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6年1月5日 星期二

葉問3


《一代宗師》仍是“一代失蹤”時,跟友人聊起王家衛會如何呈現葉問,友人笑稱搞不好會拍他吃飯、喝茶、打木人樁等日常戲。結果,《一代宗師》出來的成果,有目共睹,是很不一般的王家衛;而以上提及的日常戲,反而出現在甄子丹《葉問3》中。出乎意料,是有點的。

甄子丹/葉偉信版本的《葉問》來到第三集,還有什麼內容能拍——倭寇、洋鬼子都打過且勝利了,難道真要打上宇宙不成?這集的武戲,就如電玩那樣,層層推進,每一層次主角為了守護什麼而施以拳頭,焦點似乎模糊了,但還掰得出來。跟譚耀文一眾手下的群毆,是關乎民族教育(誰叫對方要燒學校?);在電梯內與泰拳高手打至電梯外,繼而樓梯井的唯美長鏡頭,是為了守護愛人;跟拳王泰森中西拳術鬥法,叮!我煮好一碗泡麵之後,兩人之間,似乎有了什麼,又幾乎沒有什麼,好像不曾發生過什麼那樣(很玄)……而跟張晉的“內鬥”,卻是為了誰乃正宗之虛名。

武戲,是點綴;文戲,才是《葉問3》的看點!

熊黛林前陣子才在舒淇主演的(不是《刺客聶隱娘》)《剩者為王》跑龍套,這次一撇過去兩集《葉問》“很重要的路人”態勢,終於一展演技,成了左右男主角行為的重要人物。葉問與妻子永成,彼此相敬如賓,當一個有家室的男人在外打打殺殺,身為妻子的壓力,加上還得撫養小孩,普通人可未必能體會。她得知自己命不久矣,欲丈夫陪在身邊的渴望,又不想因此限制而逼迫愛人改變,那種矛盾產生的焦慮,在鏡頭前擴散開來,人見猶憐。而甄子丹三度飾演葉問,沉穩內斂,身手俐落,加上天生表情木訥,較梁朝偉黃秋生等影帝級演員,更能獲得觀眾讚賞,不無道理——打也打得最真。

我以為,葉問其人,傳奇在於他的低調。他的得意門生(李小龍)名氣大於他;詠春因他而發揚光大,更甚於“葉問”其名。他為而無為地避免成為焦點,否則八、九〇年代怎麼沒有一部關於他的電影面世?《一代宗師》雖以他作為宣傳號召點,但成就的乃是章子怡飾演的宮二,以及戲外張震參加武術比賽並獲勝的無心插柳;《葉問3》的葉問,終於有別於首二集的聚焦點,將主要戲份讓給愛人永成,成為更真實的葉問。於此,我覺得這是電影的優點。

也因為重感情戲,相對暴露出《葉問3》過多無疾而終的武戲,以及浪費了一些角色——譚耀文給老闆泰森一拳打飛,黯然離開這是非之地;在校的劉以達、吳千語,還有窩在警署內左右為難的鄭則仕,就像憑空消失一樣,屬於他們的“事件”告一段落,他們也就隱身消失;觀眾散場後幾乎對這些人物之去留不聞不問,不就等同於角色塑造得是有多麼地平面?這,是《葉問》系列拍濫(爛)的先兆。

日前聽見監製黃百鳴接受某電台專訪時說,已在籌備《葉問4》的劇本,不禁大感汗顏,現在的電影商人,該學會的是放下;就像戲中角色這等一代宗師,能力越強,責任越大,最艱困的,或許就是放下拳頭,以仁為本,以德服人,讓對手不戰而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