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3年8月23日 星期五

金鋼狼:武士之戰


六部《X戰警》(X-Men)系列電影,每部不缺金鋼狼——三部正傳以他為主要故事圓環;前傳《X戰警: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以客串姿態登場;加上個人“傳記”《X戰警:金鋼狼》(X-Men Origins: Wolverine)和這部《金鋼狼:武士之戰》(The Wolverine),突顯他強大的戲引力。

《金鋼狼:武士之戰》有別於其他系列作:它没有華麗的超異能戰鬥,戲裡頭的變種人角色就只有金鋼狼和一個反派毒蛇(Viper),但無損電影的精彩。缺乏各色變種人的特異能力加持,編導明智地將“戰鬥本該勢均力敵”的概念進行到底,大部分時間,金鋼狼化爲平凡肉身,與一眾武功蓋世的忍者、武士、街頭黑幫等公平搏擊,陷入苦戰;最後他恢復特異能力,和終極BOSS銀武者較量,鋼爪對陣火焰武士刀,也佔不了絲毫上風……緊張刺激的武戲設計,成功揪著觀衆的心,且不禁擔心金鋼狼會否就此客死異鄉。

電影耐看,劇本是關鍵。故事接續爛到沒有人有的《X戰警3:最後戰役》(X-Men: The Last Stand),金鋼狼殺了得不到的愛人琴·葛蕾a.k.a火鳳凰,背負一身心的罪愆,自我放逐。皮外傷的苦,他已習慣;長時間的情感煎熬,他是初犯。直至他在二戰時期結識的日本朋友找上他,請他前往東瀛一趟……

容我引用《無間道》裡的一段“佛曰:身受無間者永遠不死,長壽乃無間地獄中之大劫。”金鋼狼並非不死之身,但要奪他生命,何其不易。他活的太久,受苦多時,卻沒有自我了結生命,加上願意遠赴他國蹚渾水,正體現了天賦的英雄本色。在異國等著他的,是更貼身的名詞——浪人,即沒有主人的武士。

片末,金鋼狼完成這趟救贖之旅,放下糾結已久的琴·葛蕾,重獲身心自由。我最喜歡最後在停機坪的離別戲——真理子求他留下,金鋼狼不甩她(男人總如此,對女生“嚼完飛”),與保鏢雪緒登上私人飛機,下令起飛。雪緒問他飛往何處?他稍微頓了一下:“起飛了再説。”如此隨興,如此不羈,才是我小時看《X戰警》卡通即崇拜至今的金鋼狼!


題外:

看電影時,如果有留意,總會在不經意間發現彩蛋,增添觀影樂趣,這在漫威電影工作室所製作的一系列漫畫改編的電影中,更是普遍。遺憾的是,《X戰警》雖同樣是漫威旗下,卻因電影版權而無法和《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同台”(蜘蛛人也因同樣問題而進不了“復盟”)。但是,《X戰警》本身已擁有龐大的宇宙觀,首集電影二〇〇〇年時面世,原著中五彩繽紛的角色造型,卻統統以黑色取代,這令我有點氣憤;但因當時這類電影仍是少數,新鮮感蓋過了對原著“不忠”的憤怒,且以金鋼狼爲主軸(這是重點),就接受了;三年後續集上映,劇情依舊鎖定金鋼狼尋回失憶前的往事,緊扣人心,片末琴·葛蕾為拯救隊友而被洪水淹沒,湖面上隱隱透出碩大鳳凰影子,當時,是超級期待第三集的駕臨……結果,《最後戰役》換了導演(原本的導演布萊恩·辛格臨時辭去導演筒,跑去執導《超人再起》[Superman Returns],還“撬”走了《X戰警》中的獨眼龍[說的是飾演者詹姆斯·馬斯登]),一個變調,悲劇登場。劇情說人類發現一個變種人小孩,她的能力就是能令變種人的能力消失,變回凡人,於是大量製造“抗體”,企圖同化所有變種人。當中,安排獨眼龍死去,可接受;X教授給爆走鳳凰消滅,我也可接受;但萬磁王“舔嘢”後能力消失,劇末時又再漸漸恢復能力的設定是想怎樣?搞到觀衆像傻子般感情被欺騙了二小時;還有end credits之後,猜猜看已經屍骨不存的X教授發生了什麽事(我不想提往事,要看你自己去看)?作爲《X戰警》的忠實影痴,我無法接受《最後戰役》的一切,卻又不能把它擯棄於《X戰警》系列之外,爲此“含恨”至今。

《金鋼狼:武士之戰》,讓我一泄憋了整整七年的心頭之恨,尤其end credits的隱藏片段,為明年上映的《X戰警:未來昔日》(X-Men:  Days of Future Past)留下伏筆,兩派人馬的首領(老年時)皆現身,再次找上金鋼狼(兩人第一次嘗試募集金鋼狼是在《第一戰》中,卻因金鋼狼一句“Go Fxxk yourself!”而作罷),也表示金鋼狼的冒險旅程,尚未結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