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9年8月15日 星期四

玩命關頭:特別行動



當《玩命關頭》(Fast & Furious)系列自第五或第六集起,徒剩超浮誇且超越物理定律的飆車特技、充斥全片讓人笑不出的嘴炮,還有唐老大三不五時掛在嘴邊嘮叨到極頂厭煩的“家庭論”,我就對這系列不抱期望了——更會刻意遺忘第三集《東京甩尾》(Tokyo Drift)。當官方宣佈會替第七集中相互廝殺到肉痛的兩位光頭角色拍攝外傳時,分析這所謂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學到的新潮語,在此賣弄一下)的角色背景後,覺得比那家族任何成員更有深度,遂對這部延伸外傳《玩命關頭:特別行動》(Fast & Furious Presents: Hobbs & Shaw)愈發期待。

這兩位光頭角色並非唐老大,而是美國外交安全局探員哈柏(巨石強森飾)和前英國特種部隊成員戴克·蕭(傑森·史塔森飾)。

回想本傳第六集(就是吉賽爾在全球最長機場跑道上領飛機餐便當那集),唐氏家族抗衡的反派,是戴克的兄弟歐文;第七集戴克以替兄弟復仇的家人身份正式登場,甫出場即擊殺家族成員韓哥(連接《東京甩尾》劇情),接著在醫院探望兄弟時,以一人之力對抗眾多手執重武器的執法人員,給觀眾一個下馬威之際,亦突顯其超強的戰鬥級別。結果,片尾戴克和唐老大的正面對決,完全削弱戴克的實力,最終邪不勝正,並非唐老大身手了得,而是戴克刻意“放水”,此舉也是該集最失敗的部分;反而是電影前段戴克和哈柏在警局中的交鋒,方是實力相當的戲肉。


這兩位冤家,在第八集中從相互拌嘴到後來暫且擱下成見、攜手合作(也是戴克莫名的洗白經歷)的互動,是該部電影唯二的看點(另一看點是反派莎莉·賽隆)。而兩人對彼此的不爽,延續至這部《特別行動》中,沒有因上次合力拯救世界危機而消散,反而變本加厲。

同樣打著“家庭”做主題,但跟本傳不斷給唐老大唸到縱使至高無上的也拉低了其神聖性的原意相比,《特別行動》適可而止、恰到好處,更能突顯其價值意義(舉《九品芝麻官》中周星馳說的:那該是擺在心裡敬愛崇拜的,不是一直掛在嘴邊被提出來)。戲中,哈柏與戴克待解之結,是他倆彼此之間的心結;而解結的關鍵,是戴克的妹妹海蒂,以及反派生化超人布列斯頓。

戲一開始,即帶出兩位光頭主角的“格格不入”,他倆生活節奏與格調品味的不一、對早餐的要求等,連擅長的格鬥技也差異得很明顯。也因這差異,當他倆被迫再次擺在一塊兒,可謂在其原本的不滿上火上加油,火花迸射,因此產生的化學效(笑)應,比本傳另一位光頭丑角羅曼負責的笑梗更耐看。戴克一邊跟哈柏從用槍對峙到鬥嘴之際,也漸漸跟妹妹海蒂拉進彼此因誤會而疏離的親情;另一邊廂,哈柏也因早年對父親大義滅親,覺得背叛了家族,於是遠走他鄉到美國大陸覓生活,隨著女兒做功課要研究族譜時,才憶起這駐在世界一角的戰士家族。


隨著劇情推進,《特別行動》的兩位主角,不僅(稍微)化解了彼此的互不順眼,也從而放下各自對家庭成員過去的心結,重投家庭懷抱,這點是戲裡最觸動人心的表現。

動作設計方面,擺脫《玩命關頭》的街頭競速,已臻另一高層次的《特別行動》,讓我不時聯想《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系列。當然,《特別行動》可沒法超越《不可能的任務》,但出身動作替身的導演大衛·雷奇,替《特別行動》注入了許多炫目的動作設計,尤其反派布列斯頓的智能摩托車,在一場街頭追逐戲上的表現最為搶眼。此外,無論是哈柏的摔角技、戴克狠勁卻不失優雅的自由格鬥術、海蒂好幾幕的近身肉搏戰,雖不像《捍衛任務》(John Wick)那般一幀一幀地讓觀眾細看每一格動作,但經過快速俐落的剪輯,也非常耐看。只可惜了刻意為電影PG-13的分級而做出的讓步,較少血腥鏡頭的特寫。

因導演之故,《特別行動》也請來兩位《死侍2》(Deadpool 2)中的演員客串,飾演負責招攬兩位主角的CIA幹探(一位的超人氣,相信觀眾皆懂;另一位是出身未捷身先死的X-Force小鬍子成員),就連死侍也差一點登場,算是給影迷的彩蛋與福利。

總括而言,無論在故事情節、教育意義的深度上,《玩命關頭:特別行動》算得是超越《玩命關頭》本傳系列作,雖仍被譽為是不必動腦思考的爽片,卻也是中上等級。據傳至少會有三部曲,期望它能順利進行。



2019年8月8日 星期四

失控危城


要是身處一個公眾場所,如酒店、飛機場、演唱會現場等,遭遇恐襲,現場眾人陷入慌亂而我有幸一時未亡之際,會如何設法逃命或躲藏,盡己所能存活下來?這是年少未知生命艱困之時,常幻想的預設險境,像玩電動般嘗試闖關。那時,“恐襲”離我好遠好遠……

——如今依然離我好遠好遠;卻也可能下一秒即降臨我身。

看這齣《失控危城》(Hotel Mumbai)時,心是完全給片中緊湊的氛圍給震懾。這改編自二〇〇八年杪發生在印度孟買有規劃性的連環恐襲的電影,使我不得不思考,前段所謂的“關卡”,是否真的那麼有趣?電影聚焦於孟買當地著名、歷史悠久的地標泰姬陵酒店內,遭遇恐襲時藏身在裡頭的人——除了住客、工作人員,還有其他前往尋求保護的居民和觀光客——如何自保自救,其中有發揮人性好的一面,也有顯露私心的少數份子,瞧在第三者的觀眾眼裡,或能立判其中的是非,但設身處地想一想,要是身陷其中,那一刻他們所做的決定,其實是超越好壞對錯的本質——試想,有多少人能在那艱難時刻,理性思考?

《失控危城》電影氛圍掌控得非常好,序幕用交錯穿插的方式,向觀眾介紹恐怖份子,以及幾位要角,包括酒店服務生、主廚、美印“通婚”的夫婦及他們的初生孩子、色心顯露的俄國富豪等;劇情進入恐襲之後,鏡頭從這幾位角色原本的互無關係,到後來糾纏在一起時,也正是進入電影高潮,而這高潮會一直延續到電影結束,讓人看得幾乎忘了呼吸,絕不誇張。

我特別對酒店服務業者的責任心與其公司文化深感欽佩。其中一位在那裡任職了卅五載的高級經理,不時將“顧客是上帝”掛在嘴邊,最終因保護客人而犧牲,是唯一讓我感到揪心、惋惜的角色;而主廚臨危不亂地扛下領導責任,冷靜沉著地應對外在威脅及內在顧客群的慌亂,那沉穩的風範,是大家學習的榜樣。


至於作為《失控危城》最明顯的主角——服務生亞瓊(戴夫·帕托飾),角色在戲中看似沒什麼機會好發揮,亦沒有讓人印象深刻的偉大情操,但就是因為他的平凡普通,觀眾能輕易代入其角色,最終得以逃離死神魔爪,與妻女團聚,讓觀眾放下懸宕多時的心,緩解了因擔憂而緊繃的情緒。

此外,《失控危城》也讓人思考宗教的本質、本意,那些以神之名屠戮他人的教徒,這所謂“虔誠”換來的後果,是否值得?有一場戲述說腳踝受傷的恐怖份子,撥電給遠在家鄉的父親,通電話時真情流露,涕淚縱橫。那一刻,不見他的兇殘,面容上只有愛與悔恨交織出的淚水,不覺對其起了悲憫之心,雖預知他最終的下場,但看見他命喪亂槍掃射之下,仍起了一股很快即隱的悲痛。

總而言之,《失控危城》是部扣人心弦的上乘之作,值得推薦!



2019年8月1日 星期四

鱷魔



近期實在難找到一部如此出色,屬於自然災害的驚悚電影了!說的是《鱷魔》(Crawl)。

說“自然災害”,確實如字面上的意義,戲中小鎮因颶風來襲,養鱷塘中的兇猛雙棲動物藉機出逃,與女主角父女倆(及其他平民百姓)相遇,乃是這齣上乘驚悚作品的前提設定。

《鱷魔》可以說是沒有行進式的劇情,只敘述女主角海莉(卡雅·斯考達里奧飾)在颶風侵襲下,因聯絡不上彼此有點心結的父親,於是不顧撤離命令開車前往家鄉尋找,最終在家中地下空間找到受重傷的父親,兩人因此困於其中,除了是颶風造成的洪水,還有兩條巨鱷“守”在他們身邊……往後,整齣電影就這樣形容父女倆如何與鱷魚纏鬥——嘗試向他人求救不果、身處密室、形單影隻的絕望感等等,都一一在他倆身上體現;但他們卻並不就此氣餒,反而奮勇直前,雖然過程免不了受傷,但最終成功逃離鱷口,獲得救援。透過這一小時半的觀影過程,除了感受到女主角從序幕練習泳賽時的失敗與挫折,“成長”到為保命超越極限與鱷群競速的堅持;以及父女倆因此而打破嫌隙,修補親情關係的勵志元素。

此外,這戲給我烙下一記“重擊”在於,戲中的幾場驚嚇設定,比起其他被譽為“史上最恐怖”等稱號的恐怖片更成功——至少我是真有被嚇到。編導對此的設定安排、氛圍營造及分鏡構圖,確實成功;加上全片大多時間在水中進行,個人對水(尤其渾濁不清的洪水)這環境其實有種難以言喻的恐懼,加上逼仄擁擠的空間,《鱷魔》雖僅是電影,仍形成我感官上的不適,但看到最後,情緒卻能隨著情節發展而盡散,海莉父女倆是從鬼門關前走一遭,我則有浴火鳳凰重生的錯覺與歡樂!


走筆至此,不得不提導演亞歷山大·阿甲,這位擅長執導驚悚片的法裔電影人,過去十年帶來好幾部名作,也貢獻了電影院好幾赫茲的觀眾尖叫聲,如《魔山》(The Hill Have Eyes)、改編自韓國電影的《魔鏡》(Mirrors)、《食人魚》(Piranha)、《魔角》(Horns)等,都是能掀起一番熱議話題的作品。驚悚驚嚇之餘,其中不乏像《鱷魔》這般帶出正能量的上乘之作,而我特別鐘愛《魔山》,極力推薦給看倌。

總括而言,也許大多觀眾會覺得《鱷魔》就像一般同類型電影,純粹爽片,像坐過山車那樣,透過尖叫將腎上腺素、心中不快釋放出來,散場以後,又得面對日常……這觀念沒錯,但《鱷魔》確是多了一點點,一點點讓你與女主角海莉共同犯險並大難不死後的一種——重生感。這已值回票價。



2019年7月25日 星期四

責任或自由的抉擇——《玩具總動員4》



《玩具總動員4》(Toy Story 4)上映前,重溫曾經的三部曲,再次陪伴戲中的玩具角色冒險成長,也隨著現實中三部電影橫跨十五年的上映時間,看小主人安迪從小孩長成大學生。第三集結尾安迪踏入大學生涯前,與小女孩邦妮在草坪上玩得不亦樂乎,除了是這些玩具兩代主人的交接,也是安迪放下童年,邁入成人世界的起始。

正當大家本以為故事會完結於三部曲,對第四集的出現大感意外且忐忑,我可沒多少顧慮,放空腦袋迎接震撼來臨。《玩具總動員4》也不負所望,可是超越前三部曲,猶如巴斯光年那般又朝空衝至未有的境界,再次破除續集電影不比前作優秀的魔咒。

這集的主題是:面對責任或自由,如何抉擇?身為玩具,牛仔胡迪心中的使命,是為主人帶來歡樂,所以當它見新成員叉奇——一個由拋棄式餐具改造而成的手作玩具——對自己本是垃圾的觀念念念不忘,一直想重回垃圾桶時,誓將叉奇導向正軌,在失寵後仍想為主人做些事,為自己在主人心中至少覓留一個地位。

這等所謂“自以為是”的責任,看在他人眼裡,可能是“緊抓不放”的悲戚;要是身處其中,又會如何感受?於是當胡迪遇見成了“失落的玩具”身心靈無所拘束的故友牧羊女時,不僅胡迪本身對此利害之間的取舍越發掙扎,同時也能引起觀眾思考。胡迪的責任心,或所謂對主人(或工作)的忠誠,形成對己的束縛,想為自己私下做些或許夢想或許愛情的瘋狂事亦沒勇氣實踐;反之,牧羊女縱使需要膠布來粘著斷臂,但精神、心靈上因自由而富足飽滿。如此讓觀眾反思,《玩具總動員4》總算功德圓滿。


有時,不再執著於某事,能否獲得真正解脫,端看當事人一念之間。要是放手後大感懊悔,終日陷入“要是早知如此”的惡性循環,絕非好事。所以,胡迪最終的決定,是我觀賞《玩具總動員4》時迎來至大的心靈震撼,相信觀眾也因生命經歷不一而各有領悟,對兩者間的抉擇見解各異。

《玩具總動員》會否就此真正完結?可不好說。畢竟胡迪一日未解體,它終究會有回來再給觀眾上人生課的一天。



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蜘蛛人:離家日



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事件後,MCU會如何發展?這些死忠影迷的疑問,都一一透過《蜘蛛人:離家日》(Spider-Man: Far From Home)呈現出來,尤以鋼鐵人“離開”後紐約市守護者的繼承者人選,都令大眾關注,而我們的小屁孩彼得·帕克,仍還沒做好繼承者重責大任的心理準備……故事便圍繞在這幾點上。

兩年前看《蜘蛛人:返校日》(Spider-Man: Homecoming),那時只覺得普普,因為主角是中學生,故事劇情和風格基本上比MCU其他作品較“溫和”較“陽光”,也沒太多人死亡,整體表現差強人意;《離家日》奠基在同樣的前提下,也沒希望它能有多黑暗(畢竟後兩集《復仇者聯盟》已是MCU黑暗代表作),卻沒想到故事竟那麼有趣,角色與角色之間的關係緊密牽連,加上眾演員表現可圈可點,可以算是上等的療癒藥劑——如果你因看了《終局之戰》而對某人的永久離去而鬱鬱寡歡至今。

男女主角彼得與MJ之間的感情故事,當然沒有其他同齡人所謂純純的“兩小無猜”,但兩人之間的互動——因尷尬而表現僵硬造作的肢體動作、因害羞而一觸即閃的眼神交流——透過剪接,讓觀眾得以回想初戀或暗戀某心儀對象的年少時期。縱使兩人之間的氛圍營造不比前作《蜘蛛人:驚奇再起》(The Amazing Spider-Man)系列那般淒美,仍讓我受落動容。而《離家日》又讓另一對“快閃”情侶,以及梅姨和哈比這成人之戀與之形成對比,外加一位嘗試追求MJ的第三者從中作梗,詼諧中挾著青少年時期覺得乃是人生大事的嚴肅,都替電影加分不少。


大人角色方面,則以傑克·葛倫霍飾演的神秘法師為重點。這位在預告片中跟神盾局及彼得合作的強大“打怪”能人,真實身份與預告中不同(也許看過原著的觀眾心裡有數;我沒有,揭曉時給震撼到嫑嫑的)。這設定增添了戲裡頭無所不在的鋼鐵人逝去後,“遺產歸屬”及“鋼鐵人繼承者”當落誰家的思考。看完戲後,覺得神秘法師確是個人才,只因與史塔克理念不合,走上另一條道路(不全是歧途),那利用先進科技與虛構故事的相結合,可謂出神入化、完美無瑕的魔術呈獻。而他的一句對白,也值得省思,大意如此:“我們用科學原理打造這一切,只是掰出一個宇宙超級英雄的故事,大家就信以為真……”可謂是給如今被超級英雄電影“寵壞”的觀眾一記耳光——回到現實來吧!

說到科技,就不得不提片中史塔克工業的AI防衛科技伊迪絲了。這是由一幅眼鏡操控從地球外的人造衛星中釋放出的成千上萬個改良版遙控飛行器——高科技投影機內置殺人武器——的人工智慧。試想,當投影器厲害到這種程度,可以各角度零破綻地讓所有人親眼目睹元素眾帶來破壞、神秘法師飛天走地與其對抗、將本在眼前的景物消除……要是現實中真有如此先進的投影器,肯定引領風潮。當然,這也是戲外CGI特效製作的“炫耀”,好萊塢商業電影是這方面翹楚毋庸置疑,以假亂真的特效技術只會不斷推陳出新,但他們至少清楚明瞭,特效是為了輔助故事,故事才是電影的基礎,絕不像某國出產電影般常讓CGI喧賓奪主。我覺得《離家日》在故事與特效兩點的平衡上,非常成功,加以結合,呈現一部值回票價的娛樂(也不乏哲理思考的)大作。

(不過話說回來,史塔克去世前,即留下遺言請神盾局將伊迪絲交給指定接任者彼得,照理說《終局之戰》時伊迪絲就研發成功,幹嘛不召喚它們來協助抗衡薩諾斯外星大軍的侵略?)


當然,《離家日》作為MCU第三與第四階段的“中繼站”,戲中情節必然兼顧這“責任”。《終局之戰》事件後的發展,非常明顯,無需贅述;但開啟第四階段的“大門”,正片中或許有些段落或暗示,最為明顯的則在第二段片尾。除了帶有MCU承前啟後的作用,也可作為二〇一九年三部MCU電影的總結,與《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中的要角有重要關聯;而第一段片尾則有更大驚喜的轉折,還出現一位重量級人物!

總的來說,《蜘蛛人:離家日》是像首集《蜘蛛人:返校日》那樣,屬於青少年電影,卻比前作更上一層樓。需知許多觀眾心想追完一個十年的MCU“無限紀元”,不必對第四階段過於執著,但《離家日》當能激起觀眾的好奇心,持續對這不知結局在哪個遠方的MCU死忠以對。



2019年7月11日 星期四

安娜貝爾回家囉



在《厲陰宅》(The Conjuring)中一炮而紅繼而獲得機會開拍外傳的《安娜貝爾》(Annabelle),成效卻不比預期(“厲陰宅”宇宙系列的《鬼修女·The Nun》也一樣);後以前傳式的次集《安娜貝爾:造孽》(Annabelle: Creation)挽回觀眾對其的信心,方有這集《安娜貝爾回家囉》(Annabelle Comes Home)的面市。

故事焦點集中在華倫夫婦的女兒茱蒂身上。時間設定在一九七〇年代初期,茱蒂仍在初中階段,因父母職業特殊的關係,茱蒂在校難交到朋友,大家對她的獵奇心態多於真正想認識她;在家裡父母也因常跑外地有點冷落她,她唯一的知心朋友是保姆瑪莉。茱蒂生日前夕,父母在外,瑪莉的好友丹妮拉趁機闖進華倫家中的靈異博物館,不慎掀起一場看起來可以毀滅世界的風波……

《安娜貝爾回家囉》是描述孤單少女的故事。電影的三位少女主角茱蒂、瑪莉和丹妮拉,都有各自孤單的理由。茱蒂作為主角,因父母關係成了學校紅人,卻沒有一位知交,這對於成長階段的少女來說,會影響其心智,非常不健康;一開始引起大眾唾棄的丹妮拉,是引起這場風波的始作俑者,但在責怪她之前,也得看在她的白癡叛逆乃對已逝父親的思念上,寬恕她。相比起這兩位,瑪莉的人格設定則較難找到切入點探討,她是三人中最樂觀、最無憂、最正向的,僅僅因為與兩情相悅的男生處在有口難開的揣測期而有內心戲。與此同時,她也是事故發生時表現得最淡定冷靜的一位,雖懼怕仍盡好保姆的職責,保護茱蒂。


至於“另一邊”的魑魅魍魎,幾度示眾的安娜貝爾其實新鮮感不再,反而是其他“鬼友”更具看頭,如手握樂器的發條猴子(這在《玩具總動員3·Toy Story 3》也有喔)、令我無端端想起福爾摩斯《巴斯克維爾的獵犬》的“煙霧人狼”等,而最有戲的,當屬擺渡人。將銀幣放在死人眼中的典故已聽聞多回(查爾斯·狄更斯筆下《小氣財神》的畫面仍歷歷在目),只有感動,沒有恐怖,如今成了編導的驚嚇手段,可謂用另一方式來激起觀眾對其的興趣。此外,我也一直留意觀察華倫夫婦辦公室內牆上的一幅畫,卻不見其蹤,想來時代不同,鬼修女還未進駐他們的生活。

《安娜貝爾回家囉》故事確比前兩集更為完整踏實,其實是藉用邪靈或超自然力量反映生人的故事。就像丹妮拉對父親逝世的愧疚,逝者已矣,電影是勸導大眾該學習放下,活出更好的人生;又像羅倫夫婦雖以驅邪為志職,乃是在幫助生人繼續過活——只是因顧了職場難免忽略女兒。

總括而言,《安娜貝爾回家囉》是三部曲中最優秀的一集,雖沒有超強烈令人感到窒息的恐怖氛圍,卻因故事結構的完整而加分。



2019年7月9日 星期二

熱鬧非凡,卻未必精彩——《哥吉拉II怪獸之王》



二〇一四年好萊塢重啟版《哥吉拉》(Godzilla)上映,將這隻出自東瀛的怪獸神化,彌補了許多因一九九八年“美”化版本的酷斯拉而心靈受創的粉絲,同時也擄獲我這位對這隻神獸零認識的心。在因《異獸禁區》(Monsters)而敲開知名度的導演蓋瑞斯·愛德華執導下,《哥吉拉》以神秘感取勝,戲的前四份三只讓觀眾看見這隻巨獸局部面貌,且一閃即逝,吊足觀眾胃口,直至最終四份一篇幅,才終於一顯廬山真面目,其一打二的英姿,更奠下電影公司欲打造“怪獸電影宇宙”(MonsterVerse)的野心。

(二〇一七年的怪獸電影宇宙第二部作品《金剛:骷髏島·Kong: Skull Island》,劇情缺乏深度、口碑慘澹,卻是官方允諾讓影史兩大怪獸——哥吉拉及金剛——對決的必要鋪陳,所以票房仍可觀。)

終於,算是《哥吉拉》續集的《哥吉拉II怪獸之王》(Godzilla: King of the Monsters)上映,也換了另一位編劇出身的導演麥可·道格堤執導。金剛在片中僅以零碎的新聞片段快速掠過,焦點集中在哥吉拉及其死對頭——三頭龍王者基多拉身上(當然還有打醬油的怪獸王后摩斯拉和火之生靈拉頓)。影片結尾更迎來一場二打二的史詩級戰鬥場景,相信能令觀眾熱血奔騰;然而,我卻沒法投入其中……鏡頭過於晃動,跟不上牠們的節奏與速度,沒法瞧仔細細節,到頭來只覺一直趕場——哥吉拉在戲中趕著追逐基多拉;人類為挽救地球,也一直趕著協助哥吉拉(另一方則趕著喚醒其他泰坦巨獸)。


也許首集時將哥吉拉的能力全攤開來,此集沒法更上一層樓,另三隻巨獸也少了鋪陳,情感上並不覺牠們有多神聖或厲害,《怪獸之王》僅是普通的爆米花爽片。唯一較有趣的是,可從某段場景聯想到其他電影或故事,如《變形金剛:復仇之戰》(Transformers: Revenge of the Fallen)柯博文死而復生的戲、《環太平洋》(Pacific Rim)的地底學論述、日漫《20世紀少年》女主角母親將自己比喻為哥吉拉,背負殺死百萬人的罪愆……

總括而言,《哥吉拉II怪獸之王》怪獸眾多,熱鬧非凡,但熱鬧並非代表精彩,對我,這是毀了哥吉拉在我心中神聖地位的次級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