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6年4月5日 星期二

紅衣小女孩


二〇一五年,台灣發行了兩齣水準上乘的鬼片,一是《屍憶》,另一齣則是《紅衣小女孩》。在馬來西亞,《屍憶》於去年悄悄上映,全片無中英巫文字幕,是本人難得在電影院不受字幕干擾、好不過癮的觀影經驗;而在台灣打破當地十年來最賣座恐怖電影票房紀錄的《紅衣小女孩》,遲至賀歲檔期前全馬公映,本人特地拖至上映期最後一天,才“包場”捧場。

農曆新年將至,抱著看賀歲片心態看《紅衣小女孩》,別有一番滋味,電影還蠻應節的。

電影中幾位角色,輪流遭所謂的“紅衣小女孩”擄走。要說“紅衣小女孩”是陰魂惡鬼,其實祂更像守護神,真正稱呼為“魔神仔”。散場後上網搜索相關資料,證明魔神仔並非厲鬼,北歐神話中的神祗洛基愛惡作劇,魔神仔如是——對祂認真,你就輸了——但,片中祂惡作劇之餘,還帶給那幾位當事人一些教育,讓他們反省自己所作所為,給他們機會救贖心中的愧疚。如男主角,從戲的開始到結束,他如何經歷有驚無險的遭遇,如何在逆境中成長;女主角許瑋寧原本作為旁觀者,事後如何牽扯其中,且一發不可收拾,男友對她的愛,她對男朋友的愛,編劇都巨細靡遺地交待清楚,毫不含糊——雖然事件過後,她就這樣釋下對懷孕的抗拒,本人對此安排不甚滿意。

電影佈滿描述親人之間血濃於水的聯繫,見慣不怪、視若無睹而逐漸疏離的信任與親情,魔神仔作為修飾彌補的神靈,替當事人修補這層疏離關係,但事在人為,能否浪子回頭,需得看當事人本身是否把握機會。

至於前言說的應節氛圍,如其中奶奶不時催孫兒趕緊娶媳婦,被問者不勝其擾;還有片末淡出的一幕,跟逢年過節才看得到的國油公司拍的廣告同樣感人催淚,勸誘遊子趁此時節回家,回到最初的美好。還有,片名《紅衣小女孩》,新年佳節華人至愛的顏色非黃即紅,如此應節的片名,不看海報,或許真有人誤以為是賀歲片吧?

所以,誰說鬼片不適合賀歲?如今賀歲電影質素漸差,相比起那些劇情無腦亂掰純當觀眾智障傻瓜的賀歲電影,《紅衣小女孩》更賀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