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21年1月14日 星期四

殺戮荒村

 


機緣下看了這部巴西電影《殺戮荒村》(Bacurau),被一整個迷幻且神秘的色彩,搞得有些困惑,編導想呈現一則寓言,然則筆者資質魯鈍,對其中的譬喻一知半解。

《殺戮荒村》登場人物多,且每位都有幾分鐘的機會做主角,像序幕時從外地攜帶抗生素及疫苗歸來參加族長奶奶葬禮的女生、在葬禮上情緒失控咒罵村民的女醫生、對抗政府強權的走難抗爭份子、看似巴庫勞村落話事人的壯年等,像是把手中的“主角球”輪番拋傳,傳到誰誰的戲份佔多;如此這般,觀眾透過各人的處境及對白,得以理清彼此之間的關係,也一覽巴庫勞村全貌,及當地樸素無華的民情——雖是小村落,亦出了教師、醫生等高階人士,同時也有妓女、大盜等在社會邊緣求存者。

從這些人口中得知去世的族長是個女巫,使用巫術守護著村莊,村民卻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連上課也用平板電腦,可謂融合了傳統/迷信與現代文明。該村落被政棍截斷水源,村民得利用蓄水車從外地走私食水回村,途中更必須避開路障;而當看到村落從衛星地圖上消失,連飛碟都浮現在上空之際,筆者不禁猜想,這莫非是描述科學與巫術對抗的科幻電影?直至兩個外地騎士的出現,電影才像是揭去了層層使觀眾摸不著頭緒的面紗,過去所有醞釀出來的荒誕不經,皆轉化為具有邏輯且合理的真實,戲味亦從中逸散開來。


《殺戮荒村》整體於筆者的感覺,猶似飄搖不定的行船,角色之間的關係,既親密又疏離,如以科學論證為依據、在葬禮中大吵大鬧的醫生,心想她應該會成為整個故事的關鍵人物,是摒除傳統巫術,將村民導向文明發展步伐的領頭人,或會與村民形成敵對,結果不然。這種讓觀眾猜不透、“模棱兩可”的設定,在電影中多不勝數,且非常吊人癮,是電影好看之處。

至於後半段外人入侵村莊、村民力抗的場景,許多影評將之與昆汀·塔倫提諾的暴力美學相以媲美(筆者則以為兩者風格仍有差異)。因前段深入了解了巴庫勞民情,與村民似有了感情連接,內心自然偏向這群所謂“弱者”一方。看著他們反抗的手段,大快人心;幕後黑手及這群侵略者的最大失誤,是事前沒參觀村落唯一的微型博物館,否則了解了這村莊的歷史,該會有所忌憚,也不會有這場浩劫。

總括而言,《殺戮荒村》充滿了對現實的隱喻,如筆者這般悟性不高的觀眾,可能需多看幾遍方能體會電影呈現出的“獵奇”美,習慣好萊塢式“快、狠、準”風格的觀眾,則須耐著性子。



2021年1月6日 星期三

DOUBLE FACE

 


有些故事或電影,歷久不衰,縱使多年過去,仍隨著時間的洗禮淬煉,如美酒般越發香醇。除了原創作品晉升為觀眾心中的經典,亦有授權他國翻拍改編而成的作品,透過不同語言,呈獻出同宗卻風格相異的優作。二〇〇二年的香港警匪片《無間道》,即為一例。當年上映時,被譽為重振香港電影業的警匪片,二〇〇六年更獲大導馬丁·史柯西斯翻拍成好萊塢版《神鬼無間》(The Departed),並在該屆奧斯卡得獎無數;二〇一二年再授權日本,改編翻拍成這篇要分享的《DOUBLE FACE》,足見其題材及紮實的故事架構,深受全球影迷喜愛。

筆者看《DOUBLE FACE》時,並不曉得翻拍自《無間道》,更是一部拆分為上下二集的日劇。初看森屋純(西島秀俊飾)在天台與警司小野寺互動的戲,心想莫非這又是一部向《無間道》致敬的電影?連“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十年都來了”的經典對白都照用不誤,以及“你廿五號生日的嘛”等耳熟能詳、倒背如流的對白,方恍然大悟,確是日版《無間道》無誤。

有了這領悟,接下來觀影的時光,除了再次回味當年《無間道》故事為筆者帶來的無數震撼及感動,也潛意識地一一比照原版及日版各演員及角色。飾演日版陳永仁(純)的西島秀俊,自然不比電眼男神梁朝偉帥氣,但看久了,就愈順眼,隨著劇情進展,真心希望他能破除原版和好萊塢版最終的宿命,保住一命。並非參悟不透原版電影要帶出陳永仁、劉建明二位痛苦不堪的心境,陳最終的死,其實是從無間地獄中獲得解脫,只是年齡漸長,或許多了慈悲心,就越希望他能存活下來,至少讓參悟不透的觀眾覺得他乃善有善報。

至於日版劉建明高山亮介,由香川照之飾演,演員外形與劉天王有著天壤之別,確實有點難接受。上篇《潛入搜查篇》(聯想到一些AV題材)主要敘述深入險境潛入黑道臥底多年的純,亮介戲份較少,也就不甚放在心上。直至下篇《偽裝警察篇》,故事人物焦點對調,開始剖析亮介的內心戲,為了希望擁有一個自己的家,盡己所能做個好人,於是背叛一手撫養自己成長的黑道大哥織田大成,最終仍逃離不了無間地獄的輪迴,扳倒了織田組,又被另一黑道握有把柄,被迫繼續臥底。

筆者認為,《DOUBLE FACE》最特別且吸引之處,是編導將一則故事以兩位角色視角,拆分成上下兩篇的手法,此善意讓觀眾能更專注地深入了解兩個邊緣人的內心糾結,更切身體會他們經歷的事情及遇到的人,尤其是亮介,前篇對此角色的著墨不多,性格刻畫也不夠清楚(看過原版的觀眾還能從過去的觀影經驗彌補),但下篇,無論是對織田從起初的知恩圖報發展到後來的恩將仇報,加上與女孩末永萬里短暫的情誼,在在立體了這角色,也激發了筆者對他的悲憫。

總括而言,《DOUBLE FACE》的節奏雖不比原版快速流暢,亦沒有《神鬼無間》將暴力升華,讓李奧納多替原版的陳永仁把內心鬱卒及不忿透過雙拳宣洩出來,卻有著一股東瀛影視作品獨有的內斂,循序漸進地地引領著筆者,陷入角色的思考領域,猶似能夠感同身受。就這點而言,《DOUBLE FACE》值得推薦。

2020年12月19日 星期六

訂製幸福滋味

“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國王帝查拉(黑豹)《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

“死不是生的對立,而是它的一部分。”——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活著,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事。”——霍元甲《霍元甲》


英國小品《訂製幸福滋味》(Love Sarah)甫開場,即讓人意識到一場悲劇的降臨——莎拉在騎車前往烘焙坊的早晨,因車禍不幸逝世。

當觀眾還未完全消化時,鏡頭一轉,少女柯麗莎在芭蕾舞課堂中出來,與男友大吵一架,憤而離開男友的公寓,到一空店中過夜;獨居已久的老太太咪咪,連在街上遇到老朋友,也無法自然地打招呼;莎拉生前的閨蜜伊莎貝拉因好友的驟逝,讓她對目前的生活有所省思。電影逐一地將莎拉生前三位最重要的角色——女兒柯麗莎、母親咪咪、好友伊莎貝拉——介紹給觀眾,她們的相遇,也造就了一家烘焙坊誕生的契機。


一個人的死亡,肯定會為身邊人帶來無盡悲傷。最近因飾演超英雄黑豹的演員查維克·博斯曼英年早逝之故,網友紛紛以他在《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中的名言:“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悼念之。如悼文中的含義,莎拉的死確實為三位女性帶來傷悲,以及茫然無措,卻因為她們選擇堅強面對,因此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未來活出意義。

聚少離多的柯麗莎和咪咪,自正值叛逆期的柯麗莎搬入咪咪家後,婆孫倆經歷了一段磨合期,才漸漸將彼此之間的代溝,用理解與關愛填補。柯麗莎甚至攜奶奶到舞蹈室,讓“掛靴”已久的奶奶再次跳舞,一改獨居老人孤僻的個性,重新熟悉人群。至於伊莎貝拉,經柯麗莎的慫恿、規勸之後,與二人“膽粗粗”地繼續投入熱情,開了這家烘焙坊。期間,故友烘焙大廚馬修前來應征,馬修雖與伊莎貝拉過去有齟齬,伊莎貝拉仍讓他加入,最終也被對方的手藝感染、折服,完成莎拉開店的心願之餘,也重拾自己曾經放棄的夢想。


電影節奏明快,氛圍歡樂,尤其馬修和伊莎貝拉聯手不斷端出一道道五彩紛呈的糕餅、甜點,看著戲中人試嚐時的歡愉,亦感染了瞪著熒幕的觀眾;三位女性在開店前後所經歷的難關,都靠著對彼此的信任,相互依靠,齊心同力,一一排除,鞏固了她們的愛與友情。我尤其對電影中一幕至為感動,話說烘焙坊終於步上軌道,獲得媒體關注要求採訪,三人與馬修及咪咪在遲暮之年相遇的新歡菲利斯留下合影時,店鋪外頭,莎拉的鬼魂正望著店內的親人,露出寬慰的笑容。

逝者已矣,我們總要即時從悲哀中振作,為其他生者、為自己繼續奮戰。這是我看《訂製幸福滋味》,最大的感觸。



2020年12月6日 星期日

雄霸崛起 · 先濤數碼 · 風雲沒落

 


一九九〇年代,《古惑仔》系列為整個香港電影,甚至亞洲電影帶來了一股漫改風潮,陳浩南、山雞、大天二等從漫畫格中“迸”出來的人物,風靡了多少少男少女,當時年僅十多歲的筆者,亦非常崇拜飾演陳浩南的鄭伊健,凡是他有份參與演出的電影,都盡可能排除萬難去支持,其中就包括了一九九八年上映的《風雲:雄霸天下》。

《風雲:雄霸天下》與《古惑仔》系列有許多相似處,除了同樣改編自漫畫,還包括幾乎同屬原班人馬的幕前幕後工作人員——導演劉偉強、編劇文雋、主演鄭伊健等。然而,筆者當年對港漫完全零概念,就算超夯《古惑仔》電影,也無法引起筆者去閱覽港漫的興趣,於是就在對《風雲》原著毫無概念、沒有事先準備下,觀賞電影。

當年看時,縱使對其中複雜的人物關係感到有點紊亂,但耐著性子看下去,亦能感受得出有別於純文字敘述的武俠風格。電影雖打著以郭富城、鄭伊健飾演的“風”“雲”為雙主角(聶風排序在先,步驚雲人設卻更吸引),但主角其實是副標“雄霸天下”的雄霸(千葉真一飾)。跳脫出邏輯、地理、物理學的奇想設定,加上為忠於原著替各角色度身訂做的奇裝異服,皆是《風雲:雄霸天下》當年吸引觀眾的元素。

最近重看,感覺劇本雖沒當初看時的好,然而仍被如今看來仍會吸睛且五彩繽紛的視覺效果懾服;幾位角色的個性塑造及演員表現,以當今的審美標準來看,屬差強人意,倒是有一幕令筆者看了讚不絕口。那是雄霸之女孔慈出嫁之日,她答應嫁給聶風,然而步驚雲前往搶新娘,孔慈最終殞於兩位愛人面前。出嫁前,她早已獻身給步驚雲,當步驚雲問她既已獻身於己,為何還答應嫁給聶風?孔慈天真且不當一回事地答曰:我嫁給他,但還是能跟你相好!以現代人的道德觀來看,或許不算什麼,甚至可能盛讚“女權抬頭”;但在電影中那雖是架空卻算是古舊時代的中國,此種“人盡可夫”的觀念直如大逆不道。孔慈出身、成長於權勢相當的父親底下,任何人對她恭敬有加,縱使做了不該做之事,亦無人膽敢訓斥,所以孔慈死於父親手下,對做父親者及當事人而言,或是天意冥冥中施予二人的報應。

天真無邪的孔慈與個性善良的聶風

除了故事劇情帶來的震懾,CGI特效的加持,也是《風雲:雄霸天下》另一個關鍵要素。當年CGI特效技術尚不比現今那麼以假亂真、出神入化,尤其東方地區電影的CGI技術,更落後好萊塢電影的好幾個馬鼻,《風雲:雄霸天下》當年一發行,讓亞洲觀眾開始產生“咦?亞洲CGI技術不錯嘛,指日可待”之念,也可算是為早期只能用剪接、借位等“生硬”技術呈現武俠奇想及氛圍的港產武俠片,起了何不嘗試結合CGI特效的想法——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君不見徐克忽然端出好多部炫CGI技卻爛到不行的武俠片麼?——而為《風雲:雄霸天下》打造視覺特效的團隊——先濤數碼,也在不久的未來,受到筆者一時的關注。

 

******

 

《風雲:雄霸天下》《中華英雄》《少林足球》等電影,一旦少了CGI特效加持,可想而知,會有多麼慘不忍睹。而負責它們視覺效果的先濤數碼,得以受筆者注目,乃託亞洲流行樂天王周杰倫從中“鋪路”。

話說,二〇〇二年,周杰倫推出第三張個人大碟《八度空間》,專輯中十首歌皆拍成MV,而本地私營電視台NTV7,更定時在傍晚節目與節目之間短短的五分鐘空檔,播放〈龍拳MV,如此每日播放,持續二至四周,不只為周氏打人氣,或也為百事可樂衝業績。筆者當年仍不知網絡為何物,更遑論優管乃何東東,在《八度空間》MV專輯推出前,只能透過電視得知任何喜愛歌手的節目或動態消息,包括MVNTV7此舉對筆者而言,等如天降奇蹟,日日候準時間,守在電視機前,準點隨著MV哼唱“我 右拳打開了天 化身為龍”!

〈龍拳〉MV故事劇情敘述,龍武館掌門師父有事外出,於是任命周杰倫飾演的大師兄,在他外出期間,代為看管拳館。師父甫踏出大門,在內庭裡練武的眾師兄弟便如脫韁野馬一般,大跳嘻哈舞,周杰倫更掀開隱藏於木柱中的冰櫃,將罐裝百事可樂拋給眾弟兄,本該嚴肅的場景,突然化做舞池,大家玩樂不休。嬉鬧之際,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搶走了“龍武館”匾額,而身為大師兄的,必須打倒這挑釁者,奪回匾額以正名。

哈妹哈妹哈!!

MV以漫畫風呈現,那壞人猶如漫畫家鳥山明筆下的外星客;周杰倫也在鏡頭前七情上面,肘擊踢腿旋轉跳躍,與虛構的對手打得不亦樂乎,還臉部大特寫擺出各樣姿勢耍帥。最終,主角光環自然戰勝一切,周杰倫用一記百事可樂龜派氣功將對手打得伏地不起,成功保住匾額之餘,還保住了一隻貓。師父辦事回來,也給予大師兄肯定的眼神。

MV最末鏡頭右下角註明的“先濤數碼”,使筆者對其名號印象深刻,甚至往後看了多部注重CGI特效的電影,都會留意是否由先濤數碼製作,其中包括那部嚇死人不償命的《見鬼》。

MV
 


******

 

彭發、彭順執導的《見鬼》,是少數能讓筆者嚇得失魂落魄的鬼片,當年筆者戴著耳機觀賞,為一幕上書法課的jump scare,嚇得頭皮發麻,久久不能自已。既能嚇得筆者花容失色,此等榮譽,更讓先濤數碼在筆者心目中的地位更上一層樓;而導演彭氏兄弟,也在二〇〇九年推出了《風雲II》,筆者興致勃勃地前往支持,結果親眼見證“風”“雲”被兩兄弟搞得灰飛煙滅……

與前作相隔了十一年之久的《風雲II》,難得地重召郭富城與鄭伊健回鍋飾演“風”“雲”二角;另一位於首集登場的角色楚楚,則由唐嫣取代舒淇;其餘都是新角色。故事劇情筆者已忘光光,僅記得風雲二人必須對付新敵人絕無神,若欲擊敗之,聶風得先成魔,再與步驚雲聯手,方有勝算(不知何道理)。最終是否有沒有與大魔王決戰,筆者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知道整部電影故事未完,編導打的如意算盤是,此作僅只是上部,留下伏筆留做下部為故事做個完美收官。

雲:聶師弟,打完這部,打死我都不回鍋了
風:雲師兄,你要帶我走!

然而,筆者觀賞《風雲II》時,只覺毫無劇情可言,純為了炫技(CGI),節奏拖宕,人物關係拖泥帶水,結尾還搞得不三不四,是部可列入彭氏兄弟執導作品的黑歷史。《風雲II》縱使有續作,筆者也需先三思,是否敢去看。但萬萬沒想到,它是筆者看過的繼一九九三年《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後,再一部中途被腰斬的香港電影。

泥菩薩言道:“成也風雲,敗也風雲”。對筆者而言,《風雲:雄霸天下》讓筆者首次認真期待CGI在香港(及亞洲國家)電影中作為輔佐敘事的前景,中港往後至今亦推出大量合資的武俠、奇幻、玄幻片,然則不僅故事爛,CGI特效也做得不好,有的爆格,有的對接不上演員動作,只有愛看特效的愚蠢觀眾會買單;《風雲IICGI做得再好,筆者仍視之為失敗作,如今相隔了十一年仍無開發續作的消息,即是鐵證。

——電影的基礎是故事,不是特效,然而,仍有許多電影開發者及觀眾,對CGI仍趨之若鶩,本末倒置,這亦是事實。

2020年11月28日 星期六

神秘客、鋼鐵人和綠巨人浩克合力追緝殺人魔——《索命黃道帶》

 


全球各地不時發生血腥慘案,有的順利破案,成為民間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有的懸而未決,兇手依舊逍遙法外,警方背負著無數噸的壓力擔子,無從著手。無論破案或是懸案,皆是好萊塢編劇或媒體從業員的靈感來源,資料搜索後處理成生花妙筆的文字,出版成書或將之寫成劇本,最終除了讓觀眾或讀者津津樂道,也是一種記史方式。

而好萊塢作為世界電影的佼佼者,因輸出許多原型乃是真有其人的當地殺人魔之電影——如“德州電鋸殺人狂”——無形中讓世人覺得美國殺人魔特多。而今天要分享的《索命黃道帶》(Zodiac),也取材自一起曾讓警方頭疼不已、民眾人心惶惶、媒體興奮至極的懸案。

電影改編自一九八六年出版的真實犯罪記錄Zodiac,作者格雷史密斯曾在《舊金山紀事報》工作的政治漫畫家。電影中,傑克·葛倫霍飾演的格雷史密斯看見了黃道帶殺手寄至報館的信函及待破解密碼,與編輯同事艾弗雷(小勞勃·道尼飾)兩人不顧高層阻止,私下調查此事;而負責調查此案的警探托斯齊(馬克·盧法洛飾),因久久無法破案,唯有私下與這兩位媒體從業員組成一個聯盟,相互交換情報,聯手調查。可是,黃道帶殺手始終能神通廣大地犯下多起兇殺案,各家報館依舊收到署名為黃道帶殺手對警方的挑釁信函……

夏洛克你別吵,讓我專心找看你何時會變身鋼鐵人

看慣犯罪電影的觀眾,也許會有最終天網恢恢,邪不勝正,兇徒最終遭繩之於法的結尾,筆者起先在沒做好功課的情況下觀賞,也陷入這種思考模式,做好心理準備迎來格雷史密斯、艾弗雷和托斯齊取得最終勝利的畫面,結果對無疾而終的開放式結尾,非常驚訝!搜索資料後,才懂截至目前為止,仍是懸案(維基百科搜索“黃道十二宮殺手”,有更多精彩資料),兇徒真實身份就像電影中演的,可能是A,查下查下B也有嫌疑,後來又多一位C,眾主角費盡心思排除BC的嫌疑後,原以為像福爾摩斯的名言那般:“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也是真相!”A定是真兇,然而科學鑒定後,A竟然亦非其人,就連福爾摩斯最信任的科學都排除了,真相就只有天知道……總之,從頭至尾的緝兇過程,雖以對白敘述居多,卻高潮迭起,無論是分鏡、配樂或色彩呈現,皆是吸引觀眾不經意間聚精會神的“幫兇”,單就這方面的融會貫通,足見導演的實力。

什麼?我多年後會為某事嚇到全身變綠?

早期拍攝MV及廣告居多的大衛·芬奇,首部長片是一九九二年的《異形3》(Alien 3),至二〇〇七年的《索命黃道帶》,期間只拍了四部電影,包括經典的《火線追緝令》(Se7en)和《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也有評語較低的《致命遊戲》(The Game)和《戰慄空間》(Panic Room)。集結後來MCU中神秘客、鋼鐵人和綠巨人浩克的《索命黃道帶》隔年,芬奇的名字才因《班傑明的奇幻旅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入圍該屆奧斯卡多項提名並獲獎,街知巷聞(至少傳進我耳中)。往後所執導的幾部劇情長片,包括《社群網戰》(The Social Network)、好萊塢版《龍紋身的女孩》(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too)和《控制》(Gone Girl),我都不曾錯過,也非常喜歡芬奇注入電影中的個人風格,以及塑造出來的懸疑氛圍,深層的鏡頭中隨時挾著一股隱隱張力,伺機而動,只待對的時機到來,一擊中的,直搗觀眾內心深處。(網飛也即將上映其最新執導作品《曼克·Mank》。)

總括而言,我不排除《索命黃道帶》若交給另一位導演負責,就會呈現別種風格的可能;也許冥冥中自有天意,大衛·芬奇經手,筆者心中也多了一位值得期待其作品的導演名字。

2020年11月15日 星期日

從《愛到底之三聲有幸》到《打噴嚏》——一個非九把刀粉絲不負責任地聊九把刀作品改編電影

 


千禧年開始在網絡發佈小說作品的九把刀,作品風格多元,無論愛情、奇幻、懸疑、驚悚等元素,都能駕馭自如,為此也攢積了不少人氣,粉絲與日俱增,雖非網絡小說始祖,亦可算是把網絡小說這一載體/文類發揚光大之功臣。慚愧的是,筆者至今仍未有緣一覽其文字,對其作品之好壞無權置評,僅有幸得見幾部由他小說改編或原創編劇的電影,尤其近日首賭其歷經波折的《打噴嚏》,遂興起撰寫本文之念,與看倌分享筆者對他的一些電影作品之淺見。

九把刀這名如雷貫耳,但正式接觸,是在二〇〇九年由四位導演執導的四部短片合而為一的多段式電影《愛到底》,九把刀親自執導其中的《三聲有幸》。老實說,當時會留意該片,乃因為方文山的緣故(執導《華山24》),然而觀賞完電影,印象最為深刻、水準最高的,卻是《三聲有幸》。這部由范逸臣、賴雅妍主演的作品,能在短短廿多分鐘帶出感人肺腑的愛情戲碼,加上因男主角與“前任”擁有相同聲線,而被委託賜予女友勇往直前的力量之“巧合”,愛情的甜蜜、苦澀與淒美相融兼備,觸動人心,也在筆者心目中,烙下“九把刀”這名諱。

四位導演執導的四部短片合而為一的多段式電影《愛到底》

二〇一一年,九把刀在筆者心中的地位更上一層樓。原因是他執導的首部長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不僅在坊間掀起一股懷舊浪潮,同時也戳中了筆者柔軟的心;雖有一些專業影評抨之不知所謂的青春電影,但至少令筆者看得神采飛揚,有笑忍淚。這部原作本就是九把刀的半自傳半虛構小說,處理得來自然得心應手,其中的故事節奏、笑梗的使用、何時催動觀眾淚腺的鋪排,都拿捏得恰到好處,加上摻和了一些筆者成長時期同樣走過的人生路與元素——如耳聞周杰倫歌曲前奏那一刻——更讓筆者產生共鳴,直如墜入電影之中,身歷其境。此片在當時的勢頭,鋪天蓋地般席捲而至,“你的沈佳宜是誰?”簡直成了筆者與男性友人外出喝茶哈啦時的話題。此外,電影下映至今近十年,不時聽見電台播出歷久不衰的主題曲〈那些年〉,又會勾起初時看這電影的回憶,間接聯想起中學時期的年少輕狂,與未曾開花的青澀初戀。

——總之,《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風頭,完全掩蓋了另一部同期上映的九把刀小說改編作品《殺手歐陽盆栽》(筆者未看)。至於二〇一三年由九把刀編劇的《變身》,馬來西亞沒上映,筆者亦錯過,直至下一部再掀起熱潮的作品——《等一個人咖啡》。

風頭一時無倆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跟《三聲有幸》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相比,二〇一四年上映的《等一個人咖啡》給筆者的印象並沒前兩者那般深刻,六年以後的現在,已想不起故事情節,然而其中二位角色的形象,卻久駐於心:一是賴雅妍“型到爆”的咖啡師阿不思;二是女主角宋芸樺。賴雖非主角,然而她那角色外形塑造及個性,確實顛覆了筆者對賴過往參演演出的造型,所謂“少了配角襯托,如何顯揚主角的光彩”,阿不思的陪襯,不僅為片中的咖啡館注入了靈魂,本該為觀眾帶來最大驚喜的老闆周慧敏更為其失色,阿不思這一角色,直有畫龍點睛之效。

至於女主角宋芸樺,此片除了是她的出道作這點作為其演藝生涯值得紀念的一刻,觀眾也開始留意她這位甜心少艾,尤其那種天真爛漫的個性,與演員本身的外觀氣質相符,日後的《我的少女時代》《帶我去月球》等角色,都可算是此角的延續,看似缺乏突破,卻使人看得開心、療癒,就像動作演員馮·迪索曾說的:“寧可接演多部題材相似、性格相似的角色,好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往後待時機成熟,有機緣遇到好劇本,再嘗試轉型亦無妨。

——由林芯儀主唱的插曲〈等一個人〉,也是傳唱度極廣的K歌,每每聽聞,都會勾起筆者對此電影似近還遠、欲忘難忘的回憶。

有型到爆的咖啡師《等一個人咖啡》

回來九把刀……二〇一六年,筆者終於一睹九把刀筆下別種風格的改編電影——《樓下的房客》。此片最吸引筆者注意的星光,非香港資深演員任達華莫屬。他在片中飾演變態的房東,透過安置在各公寓單位內的閉路電視,偷窺房客行為,發現租客各有不為人知的秘密,也逐漸釀造出攸關生死的慘劇。此片在馬來西亞被剪得零碎不堪,故除了任達華那招牌邪笑,縱使主題吸引筆者,也難留下深刻印象。

任達華飾演變態,蠻適合的

至於二〇一七年先有劇本拍成電影,再出版成小說的《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筆者未曾觀賞,沒法在此文詳談,就此略過。

來到二〇二〇年,命途多舛的《打噴嚏》,終於登上銀幕(然而又因疫情影響,沒幾天即下映)。據傳,這是二〇一四年即殺青的作品,卻因當時憑藉《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而一嘗走紅滋味的主角柯震東與成龍之子房祖名的吸毒事件,多番波折下,才在此時與觀眾會面。《打噴嚏》是一部結合了超級英雄與愛情元素的青春電影,敘述柯震東飾演的孤兒主角王義智,自小即下定決心,長大後要娶孤兒院中唯一會疼惜、照顧他的心心姐姐(林依晨飾),也因為心心告訴他只願意嫁給勇敢的男人,王義智便跑去學打拳,鍛煉體魄與膽量,並在擂台上獲得了“不倒俠”之綽號。此時廿多年前被閃電怪客和音波俠擊退消失蹤影的壞人重出江湖,不僅打敗了音波俠,還挾持了心心作為人質,“不倒俠”王義智為了拯救心愛的人,親赴這場等級不同的擂台,準備領死……

老實說,《打噴嚏》劇情並非筆者所好,雖然奇幻、超級英雄與愛情三種元素相融不無可能,然而在編導的呈現下,卻顯得格格不入;觀賞時覺得整體節奏非常順暢,戲後仔細思考,卻處處破綻,好比最重要的心心打噴嚏之動作,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不來,筆者始終抓不准;眾人透過舊校舍三、四樓的課室,深入地下道前往後山發現隱居的閃電怪客,這設定亦十分怪異。但,全片最令筆者開心的,莫過於林依晨的表現,以及飾演閃電怪客的古天樂,他初登場的剎那,是電影最驚喜的一刻。

你算什麼男人?算什麼男人……

總的來說,九把刀畢竟是以文字功力及創意見長,改編自其小說作品的電影,縱使不是非他本人親自執導,也已能取得先聲奪人之效,接著得憑導演功力論成敗,不該就此論斷九把刀創意若何。他親自執導的電影不多,我看了三部中的兩部(其中一部是短片),都覺得還不錯,若真要以電影這管道或電影人身份來給分,他截至目前的表現,算是合格了。



2020年11月2日 星期一

鋼鐵雨:深潛行動

 


二〇一七年的韓國諜報片《鋼鐵雨》,邀來鄭雨盛和郭度沅各別飾演南北韓的重要人物,二人從原本的立場對立,為保遭人暗算逃入韓國的朝鮮領導人性命,經歷多次出生入死,最終彼此惺惺相惜,成了保全兩國和平的無名英雄。二人在戲中的角色名字,亦是片名“鋼鐵雨”之由來。三年之後,《鋼鐵雨:深潛行動》再次召集了鄭郭二位資深演員,同樣飾演兩個分裂國家的人物代表(此次對調了身份及立場),故事除了涉及南北韓的緊張局勢,更把美、日、中三國拉扯進來,試圖打造更恢宏的格局。

《深潛行動》並非《鋼鐵雨》之續集,兩者之間的故事毫無關聯,然而整體來說,前者比後者遜色,原因是——人物繁多,故事線紊亂,還有從陸地轉移至水底的關鍵戲,銜接得不夠流暢,拖垮了電影。

故事敘述南韓總統(鄭雨盛飾)、北韓領導人(柳演錫飾)和美國總統進行一場和平協議高峰會談。過程中,北韓護衛總局局長(郭度沅飾)發動武裝政變,將三國領導人綁架到一艘核子潛水艇,與美、日、中、韓商談條件,暗地裡則進行著更大的陰謀,企圖引發第三世界大戰。被挾持的三國領導,從起初的相互指責,在南韓總統居中斡旋下,漸漸放下彼此成見,同仇敵愾,試圖用智扳倒敵人,為世界帶來真正和平。

雖然是一觸即發的戰爭“前戲”,又有不少海底動作戲(令我想起不久前的《潛艦獵殺令·Hunter Killer》),也許是個人對水戰興致缺缺,縱使為躲避魚雷於千鈞一髮之際來個飄移,或是釋出詭雷誘彈,仍少了陸空戰場的臨場及刺激感;三國領導人透過超大量的對白來解釋全貌,更是致命傷,在已經“七國咁亂”的政治題材上,還逼觀眾透過聽三國領導如此硬性的大道理,成了二度傷害。雖然,間中加入不少幽默對白及橋段,得以稍微和緩電影節奏及情緒,可是傷害一旦形成,即難彌補。



《深潛行動》較好玩的,無非是鄭雨盛和郭度沅兩位角色。兩者在《鋼鐵雨》中的精彩演出,乃是最大亮點,也是讓觀眾烙下深刻印象的錨——一個武將,一個文官,合力搗毀陰險狡猾軍閥的陰謀;《深潛行動》二人角色立場及個性對調——一個是文質彬彬的總統,一個是脾氣暴躁心狠手辣的武將,本該能呈現與前作對比鮮明的演出,卻因編導眼高手低,導致電影無論是故事或角色,都無法讓觀眾聚焦,白白浪費了幾位好演員。

總括而言,《鋼鐵雨:深海行動》整體規模格局大了,知名演員也增加了,卻沒法更上一層樓,反而有退步之跡象,可視為反面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