睞,這點實在讓我不敢恭維。如今重溫〈相信〉,方真正領悟“沒有一個22歲的女生 像她這樣唱歌!”這句話的意義——並非一定要懂得飆高音就是好歌手,懂得拿捏歌喉,情感收放自如,恰如其分地詮釋,才是真正的歌手。而孫燕姿,二十二歲時已經悟道(我這聽歌者則要在十八年以後才領悟這道理……)。

推薦這張專輯,孫燕姿《我要的幸福》!



2018年11月27日 星期二

大君主行動



《大君主行動》(Overlord)的行銷就跟JJ亞伯拉罕過去幾部跟怪獸有關的類型片一樣,極盡所能保密到家、異常低調——《大君主行動》的預告,我在電影院內只看過一兩遍,差點就錯過這部優作。

故事背景設在二戰時期,敘述一群美國傘兵深入德軍陣營執行一項任務,途經一座大部分村民都得了一種奇怪皮膚病的村莊,“八卦”(畢竟不是他們此趟主要任務)地細查之下,發現這些病人正是納粹為了生產不死士兵而抓去做人體實驗後拋棄的倖存者。這幾位美軍查到實驗室正好在他們爆破目標的底下,於是決定順便瓦解敵方這不人道的行為……

看完《大君主行動》,我想給電影的第一句評語,是“零尿點”!戲的序章,一眾傘兵在飛機上“話家常”,觀眾可透過對白認識幾位要角,如黑人新兵博伊斯、臨時被調來且身世成謎的爆破專家福德、嘴賤的提貝特、軍方攝影師查斯(《神盾局特工·Agents of S.H.I.E.L.D》的菲茲!)等。十分鐘左右以後(片中過了九十分鐘),當他們飛入德軍佔據的領空時,遭德軍炮火襲擊,幾十架戰鬥機的同志僅這四五位倖存,電影也正式進入如過山車般高潮迭起的緊湊氛圍,直至劇終——真的毫無冷場,良心保證!


《大君主行動》確實是爽片——如果你覺得“爽片”含貶義——但編導成功將之打造成娛樂性十足的軍事驚悚片也是事實。這四位倖存下來的傘兵強迫村民克洛伊協助他們躲避德軍進入村莊後,四人與克洛伊原本不明確敵對或同盟的關係,加上對克洛伊死纏爛打的當地德軍將領華福納被他們挾持凌虐再逃走後,這群人之間緊繃的關係猶如箭在弦上,不只戲中人,觀眾也必須要有解決透氣的宣洩口。而編導處理這方面的手法,都非常高明,好幾幕驚險重重的佈局設計,以及掌鏡調度,都見其功力。

至於人性的描寫,也透過幾位角色顯現,讓觀眾邊看邊思考。我本身對新兵博伊斯的良善有一點意見,不大苟同他。他遇事躊躇,舉棋不定,好幾場戲醞釀出的緊迫氛圍,其實都是他這“無謂的良心”形成的。與他對比的是爆破兵兼這四人的首領福德,因作戰經驗豐富,對敵也沒有惻隱之心,可以狠心暴力地凌遲華福納,該幕也是福德與博伊斯爭執得最激烈的一次。我是支持福德,畢竟戰爭時期,對敵人仁慈等於對自己殘忍(當然此片是要道出“良善是最強武器”之要點);然而,福德也有犯錯的時候,華福納的脫逃,就是福德下錯決定的結果。這一場戲是很明顯的情節漏洞,但聰明的觀眾該會明瞭這是為了推進情節而不得不做的漏洞,否則很難把戲引到最終的結果……

還有那位特別“黏”提貝特的小孩角色,也是令此片特別突出的一大設計。我很少認可電影裡的小孩角色(我承認我是恐童主義),但這部戲裡的小孩不像其他電影是個包袱角色;戰爭片裡,小孩一般是作為充斥殘暴氣氛下的一種調和劑,能中和大人釋出的戾氣,讓觀眾在戲的冷凝氛圍中,仍能獲得一絲平和。提貝特起先很討厭這位小孩——尤其看他一直模仿自己,真的很煩躁——後來卻不惜冒著生命危險闖入槍林彈雨中救他,同時也是拯救自己的靈魂。


至於殘暴,戲裡有不少血腥場面。而難得的是,戲院竟幾乎無刪減,所以能看見特效化妝的功夫。作為電影宣傳工具的“怪物”,其實也不算怪物,都是人類變種而成,無需在外形上做特別耗費時間精力的加工;反而是以假亂真的臉部特效妝,尤其華福納毀容後有一場正臉示人的戲(那取鏡有點說他重生的錯覺),把角色原有的殘暴驚怖,再推上一個層次,都讓電影加分不少。

總的來說,《大君主行動》是近期拍得非常好的二戰題材電影——要提出幾部典範,一時也想不起那麼多,閃出腦際的是二〇一七年克里斯多夫·諾蘭的《敦克爾克大行動》(Dunkirk),還有昆汀·塔倫提諾的《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天哪,那也是二〇〇九年的作品了——良心推薦這部《大君主行動》,錯過可惜!



2018年11月24日 星期六

我的打的經歷(一):被虧待而不自知



看了韓國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我超喜歡——並非因為電影主角針對一九八〇年韓國光州事件從原本對學生上街嗤之以鼻的態度,後因理解他們的立場及目的而轉態支持;而是對他作為一位計程車司機,收了搭客的車資,就不畏艱辛完成使命:把搭客載到目的地的職業操守。

學會打的,是在中學時。如果打的也有SOP,那我對其的知識都是從電影或電視劇中看來的——站在路邊招手,上車,說明目的地,抵達後付車資下車;只是本地打的多了此步驟:上車前需向司機說明目的地,司機願意載送才可上車。對這步驟,我也沒想那麼多,認為是馬來西亞打的文化與外國不同。對計程車司機的態度及服務,也沒不滿;偶爾遇到那種計費表似乎動了手腳的車子,也只敢怒不敢言。

那時遇過各種各樣的司機,大多是沉默寡言地開車;僅有少數會撩我講話,不然就是逼我聽他們公開演說。記得遇過一位熱情的司機,看我年紀輕輕戴著閃光眼鏡,就介紹我一種療法,從他口中說出來的並非如今已普遍的鐳射治療,而是用牛眼取代人眼,“安裝”上牛眼後,眼珠嚴重突出,藉此讓眼神更犀利更容易“導電”吸引異性。我對此半信半疑,但想像那眼珠暴突的畫面,等於要我毀容,就算有錢也不會去進行這種破壞自己市場的療法……

亦曾遇過一位非常友善的計程車司機。那是學校年終假期,我找了份服裝銷售的兼職工作,耶誕節當天招了一輛計程車到百貨公司上班,司機是一位侃侃而談的大叔。路上因公假一路暢通,大叔也不會為了拖時間掙車資而龜速行駛;抵達目的地後,車資七令吉八十仙,他竟“四舍五不入”,只收我七塊錢,還祝我假期快樂!這是我至今在本地有過最好的打的經歷。

電影Taxi Driver劇照

唸大專第二年時,搬家至有點“山旮旯”的區域,那區沒公交設備(至今仍是),離家最近的輕快鐵站有五六公里遠。週末回家時,因不想麻煩父母特地載送,不急著回家的話,就會耐心搭巴士到離家尚有二公里遠的公車站,再用走的接續歸途;否則的話就直接在輕快鐵站打的。

期間除了經歷過拒載,也遇過不走計費表,先跟搭客談妥價錢才開車的;亦試過午夜後強迫我付雙倍車資的無理司機。除非我色盲,我明明看見條規註明“午夜載客額外征收計費表上所列車資之50%”,何來雙倍?每遭遇這些不快經歷,當下確實不爽,但也很快釋懷——這是馬來西亞計程車文化,我等無權無錢小人物,除了自歎倒霉,還能怎樣?

直至二〇〇八年第一次到台灣,體驗過那兒的計程車文化以後,才發現本地的計程車服務,實在低劣到一個程度……

(待續)

2018年11月23日 星期五

名偵探柯南:零的執行人



四五年前曾心血來潮,一口氣追看《名偵探柯南》一系列劇場版。不算百分百認真的觀賞下,發現這每年一部的作品,劇情已經有個固定不變的模式,只有主題變化以及場景的替換,如此換湯不換藥、舊酒裝新瓶的方法,可謂是立於不敗之地的保障,但如此這般同法炮製,要尋求突破亦同樣困難。既然已有一定死忠粉絲,相信這位“不死偵探”劇場版製作團隊也安於現狀吧?

二〇一八年份最新一集的劇場版《名偵探柯南:零的執行人》,跟系列作品一樣,沒有特別突出的情節橋段,沒有特別讓人容易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平穩地看過近二小時,然後輕易忘掉——這是我以非柯南迷的“俗世”審美眼光來觀賞而留下的體會。

《零的執行人》敘述東京灣新建的宏偉建築,即將聚集國內外政商要員進行國際高峰會,然而會前一天竟有人策劃了一場大爆炸。警方在爆炸現場尋獲毛利小五郎(傳說中的“沉睡的小五郎”)的指紋,隨即將之逮捕,於是柯南便順理成章(不然沒有戲演了)調查此案,以還小五郎清白……辦案過程充滿懸疑、冒險元素,也讓一些漫畫中可能與黑衣集團有關的人物登場(脫離漫畫很久了,不認識一些新角色如身份神秘不知到底是忠或邪的要角安室透),大夥與粉絲來個一年一度的歡聚。


真要說出《零的執行人》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話,那應該就是秘密警官與秘密執行人之間的情感描述。兩者的關係,就像在明的警官,與在暗中替其搜集情報或執行任務的臥底探員(只是日文中的說法與命名,跟一般港式稱呼不大一樣);其實整部戲對這兩者的情感描寫極少,但當揭露真兇犯罪的目的,及柯南藉用其之前負責的執行人勸誘真兇投降回頭是岸的那場戲,還有回溯過去的片段時,篇幅雖少,卻能讓我這看著無數類似題材電影成長的人產生共鳴。這誤打誤撞之下激起的共鳴,也算是適得其所。

能讚的地方不多,可以吐槽的點倒是不少。比如最難以接受的,就是片尾誇張到一個點的飆車戲。安室透載著柯南開的MAZDA RX7 FD,是《頭文字D》的重要角色,對這汽車性能還有一點認識,竟看到它以超越現實物理學範疇的行動能力飄移,還飄上火車軌道且莫名其妙地避開迎面而來的列車……這本該是電影高潮的戲,猶如對我當頭澆下一大缸冰水,全毀了……

當然,還是老話一句,《名偵探柯南》劇場版是屬於粉絲的,“外人”對其好壞無權置喙,自可不必抱太大期望。若將它視為一般爽片來對待,搞不好會有不錯的斬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