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異星智慧


《異星智慧》(Life),一齣講述人類碰上滅絕危機的電影(直接劇透)。若用另一種角度來看,它是一則勵志故事。它敘述一組太空員從火星“接”了一個神秘生命體(姑且稱之“凱文”)在太空站上做研究,結果“覺醒”之後的凱文,開始反噬這群人,只為了——生存。

喜愛《異形》(Alien)類太空恐怖片的觀眾來說,《異星智慧》確有與《異形》相似的驚悚氛圍。看著這六人組太空人與凱文之間的鬥智鬥狠,作為人類,自然希望這太空組員最終成功滅掉凱文,結束太空任務回到家園(地球),迎來完美結局;但作為嗜血的觀眾,卻希望凱文一個個地把他們殺得不成人形(就如文字上的意義,死狀不成人形),藉以抒壓——確實,完場之後,純粹的壓力消逝,情感上不會為了有明顯心機的結局震撼,亦不會扼腕(這是我個人淡定模式下的觀後感)。

看著凱文努力求存的同時,亦觀察太空組員的死法及情境多有新意——萊恩·雷諾斯雖是海報上三位要角之一,卻第一個領便當,因他始終是侍候死亡天使的不二人選——死侍(……有夠冷)。其他人的死法,其實並沒非常暴力,後蘇聯人組長困在太空裝中給冷凍劑溺死;黑人科學家好像是對凱文動了憐憫之心,甘願讓牠附身吸吮自己的殘肢,失血過多致死;而日本人真田廣之則是被強力吸出外太空前,還得遭凱文凌虐……

最後的兩位,也是佔戲份較多的男女主角——傑克·葛倫霍和蕾貝卡·弗格森,角色性格塑造及鋪陳,自然比其他人多。前者是選擇逃避地球人至外太空,在太空梭中生活了好幾載,是個厭世兼人群恐慌的傢伙;後者則是此次任務的保全人員,萬事以地球人類文明及生命為主要抉擇,寧可犧牲包括自己在內的六人,也不願見凱文進入大氣層。她的專業必須凌駕於感性,當任何組員落單面對凱文時,她得堅定地不施予援手,也因此給人一種冷血無情之態——這是該角色散發的魅力,也是電影好幾場矛盾衝突的形成,藉此也令故事發展下去。

針對怪物的設計,牠不會很噁,也不會很萌。以我的說法:牠就是有智慧的精液,外形黏稠,能任意變形,並憑靠氧氣、熱能、肉類、水分等人類存活的基本元素來維生,卻比人類更能在劣境中生存。當牠進化(透過進食,軀體愈趨變大)至跟一般成人身高差不多時,便能一窺牠的頭部,以及其上的臉龐、五官。在這外星生物體電影題材多不勝數的年代,有時設計越精簡則越耐看、討好——凱文絕對符合生物原理。

總括而言,《異星智慧》還算緊湊,雖然匱乏人性的黑暗(沒有令人恨得牙癢癢的角色)、教育意義等大主題(好啦,它是有反諷人類自以為聰明自以為是),但,就如首段所言:以站在凱文的立場來看,這是一齣關於努力生存的勵志電影。


2017年4月13日 星期四

完全真相


《完全真相》(The Whole Truth)是今年在電影院中,第二次與基努·李維見面。第一次是《捍衛任務2:殺神回歸》(John Wick: Chapter 2)。也因為後者的關係,造成這次的觀影後有一點驚嚇……想想也未嘗不是好事。

《完全真相》是一齣主題圍繞在法庭的電影,故事敘述基努·李維飾演的辯護律師拉姆塞,極力為一位少年犯辯護……

此片甫開場,鏡頭中的基努騎著重型機車,好像千里迢迢、長途跋涉地從一個地方抵達目的地,然後直接上法庭展開辯護,雖然被告因莫名原因堅決保持沉默,導致拉姆塞的辯護處於下風,卻也因此更讓我覺得拉姆塞就是那種專門鋤強扶弱、不畏強權、極富正義感的大狀!庭後,拉姆塞拉攏了一位法律界新秀作為助理,兩人以廉價旅館的一間房間作為基地——真的是工作基地,兩人非常專業敬業,絕無逾越男女關係——電影至此,拉姆塞在我心中的地位非常崇高,雖然官司一直處於挨打狀況,但也就等著他施以回馬一槍,逆轉取勝!他不也對助理舉一場著名拳擊賽為例,那種處於挨打姿態的老神在在,簡直帥爆!

再往下看,電影以好幾段證人的回溯片段,道出死者(被告的父親)生前的形象,就是那種強勢的律師,對妻子會有語言及肢體上的暴力傾向,在外拈花惹草……對我來說,就是不討喜的成功男人,死了也不足惜;加上餘韻猶存的遺孀遲來的上庭作證,更激起我的憐香惜玉之本性,雖然陪審團及法官未下判決,我心裡已決定作者死有餘辜、被告無罪!

結果,結果……正如我所想,被告無罪,當庭釋放。只是,之後被告與拉姆塞兩人私下在休息室的對談,掃了我一巴掌,讓我無地自容,羞愧難當。基努·李維化身殺神約翰·維克,兩集共殺了兩百一十多條人命,我覺得他殺得有理,清除掉那些一直惹他的壞人,他只想金盆洗手,清靜度過餘生;而當被告揭穿拉姆塞乃該案子的真正兇手,還舉證說得拉姆塞無言以對,唯有默認時,猶如一記當頭棒喝!

——真相是,拉姆塞與死者遺孀有染,某日作為同業的死者意有所指地告訴拉姆塞說他妻子給他戴綠帽,拉姆塞立起殺意,與遺孀共謀,殺害死者。

從片頭開始,於我風度翩翩、正義凜然、帥到爆的主角,竟然是與有夫之婦有姦情的殺人兇手,還假借法律之便為己脫罪的同時,表面上還幫助了一個前途無可限量的青少年,成了英雄。這種落差,予我刺激頗大,也才驚覺自己其實早已陷入編導設下的陷阱——一切別只看表面,就像片名說的,一件事情,必須透過多角度來看待,方能窺其全貌;也別以貌取人,就算再如何帥氣或靚麗,也會做出逾越道德或傷天害理的事情。

這齣《完全真相》,真替我上了寶貴一課吖!


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令伯特煩惱


我近期的觀影習慣是,入場前對電影不做太多的資料搜集,憑“一張白紙”的心態入場,如此觀影後對電影的印象,最為純粹。看了這部《令伯特煩惱》,我只有一句話形容之:“好久好久沒遇上一齣好看的本地華語電影”。

——前提是,你不糾結於它在劇本創作上的作弊。

我說的不是它改編翻拍自中國大陸電影(還是舞台劇?),而是幾有九成的故事內容都在夢境中。小學的作文課,老師已不鼓勵學生用“原來是南柯一夢”來創作,這等於是作者掰故事掰不下去,以一場夢境來自圓其說,這很可惡,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會跟你作同樣的夢,你這故事難以說服他人,甚至有欺騙讀者或觀眾感情之嫌——有一部羅嘉良陳慧珊主演的港劇《先生貴性》,竟然以作夢作為結局,追完的當下,失落異常——當然,我的感想、觀點,也並非人人讚同。

說回《令伯特煩惱》,我讚賞的是,劇本改編得恰好,片中統統都是馬來西亞八九〇後熟悉的舊時代。就像台灣《我的少女時代》那樣,《令伯特煩惱》也帶領觀眾回到過去,感受復古懷舊風的吹拂。卡帶式專輯、輕易被汰換的壁上的偶像群像、不懂第幾代的《拳皇》遊戲與大型街機、電影《古惑仔》的東施效顰……雖然都是舶來品流行事物,卻是我們這輩人曾經的、羞澀的夢想與青春。

當然,懷舊只是電影的包裝。《令伯特煩惱》的主題,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主角林一白(自稱“令伯”)對本身現有的生活不甚滿意——沒有名車豪宅、娶了個不怎麼樣的妻子、錢也賺不多。戲一開場,他就“充闊佬”,先騎機車後租豪華轎車到宴會廳門口下車,封個大紅包出席中學時期校花的婚宴。結果宴會中遇到剛好打工負責捧餐出菜的妻子,兩人遂大打出手,林一白逃到洗手間,醉得不省人事,就作了這一場改變他人生觀的夢……(我就不透露他夢中奇遇了。)

演員方面,其實我算是孤陋寡聞,只認識兩三位,云鎂鑫葉朝明林德榮,還有客串的黃嘉千,就連飾演主角林一白的那位,截稿時仍喚不出其名。還有飾演爆炸頭黑道大哥摩洛哥那位,似乎是電影《功夫》中替周星馳林子聰理髮後遭勒索的露股溝理髮師,長得挺像,氣質相似,身材卻是《功夫》的兩倍胖,莫非是特意增胖?或是加裝了假肚腩?

要提一提男配葉朝明,自離職電台DJ“轉戰”演員生涯再回執DJ這行期間,較多涉足的是小熒幕,故我對其少了關注;難得在大銀幕上再見他的“倩影”,個人覺得是整部電影最特出的角色。尤其後來與男主角母親的發展,直接讓我聯想到曾經風靡一時的好萊塢性喜劇系列《美國派》(American Pie)中MILF主義的死黨。葉朝明,此君是個奇才,五官亦算耐看,說話自有獨特怪腔,不知何時方能見他以男主角之姿再現銀幕?

總括而言,縱觀如今上映中的片單,《令伯特煩惱》或許不是最值得期待的一套,難得在於作為本地華語電影的優良示範,看官不妨捧場。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螞蟻與靴子


電影《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裡,邪神洛基曾用“螞蟻與靴子”的比喻,向神盾局局長尼克·福瑞解說,他為何侵略地球這人類的家園。螞蟻不曾得罪靴子,可靴子就是會踩扁相對弱小的牠們(An ant has no quarrel with a boot)。後來每看到這類無緣無故侵略他國、就此引發戰爭的電影,總會想起這比喻,心裡也琢磨自己領悟的道理。

會有這螞蟻與靴子的譬喻,相信應該是洛基把人類看得渺小羸弱,而前來侵略的,是比人類強大很多的外星生命體。很多電影,尤其好萊塢擁有超級爆破場面的,故事不外乎地球以外的大型,或擁有地球至今無法企及的高端科技之生命體,不約而同對地球深感興趣,要佔有這顆太陽系排行第三的行星,於是居住其中的人類,頓時成了“螞蟻”,慘遭“靴子”無緣無故地侵襲。“螞蟻”於焉奮起抗戰,最終一定成功守護家園,趕走“靴子”。

最近看了《金剛:骷髏島》(Kong: Skull Island),“螞蟻”與“靴子”立場更換。“靴子”(金剛)低調地住在神秘的骷髏島,反而是“螞蟻”(人類)藉地理研究之說,前往打攪,“靴子”一怒之下,殺了幾隻“螞蟻”,於是“蟻后”抱著復仇心態,“正氣凜然”地單挑“靴子”;打到後來,才發現“靴子”存於世上的目的,其實是要守護“螞蟻”……


看戲看多了,知道世間許多事情,沒有絕對的對與錯,端看個人(角色)的立場——諾蘭版本的黑暗騎士蝙蝠俠,縱使面對作奸犯科、十惡不赦的壞蛋,也不取其性命,大眾自然對他深感欽服;死對頭小丑為達目的(製造無序混亂的社會)不惜奪取多條人命,大眾看他自然是邪惡,但瞧仔細,那些喪生於他手下的人,生前都犯過或大或小的罪愆,小丑所為,站在不同立場來說,也不見得是絕對的惡了……

想說的是,活著,做好自己本分即可,就算要“踩過界”,縱使立意雖善,也需三思而後行,須知目前這社會,無論現實中還是虛擬的網絡,許多悲劇的發生,也是因為大多人都希望做善事為出發點,然後一發不可收拾,好心做壞事。

相比起有能力者盡己所能,我更讚賞的是,那些有能力為某事者,不為之的勇氣。就像你有能力幫忙,卻選擇先靜觀其變(表面上好像冷眼旁觀);又,你明明能開槍,卻選擇不開槍。

2017年4月2日 星期日

救殭清道夫


有一種觀影方式,叫做“亂槍打鳥”,即事前對該電影不做任何功課,連最基本的故事內容都沒透過預告片“一知半解”,直接買票入場,是好片或爛片完全憑靠運氣;我偶爾也做這樣的事情,就像之前那齣俄羅斯電影《異星引力》(Attraction),也如此這般才獲得莫大的觀影樂趣。

這齣《救殭清道夫》,戲前已知它不比二〇一三年那齣《殭屍》恐怖,卻仍看在錢小豪吳耀漢這兩位的份上,買票捧場,以期獲得少許心靈上受驚嚇的滿足,沒想到……

《救殭清道夫》跟《殭屍》,完·全·不·一·樣,它敘述一個魯蛇的成長故事,如何從渾渾噩噩的凡人,蛻變為“食環處秘密行動組·Vampire Cleanup Department, V.C.D”骨幹成員的經歷。V.C.D(非光碟也)是一個專降妖伏魔的秘密政府部門,因為世界進入科學時代,社會都覺得妖魔鬼怪殭屍等只是電影小說中的虛幻角色,加上政府秘而不宣的處理應對方式,導致青黃不接,在籍成員皆以七老八十。為了承傳這門“文化遺產”,吳耀漢於是跟錢小豪覓得殉職同事的後代蔡瀚億,給予他訓練、指導,希望他子承父業,並讓V.C.D續存。蔡瀚億就像其他電影中的魯蛇角色,一開始心不甘情不願地受訓,鬧出不少笑話,經歷不少挫折,到最後……聰明的看官該知道結果如何,我就不劇透。


電影故事情節老套,玩那種年輕人才買賬、看到“老淚縱橫”的人鬼戀老梗;兩位男女主角蔡瀚億和林明禎也是俊男美女(蔡瀚億我不認識,但林明禎之名,想不聽見都難,可說是馬來西亞之光),可對我這“老柴”來說,實在“攞命”。我也就轉移注意力,完全忽略他倆談情說愛的戲碼,專注在此片對早年港產殭屍片的“文化傳承”與致敬意識上,尤其透過V.C.D老成員培訓菜鳥時略述其概的好幾幕,雖然並沒很長篇幅,但已喚起小時候對殭屍片的回憶,無限感慨。

此外,《救殭清道夫》各方面又帶有其他電影的影子,比如V.C.D部門的性質,就跟好萊塢M.I.BMen In Black)相似,東西方政府對其的態度,簡直一模一樣(尤其那個定神湯的功用,完完全全跟M.I.B裡的閃光棒如出一轍!);蔡瀚億的父母雙亡,以及他作為The One的命中註定,也跟哈利波特一樣樣……毒舌來說,有抄襲之嫌。

電影雖不怎麼樣,但換個角度來看的話,卻有“教育”現在年輕人的使命,用年輕人的語言來講解殭屍的歷史,以及在影史中佔據的一個位置。這點無論戲內戲外,都顯露出電影人的用心。只不過,電影只不過作為引子、教材,會不會深入探討,日後繼續傳揚殭屍文化,也得看觀眾本身的興趣,與悟性(理解能力)了。


2017年4月1日 星期六

碟仙:惡靈始源


二〇一四年的《碟仙》(Ouija),電影沉悶、結構鬆散、角色平面、零驚嚇,是不合格的鬼片。兩年後,竟還推出第二篇作品《碟仙:惡靈始源》(Ouija: Origin of Evil),我對其品質抱存懷疑,亦沒特地翻查資料看它故事說些什麼、是否跟首集相關聯等……後來始終敵不過鬼片癮,買票入場。

只能說,好奇可以殺死貓,亦可以獲得驚喜——《碟仙:惡靈始源》(下稱《碟仙2》)非常好看!非常過癮!

它以前傳性質帶領觀眾回到一九六〇年代的洛杉磯,解開兩年前《碟仙》電影後段出現的幾具屍體之謎。那是一個單親家庭所經歷的悲劇:詹德一家三母女,靠假靈媒事業維生,某日母親艾莉絲在大女兒莉娜不經意的“引薦”下,添購了新道具——碟仙,在家試用時,來自陰界的朋友就此纏上小女兒朵莉絲,以致後來事態發展至毫無轉圜的餘地……

相比起首集《碟仙》,《碟仙2》的故事扎實多了。它把劇情重心放在這一家三口上,先是讓觀眾理解她們經濟拮据卻堅持不搬家的原因,然後漸漸鋪陳惡靈騷擾她們的始因,不像首集要角是一群死腦筋的年輕人,處理事情的方式毫無邏輯可言,導致故事不合情理,觀眾難以投入。《碟仙2》由始至終,主題離不開“親情”,故觀眾看到母女仨無論面對多大的生命危險,都堅持共患難,甚至已逝的父親亦登場幫助他生前的家人,非常感動!而此片結尾能順利承接至首集的某角色,也展現編劇敘述能力。

至於鬼片該有的技術層面,如驚嚇畫面、提升驚悚氛圍的音效,雖不多,但有好故事為基礎,那些只是附屬品,不以為憾。

今年有另一部叫好叫座的鬼片《厲陰宅2》(The Conjuring 2),同樣把時間背景設在一九六〇、七〇年代,當時人們的生活不如現在進步,知識亦有限,容易因迷信而陷入怪力亂神鬼譚之說的心障(心理障礙),信則有,不信則無,惡靈亦乘隙而入。如今鬼片氾濫,但好看的、故事說得通的,寥寥無幾,把時間背景往前挪至復古年代,並做足資料搜集工作,又能讓電影附帶一種懷舊風情,想來也是讓作品與眾不同之妙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