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生死一線——《忌日快樂》觀後


生死有命;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這些對生死的假設、“學說”,聽多了、看多了,但是否真是如此?一個人面對死亡,是恐懼,還是豁達?只有真正面對那一刻的到來,也唯有當事人才能知曉。

《忌日快樂》(Happy Death Day)中的女主角,好像是被上帝(或魔鬼)選為實驗者,要看她生日當天不斷輪迴給兇徒殺死的反應。當噩夢成了幻像,再進化為現實,她知道一日不揪出兇手讓自己活命解除這魔咒,便永遠困在這無間地獄中。


一開始的她,有點自私,性格惹人厭;而隨著每一次重生,她發現身邊人對她的看法,然後開始自省,盡可能改掉不好的一面,並在能力所及下幫助他人。電影最後,她不僅逃出這輪迴之境,也從中成長了不少,也終於覓得真愛——從一開始自以為的一夜情人,到後來發現該男生並沒趁醉“撿便宜”,且是唯一相信她“輪迴學說”的人,讓她頓悟真愛就在眼前。

《忌日快樂》讓我想起另一部湯姆·克魯斯主演的科幻電影《明日邊界》(Edge of Tomorrow),主角也獲得一死即重生的“特殊能力”,而且也不會因死亡而失去記憶。跟《忌日快樂》一樣,編劇把死亡這原本沉重的話題,以比較輕鬆的方式,對觀眾寓教於樂,希望觀眾自行思考、理解生死真諦。這兩部片就跟電玩一樣,死去可以重來,玩家會從過程獲得經驗,不再重犯相同錯誤;但現實畢竟與虛擬遊戲不同,人生有高低起伏,就算再如何跌至谷底都好,只要活著,總會迎來反彈的一刻。

《明日邊界》劇照

當然,大家從這無限重複的死亡題材尋求歡樂,也證明了大家是“把本身歡樂建築在他人痛苦上”主義者的殘酷事實。

最近有另一部《別闖陰陽界》(Flatliners)同樣涉及死亡議題,述說幾位醫學生透過瀕死經驗來體驗後世,結果後遺症是——他們開始看見恐怖的東西……不過,個人認為此片劇情非常侮辱觀眾智商,你可以自己入場體驗。

最後,藉已故馬華作家何乃健先生說過的話總結:死亡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前往死亡的過程——我的理解是,所謂“過程”,就是“活著”。活著(人生)必會經歷不如意,但好玩在於,還是要努力過下去。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為什麼我們要殺死岡瑟


用偽紀錄片方式呈現的題材,有恐怖、驚悚的,如著名的《厄夜叢林》(The Blair Witch Project)、《錄到鬼》(REC),甚至是至今想起仍心有餘悸的《食人族大屠殺》(Cannibal Holocaust),都是偽紀錄片拍攝手法的代表作。首次看以拍攝殺手的題材的《為什麼要我們要殺死岡瑟》(Killing Gunther),倒看得津津有味,歡樂滿分。

故事敘述一位想要成名的殺手布雷克,希望以刺殺殺手界翹楚岡瑟(阿諾·施瓦辛格飾)讓自己一炮而紅,而為了證明自己有此能力,他僱了一組攝製隊,號召了幾位同行(有些跟岡瑟有仇——“敵人的敵人即是我的朋友”,瞭這道理嗎?),便開始進行刺殺任務,從初期策劃到執行過程,其中雙方交戰的驚險畫面,透過攝影機近距離的拍攝,讓觀眾飽嘗這非一般的殺手之旅。

在專業攝製隊伍的參與下,剪輯出來的畫面,當然不只有這支刺殺軍團的執行任務的過程,他們還讓布雷克自我介紹、隊友簡介,還有不少的內心獨白,堪稱是剖析殺手的世界,比一般第三人稱視角拍攝的殺手電影,更震撼、更真實——當然,沒法投入的觀眾還是能感覺出這只是戲中戲。而更有誠意的是,其中有一幕述說這支刺客隊伍在一貨倉內商討事情時,遭岡瑟突襲,還發射火箭炮,鏡頭就此暫停;重新開機時,只見布雷克持槍指著掌鏡者,威脅說無論危急的狀況都不許關機,否則會親自殺死他。目的不就為了要他們拍下全程,盡量避免讓觀眾有剪輯掉不好、失敗的畫面而報以噓聲。這是布雷克對電影藝術的堅持,也是這支紀錄片能持續開機拍攝下去的原因。畢竟攝影者正身處槍炮無眼的被襲擊範圍內,何以他們如此大膽不逃亡抱著生命危險仍要拍攝到底,就此解釋了原委。


至於布雷克聘請回來的幫手,他們有爆破高手、美艷狙擊手、電腦奇才、機器右臂、使毒娘娘腔,還有俄羅斯雙胞胎等,個個奇葩。而這群奇人異士聚在一起時,雖然氣氛嚴肅(殺人當然得認真以對,必須尊重目標,甚至死者;殺手的守則),但你看不見他們的殺傷力,反而散發出一股喜感,也是自在感(殺手第二守則:絕不能讓人一眼就看出自己的與眾不同,相貌越平凡越好)。也就是這群“怪咖”產生的化學效應,提升了這支紀錄片的娛樂性,當他們與敵相遇,獨自攻擊、合擊、防禦,表現很專業,但肢體動作就是會讓人不禁發笑。必須惡劣地承認,我會把本身的快樂,建築在鏡頭裡亡者的痛苦上。不得不說,《為什麼我們要殺死岡瑟》有點像韓國綜藝節目《Running Man》,攝影者必須跑著跟拍,而被攝者也正是要完成一關一關的任務。

除了刺激但引人發噱的動作場景,電影也帶出了殺手柔情的一面。布雷克刺殺岡瑟的目的,除了想要一炮而紅,似乎又帶有兒女私情,攝製隊伍還神奇地採訪到布雷克前度情人麗莎,甚至取得布雷克為挽留情人而留下的苦澀音頻……還有就是電影結局,不論布雷克的刺殺計劃成功或否,卻成就了一段姻緣。這好幾幕的感情戲,平衡了電影的陽剛味,也讓電影更有人情味。

最終,當“大魔頭”岡瑟終於露面時,整個反高潮的設定,才是真正讓我笑到肚疼:岡瑟另僱了一組攝製組,拍攝他的“反擊視角”,而且向觀眾說明他何以是業界最強者的秘訣——喬裝術。


《為什麼我們要殺死岡瑟》由泰倫·基勒自編自導自演,是他首部執導的電影,同時飾演主角布雷克;較有知名度的卡司,除了客串演出的阿諾,也成功請來不算很紅、但一副知性美的蔻碧·史莫德飾演麗莎。其他演員可說是電視劇常客,被基勒請來參與,在銀幕上大玩特玩。

雖說此片算是小成本製作,呈現手法也並非人人能接受(IMDB觀眾評分僅4.7分),但對我來說,它有著革命性、突破性的膽識與創意,至少讓大眾知道,偽紀錄片呈現手法除了套用在驚悚片上以加強觀眾的恐懼感,若適當用於其他題材,效果亦不差。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常在你左右


嗜鬼片者,該會知道一九九七年起不定期推出的《陰陽路》電影系列,多以三或四個短篇故事組成一齣片長,其中的幕前固定班底就有古天樂、羅蘭和雷宇揚(還記得雷宇揚嗎?)。此系列非常神奇,一年內最多可以推出五部(二〇〇一和〇二年),我當然沒看完所有的(資金有限,加上不是每部都有引進馬來西亞電影院),但聽到這系列為紀念二十週年推出的第廿部作品《常在你左右》時,還是會有少許心動。

——不為什麼,就為了難得的港產鬼片。因中國合拍片限制了“鬼才”創意,上一部讓我有驚喜(訝)的,該是李碧華鬼魅系列(《迷離夜》《奇幻夜》)了。

懷舊、感慨夠了,回來這齣《常在你左右》。它跟之前的系列結構似乎不一樣,雖是以三個故事/環節構成,卻將它們混在一起,讓角色與角色之間產生交流、交錯,同時又分開敘述各自的遭遇。這種手法,雖能讓整體更圓滿,但看到後來,於我就有點不大夠味了——覺得比重好像不平衡。


戲的開場,即以一場車禍帶出三個事件的重要角色(若真有這目的的話,那林家棟的角色就被排除在外了),分別是古天樂、佘詩曼、林雪和苑瓊丹;張智霖和蔡卓妍;以及林家棟。三組人都面對各自的人生難關,有的因貪念鬼迷心竅惹禍上身,有的對亡者念念不忘手放不開,也有的不忍愛人難過不捨離開……總之,他們見鬼,皆因還沒學會斷捨離,也在在突顯人心人性,無論是善或惡,都很正常。

我較喜歡的,還是古佘林苑這一環節,原以為鬼只有一隻,哪知道另一隻就伴在你左右;而且詭譎驚慄之餘,還充滿溫情。此外,電影結束前的回溯鏡頭,帶觀眾回到開場的那起車禍現場,看看除了已知道的亡者,還有被剪輯掉的畫面,算是推理劇“解謎”解惑的手法,讓觀眾不會帶著一頭霧水離開——只是,這種透過剪輯“隱瞞”觀眾,到最後再補回的手段,我不是很能接受,總有欺騙觀眾的作弊感覺。

至於編導邱禮濤,可謂是多產導演(單單今年就有四部作品了),而且題材不受限,愛情恐怖動作樣樣精通,質素也都能維持一定水準。《常在你左右》若以他獨力負責編劇,再加上後期加工的動畫,如突如其來的驚嚇效果及配樂(我膽較粗,沒嚇到,不好意思),這戲還算合格——至少能激起對港產鬼片的懷舊心情。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別闖陰陽界


有些電影,若不開罵的話,憋著憋著久會內傷。預告氛圍、海報宣傳文案誤導觀眾不打緊,劇情說不通,編劇自圓其說,侮辱觀眾智商的同時亦自取其辱……這種影片,搭配此種宣傳伎倆,唯有作為反面教材方有存在意義、價值。

——說的是電影《別闖陰陽界》(Flatliners)。

劇情敘述五位醫學生,其中一位無聊沒事幹慫恿同學跑去醫院少人使用的地下室,先讓自己死亡,然後要求同學一分鐘後救活自己,目的是:研究瀕死經驗。結果,這顆雪球越滾越大,第二、三、四位同學看到這“先驅者”復活後,不僅身體機能正常,還激發出潛能,對醫學知識、術語倒背如流,還彈得一手好鋼琴曲,於是急著輪流赴死,起死回生;體驗瀕死經驗不再是目的,他們要的是死後獲得的超能力!唯有第五位“理智者”,堅持己見,不跟他們瘋,但依然陪伴在側,隨時做施救。而後來發生了幾起恐怖事件在他們身上,也就只有這位理智的同學有足夠的智商、冷靜地分析,想出擺脫“邪靈”糾纏的方法……


我也不管“劇透違反道德的影癡守則”了(若真有此守則的話)。《別闖陰陽界》吸引(欺騙)觀眾的點在於:他們復活後看見、遇見的超自然力量,是否邪靈跨界?還是像《回魂夜》Leon說的,一切都是幻覺?又或者是他們自己精神分裂?女主角艾倫·佩吉的“早夭”,確實給我帶來震驚,卻是事後才有的效果,因為整套戲就只有她一個重要角色慘死——我還以為他們會一個一個陸續死亡。結果,其他人充斥了不夠驚嚇的驚嚇畫面,以及笑掉大牙的理論——試問,死而復生可以讓一個人獲得超能力,也附帶增強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愧疚感,進而轉化為幻覺,影響視神經,最後殺死自己。這說法能接受嗎?甚至是其中一位角色,他過去對不起的人都沒往生,他幻像瞧見的人物卻整隻死人頭那樣,還用匕首刺穿他手背……

而他們為了身體健康,解決的方式是,你一定預想不到——去尋回自己對不住的人,向他們道歉,請求原諒,之後就回復正常了。連那位因醫療疏失而害死人的女二,也透過再死的方式,跨界去尋找亡者,請求寬宥……對此我真的無話可說、無言可對。

一部電影,故事沒有說服力,其他環節就算表現得再好,也已經沒有價值。

就這樣。


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低調的華麗——記《金牌特務:機密對決》梅林


有些戲,亮點不在主角,而是由配角散發出來。

第一集《金牌特務》(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中,主角伊格西和導師哈利·哈特的互動,還有反派范倫坦跟殘而不廢的side kick刀腳女,一正一邪的雙人組,鬥智鬥勇讓電影高潮迭起;第二集《金牌特務:機密對決》(Kingsman: The Golden Circle)整體不比首集有驚喜,我反而把焦點轉放在伊格西和哈特身邊的後勤人員——梅林身上,更發現這角色的思維、性格,竟有著感同身受而替他吶喊……

《機密對決》中有一幕,反派駭進金士曼總部截取每一位特務的地址,然後發射導彈炸毀殺人,除伊格西因在外逃過一劫,梅林也倖存下來。他的解釋是:敵人根本不把我這種後勤人員放在眼裡。聽見這台詞的當下,我渾身冒起雞皮疙瘩;之後他伴著伊格西遠赴美國經歷的種種遭遇,發現他這“後勤人員”同樣文武兼備,卻甘於退守於彩光照耀不到的地方,默默付出。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對金士曼(公司機構、國家)的耿耿忠心,甚至願意犧牲性命讓更有才華的隊友——伊格西和哈特——去完成拯救世界之重任。


梅林人生最後的一場戲,絕對是電影情節鋪展至關重要的一刻。話說他、伊格西和哈特三人前往反派大本營途中,伊格西不慎踏到埋設的地雷,梅林二話不說用儀器暫時凍結地雷並推開他,為了不打草驚蛇自己再踩踏上去,以一曲〈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為驪歌“上路”。他生命閃亮的最後一刻,雖然不比首集爆頭散發煙火的“河蟹”畫面來得華麗,可還是因其為人低調而更顯高貴的情操,成了這系列電影最經典、最催淚的一幕。梅林,像是蠟燭,燃燒得緩慢,也比主角光環散發的萬丈光芒來得渺小、微弱,但燒得更耐更持久;片首因低調、不出風頭而逃過一劫的他,就是明證。

現實中,偶會遇到務實、做好本分、不求名利,為本身覺得是的使命感鞠躬盡瘁的人……在這逐漸為名利不擇手段的速食年代,真的該好好珍惜。

如果說,哈特本著自己一套並傳授給伊格西的做人箴言是:“禮儀,成就不凡之人”(manners maketh man),那麼從梅林身上顯現的,該是“低調的華麗”。


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氣象戰


好萊塢每隔幾年就會推出自然災害片,以寓教於樂的方式提醒觀眾的環保意識,而最近好幾部災難片又跟億萬導演羅蘭·艾默瑞克的名字扯上邊,如《2012》、《明日之後》(The Day After Tomorrow)等……當《氣象戰》(Geostorm)的預告一釋出,心想又是一部艾默瑞克的作品,所以電影院雖把此片列為大片等級,仍難激起超級期待之情。

後來入場,證明了兩件事:一是這跟艾默瑞克毫無相關,二是這電影就是一般的“雷聲大雨點小”之作——導演狄恩·戴夫林專業於製片及編劇,《氣象戰》是他首次執導的長片,整體沒做到位,仍可寬宥。

《氣象戰》述說不久遠的未來,人類已研發並掌握了控制氣象的科技“荷蘭男孩計劃”,在地球外設置衛星,可隨時對全球各區域發送你想得到、該地域需要的氣候現象;正當這連接全球的技術人員、暫由美國負責的系統即將從美國政府轉交聯合國接手之際,世界各地開始引發不尋常的“意外事件”,美國政府於是派遣傑克(傑瑞·巴特勒飾)——也就是這微星科技的研發者——跟其弟弟麥斯(吉姆·史特格斯飾)合作修復荷蘭男孩。在天的傑克,跟在地的麥斯,漸漸發現面對一股妨礙他們完成任務的阻力,而這股阻力似乎來自美國總統(安迪·賈西亞飾)……

人人都愛陰謀論。這個功能可媲美《X戰警》(X-Men)中暴風女特異能力的荷蘭男孩計劃,可說是“得他者可得天下”,以美國總統為連任且欲鞏固國家作為世界警察的視角切入,確能說服人心;直至後來幕後黑手終於露面,同樣是為個人權力、為獲得維持全球人類秩序的猶如神力的企圖心。我能明白這群壞蛋想藉引發世界末日摧毀眾生,自己則跑到安全地帶(荷蘭男孩引發的氣候災難,非常精準),等待災難之後倖存者得天下的陰謀;沒法理解的是,在荷蘭男孩衛星中奸細的撤離計劃,雖然口頭上說得有理,但執行起來頗有難度,結果就死在傑克的眼底。


整套電影給我的感覺是,它跟前段提及的幾部災難片相同,都想教育觀眾對大自然、對地球的保護意識,然後用高端看起來卻不如預想中高端的CGI來糊弄觀眾,其中再加入一些兄弟情、父女情、同事情等副線,連總統也來高危狀況中搞幽默的情節,要麥斯迎娶地下戀情已久、負責保護總統的特務探員,草草結束。

《氣象戰》的賣點,很難讓我專注在故事情節上——不知是我智力有限,還是編劇問題,有些難以理解,有些根本說不通;於是把焦點放在星光熠熠的卡司上,除了前段提到的幾位,還有艾比·柯妮許、吳彥祖、艾德·哈里斯等,都是一二線或神級演員,尤其看見《教父3》(The Godfather: Part III)飾演第三代教父的安迪·賈西亞,在《氣象戰》中的神韻,只能以歲月無情來形容,更覺唏噓。

總括而言,《氣象戰》只能算是B級大片,難登大雅之堂;或許對新時代觀眾來說,就是二〇一〇年代主角不需犧牲、不夠煽情的《世界末日》(Armageddon)。


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這個老師不偉大——《我想吃掉你的胰臟》《老師你會不會回來》觀後


教師,一個被譽為“人類靈魂工程師”的職業,背負著多大的使命感或壓力?尤其世界“前進”之後,多數家長都把教育之責完全推卸給教師、學校,孩子一有行差踏錯,即把矛頭指向老師——好像父母只負責生育,教育讓給教師。

自懂事以來,自看得懂電影以來,就在銀幕、熒幕中看見好幾位平凡卻偉大的教師角色,跟現實中的老師很不一樣,不會一板一眼地授課,會因材施教,在任何地方都能給予學生適切的指導,而教誨範圍並不僅限於學校課本……比如日本漫畫改編《麻辣教師GTO》的鬼塚英吉、港產片《流氓師表》張英(女主角名字叫做“盧媚”,就懂電影有多不正經了),甚至是《97古惑仔之戰無不勝》中的陳浩南,也做代課老師,皆以混混、不愛讀書者的角度切入教育。他們以過來人身份,體會莘莘學子對正規教育的壓力,用破格教學法來教育之餘,或也能給予教育界人士作為參考。

上週看了兩部與老師有關的電影:《我想吃掉你的胰臟》和《老師你會不會回來》,藉此文章分享幾句。


《我想吃掉你的胰臟》改編自暢銷小說,以一個在某校待得不甚開心,備好辭職信隨時遞辭呈的老師春樹的視角,重審自己進入教育界的契機。隨著他被編入重整學校圖書館的負責老師一職,他開始回想學生時代在這母校經歷過的事情,本是個不善交際、內向、沒有存在感的學生,直至遇見患有胰臟病、沒有未來的女生櫻良,兩人漸漸地了解彼此,愈走愈近。春樹從樂觀積極且鬼主意特多的櫻良身上,學到患,病者也可以活得很充實。電影到最後,櫻良非死於病情的安排,也是電影催淚的佈局,她就像《P.S.我愛妳》(P.S. I Love You)情節的再現,留下“寶藏”給心愛的人(春樹),讓他循著線索了解她的遺願,為此鼓勵他踏上教育之路……回溯至此,他原本對教職的無力,也終於恢復了能量,秉著她對他的期待,繼續下去……

另一部《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同樣改編自暢銷著作,且是真人實事。述說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前後,主角王政忠老師對學生親身經歷的互動,同時也改變了自己對教育這條路的心態……只是,電影並沒想像中的好。


一開始,王老師那種得過且過,為博取考績只為早點轉學而做的“努力”,只能意會,鏡頭中並不明顯呈現出來,不確定是剪輯功夫不足還是演員是元介演技不到位,難以看出他對教學、對頑劣學生的不耐;因為如此,事件(地震)之後,他從兵役回到中寮時,說是因為學生的一句“老師,你會不會回來”而成了他教學路的轉捩點,這完全體會不到那句話的力道。此外,他服兵役期時理的髮型,跟回到中寮後的髮型根本不連戲,會犯下這嚴重失誤實在有夠誇張。

所以說,片商雖試圖把此片定位成催淚、發揚教師之偉大的教育片,但功虧一簣。片末的華樂比賽,學生不再為了比賽而比賽,而是為紀念因災害去世的同學,享受演出,這幕勉強替電影加少許同情分。


兩部片中的老師,都不是那種偉大到提振人心、能為學生兩肋插刀的英雄,但就是有一種平凡的真實感。越平凡,才更能突顯其偉大之處。尤其《我想吃掉你的胰臟》,為人師表者也會碰到遺忘初衷之迷茫時刻,得靠逝者來敲醒警鐘,審視自己,重新出發。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追龍


“追龍”到底啥意思?看電影前一直無法理解片名含義,看電影後也不見得有何關聯,只有其中一幕提及這詞彙。後來找谷朋友解惑,指用錫紙加熱吸食海洛因的一種專有動詞——好吧,勉強跟電影某段劇情有關,但真的有此必要用作片名麼?見仁見智。

《追龍》時間點設置在一九六〇年代,英國殖民時期的香港,並以真實人物作為兩位主角的角色原型,敘述阿豪跟總華探長雷洛之間的兄弟情,兩位人物抓緊天時地利人和,在香港最黑暗時期憑己之力,統領黑白兩道,成為一代梟雄,直至廉政公署成立,他們才被迫從歷史的舞台上退下,卻也成為一時勵志佳話(或為人唾罵,端看看倌從哪個角度看待)。

電影仍然是以甄子丹飾演的阿豪為主。他原本是偷渡客,克難時期跟眾兄弟拖欠房租,沒定時的活幹,只能在黑幫“開片”時前往壯大聲勢,只喊不打,以這種方式來賺“外快”;直至一場無法再作假的械鬥中,阿豪終一顯身手,也為保護手足而暴打英國警司,為此種下日後跟該警司水火不容的禍根。那場械鬥,讓遠觀的雷洛一睹阿豪的戰鬥力,於是想方設法將他納入麾下,雷在白道,豪在黑道,兩人就此“童叟無欺、大小通吃、黑白當道”,唯一恪守的原則,就是不可打英國人……


戲的好看,也就是描述他倆之間似友非敵、似假還真的矛盾關係上。阿豪為救雷洛而犧牲右腳之後,雷洛更把他視作親信,暗地裡相助讓他在黑道中扶搖直上;最終的最終,阿豪跟英國警司的私人恩怨升溫惡化導致阿豪罔顧兩人定下的規矩,企圖刺殺警司,而原本準備潛逃出國的雷洛(避走廉政公署),竟在最後一刻前往阻止(也試圖拯救)阿豪,還為了他“妨礙司法作業”,他倆的義氣相對,他們的惺惺相惜,都是戲肉。

對於雷洛,並沒什麼能夠觸動到我的,好像是因為劉德華的星芒過於閃耀,過於正面,掩蓋了該真實人物必須具備的狡猾一面。反而是阿豪,從底下階層慢慢爬升至毒品世界第一人的過程,編劇都更能抓住要點,呈現出來給觀眾——整個人物更立體。我尤其喜歡他一句對白:“生,我無法控制;死,我無法控制。生死之間,我能掌控,我說了算!”時移世易,時至今日,這句話仍不過時,每一個人都該主宰自己的人生,而且要盡力活得好好的。

近期能看的港產片,不多,而《追龍》值得一看。看王晶難得有正經的作品(他當然有這能力,較早前的《黑金帝國》也是這類題材),也看極力發揮演技的甄子丹。


2017年10月5日 星期四

再聊《牠》


再說回美國作家史蒂芬·金作品的改編風潮。

之前經歷了令人失望的《黑塔》(The Dark Tower)——電影改編得實在差,至少對我這金迷而言——《牠》(It)的映前造勢雖來勢洶洶,我心仍有所保留。其他國家上映後好評如潮,我仍舊有所保留。直至既期待又擔心受傷害忐忑地入場,散場時我是感動得幾欲落淚——終於再有一部經典的小說,改編成十年以後可列入經典的電影!

《牠》(上部,下部已確定開拍)述說七位少年主角,在德利這小鎮上經歷的一件人生難以磨滅的事情——對抗惡魔。(原著)作者藉用驚悚故事,道出青春的魅力/美麗,那是要一群朋友或死黨才能理解的共享經歷。對我來說,幾位主角之間的互動,是需要一些時間來回味,甚至加以想像;至於對仍在學的你們而言,應更能感同身受(此片未滿十八歲不得入戲院觀賞,可惜!)。試回想,凡面對一些難題時,無論好事壞事甚至考試,只要有朋友撐腰,團結一心、同仇敵愾,那種力量,似乎就能所向披靡,再難的事也無所畏懼。


至於以小丑形態出沒的惡魔,驚嚇“手段”層出不窮,“推陳出新”。牠一開始是獨來獨往的,也專找落單的孩童下手;直至後來槓上七位主角,知道憑己之力撂不倒他們,還會試著找幫手——牠也知道與他人合作的必要;實際就是利用。至於電影其他的好看之處,因篇幅有限,在此無法多言,還請讀者親自體驗。話說,此作品曾改編成電視電影,是我們這輩人(八〇後)的童年陰影;至於你們,就不必擔心童年陰影了,反正已屆青春,就算有,也會是夢魘……

如果說運動會分泌“快樂荷爾蒙”安多芬,那我也建議各位多閱讀。以我個人經驗,閱讀也能分泌安多芬,尤其是讀到一本好書時。史蒂芬·金的《牠》,厚到令人望而生畏;若各位想嘗試透過史蒂芬·金的文字培養閱讀習慣,又想先從跟《牠》相似主題的作品看起,可從收錄於《四季奇譚》的中篇小說《總要找到你》入門,這也是金氏的得意之作。

最後,建議約三五好友成群結隊去看戲(看書也行),恐怖也好,無聊也罷,至少大家經歷過,可以擁有共同體驗與回憶,那是幸福的。

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Mrs K


Mrs K》未上映時,就有朋友推薦說可以一看,我只“哦,哦,再看,再看”地回應;路過電影院走廊上的《Mrs K》宣傳海報,匆匆一瞥仍未想起就是之前朋友推薦的那齣,僅見置中一個長髮女性,也沒留意周遭圍繞著的有哪位,還以為是韓國電影……直至電影上映時,才驚見《Mrs K》就是何宇恒執導、惠英紅主演的動作電影。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但我也沒因此就第一時間買票入場,因為史蒂芬·金《牠》(It)亦同期上映,所以還是《牠》優先。後看了《Mrs K》,覺得也沒什麼,可能是自己的電影鑒賞力未夠班,未能看出它極致的好,再回看報章上刊登的影評,“嗯,嗯,哦,哦,原來如此……”寫的說的談的都是《Mrs K》的好玩。我,還真的沒法百分百認同。

我覺得,《Mrs K》可以分成兩類觀眾的解讀方式,一是認識導演何宇恒的,另一種是對他陌生的。在馬來西亞,認識何宇恒並非什麼難事(大馬除了有很會拍鬼片的溫子仁,何宇恒也是名導),那幾篇對《Mrs K》讚譽有加的文章作者,我恰好知道都是同一圈子或在相近領域混的,非常熟悉何平日的為人處事,電影中的種種,也就是何導風格的呈現,一句話:“很何宇恒”。我認識何導,他不認識我,但我知道他的鬼馬基因絕對遺傳自他的父親(他父親是我任職的出版社一作者的哥哥)。我第一次聽見他,是好久好久好多年以前,由四位導演四部靈異短片合成的《四人夜話》,後來成名作《太陽雨》《心魔》,我都錯過。

回來Mrs K》,故事述說K女士(惠英紅飾)是個退隱江湖的大盜,隱姓埋名在馬來西亞某地重啟新人生。某日,一個來自澳門的退役警察找上門以她的過去勒索她,沒想引來更棘手的大反派任達華。原來,當年K女士的大盜幫共有五人,任達華遭四人背叛,倖存下來,如今是為了復仇而來。戲一開頭死掉的三位,戲末才知原來是影視界的大導演;戲中他們以魂魄的方式出現在惠英紅眼前,襯著當下的情勢,確有點黑色幽默。

話說《Mrs K》是惠英紅最後一部動作電影。老實說她以武打女星出名的年代,並非我看電影的時代,所以電影藉以宣傳的這點,對我並沒造成什麼頗深的感觸。她在戲中,演技是毋庸置疑的,配上飾演其丈夫的伍佰,這組搭配,似乎非常不配,又好像還蠻搭的——尤其想起伍佰曾和謝霆鋒主演的《順流逆流》,伍佰勉強也算是動作影星(而且很像老後的周杰倫!)。至於任達華,他的角色就像杜琪峰《復仇》中的主角,為復仇而奔赴遠洋,還得趕在腦損傷而造成的失憶前完成任務。當然,任達華是大壞蛋,片末的下場意料中事,但也令人不勝唏噓。

只能說,或許看多了題材相似的好萊塢或港產片,《Mrs K》雖有獨特、值得品味的幾幕,可我有點受不了它略嫌慢的節奏。也許各別國家風格不同,也許是何導首度動作電影的嘗試,雖有不足之處,亦無傷大雅。


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安娜貝爾:造孽


恐怖片裡,編劇總愛把惡靈“註入”平時陪伴大家入睡,或擺做裝飾,或給宅男干物女視為最衷心朋友的娃娃,看完之後,敏感的觀眾會覺毛骨悚然,就算娃娃楞在那裡不動,也會有種被盯著瞧的詭異。

前年的《安娜貝爾》(Annabelle),就是試圖延續正傳《厲陰宅》(The Conjuring)這種“無動勝有動”的詭異氛圍,卻弄巧成拙,不僅達不到驚嚇效果,故事也欠缺精彩,整體不怎麽樣。第二集《安娜貝爾:造孽》(Annabelle: Creation)電影公司終有改進,除了請來對“黑暗”有一定掌控能力的大衛·桑德伯格執導(成名作為短片《鬼關燈·Lights Out》,也是同名長片導演),故事時間設定也再往前推移,讓安娜貝爾有個“真正的”起源故事,以洗白首集失敗的黑歷史……而最大的突破,當屬安娜貝爾——會動!

電影結束後,回想起第一幕安娜貝爾(那時她【牠】還沒有名字)的制作過程,覺得這給惡靈附身的娃娃,乃出自巧匠之手。一開始的面貌,也不見陰森可怖,一對水汪汪萌萌的大眼睛,跟動漫宅男喜愛的日式少女形象相差不遠,何以日後卻可成為影壇“最厲鬼娃”?只能說,一切皆毀自人之欲望。這集惡靈得以附身娃娃,也是巧匠夫婦倆對意外喪生女兒的思念,使用這極端方式企圖喚回女兒(橋段很舊),而跟惡魔交換條件的結果是——一切失控!


除了《安娜貝爾》,影史上還有許多著名鬼娃,都讓觀眾因恐懼而歡樂,如源起自一九八八年,至今共有六部系列作之《靈異入侵》(Child’s Play)裡的鬼娃恰吉,續作還發展到它娶妻生子,傳承“任務”;也有由劇集《陰屍路》(The Walking Dead)女演員蘿倫·科漢主演的《托陰》(The Boy)中,一只“眼神炯炯”似笑非笑的陶瓷娃娃。還有其他的,無法盡列,讀者可自行上網搜索,一一觀賞。

當然,恐怖片以外,還有一部大膽嘗試的“附身”題材類型電影——《熊麻吉》(Ted)。那是編導祭出全球知名品牌泰迪熊,給牠註入一大堆扭曲卻更顯人性的個性,加上兒童不宜的橋段。此種惡搞,不知該說它寫實,還是造就一大堆家長最放心、小孩最好朋友的崩壞。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入場看《牠》(It),當然抱著一股“雪恥”的心態,把之前對同樣改編自史蒂芬·金著作《黑塔》(The Dark Tower)的失望之情,藉“牠”嚇跑。結果,嚇倒是沒嚇,但原本對這齣電影有點忐忑的期望,也在片後終於找到宣洩出口,連同對《黑塔》的失望一併覆蓋——《牠》真是好看到沒有人有!

要說改編自小說或漫畫或曾以任何形態呈現的電影,未“戰”(上映)即有的劣勢,自然就是“珠玉在前”,觀眾會將其跟原作比較。所謂改編,自然不能照搬原著,否則也只淪為糊弄不曾看過原著觀眾的劣質手段——舉例《達文西密碼》(The Da Vinci Code),原著小說懸念重重,讀者隨著主角前往各個地方文武兼備地抽絲剝繭猜謎解惑,電影卻直接把書中文字情節照搬上銀幕,結果是:悶場連連、瞌睡蟲肆虐。這齣《牠》,先不說導演的氛圍營造、鏡頭掌握,單論編劇的改編手法及嘗試,足以證明有膽識。

史蒂芬·金從一九八一年開始撰寫《牠》,完稿於一九八五年,篇幅及厚度可以用“磚塊書”形容;此書曾在一九九〇年改編為電視電影《靈異魔咒》,該片據說造成許多八〇後的童年陰影(我這人沒什麼優點,就會自動篩掉不好的記憶,僅依稀記得某些片段)。故,《牠》的“翻拍”,不只是面對原著的壓力,還有《靈異魔咒》的叫好叫座——甚至還有對早一個月上映的《黑塔》的討伐聲浪——可編劇團隊用表現懾服人心(至少我買賬),先是在序幕把小說中描敘的每一景每一物每一人都呈現出來(真的,就連之後完全不知所蹤的鄧布洛媽媽,也忠於原著的在雨天中彈奏鋼琴),立馬抓緊小說讀者的注意;之後再恰當地改編——把時代背景從原本的一九五八、五九年設在一九八八、八九年,這變動絕對合乎時宜,不僅能造就故事中小丑經歷這次蟄伏週期,會在非常接近真實世界的二〇一六、一七年左右甦醒(第二章的伏筆,述說窩囊廢俱樂部成員長大成人後回來德利再次面對牠),也“顧及”了一些七〇、八〇後觀眾的懷舊心情,比如說賤嘴理查德·托齊爾原本打算趁暑假“練習”的電玩《快打旋風》(Street Fighter)、電影院正上映的片子《蝙蝠俠》(Batman)、《致命武器2》(Lethal Weapon 2)、《半夜鬼上床5》(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 5: The Dream Child)等。這些事物除了加強電影時代背景的真實,也起著連接現實中新舊時代觀眾的作用,讓新時代的觀眾,能“就近”了解電玩的起緣或是電影事紀,甚至購買原著來閱讀。


角色的性格塑造,電影基本上跟足了原著的設定,只稍微改了他們的家庭背景——有些是為了省成本,刪掉不必要的角色,如前述之鄧布洛家母親,還有女主角貝芙莉·馬許的媽媽、胖子班恩·漢斯康和托齊爾的父母等。雖然如此,少了父母(大人)的“插手”,卻更能體現他們七位之間友誼的力量。友情之餘,鄧布洛、馬許和漢斯康三人之間的三角關係,又自行發展成另一段童年情竇初開、青澀懵懂的愛情戲,尤其更能體會“第三者”漢斯康的心情。他愛馬許(從鏡頭中漢斯康的眼神即現端倪),但馬許跟鄧布洛之間的曖昧關係越來越清晰,看在漢斯康眼中,內心的矛盾、掙扎,相信每個試過暗戀甜中帶苦的滋味的人都懂。而飾演漢斯康的童星傑若米·蕾·泰勒,小小年紀就有如此的演技(或許只是做回自己,根本不必演),給我有種跟傑克·布萊克相似的神韻。無論如何,都值得好好栽培。

至於《牠》的精華——小丑,極力回想起《靈異魔咒》中由已故影星提姆·柯瑞飾演的潘尼歪斯,實在記不起到底有多可怕;新版本由比爾·史柯斯嘉飾演,真人有多帥不是重點(這點一直被拿來博宣傳),而是化妝師/造型師給“牠”的定妝、定型,確有其詭異之處,再配上神秘兮兮的紅色氣球,“猶抱琵琶半遮面”,若在真實世界中,縱使是大白天下跟他碰面,不驚嚇也會避之唯恐不及。而牠跟該虛構小鎮德利也已幾乎融合,連電視節目也一直播放洗腦視頻,催眠孩童歡迎他們到下水道“漂浮”。潘尼歪斯的來源,電影沒交代,僅說牠靠恐懼為生——主要吃恐懼(感受),次要吃孩童肉身。故,牠在電影後段沒法殺死落單的馬許;當魯蛇俱樂部成員齊聚一堂時,還遭他們凝聚的力量、勇氣打敗,餓著肚子進入沉睡期……為何只有孩童能看見牠,大人卻完全對牠或牠的把戲不起反應(如馬許先生看不見從洗臉盆排水孔噴發出來的以加侖計算的血液)?這又談及小孩與大人心靈上不同之論述了。以我個人愚見,我覺得小孩的純真(心靈),比起大人,更能接受任何事情,包括毫無邏輯可言的事——如小丑潘尼歪斯的存在——他們純真、善忘、善良,他們不傷腦筋,自然成長(只是德利的許多孩童就沒那麼幸運);而大人,雖然懂得更多知識、常識、邏輯推論能力,但也因此讓他們更難相信親眼所見的一切,一旦看見無法接受、難以置信的事情時,很容易就精神崩潰。我認為,電影(及原著作者)藉這來頌揚童年的美好(雖然方式是虐殺他們)。


此外,電影中有一幕述說窩囊廢俱樂部一夥進入一鬼屋時,我想起《黑塔》中傑克·錢伯斯欲穿越通往另一時空的一扇門,事前也先進入了一棟鬼屋,經歷一段本該恐怖異常,電影卻拍得像是小菜一碟,毫不震撼、驚懼的情節。看著《牠》這棟“豪宅”,我內心吶喊:錢伯斯踏入的那棟鬼屋,應該也要像《牠》這樣恐怖才對味!

總的來說,《牠》作為一部鬼片來看的話,真的值得推薦。它不是《厲陰宅》(The Conjuring)、《陰兒房》(Insidious那種一開始就指明這是鬼片的鬼片,有七位孩童的成長歷程作為它的故事柢柱,而孩童(童年)又是每個成人必經歷過的人生,更能體會電影中他們到底在害怕些什麼——試想,誰會那麼“好運”像《厲陰宅》那樣碰上惡魔附身、靈異空間的朋友來一起玩捉迷藏?——這些“感同身受”,讓它跟其他一般鬼片很不一樣。《牠》,個人極力推薦,推薦大家進戲院,一齊“漂浮”。


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美國製造


好萊塢是公認的夢工廠,電影史上絕不能少提它。從古至今,無論幕前幕後,都能挖掘出比虛構故事還離奇的真人實事。縱使近幾年鬧原創劇本荒,但他們從史實擷取靈感,再經過“商業電影編劇方程式”的再造,即端出一齣好電影的神奇魔法,亦是事實。此篇分享的《美國製造》(American Made),就是一例。

一九八〇年代,美國航空飛機師巴瑞·塞爾對周而復始的工作開始厭倦,機緣巧合之下,他透過其身為飛機師的便利,成為中情局觀察政府反抗軍的眼線;同時也成了毒梟的跑腿。也就是說,他是雙面(甚至三面)間諜。而他行此險著的目的,不僅是為了賺快錢,也是給原本沉悶的生活帶來刺激、歡樂的調劑品。

電影藉塞爾的經歷,呈現出當年的荒謬事,這些荒謬事跡的所謂“壞角色”,幾乎是政府本身為作戲給人民看而塑造的假想敵;反抗軍好似在圖謀造反,不停收集武器,實則根本沒有要打仗,只想致富發達……塞爾便在這些似是而非的陰謀論下夾縫求存,險中求生,而他的膽識,確實給他帶來一筆數之不盡,一生用之不竭的財富。可惜,結果是……沒命享用。

《美國製造》故事其實有點……“務實”——沒耐性的觀眾一定覺得沉悶。可以列為動作影星的湯姆·克魯斯飾演的塞爾,角色本身就不是一個會開打的人,缺乏動作戲是必然。只是,當一堆不平凡的事情發生在一個平凡人身上——尤其又是威脅到當事人的生命——時,兩者相衝形成的黑色幽默,是本片好看的點——尤其接近結尾法官的判刑“超乎”塞爾預期,令他一時反應不過來時,表情更是令人發噱。再加上如今科技發達到一個程度的年代,以現在的眼光看回過往的時刻,更覺不可思議,大呼過癮。塞爾的經歷,若換在當下,該無法實踐——科技已進步到可以讓一個人無所遁形。


電影該是充滿嘲諷意味的,只是個人對美國歷史(不只美國,遇史則死是我的死穴)並不熟悉,或許有些橋段、情節、人事物,都是編劇刻意的安插,對熟悉該歷史事件的觀眾而言即是彩蛋。我能欣賞的,也就只有塞爾平凡中的不平凡、湯姆·克魯斯處理文戲的演技,以及……其中的勵志元素。確實,電影是勵志的,塞爾的膽識、做的每一個決定,都能成為榜樣……當然,端看你個人的價值觀、道德觀——每件事都有多個角度來詮釋。

美國,美國夢,“美國製造”,《美國製造》片名似乎就有一種狂傲意境。而好幾部打著“美國”片名的電影,如《美國派》(American Pie)、《美國狙擊手》(American Sniper)、《美國黑幫》(American Gangster)、《滿天大佈局》(American Hustle),甚至是《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都存在著一種道地的美國夢幻象,透過好萊塢這夢境製造機,傳揚至全球。


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殺破狼 · 貪狼


我很久沒(機會)在電影院看很港式的警匪片,或動作片。那會有一種小時候(十一二歲至十七八歲少年時期)看到時會給片中嚇到的兇狠殘暴,還有一種其他國家拍不出的節奏與氣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無間道》與《神鬼無間》(The Departed)之差別。

最近上映中的《殺破狼·貪狼》,就有這種讓我“回味青春”的浪漫,以及說不出的感動。好在我堅持、特意去電影院捧場,值回票價。

《貪狼》故事場景設在泰國芭提雅(上次在北京看吉隆坡;這次在吉隆坡看芭提雅),可以說是東方版本的《即刻救援》(Taken)——女兒在芭提雅旅遊散心時失蹤,父親(古天樂飾)前往尋找,直搗販賣人體器官的黑幫巢穴……簡單的劇情,但在編導剪輯巧妙的架構,以及洪金寶的動作設計下,整部片散發出萬丈光芒。

與前兩部“殺破狼”電影比較,個人最鐘意這齣《貪狼》。第一部(不說“集”,因為三套故事毫無相干)嫌它劇情薄弱、人物平板,打鬥場面又不比外傳《導火綫》精彩;《殺破狼2》劇情有深度了,打鬥場面更華麗了,整體算是合格;《貪狼》算是更精進的一部。跟前作相比,《貪狼》的動作場面不多,大概佔戲的三分一比例,另外三分二主要是文戲,因此編劇有更多的篇幅鋪排片中角色的性格,以及面對的問題。如此這般慢慢展開故事,醞釀情緒,當一適時地開打,等於讓觀眾發洩,要掌握好這種電影節奏,是需要有一定功力的。


導演葉偉信是當今大家較為熟悉的香港導演,代表作有《葉問》系列、第一部的《殺破狼》,對拍攝動作電影亦有一定經驗,調控能力也自不俗。演員方面,看著有武術底子的吳樾和Tony Jaa,以及老外克里斯·柯林斯在片中的打鬥,精彩之餘還會給一些殘暴的動作設計勾起“肌肉幻覺”,會隨著片中角色受傷的部位而隱隱生疼(是我入戲太深)。而最令我大開眼界的,還是古天樂。他在片中憑著一股狠勁一打十,讓我驚訝萬分——古天樂竟然打得有模有樣!當然,他的演技毋庸置疑,路線是非廢到爆的喜劇就是這類黑社會的沉重片子,《貪狼》中的他,演技飆得淋漓盡致,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就連走路的樣子,都是戲。我最喜歡的一幕,是他將黑警盧惠光綁在一角落,自己蒙著眼睛,高舉大錘,一錘一錘地敲下去逼供,以問出女兒的下落;盧惠光苦苦哀求,他都不為所動。

看演技的話,除了古天樂武的突破,還有林家棟的文。他飾演芭提雅當地一位政治領袖的軍師,滿口泰語,為造福人民而狠心綁架nobody(古天樂之女不幸中招)來給這位政治人物做心臟移植手術。最終古天樂殺到政客豪宅中,林還能冷靜地“請”古天樂放了他的僱主,“不知者無罪”;他的氣魄,也可以說是敬業,雖然遭古天樂爆頭的下場令人一時痛快,但仍帶有少許的敬佩。


不說電影與片名“殺破狼”(紫微斗數三顆凶星七殺、破軍、貪狼)有何關聯,我看電影有時根本不屌片名的原意,尤其什麼“激戰”“逆戰”那種玩雙字片名的港片,更不會特意去將片名和劇情,或電影本身要帶出的訊息掛鉤、聯想(有點像玩啞謎)……總之,看得痛快最重要!少了這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看戲也看得輕鬆,更容易投入(對我來說是如此)——他們說,“殺破狼”系列除了動作場面,就是看角色之間的宿命安排,人鬥不過天註定的無奈。

總而言之,個人極力推薦《貪狼》。尤其本地公映版本難得以原音上映——即參雜了粵語、泰語與英語——能讓觀眾感受角色在一個言語不很通下的無助。《貪狼》,看了心情或許有點低落,仍不失為一部好的港產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