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15年8月25日 星期二

紳士密令


二〇一五年是商業電影大放光芒的一年,諜報電影當然也沾光,雖只那幾部,但拍得特好,信手拈來有《金牌特務》(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失控獵殺:第44個孩子》(Child 44)、《麻辣賤諜》(Spy)、仍在上映的《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Mission Impossible: Rogue Nation),以及這篇要分享的《紳士密令》(The Man from U.N.C.L.E)。

諜報電影,是我特別鐘愛的一種類型,邊看邊猜測到底誰忠誰奸,就算沒有很多動作場面也沒問題,最重要看主角在片中鬥智鬥勇,你用B計劃克我的A計劃,殊不知我已算到更遠的地步,A計劃純粹是讓你B計劃上釣,背後備有反將你一軍的C計劃;裡頭的俊帥美男、俏佳麗人(我更愛蛇蝎美人)或臨危不亂,或狠命拼搏;還有隨手配備的高科技、有別於羅家英版本達文西“攞你命三千”的武器;更別忘了超跑,“喔喔 你的口紅 顏色太過主動……不要誘惑 誘惑 我……”都是一種在現實生活中無福消受的享受,一種專屬宅男的幻想。

《紳士密令》當然具備以上的元素,加上導演蓋·瑞奇獨有的運鏡風格,配上漫畫分鏡般的剪接,讓片中間諜的遭遇更顯離奇、驚險。兩位玉樹臨風、英俊挺拔的男主角,各是蘇美兩國(我不說美蘇,因為演員名字先打飾演蘇聯籍的艾米·漢默)的代表,描敘兩人不打不相識的片頭,煞是精彩,讓觀眾頓時陷入一九六〇年代的復古時空。因為《超人:鋼鐵英雄》(Man of Steel)的關係,個人情感較偏向亨利·卡維爾飾演的索羅(雖然也很喜歡艾米演的《社群網戰·Social Network》),一幕他在卡車中邊聽音樂邊嘆美酒品三文治,邊“欣賞”拍檔在水上死命逃亡,看得超過癮。

兩人從互相看不過眼,至最終產生友達以上,兄弟未滿的情懷,是意料中事,卻不嫌庸俗。尤其國家領導在電話中向他們下達“必要的話,殺了對方”的命令,不禁令我心生同情——到底國家重要?還是個人生命重要(《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中女主角伊爾莎也遭遇同樣命運,令我一時對“國家國家,有國才有家”的名句恨得牙癢癢)?或是難得交上的朋友重要(想起《無間道》,陳永仁劉建明身份雖然一忠一奸,但兩人之間的情感,乃建立在“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基礎上)?為了國家所謂的利益,值得殺了伴己出生入死的拍檔嗎?一顯表面風光下難以想像的內心折磨。所幸,最終憑著早早出場的一個小物件,才真正化解兩人之間的隔閡,也替續集(若有)鋪設伏筆。

《紳士密令》英文片名已揭露,這是男人的世界,但別因此小瞧片中的女性角色。所謂“真男人必敗於真女人”(我說的),歹角薇多利亞正符合蛇蝎美人的稱謂,兩男都追在她身後跑,吃了不少苦頭,就算加上一個三面間諜(女特務蓋比),仍無法完全破解其一重再一重的陰謀。雙方(還是三方)從鬥智,進階到鬥勇,最終正義的一方還是憑智慧取勝,一舉把薇多利亞轟炸至屍骨無存,倒是便宜了索羅,畢竟他曾經為了任務跟薇多利亞共度春宵,你儂我儂……

除了上述提及的四位要角,不得不提久未露面的休·格蘭。這位憑《K歌情人》(Music and Lyrics)長駐我心的英籍演員,在片中客串一角,難得飾演情報局要員。最終,他以濃濃的英國腔調說出“大叔”情報組織的一刻,不知為何竟有一股感動在心裡,久久無法釋去,是感動在最後一幕才出現的組織名稱(《驚奇4超人·Fantastic Four》都沒有說出口),還是感慨歲月催人老的無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