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5年2月16日 星期一

伴郎友沒友


曾幾何時,坊間新興流傳著一句詞匯——Bromance,在“Romance”前加個“B”,表示男生與男生之間“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兄弟情。電影文化中,相信這“跨越”男女友情的情誼,早有先例;若論從21世紀起始的電影角色,不得不提《魔戒》三部曲(The Lord of the Rings)中的兩位半身人,還有卸下鋼鐵人身份在18世紀末倫敦行動的大偵探。這幾部超賣座的商業片,真正讓我瞭解描述友情的再進化,會比冤家異性戀的“穩重”要好看。

正式進入正題前,請允許我略微贅言,分享以下前幾年突然間一拍多部、題材接近的電影——《愛情藥不藥》(Love & Other Drugs)、《飯飯之交》(No String Attached)和《FWB好友萬萬睡》(Friend With Benefits)。描述的都是男女主角企圖將性愛與愛情區分,直到爽到某個階段了,他倆心裡的理性漸漸被感性征服,發現已經愛上彼此,卻因“道德觀念”及原則作祟,不敢接受彼此爲情人,然後鬧出欲拒還迎的通俗戲碼……電影的最後,離不開有情人終成眷屬,也教育觀衆可適時反轉傳統觀念,向動物的繁衍方式取經,先有性,後有愛,或許對某些人來説,結合以後的生活會更美滿。

這種描述兩性熱辣話題的電影光碟,市面上並不難找,縱使國情保守,但男女性愛乃“正常”且“自然”的,就算電影院禁映,之後亦無阻光碟的發行。對於基情,則無法那麽開明了。雖沒特意進行市調,但有時聽説一些口碑不錯的,想要找來觀賞,也得從國外進口。

回到正題——Bromance,這部《伴郎友沒友》(The Wedding Ringer),算是描述這情誼題材電影的上乘作品,加上主角吉米的奇職怪業——伴郎出租公司,對現今社會來説似乎是必需品,獲得觀眾矚目。電影題材新穎,沒有刻意説教,雖然有些超賤超兒童不宜的對白與橋段,卻能升華這部電影的養分。

《伴郎友沒友》劇情頗簡單,道格即將迎娶新娘,但此刻讓他最困擾的,莫過於找不到伴郎(還要七位醬多),機緣巧合之下,他尋至吉米的伴郎出租公司(這家公司好像見不得人,地點神秘得可以),兩人達成商業合作協議,生意結束,不拖不欠。

就是這點“商業合作協議”,讓我覺得《伴郎友沒友》跟前幾段所述的“性·愛區分”相似,當爽到一定程度時,愛情無法自拔;當兩位孤獨(或宅)的男人碰在一起談生意時,彼此付出的那種“真誠”,會否超越理性,拾得真正的情誼?片中有交待吉米創業的靈感來源——他向在場人士致辭時,盡說些新郎的好話,就算主角是卑鄙小人、無惡不作的壞人,只要他的一番話能讓大衆獲得快樂,他就是快樂的。而且他不只接婚宴案子,還接喪禮,唯一的目的,就是讓大衆聽見想聽見的話語。

由此可見,吉米的出發點是帶出大衆的歡笑,惟工作久了,人會開始迷茫,忘了初衷,而遇見道格,是冥冥中自有一股力量牽引他回到最初,給他一記當頭棒喝,兩人從此真正地稱兄道弟。

至於道格,一生以宅男造型示人的小胖子,難得受到絕美艷麗的未婚妻青睞,還決定嫁給他做終生伴侶,自然不想錯過這天外飛來的艷福。於是新娘要什麽,他都盡量給予,包括臨時假掰出伴郎吉米的化名——刮鬍刀與體香劑的結合——職業、性向等,笑點層出不窮。最終他醒悟如此强求得來的幸福,於人於己都不能算是真幸福,遂忍痛割愛,“投入吉米的懷抱”,失去愛情,覓得友情,這就是人生。

總的來説,《伴郎友沒友》看似一般的輕鬆胡鬧喜劇,但其中隱含的深意,卻是一般喜劇無法達到的;當然,也得看觀衆領悟得了與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