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奇異博士》專題以外


MCU作品,我都二刷以上,原因不外是喜歡其中的故事,加上每看一遍總會有不同的感受、體悟,樂此不疲,百試不厭,唯這齣《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二刷的原因,則是看第一遍時真的看不明白……不是它艱澀難懂,而是我尚欠哲學思考的領悟能力,一時無法理解。

第一遍時,《奇異博士》對魔法界天馬行空的想像解說,完全與《全面啟動》(Inception)、《星際效應》(Interstellar)等同樣天馬行空卻用物理、夢境等科學理論加以佐證且深植於我腦海中而成的理性根源,相互對衝、抗衡,於是,散場時,我頭痛欲裂,對其中某些場景百思不得其解,甚至為此失眠了幾夜。而二刷時,便抱著片中一句對白:“忘掉你所以為的一切”之心態,把內心所想、所懂的一切歸零,一一接受它。見效嗎?還好……

在此,我就不說電影好不好看、故事精彩不精彩了,反正好萊塢商業片的劇本模式,懂的人大致都看出了端倪,也不是秘密。我只分享其中能激起我情緒的幾件事。


第一是——手。

好幾年前,有一齣由三部短片合而為一的電影《愛神》(Eros),其中一篇由王家衛執導的〈手〉,透過鏡頭放大了這人體中最常使用的部位。因為習以為常,就像呼吸一樣,很難引起人們注意,甚至忽略,對其的存在理所當然。《奇異博士》中的史傳奇醫生(還是博士?),是個有點心高氣傲、自負卻醫術一流的神經外科醫生,尤其雙手,更是他引以為傲的“器具”。從戲一開始的取出腦中子彈的一幕,就可看出他的“穩”。於是,當他發生車禍時,還特地以慢鏡頭“放大”雙手如何摧毀,以致他日後無所不用其極、幾近於偏執地嘗試各種醫學實驗理論,都要醫好他的雙手。最終,他去到了那所卡瑪泰姬“魔法學院”,除了救治手術後傷痕滿佈、神經線未痊癒而不自覺顫抖的雙手,也是他學習放下自身所學的科學理性之一部分。

這期間所學,無論是“宇宙只是萬物一隅”之哲學學說、類似電玩遊戲《傳送門》(Portal)的概念及笑梗等,都易於讓觀眾接受。至於後來的他們發現古一為取得世界和平(或平衡)而不時從大魔王那裡攝取魔力,讓自己長生不老的,就像“非常時期就得使用非常手段”,擯棄老土的非黑即白二元是非對立,遊走於灰色地帶,這種行事作風卻造就出性格質樸的弟子魔多踏上不歸途,其實也是一種啟示——有些人真的過於執著,吃虧的也總是自己。不過話說,從他的名字,我就猜到他會是日後的壞人,魔多魔多,不就是《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中末日火山的所在地、中土世界的邪惡大本營麼?


******


好,扯遠了……我想來聊一下飾演古一的蒂妲·史雲頓,她是連接漫威與DC魔法系故事題材的“跨界”演員。

在當今漫威暫時領先漫畫改編電影的風潮中,DC其實也有幾齣品質不錯的單篇作品,除了人人皆知的《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我心目中還有另兩部可與漫威相抗衡,甚至超越後者的作品——《守護者》(Watchmen)和《康斯坦汀:驅魔神探》(Constantine)。《康》一片中,除了帥爆的基努·李維飾演主角的星光光環之外,還有一位當時不甚起眼,日後卻為人津津樂道的人物——不,不是西亞·李畢福——蒂妲·史雲頓。她當年飾演的墮落天使加百列,中性的裝扮,亦正亦邪,用語言疑惑了男主角康斯坦汀,最終莫名其妙遭他揮了一拳,終於能夠體會“痛”的感覺……

我要說的是,作為MCU向觀眾介紹魔法系的首作《奇異博士》,與DC漫畫中同樣是魔法系的代表作Hellblazer——也就是《康斯坦汀》,都有蒂妲·史雲頓的參與,而且飾演的都是關鍵人物,這可以說是給她這位藝人的一大肯定、一大榮耀!


******


至於第三項,則是導演史考特·德瑞克森。

這位之前憑幾部鬼片/恐怖片打響知名度的導演,著名作品有《惡魔刑事錄》(Deliver Us from Evil)、《凶兆》(Sinister)、《驅魔》(The Exorcism of Emily Rose)等——也拍過不怎麼樣的重拍版《當地球停止轉動》(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小弟看鬼片當喝咖啡,他的幾部鬼作,可不像只靠驚嚇取勝卻缺乏好故事撐腰結果過目即忘的鬼片,而是具備驚嚇度、堅實的故事、嘗試突破前作的創意發想之作。

漫威聘請擅長執導各色風格電影的導演,也可證明本身不斷挑戰新嘗試的膽量。故,其中有一幕說史傳奇心臟遭刺傷之後,打開“傳送門”到他之前上班的醫院中,大喊同事克莉絲汀進入手術室替他急救,而他靈體出竅,一邊跟另一個靈體出竅的傢伙在陰界打架,一邊以鬼魂之姿跨進陽界指導克莉絲汀如何做如何做,讓導演發揮擅長的靈異風格,嚇壞(笑)不少觀眾。這,該可列入他的代表作履歷表吧我想……


******


最後的最後,麥德·米克山(漢尼拔)怎麼那麼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