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4年2月1日 星期六

家國與暴力三部曲之一:《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


好萊塢電影的技術冠絕全球,無論多麽天馬行空的想象,都可憑藉電腦與攝影機的搭配呈現出來,而且要有多逼真就有多逼真。只是,若只懂得炫耀科技,忽略了電影的脊柱——故事,那麽技術也僅淪爲嚼之無味的雞肋。2007年上映的《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300),是一部真正讓我由眼球震撼至心靈的作品,不僅因爲雖改編自繪本小説卻不失精彩的扎實故事,還有導演懂得巧妙運用科技,完美結合出一部熱血沸騰、驚心動魄的史“實”巨片。


溫泉關戰役,史上以寡搏衆的著名史詩戰役,是《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的故事主幹,敍述斯巴達國王Leonidas率領斯巴達300壯士,及一群由農夫、鐵匠等湊合而成的聯軍,抵禦Xerses所率領近十萬人的波斯大軍。結果,斯巴達勇士壯烈犧牲,聯合軍隊非亡則撤,雖阻擋不了波斯大軍的進擊,也緩下他們進攻的步伐,為日後反擊備足充裕時間……


這段在《末代武士》(The Last Samurai)中美國將領口述給勝元將軍的故事,雖只寥寥數句,親自體驗(觀影)後,才曉戰況有多慘烈。影片開頭,敍述了Leonidas成王之前的磨煉歷程(也是斯巴達男人一生悲壯的始末):只有健康的嬰兒才能生存,“不合格”的即被抛下懸崖,自生自滅。成長至一定年齡,便得離開父母,獨個兒在野外奮力求存。如此這般,才造就出日後對任何事物無懼無畏的斯巴達男人。影片雖“凸顯”雄性崇拜主義,但也不忘頌揚女性,就如波斯使者前往斯巴達勸降時,Leonidas本考慮不戰而降的可行性,卻因使者對斯巴達皇后出言不遜,Leonidas憤而將其踢入深坑,以此啓動了與波斯勢不兩立的齒輪。“Because only Spartan women give birth to real men.(只有斯巴達的女人,才能生育出真正的男人。)——Gorgo皇后這句對白,在陽剛味十足的片中,突顯了女性淩駕於男性之上!


戰爭這等牽涉到舉國人民生命福祉的大事,Leonidas貴為一國之君,也不敢妄下決定,需得到祭師的首肯。這些住在崖頂之人,不僅相貌醜陋,内心同樣污穢不堪,藉祭祀之名,享用處女肉身。導演藉助這幾位敗類,順其自然地讓一位明顯嗑了藥駭得起勁的少女獻出粉色乳頭,當下,熒幕前所有男性觀衆都成了與祭師平等的低劣動物;緊接著,才給Leonidas違抗旨意,假借巡邏之名,實際上準備開戰的壯烈精神,給拉到現實。


説穿了,Leonidas的出兵,仍是皇后的鼓勵。男人們在沙場上獻出血與生命之際,她在祖國也不忘努力不懈地説服議會,要求國會通過派兵出征,更在眾議員眼前手刃叛徒TheronTheron蠢到隨身攜帶鑄有Xerxes頭像的金幣,在譴責聲浪下毀譽而亡;另一邊廂,一位叛徒順勢而起,“指點”久攻不下溫泉關的Xerxes一條明路,狙擊300壯士……我喜歡這一幕鏡頭的銜接。


說回戰場,不僅捧紅了當時仍算小咖的Gerard Butler和年輕萬磁王Michael Fassbender。更爲驚艷的是,巴西籍演員Rodrigo Santoro飾演一身妖媚的波斯神人,全身效果都是電腦做出來的。不僅如此,演員全程在綠幕前演戲,所有背景都是電腦的傑作。值得一提的是,斯巴達壯士首次迎敵的一幕長達一分鐘多的長鏡頭戲(一鏡到底),堪稱經典,足以成爲導演Zack Snyder暴力美學的代表作鏡頭。




略談Zack Snyder,首部處女長片,是重拍殭屍之父George A. Romero的《活人生吃》(Dawn of the Dead, 2004),接下來就是這部替他奠定視覺系商業片大導美譽的《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然後陸續呈現四部叫好叫座的作品,包括去年的DC漫畫改編巨製《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目前,全球觀衆正對他執導的DC漫畫改編第二彈《Batman vs. Superman》(暫名)引頸企盼。


總的來說,《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除了帶給觀衆一場華麗的視覺饗宴,滿足一些嗜血觀衆的欲望,無形中也替觀衆上了一堂有血有淚有男尊有女權還有千萬別做愚蠢叛徒的古希臘歷史課,可謂寓教於樂。電影結尾,斯巴達壯士唯一的幸存者Dilios回到故土,成了這段歷史的傳話者,同時帶動更多希臘國家派出軍隊,一舉抵禦波斯軍。這腥風血雨的後續發展,即將在《300壯士:帝國崛起》(300Rise of an Empire)中延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