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夜魔俠(影集)


漫威影業宇宙(MCU)不局限於電影作品,過去兩年更涉足小銀幕,而繼《神盾局特工》(Agents of S.H.I.E.L.D)和《卡特探員》(Agent Carter)之後,MCU正式向觀衆推介另一位新英雄——《夜魔俠》(Daredevil)。

一些觀衆對夜魔俠並非全然陌生。早在《鋼鐵人》(Iron Man)面世以前,如今的蝙蝠俠(説的是班·艾佛列克)亦曾飾演這位盲俠。2003年的《夜魔俠》電影,剛推出時評語是不是像如今口耳相傳的一面喝倒彩,我不知道;畢竟現在電影特效技術發達,幾可亂真,以目前的眼光、水準來看十幾年前的作品,確實無感(甚至反感)。但當時這部因題材黑暗而在馬來西亞禁映的漫威電影,給我感覺並不亞於《X戰警》(X-Men)系列(或許是因禁映而替它不值而產生的錯覺)。反而後來順利上映的番外篇《幻影殺手》(Elektra),才是真正的差勁(雖然珍妮佛·加納的好身材曲線一覽無遺)。

回到正題。《夜魔俠》劇集比電影版精彩,毋庸置疑。一來不受限於電影篇幅長度,能從容並完整交待故事、角色人物性格形成的前因後果;二來在網絡平台Netflix首播,無需受限電視台尺度,得以將這犯罪城市的殘酷、血腥畫面提升,可説是MCU作品中暴力的佼佼者——正合我口味,多加幾個讚。

故事設定在紐約事件(電影《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洛基一打六事件)後,發生於地獄廚房(名稱來由請搜索維基百科理解)的私刑者都市傳奇。第一集的開場,即交待主角麥修·梅鐸因意外導致全身感官異於常人(除了眼睛瞎掉),於是他從殘障人士進化爲打擊犯罪的私刑者,而這毅力來自於對這培育他的家園的熱愛——他不愿看著這城淪爲犯罪溫床,不恥大聲嚷嚷以建設爲目的而破壞的貪婪、可惡罪犯,一手遮天。

《夜魔俠》中每個角色塑造得有血有肉,性格立體,而且内心幾乎充滿苦痛——有苦痛就救贖,結果造成衝突,繼而形成一則好故事。猶記得第一集,一幕麥修向牧師的告解對白,聽得牧師目瞪口呆,說他這樣不算是告解,這場戲可説是一股文藝高潮戲——沒有動作畫面,純粹讓角色用漸趨澎湃的語氣娓娓告解即將要做的事。更甭説後來環環相扣,風雨欲來的鋪梗,真的會讓人不曉時間過,一集結束繼續追看。

此外,《夜魔俠》對反派人物威爾森·費斯克(官方說他就是原著中的大反派Kingpin,可劇中角色從沒如此稱呼,只有一位報社記者做犯罪研究時,將犯罪集團最高層的神秘人物以撲克牌的國王{King}代替並用圖釘釘著{Pin},以此譬喻)的描繪,也不落俗套,甚至讓人不覺得他是壞人,只是與麥修理念不同,才導致雙方的水火不容。威爾森的邪惡,源自於揮之不去的童年陰影,父權主義造就他唯我獨尊的鳥樣,但在心儀對象面前,他又恢復童年時期説話帶點口吃的窘境;談生意時,則自然散發一股邪惡氣息,加上唯一信任的左右手詹姆士·韋斯利在旁“煽風點火”,這組合讓手下敬畏有加。別看威爾森體型笨重、敏捷度零,戰鬥力絕不輸於忍術加拳擊手訓練型的夜魔俠。有一幕述説俄羅斯幫兄弟掌門人的弟弟打斷他與佳人有約,他理智全失,活生生地用車門夾斷這白目的頭顱,凶殘指數破表。

至於有權人士的道德淪陷,也是本劇另一看點。整座地獄廚房幾乎成了諾蘭鏡頭中初期的高譚,一大堆黑警,一大堆替死鬼,正義難以伸張,就連麥修亦曾一度產生放棄的念頭。但,就如我深信的,善與惡必須互存,雖然惡勢力將天秤往下壓的時間較多,但劇集結尾卻是善的再次起步之時。劇集確認會有第二季,威爾森也沒死亡,這股善惡之爭,絕不會因爲一方一時的敗陣,而不再有交結。

總的來説,《夜魔俠》以劇集形式重啓,是好事;故事好,且對MCU復仇者聯盟/神盾局以外的凡人生活有了初步的涉獵,讓MCU整體不再以打外星族或怪獸或地球毀滅危機那樣疲勞。俗語説,平凡是福,這也算是一種表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