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

醬辛苦,爲乜?!



二〇一八海外華文書市大型書展即將到來。跟往年一樣,書展前三個月,我總會陷入一種“醬辛苦,爲乜?”的思緒中;不為什麼,就只為書展前我們總在“趕、趕、趕!”不是為了能讓此字句能順利刊登而換個字眼轉個讀音飆髒話,而真的是在趕書。

這書展是大將相當看重的年度盛事,而今年是我第七次以大將身份參展。猶記得首次參展,那時編輯部只有我跟前任總編輯兩位,書展檔期的書種不多,我也沒有如今“身負重任”的壓力,抱著好奇與學習新事物的態度參與。隨著一年一年過去,大將不斷尋求進步與突破,展位從原本的一個變成兩個,再到現今的四個;書展檔期的書種也從六七本增至目前的十五六種,而這十多種書籍的編務,由三位編輯部同事(包括我)負責。為了趕在書展前印好拿到書,編輯部是拼了老命地加班;業務部也是卯足了勁地籌備展期間的行銷及活動,也同樣工作超時甚至通宵。

這七年來確實遇見許多無處吐苦水的境況,當然也有成就感滿滿的喜樂。尤其書展前的非常時期,更能突顯同事之間的凝聚力,有時看著這支尚算年輕的團隊,會有一種“攜手禦敵,破除敵軍”的錯置感。是,我承認我是壓力山大才似乎語無倫次,但卻是我的由衷之言。我們就像一支類似電影《復仇者聯盟》的英雄團隊,各司其職——美編負責設計編輯負責文字業務員負責編排活動時間表,還有購買任何商品如書架書櫥或印刷宣傳海報時有一位專屬同事負責結賬(咦?)——合力排除萬難,過程雖痛苦,甚至彼此之間偶爾意見上鬧分歧而小有口角,但最後大家總能讓大將以最好的面貌呈現於大眾眼前。可以和這群同事共事,也可以說是我三生有幸吧!

每一次籌備書展,我總會有“這是最後一次這樣辛苦”的念頭,忙碌到焦頭爛額時,痛定思痛對自己說要盡早決定下屆書展檔期的書目,書展結束後便第一時間跟心目中的作者約談出版條件。唯,每年“前戲”總是順利解決,卻欠缺不知何故總會延期遲遲沒法交上來的書稿——真的不全是作者的責任!——最終是一直重複這“醬辛苦,爲乜?”的苦痛旋渦……“沒想過換工作嗎?”“做到錢又冇,人又老”“你值得更好的對待”“人家三十三歲房子五棟車子四輛孩子三個等著做爺爺,你有什麼?”這類“危言”,在我耳邊不曾停止;而我本身,當然也好幾次會有“這次書展後我辭職不幹”的負面想法。只是,就“想”罷了,拖了這麼多年至今仍未實踐,也該給自己的傻勁一個讃。

而我想,在這種唯有當事人明白、外人無權置喙的無盡痛苦下,還可以撐持下去,最最最大的原因是——我熱愛這工作。而願意一起拼搏的同事,也該跟我同樣有對文字行業的理想及抱負,否則早就“跳車”,另覓一份更輕鬆、物質上更容易發達的工作了。

所以,二〇一八年六月九日至十七日,歡迎你來海外華文書市大將展位,交流、打卡、品鑒、評論……以及最重要的,購書!大家的支持,是推動我們這群傻子繼續走下去的燃料。沒有我們這群為文字奉獻生命的傻瓜,絕對會少了許多好書。我堅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