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5年4月21日 星期二

金盞花大酒店2


當人生抵達樂齡階段,有些思想,年輕一輩是無法體會、瞭解的。真的,於是形成代溝,繼而產生衝突,而衝突則是一則好故事必需的元素。

《金盞花大酒店2》(The Second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的衝突點,並非產生於年齡層的代溝,而是多點散花,讓人看了都對片中每位長者散發出來的智慧點頭稱是,而年輕一代,則在不斷往前衝的過程中,經歷失敗、挫折,吸取經驗,然後成長、蛻變。

這是一部群戲。片中角色有八成由老牌演員擔綱,看著海報、預告,或許非時下年輕族群心中的一杯茶。如看倌自認年輕,而拒絕入場支持這部片子,那絕對是愚蠢的行爲。編導很用心地在“經營”《金》片的節奏,而且盡量讓每個角色都有戲,不偏袒任何人(總有部分老年人拒絕接受自己已老的事實,會不爽自己被“剝削”)。於是,印度大城齋浦爾(Jaipur)不只成了旅游景點,還是一個讓人禁不住想前往一窺究竟、是否真的適合過退休生活的“第二家園”。當然,首要條件是必須留宿金盞花大酒店,才能體驗那種至高無上的享受。

我沒看第一集,電影既然能推出續集,自有它的商業價值及自信。故事説得過去,由不同支線撐起主線,營造出流暢的節奏,且笑中帶淚,不顯沉悶。劇中的人物雖老,卻不見只有等死的認份,生活趣味不見得比年輕人乏味。他們卸下養育子女的重責大任,能夠做回自己,過自己想要的生活,而這些生活方式,或許是年輕時想做卻無法做到的……我們該替他們高興。

衆多老牌演員中,我最欣賞的還是“深海閻王”比爾·奈伊這支線故事,除了可在一些商業大片上見到他飾演要角,也會在這類小品中一窺他内斂的演技,尤其他獨特的嗓音,只聞其聲,眼前即浮現他的相貌。他在《金》片的角色,是個脫離原配“操縱”,遠赴他鄉的“浪子”,在齋浦爾金盞花大酒店跟“M夫人”茱蒂·丹契有個剪不斷、理還亂的曖昧關係。後來比爾·奈伊的女兒從英國來到印度出差,原配夫人也跟隨女兒來散心,“順便”跟他協商離婚,“還他自由”。一家三口聚合期間,女兒勸他放下母親,勇於去追求丹契的宣言才是經典,爲人子女有如此同理心、寬容心,可見父母教授的教育已經成功。

至於戴夫·帕托(兩個月内見他兩次【成人世界·Chappie】)的主線,就有點俗氣了——有志青年欲開發酒店市場,相中場地,前往美國尋找資助人,回到印度一心巴結設想中的資助人“臥底”,那種拍馬屁行徑實在讓人不恥;另一邊廂,友人早他一步購下那個場地,導致兩人決裂,職場失意間接讓他忽略了未婚妻,更讓他跌入人生谷底……看他如何尋回自己,從中反彈,其中的勵志意義十足。

總之,《金盞花大酒店2》絕對是一部好電影,不過話説回來,説是“次好”(Second Best)的,但片中場景還是圍繞在主館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