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5年7月25日 星期六

天魔異種


有一種恐怖電影,比任何類型的恐怖電影更恐怖,就是一點都不恐怖的恐怖電影。這類型電影中又可區別出哪些是編導刻意為之,或純粹新手導演的處女作。而二話不說先看了故事再分析,是筆者最喜歡的樂趣。

《天魔異種》(Harbinger Down)是“一點都不恐怖的恐怖電影”的示範。

甫開場的鏡頭,即知道《天》片與一般好萊塢恐怖片有一段差距。一旦習慣好萊塢鏡頭捕捉、剪輯手法,對其他較類似獨立電影的分鏡總會敏感,感覺不舒服。這些可略過不提,筆者最注重的還是故事情節。

故事其實很簡單,就跟漫畫中柯南與金田一不時被丟到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一樣(或稱之為“較大的密室”),兩位學生帶著教授登上一艘名曰“Harbinger”的漁船,前往阿拉斯加,尋找不知道什麼東西以作研究;船員有七人,加上來自陸地的他仨,一共十人。直到女主角發現某冰層底下發出求救信號,要求身為船長的爺爺撈起該巨型冰塊,連串奪命事件於焉發生,再次證明好奇心可以奪人命的不二法則。他們這時才驚覺,該冰塊的內容物體,是個從蘇聯時期冰凍至今的怪物,於是一行八人(沒錯,是八人,其中二人已經掛點)開始展現求生意志,期間亦帶出人性的弱點。

看這類電影,筆者沉浸於故事情節的同時,亦等著片中美女露點的鏡頭。《天》片背景設在冰天雪地中,不易安排角色寬衣解帶(有,但都是男性角色臨死前的精神異常),故,筆者轉移注意力,等著驚嚇。不得不承認,《天》片怪物的造型以及設定還蠻新鮮。那種可以融於液體,亦可成型為固體的機體設定,還有噁心加上趣怪的外形,該獲得不少“讃”數,可惜鏡頭剪接得不流暢,遞減了觀賞時的快意。好幾幕怪物殺人的血腥場面,無法一氣呵成,明顯看見拙劣的剪輯,血腥程度也沒有達標,令筆者失望不已。

還有,《天》片對其中一角色也犯下其他電影常犯的錯誤——有個女性船員,隸屬於蘇聯時期的臥底特務,身份未揭露前,她表現得毫無缺點,悍妞一名;自揭身份後,她也患上腦殘症,不僅身手弱了,原本機靈無比的神經也慢了許多拍,怪物漸漸靠近都無法發現,活該她被附身。

散場後,第一時間谷歌《天》片,發現這果真是導演首次執導的長片。導演Alec Gillis擅長於特效製作,尤其是怪物造型方面,《異形》(Alien)、《野蠻遊戲》(Jumanji)、《星艦戰將》(Starship Troopers)等,幕後工作人員名單都有他作為一份子。於是,《天》片的不足,可看做是“初次下海”的試驗品,期待未來能有一部更好的恐怖片。

總結:邊看《天魔異種》,邊細數角色死法,會更有趣好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