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如坐針氈之觀影體驗——《宿主》



2013年剛踏入第四個月份,期間看了十幾部電影,有非常好的如《決殺令》(Django Unchained),也有幾部令人失望的作品。其中一部失望之作,即屬這部《宿主》(The Host)。如今想起當時看《宿主》的心情,可謂“如坐針氈,極之難頂”!

導演安德魯·尼可,算是頗有獨特見解的一位導演,無論編劇成名作《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或兩年前執導的《鐘點戰》(In Time),都帶出獨有的格調,讓觀衆享受一場娛樂與哲思兼具的視聽饗宴。可這《宿主》,卻將他建立起的盛譽、地位、品味,瞬間降格,仿佛淪落成一位不懂得說故事的菜鳥。

《宿主》的故事,其實頗有看頭——外星客旅居地球,發現人類“性格上的缺陷”,於是“獵殺”人類,佔據人類的軀體,企圖將這星球打造成更美好的家園。“沒有怨恨,只有信任”是他(還是牠?)們的宏願;至於人類,只看到外星客殘暴的一面,於是隱匿群居,以遊擊方式打一場猶如《魔鬼終結者》般的戰役……至於片末人類與外星客和平共處的鋪排,帶出所有悲劇皆以人類為始作俑者的隱喻,屬爛掉牙的橋段。要看帥哥美女加人性的醜惡,倒不如捧場仍上映中的活屍片《殭屍哪有這麽帥》(Warm Bodies)。

女主角一體雙魂的角色設定,飾演者莎柔絲·羅南近乎精神分裂的詮釋,是有賣點,可就是被其他因素拖累;編導刻意埋設伏筆,之後解釋爲何黛安·克魯格飾演的反派始終對女主角窮追不捨的原因,也不感驚喜;幾場公路追逐戲,完全感受不到緊張氛圍。

《宿主》有早前那部《迴路殺手》(Looper)的調調,卻缺乏牽引觀衆情緒起伏的能力,尤其那“錯綜複雜”的多角戀情,縱使嘗試藉著幽默的對白來吸引,也掩飾不了拖戲的事實。這讓我不禁產生疑問:是否每一位頗有名氣的導演,一遇上史蒂芬妮·梅爾的著作,在敍述技巧上就會陷入“婆媽魔咒”?首集《暮光之城——無懼的愛》(Twilight)完全看不出乃出自執導《衝破顛峰》(Lords of Dogtown)的同一人——凱薩琳·哈德薇克之手,也致使我對《暮》之續集盡謝不敏。

《宿主》整體就像一杯比蒸餾水更淡的飲料,也堪比橡皮擦——甫踏出放映廳,第一件事即感謝天老爺影片終於播完了,倒忘了思考電影要帶出些什麽訊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