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5年8月29日 星期六

20世紀少年


上一次看《20世紀少年》這套漫畫,該是五年前吧。那時配合電影三部曲推出,雙峰塔紀伊國屋書店有促銷全套廿四本,於是狠心下手收齊,回家一口氣翻閱。當時只覺這漫畫超級好看,雖然一直吊人胃口,每到緊要關頭都刻意賣關子,劇情跳躍去其他地方,但其中很厲害的時空跳躍手法,是我接觸過的漫畫中少有的,所以很買賬,也收集了電影版三部曲DVD……

接下來有嚴重劇透,請斟酌續閱……

……

……

……

……

……

如今重看第二遍,佩服依然,但也以較沉澱的心情來分析其中的故事邏輯,好像有點說不過去,尤其第一任朋友福平死去、第二任朋友神秘人以復活之姿接任之後。

我們知道福平成魔,主要是因為小時候沒有存在感,而他需要存在感來證明自己,一句話:他很愛現,可是卻沒朋友讓他表現,縱使有能弄彎湯匙的超能力,也沒人知道;在學校食堂刻意弄彎,在教室老師請所有同學閉上眼睛再請弄彎湯匙的犯人承認罪行,結果他老實舉手,卻沒被其他同學看見;長大後同學聚會時,老師依樣畫葫蘆,他再次舉手承認,依然沒人看見(我在想,他們那一班學生真是老實人,是我的話肯定偷偷瞇著眼睛看看是誰那麼厲害);他家境富有,收藏得起當時很出名的漫畫雜誌、單行本,甚至邀請賢知他們來家裡看,可是賢知一夥就是很直接地看完就走,福平要求讓他加入他們,一起參與撰寫很白目的《預言之書》,他們連回答他都懶惰。於是造成福平心理不平衡,日後成為朋友這大魔頭。

二〇〇〇年血腥除夕夜之前幾天,大夥仍在猜測朋友是誰。當時福平已經混入賢知一夥假裝是好人,賢知一夥把範圍縮小至每天以面具示人的定清。定清也很可憐,擁有嚴重自卑情結,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而且常因為被霸凌而轉校,無法在一個地區待很長時間。小學班級遠足時回到學校,同學看著佈告欄上的照片,記下有照到自己的照片號碼,然後提呈表格給老師訂購相片。可悲的是,所有照片都拍不到定清的正面。所以,後來朋友世界虛擬遊樂設施中,在小泉響子面前摘下面具的定清,身體是小孩子,臉卻是大人的樣子,直接嚇得小泉暈去——就連無所不能的福平也找不到定清小時候的相貌啊——雖然他跟福平一樣缺乏存在感,但他是屬於弱勢的,逆來順受,而且還有良心,不像福平的愛現,且報復心強。當他不聽朋友要他“絕交”小泉的命令,帶著小泉到老人院尋找當年的老師,而老邁的老師只瞄了他一眼,再從抽屜中取出一張照片交給他,對他說:你是定清吧?定清簡直感動到無以名狀——居然有人認得他!而他從老師手上接過來的照片,是唯一一張當年遠足時,老師恰好拍到他正臉的照片。這張佔據漫畫一頁全版的照片,讓定清下定決心要做好人,背叛朋友,也看得我很震撼。

福平後來遭細菌專家山根背叛殺死,阿區也確認那是福平的遺體,而後來朋友復活,這替代者是誰?漫畫最後一集雖有交代是他們小學期間被傳自殺的勝保同學,但總感覺後來的劇情有點脫序。

揭開勝保的真面目前,先談賢知。二〇〇〇年血腥除夕夜賢知在機器人上跟前頭站在偌大柵欄前的朋友面對面,然後炸彈大爆炸,朋友受重傷,但生命無危險;反觀賢知當時身處引爆點的機器人中,卻能夠存活,僅喪失記憶,漂泊到北海道,化名成後來的矢吹丈,也是朋友(二代)預言中隨時來襲的外星人。他能夠從爆炸存活的這點,說不過去。但他那首很紅很紅的洗腦歌,呼達啦啦——”“呼塔啦啦——”,電影版的編曲,確實朗朗上口,容易洗腦,在那被朋友管押毫無媒體自由的恐怖時代,唯有歌曲能讓人心恢復平常。回到現實,那首神曲,應該就是〈稻香〉吧?還記得你說家是唯一的城堡 隨著稻香河流繼續奔跑 微微笑 小時候的夢我知道 不要哭讓螢火蟲帶著你逃跑 鄉間的歌謠永遠的依靠 回家吧 回到最初的美好……”

勝保,傳說中在金魚解剖課前自殺身亡的同學,也是一個原本沒有存在感的傢伙,因傳說才成了賢知一夥的話題。全書不見他的相貌,後來定清轉學,才戴起跟定清常戴的同一款面具,加入福平和山根。我不知道福平和山根曉不曉得他不是定清,但他仍無法真正獲得他倆的友誼,只是成了他們眼中的定清角色,低他們一等。取代朋友繼續針對賢知的原因,是因為小時候賢知偷走正義徽章,而因中獎得到徽章的他,卻因為戴著面具,被吉吉巴巴雜貨店的老婆婆以貌取人,眾目睽睽下訓他一頓,導致他撐著精神正常的最後一根稻草斷掉,下定決心要報復賢知,甚至毀滅地球……只是,我不明白勝保被傳自殺時,他的父母如何看待?他到底有沒有回學校上課?沒有的話,學校老師難道沒有明確的說法嗎?總之對於勝保,有一大堆不合理之處,也是我說本書劇情脫序的主因。

20世紀少年》裡頭所有毀滅世界的橋段,都是小孩子的異想天開,教誨讀者——有夢想,就算那有如癡人說夢,只要有恆心、敢實踐,成功也是指日可待;還有,存在感重不重要,會因人而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