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4年11月19日 星期三

過於寂靜的喧囂


當沉溺於商業片的環境之下,偶爾看一部非主流作品,那種替精神帶來的震撼、衝擊,是語言所無法形容的。就像陰差陽錯、機緣巧合之下看了這部《過於寂靜的喧囂》(The Tribe),當時的感受真是一時無以描繪,且留存至今。

因在台北金馬影展期間赴台,沒做事前準備之下,隨便選了一部限制級電影(我偏愛選限制級),就是這部《過於寂靜的喧囂》。開場時,影片打出“以手語爲對白媒介,且無旁白、無字幕”字樣,加上沒有配樂,讓這電影散發出一種莫名恐怖的力量。

在看不懂手語的前提下,劇情也大多是個人胡亂揣度,盡量將之前後串連而成,雖不知是否有遺漏或錯誤,但該八九不離十了吧,我想……述説一個傻不愣登的小子(主角)轉學至一所寄宿學校,首天就混進校園中的幫派;夜晚時分,他們在一位生活技能導師的“穿針引線”下,男的做龜公,女的則做鷄;平日則讓年齡較小的學弟在火車上偷竊詐騙。這看似頹廢的“學園”生活,隨著主角愛上了其中一個女生,毀了這群“部落”的生活作息,企圖將他趕出這圈子,而到了高潮。爲了愛,他豁出一切,不惜以殺戮的方式結束這場人生鬧劇……

可以這麽説,電影以多場的長鏡頭串聯,加上無配樂,完全現場收音的方式,只讓觀衆聽見模糊的背景音效。也因爲如此,一些場面,我真無法瞭解到底是怎麽拍的:女生墮胎的場景;主角遭幾位太保壓在洗臉槽前,然後首領用一支酒瓶往他頭部砸下,立時鮮血四溢;還有堪稱經典的最後一幕——主角從容不迫地爬上宿舍樓層,以抽屜櫃往酣睡中的太保成員頭部砸下,結束這場看似荒謬,實則真實的南柯一夢(宿舍雖然四人或雙人同房,但因爲都是聾啞人士,櫃子砸下時發出懾人的“咂碰—咂碰”聲,並未驚醒室友)。

在這頹廢、與正常生活相悖的環境中,我感受到這異於常人的人生表徵底下,其實與正常人沒兩樣——聾啞人士也是正常人,也會有愛產生。主角對女生的欽慕之情,產生於他首次付錢嫖她。在那真實又令人臉紅心跳到不可思議的“送進—拔出—送進—拔出”循環過程中,一種超越物質交易的情感,降落於二人身上。只是,主角選擇跟隨它;女生則爲了前途而逃避(發現懷了身孕,墮胎後出國離開),才造成日後無法挽回的悲劇。

看了《過於寂靜的喧囂》,才真正體會到,電影題材真的沒有界限,就看你敢不敢突破那道門、那道框框;當然,好萊塢商業片爲了顧及票房及大衆觀影尺度,對這種類型題材盡量避而遠之,而我有幸,能在此影展一窺究竟,確確實實讓我上了一堂電影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