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樓下的房客 + 急速秒殺2


我沒看過九把刀任何一本書,這部《樓下的房客》原著小說,好幾位朋友推薦給我,說很適合我的閱讀口味——變態變態的、不看小說的人都可以一鼓作氣看完、很血腥很色情等——很好,搞得我更不想看。

這齣電影,日前看過報導,導演崔震東說為了大陸(還有馬來西亞等民情較保守的國家)市場,另拍了個“乾淨版本”,其中原有的邵雨薇飾演的穎如,全裸僅穿著透明雨衣刺殺受害者,乾淨版則變成穿著純白的連身裙。電影裡,這一幕剪接很不到位,前後不連戲,顯得刻意,個人覺得,反正都會遭本地電檢局“篩”掉,不如不拍……

《樓下的房客》全片重點,當然不是裸戲(對某些人來說卻是)。它要帶出的,其實是人性,那種表面上很風光很正派,實際上當關上房門那一刻,真正的相貌才完全顯露出來,亦即每一個人都是戴著面具過活。這是世人皆懂的道理,只是為了生存,人人必須如此,否則便會被標籤為“反社會”。《樓下的房客》中的房東,透過監視器監視每一位房客的私生活,挖掘一大堆“門內”的行為,很多觀眾看了,都說那些房客都是變態的……我以為,房客正常,有病的是房東,大家都是虛偽的人類,何必揭露他人之痛、他人之欲、他人的生活?


電影的主題乃關於“慾望是人之常情”,只是情節非常扯。電影以房東在偵訊室內向警方敘述故事開始,卻沒有說明為什麼他會在裡頭;後來的警員透過電腦查到房東之前的警員身份,加上其他突然間輕易得來的情報,表明房東是前臥底探員,卻因意外被關在精神病院多年,這種種的一切非常牽強兼兒戲;最令我無法接受的是,房東在精神病院內從隔壁牢房的犯人手中接過這一串公寓鑰匙,我沒住過精神病院,但非常懷疑精神病院允許病人隨身攜帶私有物……

總結:《樓下的房客》不是不推薦看,只是馬來西亞版本慘遭刪得七零八落,需要耗費很多的想像力以及自我說服力,來讓電影好看那一點點……



*****


另一部《急速秒殺2》(Mechanic: Resurrection),幾位台灣影評人給予它極高評價,可依據前幾次過譽的經驗,我並不抱太大期望。果然,電影在我心目中,至多只配得上“A級卡司B級故事”等號。

首集的《急速秒殺》(以及任何一部傑森·史塔森演英雄主角的動作片,《玩命快遞·Transporter》三部曲及《浴血任務·The Expendables》系列除外),都很莫名其妙地受觀眾熱愛,狠暴力的動作設計確實有舒緩現實壓力,但故事其實並沒有很好,輕易讓觀眾取得共鳴。再者,傑森·史塔森就此被定型,也不見得是好事一樁(演多幾部好的爛片,該屬好事);可他就是這樣紅起來,變成至今好萊塢幾乎“碩果僅存”的動作男星。

說回《急速秒殺2》,卡司多了也是外形比演技更容易懾服群眾的潔西卡·艾芭(我這樣說老實話,有點傷人),就跟花瓶沒兩樣,走走停停摟摟抱抱秀個羨煞旁人的古銅色胴體身材,即收工;反而是出場不多的湯米·李·瓊斯,忠奸難分,加上少有的浮誇造型設計,更令我注意。


《急速秒殺2》打著史塔森飾演的亞瑟·畢夏,是個很厲害將謀殺現場佈置為意外場景的殺手,可是全片他殺了三個人,只有一個我認為勉強可列為意外的兇案,即空中泳池那幕。另外的,他把在獄中坐擁VIP等級服務的囚犯殺死,手法拙劣到根本沒有意外“嫌疑”(此場景設在馬來半島某外海監獄,哈哈哈……);想起委託人警告他說明:要是沒有佈置成意外,你就等著XXX。由此可見,編劇把觀眾當白癡唬弄,觀眾亦白癡到忘了委託人說過這句話,腦袋早給一雙眼睛控制著,只留意史塔森的個人主義英雄魅力,以及艾芭的胸前激凸(我承認,我一直在留意這兩點)。

總結:電影很史塔森風格,即動作設計好到毋庸置疑,但故事方面,還是算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