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6年10月27日 星期四

萬萬不合理的《地獄》


有些系列小說,雖然故事情節不一樣,可作者會不停重複使用自以為是新鮮的手法而不自知,讀者若是連續看下去,會失去驚喜,感覺整本書平平無奇;丹·布朗就是如此。他對歐洲文藝復興之考究,深研其中藝術家之作品,加上對符號學的創意想像,融匯成幾本以羅柏·蘭登為主角的暢銷作品——《達文西密碼》《天使與魔鬼》《地獄》等——毫無疑問,都是傑作,只是……就如前所述,每本之間必須相隔一段時間來閱讀,才能維持其中的新鮮感。

至於電影版嘛,《達文西密碼》(The Da Vinci Code)令我在電影院中沉睡;《天使與魔鬼》(Angels & Demons)則還好,至少能夠激起我的好奇心;而最新的這齣系列《地獄》(Inferno),從頭無稽到結尾,劇情不合理,難以入戲。

又或許我太聰明(其實是愚笨),了解丹·布朗作品之“敵人永遠在身邊”的設定(他本人到底知不知道一種設定若繁複使用,會讓讀者毫無驚喜之道理麼?),戲開頭蘭登教授身邊出現的女主角(費莉絲蒂·瓊斯飾),與他萍水相逢,卻對他何其地好;縱使身為醫生,以及曾經聽過他課程的學生身份,亦沒道理冒著性命之憂帶著他(還是跟著他?)逃亡。眼明之觀眾,即發覺不合理!而後果然如此,編劇(或原著作者?恕我未看這本原著)還仿擬吉爾伯特·基斯·卻斯特頓筆下的“浪漫冒險經紀公司”(《奇職怪業俱樂部》,遠流),企圖把這些破綻合理化,卻弄巧反拙,顯得更荒謬——片中那家製造情境假象的公司,竟然兼任財務保管,還有竊聽民眾、警力的能力……太全能了,不合理!

再者,片頭遭人追逐(不是追殺)然後自我了斷跳樓身亡的富翁,生前已經部署好一切,靜待時間地利人和(此話何解,你自己看,我不劇透)的瞬間,擴散病毒,消滅全球九成五的人口。他這計劃本來萬無一失,哪知他非常高調,欲要全世界知道他的所作所為、他對大自然的用心,到處演講,並留下一大段演講視頻,向大眾述說他對世界人口暴增的憂慮,還扯上文藝復興三巨星之但丁《神曲·地獄》,結果當然遭符號學教授羅柏·蘭登阻止——這教訓我們,凡事宜低調,大嘴巴只會讓事情失敗。

不僅如此,片中他有說明,他扯上《神曲·地獄》,純粹是他的plan B,萬一他遭遇不測,他的愛人(即蘭登身邊的醫生)還能憑藉這些符號密碼尋至他“寶藏”的隱藏所在,替他完成遺願。只是,他愛人不及他聰明,必然無法從但丁地獄圖中了解這些符號密碼,才要她親近蘭登教授,利用後者。如果,他直接在親密愛人的手機還是枕頭還是衣櫥還是任何她挖得到的地方甚至直接寫一封註明“何年何月何日方可拆開”的信,留下“生化武器在XX處,萬一我遭遇不測,請替我完成使命”之遺言,不就得了?擔心自己死亡,警方或世界衛生組織纏上愛人導致機密敗露?片中他愛人都沒被盤問過!羅柏·蘭登的登場,究是為了合理化邏輯不通的劇情之存在。使命完成,他功成身退,觀眾罵慘——這次不再是揶揄他超級難看的髮型。

總而言之,這齣《地獄》極像地獄之處,就是極難看、極難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