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樂高玩電影


小時候,雖然羡慕同學可以擁有自己的樂高玩具,而且還是有主題的,但一旦去到他們的家,他們不吝从桶中倒出衆多的“機件”,讓我自行發揮時,我卻無法砌出自己憑空想象、想要的成果。總的來說,我不是玩樂高長大的孩子;自然而然的,長大後創造力也不比那些孩子來的豐富……真是如此嗎?呵呵……

這部《樂高玩電影》(The Lego Movie),乍聼排在賀嵗檔上映,嗤之以鼻了一陣子,心想這些“方塊世界”,縱使搬出DC漫畫英雄人物出來搞個大雜燴,還能有什麽作爲?國外公映後卻好評不斷,不禁激起了我的好奇心,遂決定放下面子身段,將兒童時期幾乎被其殆盡的尊嚴暫且擱下,入場一窺究竟。結果證明,電影品質與外國公映的票房成正比!


這其實是一部冒險故事。述説平凡無奇的小小工程師艾米特,莫名其妙捲入一場拯救世界的遠征隊,更被認爲是The One。從一開始的抗拒,終至接受這亂掰的預言的過程中,艾米特也找到自己的與衆不同之處,與遠征隊員攜手同心,排除萬難,誓要拯救這即將被“商業總裁”摧毀的樂高世界……


這部電影探討“創意”,談“天生我材必有用”。艾米特是個奉公守法,照足説明書過著開心且一成不變的生活(悄悄地說,馬來西亞政府若看見這種國民,肯定高興得無法睡覺)。當生活開始脫序,他一時接受不來,看見來自另一世界的溫斯黛擁有神奇“一秒憑空製造物體”的能力,雖然對她“不按牌理出牌”無窮的創造力羡慕不已,但同時也感到自卑,更阿Q的說——照著説明指示過活才是王道,藉此自我安慰。老實說,看見艾米特如此,竟覺身有同感,還是要回到小時候,欽羡同學或朋友的樂高玩具,就會有此感受。


動畫是讓編導賣弄想象力的平台,《樂高玩電影》正體現出編導的無限想象力。除了幾乎歸於華納影業旗下的DC漫畫英雄人物如蝙蝠俠、超人、神力女超人等,還籠絡了其他耳熟能詳的人物,如甘道夫、忍者龜,甚至NBA球星大白鯊奧尼爾;至於一些無法獲得版權的人物,乾脆另外塑造出一個外形相似的“翻版角色”,就像鋼鬍佬,是海盜王子與變形金剛科博文的合體。有了這幾位性格鮮明的角色,劇情更添色彩,還有意想不到且令人噴飯的劇情發展與幽默對白,同時彌足了電影所追求的“史詩”性質。


更玩味的是,電影最終的反高潮——艾米特離開樂高世界,去到真實世界——發現原來這一切,都是一個小孩趁父親不留意時,想象力爆炸,偷玩父親珍藏的樂高。於是,“戲裡戲外”成了因果之緣。商業總裁其實就是小孩心中父親的化身,他要用強力膠永久定住樂高世界,也就此失去了樂高原有的創意發想的意義;艾米特則是小孩的角色扮演——每一個小孩都會想象自己是英雄,視拯救世界為己任。不過,這小孩比我更厲害,他不屑將自己比做蝙蝠俠啊超人等即有的英雄人物,而是從零出發,激發了艾米特這位平民英雄。


至於配音部分,《樂高玩電影》請來了多位巨星聲演,如摩根·費里曼、連恩·尼遜、伊麗莎白·班克斯等,至於主角艾米特的配音,則是近來在《百萬精先生》Delivery Man和《雲端情人》(her中都可瞧見的克里斯·帕拉特。此君多是飾演配角,卻會不經意中吸引觀衆眼球,這次可説是他首次演主角(雖然只聞其聲不見其人),但也證明了他的觀衆緣日漸升高,今年另一部漫威電影《星際異攻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將會是他正是擔正的暑期檔重頭片。


總而言之,如果你像我一樣有個先入爲主、覺得《樂高玩電影》是給小屁孩看的的觀念,請棄之,你會發現《樂高玩電影》可為你帶來臻至身心靈的歡樂,這就是樂高延續至今大人小孩皆適宜、童叟無欺的原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