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聖母峰


運動類型電影,通常與勵志脫離不了關係,就像早前幾部如《破風》《震撼擂台》(Southpaw),都是敘述主角如何以毅力意志力,抗衡並破除體力極限,沒有最高峰,只有更高峰,加上得以顯現男性氣魄三寶——腹肌、胸肌、臀線(說回來,若有以女性為主的運動類型片,我也會關注她們此三圍線條)等,女性觀眾必受落,且垂涎欲滴。

《聖母峰》(Everest)算是運動類型電影吧我想……不同的是,因處於高海拔地段,所以片中男性演員必須包得密不透風,縱使身懷八塊肌,亦無緣秀出。傑克·葛倫霍一出場就躺在日光浴下,但焦點完全不在他茂密胸毛上,而是他與《震撼擂台》中的身材完全判若兩人的“麵筋”狀態,可見於專業國家的專業演員在營養均衡與塑身上所獲得的專家建議有多麼地專業。須知,這可是演員奉獻生命的賭注,是誰說演員這行很好混?

扯遠了,回來電影《聖母峰》……的看似完美,卻沒什麼高潮迭起的平庸劇情。對,很遺憾的,老實人必須說老實話。本片依據一九九六年的真人實事改編,但直至劇終,我仍參不透此片除了賺錢的意圖,還有什麼道理得以啟發觀眾;亦看不出有要向那幾位遇難者致敬的意味成分。我能理解領隊羅勃·霍爾(傑森·克拉克飾)犧牲的最大原因,在於不忍心拒絕明顯體力不支的朋友三度離頂峰那麼近,卻三度無法觸摸的心情,繼而陪伴他走完最後一程,同時也步上自己人生的歸途。這種“居心何忍”,慈悲為懷者看到的是他的寬容,但如呂布者,則視之為愚蠢,要知道人生在世,最重要是留住一條命,方有下次重來的機會。

除了霍爾比較鮮明的刻畫,其他角色猶如走馬燈過場般一閃即逝,空有明星效應,亦無法牢記。斯考特(傑克·葛倫霍飾)與霍爾之間,旅途中的朋友、生意間的敵手,暨登峰次數多寡的競爭關係,也只有在電影前段較為明顯,後來不知是否暴雨、暴雪來襲,一切盡顯朦朧且模糊,兩人的“亮瑜情操”完全抹滅;貝克(喬許·布洛林飾)則明明看著他凍死,結果成了莫名其妙存活的奇跡;蓋(山姆·沃辛頓飾)則是凡人一個,平凡無極,只能乾著急;反而是那兩位只能遠在天邊等丈夫歸來的“閨中怨婦”珍(綺拉·奈特莉飾)和琵契(羅蘋·萊特飾),還有戲可演,秀一秀演技。只能用片中某人的對白來說明,能夠攀上高峰的,並非由攀登者決定,乃由聖母峰(大自然)定奪。人類之於大自然,何其渺小?當然,天無絕人之路,也有反常的例子(如貝克此例),難怪他日後是成為薩諾斯的不二人選。

徒步於一片皚皚白雪、寒風刺骨的低氣壓環境中,事前的心理建設、體能訓練是何其重要(就像片中敘述的,至少要兩三個月時間),尤其一旦在看似天堂、實為跟地獄無異的山中與隊友失聯,等待救援的日子,其實最大的敵人,是需要耐得住寂寞。

生存或死亡,端看一個人如何能將“寂寞”心態轉換為“孤獨”,且懂得接受它、享受它。不是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