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

《The One》周杰倫演唱會



二〇〇三年五月十七日,是我生平出席的第二場售票演唱會——第一場同樣是周杰倫的《范特西》世界巡迴演唱會,後來所有的演唱會出席記錄也都獻給了周氏。

早在《The One》馬來西亞站之前,市面上已推出《The One》世界巡迴演唱會Live CDVCD,而我這等級的周氏擁躉,自然也不“執輸”,常逛唱片行的我,一看到“新碟推薦”欄位上擺著這張CD,即二話不說買下;而比CD較遲發行的VCD,也在二〇〇二年十二月卅日那天,撐著上吐下瀉的病體堅持搭巴士到金河廣場的淘兒音樂行購買;回到家即刻拆開包裝觀賞,病情不藥而癒。

這張演唱會Live CD,其實是二〇〇二年九月台北場的演唱紀錄。內收錄二十首歌(VCD二十二首,多收錄〈半獸人〉〈爸 我回來了〉兩首),完美記錄周杰倫發行三張個人專輯以來,再一次用演唱會形式作為其在音樂事業上的成績。

用耳朵觀賞整張演唱會Live CD的話,老實說其實有點吃不消。跟近幾年的演唱會相比,《The One》很明顯地洩露出他當時的缺點,好幾首抒情歌曲每到高音時,都可聽見他的中氣不足,加上當時候的收音技術不比現在先進,雜音(觀賞者的歡呼也是噪音)多,稍微缺乏耐心的話,真的沒法聽完。此外,其中收錄的陶喆作品〈找自己〉,改編變調且走key的離譜,唱得有夠爛(後來找出原唱版本,兩相比較,周氏版本直可列入黑歷史);但撇開這幾點,作為一位只發過三張專輯的歌手來說,他這第二次巡迴的演唱會,無論舞台、格調、規模、金錢投資,試問有哪位同輩的歌手能跟他同等級?


此外,我其實在當年九月台北演唱會不久,即在唱片行購入一張中國大陸發行的《The One》演唱會VCD,其中更完全暴露了周氏忘詞的“天賦”,尤其演唱〈安靜〉時,忘詞程度可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後來阿爾發音樂(那時杰威爾還沒成立)發行了這張Live CDVCD,那首〈安靜〉竟然被“正音且正詞”了,我也天真地認為早前入手的那張大陸版VCD是盜版貨,二話不說丟了。要是留存下來,至今的價值可能會飆漲,畢竟那是收錄當時的“原音”呢!

至於拿到VCD後,真正用眼睛觀賞時,心得可不一樣了。他身著帥氣銀色盔甲(馬來西亞場變成鋼鐵人裝的赤紅色),演唱序曲變奏版本〈雙截棍〉,跟聽演唱會完全不同;跟舞者同奏跳的踢踏舞,終於揭露聽〈爺爺泡的茶〉時一直有人高呼叫喊的疑惑;演唱〈鬥牛〉以後,特地安排一場籃球單挑表演賽;〈安靜〉被阿爾發做了手腳,有些鏡頭切換成遠景,不敢讓觀眾發現嘴型對不上歌詞(邪笑……);〈龍拳〉是整場演唱會令我最high的表演環節,吊鋼絲飛簷走壁一整個氣勢超磅礴;寫給蔡依林的〈你怎麼連話都說不清楚〉,是最好聽且最有新鮮感的抒情歌;跟MV同樣與麻吉劉畊宏合演的〈最後的戰役〉,令不在現場的我聽罷也不禁吶喊encore(馬來西亞場時,因不可運與槍械相似的道具通過海關,不得不改用手電筒取代機關槍,讓現場氛圍一時冷了十幾度);第一次用〈開不了口〉作最後一首歌曲,為往後無數場的演唱會奠下一種壓軸模式的基調,也是歌者與真正歌迷之間才懂的暗號。

後記:買了“正版”《The OneVCD以後,看報章娛樂新聞時,發現其實另有限量VCD版本,乃跟手持雙截棍的周杰倫模型同套發售,只是跟我缺了緣分,找了幾回,無疾而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